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组诗)

作者:张公善 | 来源:中诗网 | 2018-06-16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张公善诗歌作品一组,献给父亲和父亲节。

《父亲•老屋》
  
父亲80了
要雷声说话才能听到
从小到大
我动不动就和他抬杠
互不认输
现在回乡更多地陪听
再无反驳
 
母亲走后
老屋渐渐衰老寂寥
到处起皱
一只老猫不停地生产小猫
四下乱蹿
父亲与电视日夜相依为命
不愿进城
每天在母亲像前烧三炷香
从不间断
 
父亲越来越像个孩子
我们却成了当年的他
逢年过节星星和月亮才能回来
父亲笑开了花
甚至哼唱几句谁也听不懂的话
 
当父亲成为婴儿
我们就抱他进城抚养
可老屋怎么办呢
没有老屋的魂牵梦绕
父亲何以安心呢

2016-6-11

 
《超级导师》
 
我的硕导满头银发
仙风道骨
我的博导一腔热忱
文化大侠
我相信自己已得到真传
也开始传道授业解惑
当起导师
 
可我还有一个超级导师
至今不让我毕业
我写的文章著作诗歌
他都能鸡蛋里挑骨头
让我无语
 
凭什么一个小学生
却能凌驾我40年读书生涯
凭什么一介工人
却能指摘博士的高头讲章
凭什么我都老了
他还要不时揪我头发
 
当我发现我写的那些东西
全都像倒进太平洋的垃圾
击不起多少浪花
只有一个人在岸边
不时打捞并戴起老花眼镜捡验
当我发觉那些精致的理论
并不能囊括他80年的经验
那些来自历史深处的人情世故
我情不自禁倒吸一口凉气
 
这个胡子拉茬的超级导师
毫无学究气
却总是挑刺
我不能同意他的批阅
我不会从他那拿到证书
可我怀念他每一次耳提面命
我也会像他一样
永远看护那盏不省油的灯

2017-12-3

 
《打电话》
 
不知何时起
父亲经常听不见
我们各自说着心里话
山南对海北
 
后来有了视频电话
我们依旧各自说着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你笑笑我也笑笑
 
后来
后来父亲说以后
以后不要打电话
总是听不到铃声
总是听不见说啥
以后发微信吧
 
于是我们频繁微信
用汉字用各种符号
也转发各类文章和视频
有来有往顺汤顺水
交流毫无障碍
 
但我仍然隔三差五打电话
不停重复拨号
父亲听不听见已越来越不重要
而我也越来越在意
父亲那边传来的声音
毎一次都凝神屏气
侦探着父亲独居乡下的心境
2018-3-8
  张公善,男,1971年生,安徽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会员,中国中外文艺理论学会会员,台东大学儿童文学研究所访问学者,“中诗网”驻站诗人,微信公众号《儿童文学周刊》主编,著有《批判与救赎》《小说与生活》《生活诗学》《整体诗学》等。诗歌观:诗是思想的艺术,更是生活的艺术。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