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公善诗论拾穗(三)

作者:张公善 | 来源:中诗网 | 2018-08-03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张公善诗论作品选。张公善,安徽巢湖人,致力于推广儿童文学、探究生活诗学。公众号《儿童文学周刊》创建者。著有《批判与救赎》《小说与生活》《生活诗学》《整体诗学》等。


 
1.封笔的诗人:台湾诗人杨唤不满25岁就不幸英年早逝。生前有一次封笔,可惜老天没给他机会重新好好写诗。杨唤当时不但自己停笔写诗,还告诫友人也不要写诗,他的解释是:“当诗的赋有'魔性'的花朵在笔尖下绽开了的时候,你将必须'输血'来灌溉它,以'肉'来培植它,结果你的灵魂将迷失于空想之美的境界里。而你的躯体呢?则被无情的交给现实的鞭笞和荆棘,这痛苦是难于想像的。”(林文宝《杨唤与儿童文学》p47)这段话很有意味。的确,当诗让人着魔之时,诗人会盲视现实,结果会招致现实打击。因此奉劝那些对诗痴迷着魔的人适当地封封笔,无论对自己对朋友还是对诗坛,都会是好事!诗人封笔是为了走向更高的阶梯。当封笔成为炼狱,那便是诗人真正成熟的前兆。2017-10-20
 
2. 镶金于石:看《他们在岛屿写作》系列电影之周梦蝶篇时,发现了一个很有玩味的现象。周公说,有时候得到一行很精彩的诗句,不发展成一首诗就太可惜了,于是就拼命去想着怎样含纳这句于一首完整的诗。有时候放在第一句,有时放在中间,有时放在末句。这种为安置一句精彩诗行的努力肯定不轻松,以致于周公笑着说“真不是人干的”。我也有同样的经历,但并不都给一句诗找家,更多的是为一个创意的思想找家,而且经常失败告终。相对于那种“点石成金”的创作,我们或许可以“镶金于石”来称为一句精彩诗行或一种妙思找到归宿的创作。2017-12-23
 
3. 分裂的诗者:我们对诗人理应有更高的要求。诗是艺术之魂。很多诗写得很好的人却有着恶劣的行迹,人们沉醉于其诗的魅力的同时盲视或不知其行为之恶。并非要求全责备。人无完人,犯错后忏悔并救赎往往更见其存在的勇气。我把那些诗品与人品不协调的写诗的人叫做诗者。真正的诗人是把生命活成一首诗的人,个人认为周梦蝶可作典范。2018-1-2
 
4. 见证与审判:米沃什《诗的见证》主要讲的是诗应该成为人类苦难历史的见证者。他对诗的定义是“对真实的热情追求”。真实总在假象背后。很多现象其实是帷幕。只有时空的距离才能让我们真正找到合适的意象,不粘滞不疏离。不粘滞才能保持反省距离,不疏离才会直击核心。米沃什似乎忽略了诗也是诗人个人灵魂苦难的见证者,他也忽略了诗作为见证者其实也是审判者。一个伟大的诗人通过诗歌不仅见证和审判历史的非人性,也同时见证和审判个人灵魂中的混浊。2018-1-25
 
5. 诗人之殇:微信复兴了诗歌。每时每刻都可以发现新作问世。我不喜欢那些不写诗的诗评家们高谈阔论,不喜欢那些编诗的人以一已之好打击别人,也不喜欢诗人们互相高调吹捧。可世界就是这样,你不喜欢,你又必须直面其存在,因为别人可能也正暗中讨厌你甚至早已拉黑你。我们这个时代的诗人最大的悲哀可能就是,太自以为是。什么时候,诗人们能真正摘掉面具和有色眼镜,潜心于阿诺德所说的“美好与光明”,我们才可能写出真正优秀的诗。在此,诗不是达到一已之目的的手段,诗仅仅是抵达人性理想境界的手段。我们的目的不是写诗,更不不择手段地发表诗,而是更加美好更加光明的文化。2018-1-28
  
6. 风马牛融合可成诗:诗人都是意象转化的高手。他们具备一种特殊本领,即把一些风马牛不相及的事物或意象,通过一种内心独特的情感和思想的传送带,融合成韵味十足的诗句。海子一句“我们把在黑暗中跳舞的心脏叫做月亮”就曾让我膜拜不己。面对这样的高明意象,唯有拍案叫绝!2018-3-23
 
7. 嫁接意象:陌生化是诗人的命运。意象与意象之间的关系如电影镜头与镜头之间的关系。把一个意象嫁接到另一个意象就有点像电影剪辑中的叠。我曾沾沾自喜写了egg-man这个意象。近来发然发现甲壳虫乐队有首歌中就有这个词。看来人心对世界的体验往往会有英雄所见略同之感。什克洛夫斯基说的好,词不独立存在,“词生活在世界上”,“它们来自深处,似乎是连根拔下,带着他们在其中生活和冲突的思想之林的茎块”。诗人创造的意象也是如此,都来自生活的整体,来自个人对生活的深刻体验,但它们只活在共鸣者的心里。2018-3-24
 
8. 好好生活是最美的诗:讲海子诗歌那次课下,有位同学来到讲台对我说,老师,我不能写诗了,写诗会让大脑思想太复杂,好恐怖好恐怖!这位同学的话让我久久不能平静。海德格尔认为诗最纯洁也最冒险。他是在存在论的基础上这样说的。做一个诗人注定要伤痕累累吗?圣徒性可能只是诗人品格中的一种。拥有圣徒性的诗人愿意为外在世界的美好而放弃安逸,甚至不惜把自己视为他内心祭坛上的牺牲。这意味着潜行存在的深渊,体验各种可能性,甚至冒险与魔鬼顽强抗争,收集火种,积极撒播光明。在此意义上那些刻意牺牲生命的诗人是失败的诗人,是半途而废的诗人!好诗理应让人好好地活。好诗人的生活理应也成为他们的作品,理应让看到这些作品的人关爱生命积极生活感悟存在。2018-3-27
 
9. 隐藏关键词:我喜欢那些把关键词隐藏起来的诗歌。因为在我看来,一首诗的关键词最好是暗示给读者,而不是赤裸裸地展示。汪国真最让我反感的就是这种透底式的展示。其实哲理作为思想也是一种诗,如果能影响读者也可能会产生积极的行动。哲理大都正能量,写的太多甚至成为个人写作模式,就有些单薄,缺乏痛感体验,缺少兰色姆所谓的“肌质”,进而让人审美疲劳。中国古人崇高气韵生动,就是要让读者沉浸艺术世界慢慢体悟其中所蕴含的思想情感。2018-3-31
 
10. 诗让生活美妙:生活会变得让人期待,再难挨也值得忍受,如果每一天所期待者都有可能出现的话。对我来说,生活会因为一首诗,甚至一点诗意灵感的到来,而将那一天变成节日。可我又不知道诗(意)会出现在哪一天,在什么时候?一想到这种不确定性和可能性,生活就顿然变得美妙起来。为此,我常常把自己整个人变成敏感的接收器,游弋于存在的原野,捕捉着来自外在和内在世界的一切有价值的信号。尽管总是一无所获,但仍乐此不疲,因为放牧感觉比刻意找诗也许更重要!2018-4-4
  张公善,男,1971年生,安徽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会员,中国中外文艺理论学会会员,台东大学儿童文学研究所访问学者,“中诗网”驻站诗人,微信公众号《儿童文学周刊》主编,著有《批判与救赎》《小说与生活》《生活诗学》《整体诗学》等。诗歌观:诗是思想的艺术,更是生活的艺术。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可能并非呓语(组诗)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剑峰的诗(六首)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四川文学》2018年第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张作梗:复活并为抒情证

    张作梗是一个走心贴心的诗人。在乏情无情又故作高深装神弄鬼的诗坛,尽管在写作
  • 郭毅:蝴蝶辞(组诗)

    郭毅(1968.2.17——),四川省仪陇县人,当代诗人,大学文化。曾在部队服役30余年,陆军
  • 《四川文学》2018年第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深谷短章(25首)

    谷语,本名马迎春,男,1980年出生于重庆石柱,现居四川康定;研究生学历,文学硕士;四川省
  • 张作梗:复活并为抒情证

    张作梗是一个走心贴心的诗人。在乏情无情又故作高深装神弄鬼的诗坛,尽管在写作
  • 郭毅:蝴蝶辞(组诗)

    郭毅(1968.2.17——),四川省仪陇县人,当代诗人,大学文化。曾在部队服役30余年,陆军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