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血啸长风

—— 观老墨所赠《汗血十神骏》有感

作者:张况 | 来源:中诗网 | 2018-02-04 | 阅读: 次    

  导读:张况,著名诗人、文学评论家,广东五华人。中国当代新古典主义历史文化诗歌写作的重要代表之一,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市政协委员。已出版诗集《大秦帝国史诗》《大汉帝国史诗》《三国史诗》《大隋帝国史诗》、长篇小说《南越王赵佗》《雅土》《小镇上的鼓手》等文学著作25部,主编诗文选23部,代表作有100000行21卷《中华史诗》,与陆健、程维、雁西被誉为中国诗坛四公子。

 微信图片_20171212152533.jpg

  早就答应要再次写写老墨,写写他的汗血宝马的,奈何升斗小吏,庸庸碌碌,身不由己。延宕日久,一时不知从何说起,枯笔生涩如此,心下惶然、歉然。

  此番参加中国诗歌万里行,在海南再次见到老墨,我几乎认不出他来了,形似飘风,郑板桥笔下那杆石竹一般清癯的男子,他还是当年那方陈年“老墨”么?吃惊不小之余,我不禁为之添了几许忧虑。

  “暌违有年,兄别来无恙?”我拱手向老墨问安。

  “不提也罢……年来体弱,大病一场,如今主要在海南休养了,嗯……这里空气好,环境尤佳,每日以画画、静养为主,偶尔到周遭走走,散散心,坐在海边,看看日出日落。许多事,都看淡了,偶尔有求画的朋友或企业家到访,也是随喜润笔,只为张扬汗血宝马精神,彼此坐下来,也只是喝喝茶,聊聊世情而已……”

  老墨坐在我身边,轻声向我娓娓道来。那种柔和与温润,再次拉近了诗友之间穆如清风的物理距离。毕竟,我与老墨已经快十年没见面了。

  久别重逢的兄弟情,在淡淡的海风吹拂下,慢慢弥漫开来。我感到老墨变得更成熟、更稳健了。他说他一直惦记着要给我送那幅《九骏图》的,都画好了,一直放在北京的家里呢,没带到海南来。他说,这次知道兄弟们今日将在海南相见,兴奋不已,昨夜临阵磨枪,挥毫泼墨给我弄了这十匹《汗血神骏》,希望我万莫见怪,随喜笑纳。

  我展开一看,十匹汗血神骏立马朝我一齐长啸,那猎猎雄风仿佛向我昭示,它们就是我失散多年的心爱坐骑。瞬间,我感觉它们似乎拥有了重新回到主人身边的那种惊喜。十匹神骏,精神俊朗,形态各异,壮心犹在,嘶鸣不已。我知道,它们确实是我寻找多年的心爱之物。

  展读之余,我当即向老墨致谢,揶揄他终于为我寻回了多年的“征伐之声”、“疆场旧梦”!

  十匹神骏,就是十全十美的帝国雄风阵势啊!老墨是当代画坛有影响的画家,同时又是底蕴深厚的诗人,作为跨界艺术家,他笔下的汗血宝马所彰显出来的民族精神气质和文化自信,像一股旋风从我眼底疾卷而过,留下满地的狼藉,以推倒重来的雄浑气魄,点校着当年大汉江山的沙场得失。朦胧之间,我仿佛看见汉武大帝正捋酒扬觞,向中华大地洒下一统山河补缺金瓯的壮阔誓言……

  “汗血啸雄风,余生唯剩‘史诗梦’”我对老墨说:“我就是你笔下的一匹汗血宝马,年来瘦身了‘朋友圈’,遣散了滑稽可笑的‘马戏团’,让那些频频空话不着边际的狐狸狡兔、乌龟王八、喜鹊麻雀和莺莺燕燕们各自星散,各安天命,恕老子再无精力酬酢……”

  老墨闻言哑然。良久,不苟言笑的他莞尔道:“素闻中国最长诗歌乃老弟所作,可是,我亲爱的兄弟啊,你千万别辜负了人生的任何一场盛宴才是……否则……否则当你老了,心里总会生出遗憾的……呵呵呵……”

  “人中吕布,马中赤兔。吕布的‘赤兔’、刘备的‘的卢’、曹操的‘绝影’和‘爪黄飞电’,甚至西楚霸王的‘乌骓’,那也万万比不上老兄赠我的这十匹‘汗血宝马’呀!太喜欢了……”我望着他送我的《汗血十神骏》,指着最上方那匹卓尔不群的落寞黑色神骏对他说:“那就是你老弟我……”

 

微信图片_20180204123803.jpg

  

  2018年2月4日午

  佛山石垦村  南华草堂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光头李进的世纪“问候”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文澜江》

    李孟伦,男,汉族,1974年生,籍贯海南。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海南省作家协会理事、海南
  • 90后 追求诗意与创造

    郭栋超,1962年出生于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现为国家公务员,研究生学历,河南作
  • 90后你诗中的情趣年轻

    郭栋超对中诗网90后大展的评论
  • 灵性是创作的动力

    郭栋超,1962年出生于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现为国家公务员,研究生学历,河南作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