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文人书法

作者:张况 | 来源:中诗网 | 2018-08-28 | 阅读: 次    

  导读:写书法到了写心情、写性情、通禅意的境界,我认为是最难得的。爱怎么写就怎么写,那是一种任性了,文人多有这品性。但那何尝不是一种放浪形骸的风格?为什么不能这样写?为什么一定要那样写?这不是两个伪命题吗?

  文人书法贵在书卷气,
  中国书法作为一种艺术存在,确是国之瑰宝!这是别的国家所罕见所没有的艺术门类和品种,谓之国粹,名副其实。
  古往今来,不少著名诗人、作家、文化人在书法上都颇有造诣,如古代的钟繇、王羲之、王维、颜真卿、柳公权、苏轼、董其昌、解缙、唐寅、傅山、金农、姚鼐等,近现代的康有为、梁启超、鲁迅、胡适、茅盾、柳亚子、启功、巴金、曹禺、郭沫若、老舍、郁达夫、林语堂等。自古及今,诗无达诂,书无定法,文人书法可谓蔚为大观。
  书法能够给我带来生命体验上的快乐,线条之美,宛见淑女,个中思昧,实难一言蔽之。我认为,懂书法能写一手漂亮字是一个文人必需具备的基本能力和素质,传统所谓“字如其人”,莫不有其道理。作为一个文人,字写得太难看是要被减分的。当然,文人中对线条悟性很高的那一类就很有可能成为有出息的文人书法家。诗书俱佳,书文同美,这是并行不悖的,所以我从小就受这种传统文化影响。上小学那阵学校是开设书法课程的,同学之间叽叽喳喳墨猪黑脸,鬼画葫芦中就完成了互相切磋,加上年级之间也时有各种书法比赛,写得好的,老师会给一些奖励,小孩子很容易满足,奖一本书法字帖,就能高兴好些日子,孩子们慢慢长大,会越来越喜欢这种沁人心脾的墨香,即使时隔多年,仍会对此津津乐道记忆犹新。
  在我看来,书法其实并不那么玄乎,当然童子功很重要,它对一个书法爱好者的日后发展会有很大的帮助。我认为,书法是文人的基本功,换言之,要想当个地道的文人,连字都写得乱七八糟不堪入目,那是要被人窃窃私语一番的。我认为,文人书法家也许有别于“有牌的”书法家和字匠,文人是有文化理想和文艺情怀的一族,他们用毛笔挥就的可以是自己的诗文,而当代的大部分所谓“书法家”,其实名实并不太相符,他们很少有人会写诗著文,举目几乎都在抄古人的诗词歌赋,甚少人能抄录自己的文本,即使有,大多也是半文不白半通不通的渗水货,不客气地讲,这是目前我国书画界普遍存在的一大弊端与流俗,而不少“书法家”却在技术与临摹中只争朝夕,甚至沾沾自喜,听不得半点批评意见。至于才子佳人,那是古时的说法了,标不标配,其实没半毛钱关系,也许只是某种期望值而已。
  我算个半路出家的文人,我写书法的初衷其实很简单,那就是觉得字写得好比写得不好,至少多了点层次感,看着要舒服些。小时候,我娘对我说,字写得好比什么都重要,因为那是一个人的第二面目,乡间有红白好事、年节要挥春时能派上用场,可以讨碗清闲饭吃。话糙理不糙,娘这话我会记一辈子的。
  写书法到了写心情、写性情、通禅意的境界,我认为是最难得的。爱怎么写就怎么写,那是一种任性了,文人多有这品性。但那何尝不是一种放浪形骸的风格?为什么不能这样写?为什么一定要那样写?这不是两个伪命题吗?
  书法乃祖宗留下的文化瑰宝,写漂漂亮亮的中国字,做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多好!
  张况,著名诗人、诗评家,1971年生于广东五华。中国新古典主义历史文化诗歌写作的重要代表之一,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出版诗集《大秦帝国史诗》、《大汉帝国史诗》、《大隋帝国史诗》等文学著作25部,主编诗文选23部,代表作有100000行21卷《中华史诗》。与陆健、程维、雁西并称为“中国诗坛四公子”。现居广东佛山。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官道梁诗篇(组诗)

    雷霆,当代诗人。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诗歌写作。参加《诗刊》社第12届“青春诗
  • 剑峰的诗(六首)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四川文学》2018年第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张作梗:复活并为抒情证

    张作梗是一个走心贴心的诗人。在乏情无情又故作高深装神弄鬼的诗坛,尽管在写作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