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历史小说《赵佗归汉》后记

作者:张况 | 来源:中诗网 | 2019-05-26 | 阅读: 次    

  导读:“作为岭南的人文鼻祖,南越王赵佗身上有着太多令人着迷的气质和讲述不完的传奇。” “毫无疑问,写作《赵佗归汉》是我的史诗性追求,它在我有限的写作中具有不可复制的文本意义和时代意义”

  说到岭南历史,南越王赵佗百分之一千是个绕不过去的话题。
  庄重地写写南越王赵佗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生为岭南人,我甚至觉得这是我今生必需完成的人间任务。
  作为岭南的人文鼻祖,南越王赵佗身上有着太多令人着迷的气质和讲述不完的传奇。
  机缘凑泊,2016年春夏之交,中国诗坛四公子陆健、程维、雁西和我受邀到我老家五华采风。期间,家乡有位领导半开玩笑的对我说,能否写写赵佗,写写长乐台,为家乡文化做点事?
  我闻言诺诺言谢,说一定不负所托。
 
  是岁深秋,这位天真可爱的领导果然给我来真的,她专门驱车数百里,领着我到广州拜访了南越王博物馆馆长吴凌云先生,这让我感到了空前的压力。
  两千多年过去了,可供查询的资料少得可怜,赵佗果真愿意站起来与我对话么?
  还好,吴馆长滔滔不绝,他非常热情的为我介绍了赵佗以及南越王博物馆的基本情况,他说老弟,倘真能玉成此事,则不失为岭南旷世佳话。言外之意,似乎对我抱有疑虑:你小子行不行啊?
  临别时,吴馆长送我一摞资料,拍拍我肩膀狡黠一笑说:“兴许对你写作有些帮助。”
  我莞儿一笑道:“感谢馆长支持,三年内见分晓。”
 
  白云苍狗,岁序更新。爱过恨过俱成经过,好事坏事终成往事。
  我的青春我做主。三年来的一千多个日日夜夜里,我几乎每天下班后即俯身与键盘耳鬓厮磨,周末和节假日更是直接屏蔽自己,主动拉闸“断电”,刻意与外界保持“失联”状态,猫在办公室拼音打字,蜗行得比我的百岁俄罗斯外婆挪步还要慢半拍,即便如此,我还是创下过“日行万里”的写作记录。
  不在“服务区”、“你拨的用户已关机”的日子里,我几乎忘了我爹姓甚名谁、我娘是男是女。那些因阶段性“失联”找不到我而“急急如律令”的朋友们,一度竟神叨叨猜测我是否被某部门请去“喝咖啡”了,又甚或有了崭新的“地下情”,从而“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忘了“一起扛麻袋”的兄弟了。
  三年“怀胎”,实在艰辛。在毫无烟瘾的状态下,我干掉了近三十条“南洋兄弟”。好在最终“顺产”,也算了却了一番心愿。
  看着三卷本180万字格局的即将付梓的“三胞胎大胖小子”,我长长舒了一口气,内心禁不住荷尔蒙释放般涌动着“当爹”的狂喜。期间,我还瞅空多次出席全国诗歌活动,《诗刊》原主编叶延滨老师见状,就用他那“老顽童”式的语调揶揄我说:“高潮如此迭起,可系请枪所为?”
  我指着蓝天白云立誓:“个中每一个中国方块,均系弟子如假包换的‘嫡系’精血!”
  “哎呀呀,那我就觉得奇了怪了,没少见你小子出来凑热闹跑场,怎的忽然就曝出这‘三胎’门事件?”
  “呵呵呵……,国家已然放开‘二胎’,难不成还不许我一不小心‘三胎’一次?实话说吧,不是我枪法太准,是我离靶心太近!南越王这会就在我体内,叫他出来跟你打个招呼?走上两盅?”我噗嗤一笑。最终用53度的四公子火焰“灰烬”了叶老心中的疑问。
 
  说实在的,我这人半辈子没怎么走过好运,但我一直坚信:傻人有傻福。傻福来时,门板都挡不住。
  在此期间,我遇到了自己生命中最“慧眼识珠”的老大哥——广州出版社总编辑刘兄。先生乃我贵人,今生注定要与我相遇。闻知我正儿八经的在创作《赵佗归汉》,他说写好我当你的出版人,共同为岭南文化做点事,让泉下的南越王知道,在岭南,你我是他真正的知音。
  一锤定音之后,我发狠掐掉了12万字的“秦孝公”前缀,在严格尊重基本历史史实的基础上,直接将秦始皇、李斯、尉缭、赵高、冯去疾、王绾等人拎出来与赵佗“对对碰”,在117万字的基础上,重新洗牌再开张,补写了近60万字。我敢说,我那是为了对得起百岁南越王赵佗和将来能活一百岁的刘总,才下的狠心加的码捧出的赫赫“痴情”,上不愧天,下不愧地,中间不愧空气!
  我即赵佗!赵佗即我!
 
  尘世中行走,未能免俗的要感谢许多值得感谢的人,记取许多值得记取的事。
  衷心感谢广东省作家协会将《赵佗归汉》列为“全省蹲点题材”;衷心感谢中共佛山市委宣传部将《赵佗归汉》列为“市重点题材”;衷心感谢广州出版社将《赵佗归汉》列为“本版书”出版;衷心感谢五华县委、县政府和县委宣传部的无私关怀与鼓励;感谢生活!感谢所有爱我和恨我的人!感谢南越王赵佗!感谢我亲爱的祖国!
  毫无疑问,写作《赵佗归汉》是我的史诗性追求,它在我有限的写作中具有不可复制的文本意义和时代意义,因为我和全国人民一样,心里一直惦记着祖国的完全统一。
  赵佗回归汉朝已经2000多年了,衷心期盼宝岛台湾能够早日回归祖国母亲的怀抱。
  百年复兴,金瓯一统。我坚信,心中无敌的泱泱中华,必将无敌于天下! 
 
  公元2019年5月26日
  佛山石垦村 南华草堂
  张况,著名诗人、文学评论家,1971年生于广东五华,当代新古典主义历史文化诗歌写作的重要代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兼文学评论委员会副主任、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著有大型历史长诗《大秦帝国史诗》、《大汉帝国史诗》《三国史诗》《大隋帝国史诗》《大唐帝国史诗》等26部,主编诗文选28部。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