东荡子的“执著”

作者:张况 | 来源:中诗网 | 2019-06-06 | 阅读: 次    

  导读:我与荡子相识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其时他是“南漂一族”,正处于东一天西一天沙河顶一顿梅花村一顿的漂泊状态,极不稳定的生活状态下,难得他还那么积极开朗。朋友们都说荡子的诗歌写得好。


  前天在江门参加省作协举办的“三名”笔会,晚宴上,广东文学院李科权副院长不无悲伤地告诉在座的作家:增城诗人东荡子今天下午突发心脏病去世了,才49岁……
  闻言,我心情陡然沉重,鼻子一酸,泪水在眼里打起转来。
  荡子这么壮实的汉子,能把《水浒》里的吊睛白额虎打死的人,这怎么说走就走了?前段时间,他还说要来三水看他父母和妹妹,并说可能会顺道来佛山看看我,叫我准备好一桌酒菜,他要约几位在禅的朋友一起喝两杯闹一闹,为此,我们还电话联系了两次,最终因他急着要赶回增城去见一个什么重要的合作伙伴,才爽了这一约的。而现在是想见也见不着了呀!多丧气的遗憾,想想都难过。
  席间,同桌的组联部主任郑毅大姐和《花城》杂志执行主编朱燕玲闻此噩耗后都甚为震惊、深表惋惜。郑大姐对我说:“东荡子是个热心肠的人,有事没事,到了省作协,他总会上办公室来找我聊几句的,上个月他还带着一位湖南作家来组联部办理转会手续呢,这怎么……”郑大姐语有哽咽,我看见她的眼角挂着泪水。
  旁边一桌的作家刘迪生过来与我碰杯,他伤心地说:“前天还跟荡子通电话,商量关于他调动工作的事,广州文艺创作院那边都谈妥了,准备要发商调函了,这怎么就……”
  
  是的,荡子就是这样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燃烧型的激情诗人!
  真实,硬朗,率性,执著,说话从不拐弯,语调很铿锵,谈锋很健,颇有几分湖南伢子的豪气。
  我与荡子相识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其时他是“南漂一族”,正处于东一天西一天沙河顶一顿梅花村一顿的漂泊状态,极不稳定的生活状态下,难得他还那么积极开朗。朋友们都说荡子的诗歌写得好。
  缘于诗歌,我和荡子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记得多年前我和温远辉、黄礼孩、世斌、陈陟云、安石榴、浪子、老刀、粥样、东荡子等十余位诗人应邀参加在广州某图书馆举办的一个朗诵会,众人推世斌、东荡子和我上台朗诵,世斌底气十足,语速缓慢,颇有朗诵艺术家的气质与风度,赢得阵阵欢呼;东荡子则以袁世凯式的八字胡,翘起他那辣椒味挺浓的湖南腔,他器宇轩昂的抑扬顿挫,也博得了阵阵掌声;轮到我时,顿感压力挺大,内心颇捏了一把汗的,我自知普通话说得很普通,客家话讲得很客气,只好用半咸不淡的“五加白”凑合,没曾想也获得了掌声阵阵。我眼睛的余光瞄到,是荡子带头在吆喝的,否则非冷场不可。散会后,荡子对我说:没想到你的中气这么足,把个“秦始皇”演绎得如此霸气——我朗诵了自己的短章《秦始皇》。在去午饭的路上,世斌说,朗诵一定要慢,要有节奏!荡子马上反驳,朗诵一定要快,要有中气!二人于是各执一词,互不让步,在场的诗人们不置可否,也不理会他们争得脸红耳赤、不亦乐乎……最后是我用几杯烈酒浇灭了他们火星四溅的战端。
  又有一次,一众诗人兄弟在省作协开什么研讨会之类,晚宴整了几杯后,大伙散场各有去处。我连日来挑灯改稿,颇感疲乏,于是就回房准备歇息。
  半小时后,门咚咚咚响了,是一场中量级的“地震”,原来荡子、世斌与江湖海非得拽我出去继续“革命”接着再喝。
  说实话,连续作战的勇气老夫其实是有的,但近段时间罗里吧嗦的事情太多,要知道来开会,我还是诈病才告的假,这身心俱疲的,实在累得难受,我于是赖在床上死活不起来。他们拿我没辙,最后只好拉着与我“同居”的不会饮酒的礼孩走了,一众继续吆喝着呼朋引伴扬长而去。
  而实际上我也睡不着,只是宅在房里猛看凤凰卫视,陪鲁豫陈晓楠她们在“寻找他乡的故事”、回味“冷暖人生”。
  凌晨一时许,荡子他们唱着东倒西歪的酒歌,踉踉跄跄的回来了,老远似乎听到他们还夹着响亮的争辩声……
  咚咚咚一场8级“地震”后,我开门闻到了刺鼻的酒气和火药味:原来是东荡子和江湖海“干”得正酣。
  荡子夹着器官语言猛吼:“这字就该这么个草法才正规,不信,叫老张做裁判!”
  “这种草法毫无出处,你这叫乱来!”江湖海张口脏话就来。
  我不明就里,频道还没完全切换到他们的战场,刚要问个究竟,礼孩就喊着妈一头栽在床上蒙上被子,然后又露个头出来对我说:“老张快救救我,受不了了!你是书家,赶紧给他们做个了断吧!两头‘犟驴’吵一晚上了,疯了似的在争一个字的写法……”。
  原来他们近期都在练书法,江湖海自恃吃过几天“夜粥”,临过几天碑帖,认定荡子的写法百分百错误。
  却原来荡子也曾习过几日王羲之董其昌,彼此在为一个“必”字的草书写法相持不下,争得脸红脖子粗。荡子本来就“恶相”,吵起来八字胡一翘一翘,样子更“凶”了,这搁在乡下,一准能把小孩子吓哭,他气得将短袖一脱,猛摔在老夫床头,露出他结实的肌腱,一脸醉醺醺的不悦。江湖海将眼镜往床上狠狠一摔(换了摔桌上,准碎。看来,酒醉心里定呀。)屁股朝桌子上一抬,坐上去,也不问是谁喝剩的矿泉水,拿起瓶子昂头就咕咚咕咚往下灌。
  幸亏老夫认字,也知道这“必”字的写法多达五六种,认定他们彼此的写法都有出处,这才让他们“鸣金休战”。我最终给他们各打了五十大板,二个“酒鬼”才拍拍彼此的肩膀抚抚屁股舒服地离开……
  回过头来,礼孩鼾声已起。而老夫却是睡意全无,天呀……
  关于荡子的“执著”,我还见过一回更深刻的。有一次在广州搞完诗歌活动后到作协旁边的“无星级”酒家用餐,不知怎的,荡子就与某大学一位年轻副教授杠上了。荡子劈头就说对方的评论文章写得太虚假太轻飘毫无灵气正气。对方愤起理论,引经据典。荡子见状,怒喝一声:“别在这里酸了,就这点斤两,还教授?”接着自然是一场火星四溅的“恶仗”,彼此几乎到了剑拔弩张要动手的境界。其他几位诗人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须发飘飘的安石榴一副坏坏的样子,他甚至还在低语:“吵个球,装腔作势,要真动手了才好看呢!”老夫见状,赶忙扑火。那次也是我做的开交。
  事实上,见荡子与人“辩论”不止五六七八回了,但没有一回真正“动粗”,他每回都正气凛然,慷慨陈词有如壮士之赴疆场。那种天真可爱的“执著”劲,真令人捧腹,教人嗟讶!心下想,荡子真是个活得真实的人,凡事总喜欢“认真”到底!见不得任何人“掺假”、“作虚”,见不得泛泛之辈夸夸其谈惺惺作态。喝酒如是,恋爱如是,为文亦复如是。我有时还想,荡子这厮也太“好勇斗狠”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生态平衡多重要呀:有大树也有腐草,有藏獒也有小狗,有正宗也有杂种,为何非得将后边的“杂草”、“小狗”和“杂种”|“赶尽杀绝”呢?
  后来我忽然悟出一个“道理”——他是一位坚持纯粹真理的理想主义者!
  荡子是一位才华出众的好诗人!这点是毋庸置疑的。他的诗很干净、理性,具有哲理的品相和锐利的品质,我很佩服他对诗歌的“洁癖”,他纯净如雪的抒情,让我坚信他是一位使命感很强的“烈士派”诗人。
  但近两年来,却再也没见他与任何人“对呛”、“抗辩”、“论证”,我讶异地看见他眼睛里也忽然多了几许慈祥和礼让。
  礼孩于是平静地对我说,他迁户口了,买房了,结婚了,好多事也就看淡了……
  2013年10月14日上午十时,荡子的告别会在增城殡仪馆举行,那天正好是周一,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那天我适逢单位有个接待无法脱身,于是一早拿了五百元帛金,请佛山作家盛慧老弟转交给荡子的爱妻小雨,让她帮我送个花圈,并代为转达我对荡子的哀思与怀念。
  一直想着要写篇东西纪念这位“中途猝然离场”的诗人兄弟,但一拿起笔,就有一种想哭的感觉。一个月来,已有两位才华横溢的好友驾鹤西去(另一位是意外摔伤而逝的杂文家安文江),这令我内心甚为难过。一支慵懒之笔,早已不听使唤。
  人生苦短,生命太化学了。无论贵贱贫富,人总有去的那天,这是自然规律。只是我们的诗人兄弟东荡子,实在走得太快了些,简直像一个速跑运动员,快得让我难于接受他远离的速度。
  迟滞有日,涂抹了这几行速朽的文字,聊表对亡友的志念吧。
  远行的兄弟,请你走好……
  
  
  2013年10月22日 深夜
  佛山石垦村 南华草堂
  
  张况,著名诗人、文学评论家,1971年生于广东五华,当代新古典主义历史文化诗歌写作的重要代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兼文学评论委员会副主任、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著有大型历史长诗《大秦帝国史诗》、《大汉帝国史诗》《三国史诗》《大隋帝国史诗》《大唐帝国史诗》等26部,主编诗文选28部。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日常生活(组诗)

    彭戈,本名彭易贵,籍贯江西九江,江西作协会员。任过教师、媒体记者、编辑。主编、
  • 磐安,一生动容

    著名诗人、诗评家孙思最新诗作。 孙思,曾用名慕姐,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海文艺评
  • 杨克的诗英文新译八首

    杨克是当代汉语诗人中一以贯之具有个人化历史想象力和求真意志的诗人,其城市诗
  • 《十二背后的秘密》(组

    十二背后旅游风景区,位于贵州省遵义市绥阳县境内,拥有600平方公里的占地面积。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