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春天,其實形吊影單(九首)

作者:宇秀 | 来源:中诗网 | 2020-05-19 | 阅读: 次    

  导读:宇秀诗歌作品选。


 

春聯

 

把一冬的黑碾成墨汁

在盛唐的硯台上,誰最先聞到春的味道?

季節更替的暖意並非鴨子先知

比鴨子更敏感的乃一支狼毫

那柔軟濃密的鬍鬚伸進還在冬眠的腋窩

被撓醒的春,便笑在一條條紅紙上

那是最早的春耕

尚未忙於田野,卻熱鬧在人家的門框

讓山水對望,花鳥相吻,琴瑟和鳴

百姓的願望啊從來都對仗工整

不管路上有多少泥濘

門楣上若非風調雨順,也得是大好前程

 

2019,12,28 草

2020,01,01修訂

 

 

花開的聲音

 

有一種呻吟,從未被傾聽

有一種哭泣,自古無誰在意

春天的耳朵

給了鳥、给了風,给了解凍之河

而花開如分娩

唯有疼痛聽見

 

2019,03,03

 

 

柳笛

 

春天的記憶里

有人折了一根彎彎的柳枝,搓得發熱

直至骨皮分離

遂抽出一根白骨

剩下那空空的皮囊被剪成寸寸柳笛

孩子們由此吹出春天的明麗

 

我在許多年後恍然悟到

有些動聽的聲音以喪失骨頭為代價

 

2019,04,25

 

 

賞櫻

 

年輕的母親

將暖風熏墜的櫻花

小心撿起,插到小女孩的金髮上

一朵,兩朵,三朵……仔細排列

仿若樹枝上的造型

 

臥在病榻上的祖母,欣賞了

這一季的驚艷

撫摸著孫女頭上的落英

想起自己也曾有的春天,就是這樣

粉粉的

 

2019,04,11

 

 

鳥語

 

沒有。

沒有具体的字詞,更沒有完整的語句

也許有,也許

只是我愚昧,不能心領神會

溪流、草木、蟲子們

還有在它們之間串門的風

呼應著,彼此會意,合奏春天的交響曲

毋需任何指揮,並把我排除在外

唯有一點我聽得明白

就是簡潔,明快,不存在口是心非

可惜它們的言語一再重復

幾萬萬年都不進步

而在人世間

一句話被反復絮叨,即使出自最親密的關係

也會不勝其煩

問題是:我們這些越來越沒耐心的人類

為何從不厭倦鳥語?

 

2019,11,16

 

 

北美花事

 

春天若沒有柳絮

暈染便是用不到的技藝

朦朧的意境

不過是畫框里的刻意或詩人的自作多情

北美的春在繁花各自臉上獨舞

每一種色彩

都是自給自足的華服,絕不互相借用或攀附

 

曾試圖

找回飛花煙雨裡的一把油紙傘

可惜新版的字典並未收入相關的典故

失聯的故舊

隨時從互聯網里冒出

頃刻沒收經年積攢的思念

漢語表述者們大聲朗讀唐詩宋詞,盛況空前

我卻越來越啞口無言

人們一邊忙著虛擬的擁抱,一邊冷眼相看

兀自綻放,兀自凋零

今年的春天,其實形吊影單

 

自古花事無心從長計議

風打著聾啞的手語,自說自話著人們早已

倦怠的悲喜

日子就從掌心裡一頁頁撕去

徒留一隻空袖蕩在暮色里

我就在異鄉,忽然看見飛舞的柳絮

醫生診斷為眼疾

 

2019, 04, 25 初稿

2020, 01,01 定稿         

 

 

立春

 

 四季開頭的第一行詩句

找不到地方落筆

原本供你書寫的田野

被高樓、馬路、停機坪,還有開幕式

    和落成典禮佔據

 

枯草復活自己

為實現你向大地承諾的綠

儘管此時依然白色恐怖

對此,鳥或者鴨子都比人誠實

它們不會歌詠畫布上的春天

它們情願在江河湖海的冰面上蹲作灰色逗號

         

或排成省略語

 

 一些和你無關的或早已脫離了關係的人

酒足飯飽後想起你,並借著你的名義

搖身成為早春的詩人

只是大多有口無心或心口不一

你的心思落在樹梢枝頭

那些樹開始爆芽,那些樹正在被砍伐

……

誰真心在乎你究竟在何處落筆?

誰又會把握你的立意落筆時不被扭曲?

 

小草從石縫里伸出一指嫩綠

春風尚且緘默在口罩里

 

2016. 02.05 .寫於溫哥華飛往鹽湖城途中

2017.01.06 .修訂

2017. 12. 28 .三稿

 

 

春風

 

在返青的草地

我看到你一路的留言

關於死而復生

關於舊情復燃

 

花瓣落到龍井的瞬間

目睹你婀娜的模樣

我吹了吹茶面上的落英

你吹了吹我的發梢

我的發就作羽毛狀飄散向天藍

滿街的水粉畫美得讓人想哭

這獨自也會動情的時候

只嘆桃李杏柳畫船雨眠都是宋詞里的江南

而這異鄉的溪流里踉蹌著我感冒的鼻音

想和你賭一個春花秋月

卻勾不到你的手指

美杜莎滿頭妖嬈的蛇在你隱形的

掌心,蠢蠢欲動

 

貓在屋頂上叫春

狗在沙灘上打滾

老鼠從瓦礫堆一溜煙竄到酒吧後門

一臉春癬的女子等著醫生

幼稚園和老人院

被紛紛推到大街上讓你親吻

蟲子與病菌正交頭接耳

一場瘟疫伺機發作

冷不丁,你狠狠抽了一鞭

讓人領教溫柔也有脾氣,濕漉漉的鞭痕

落在光的背脊……滿世界的瘙癢啊

頃刻,平靜在疼痛里

 

我在西湖遙遠之外的北方,品著一壺

沒有虎跑的龍井

於未斷的斷橋之上看你青澀的留言

在雨中受洗

 

2016.05.02 草

2018. 05 修改

 

 

二月殇

 

如果二月白雪不肯降臨

換做大雨傾盆

這地上一定有什麼難以訴說的冤情

此時一旦下雨,雨就黑得很

這種時候即使徐志摩生還

也難免下筆偏重

每個字都將成為硬核梗在喉嚨

疑似肺部引發的不明炎症

即使那紅腫

壓著每一個韻腳也不適宜朗誦

因為二月的雨聲

太大,太痛

 

2020. 02.04.

 

*除《立春》、《春風》和《二月殤》之外,其他六首以《谁最先闻到春天的味道》首发于2020年第一期春季号《文綜》(香港)

诗人简介
宇秀(Yu Xiu),祖籍蘇州,現居溫哥華。《南方週末》(中国)、《高度》&《她鄉》週刊(加拿大)專欄作者。文學、電影雙學歷。有散文集《一個上海女人的下午茶》、《一個上海女人的溫哥華》盛行坊間。2018年相繼在中国大陆和台北出版詩集《我不能握住風》、《忙红忙绿》等。部分作品被收入60余種文集。曾獲“中国电视奖”、中国广电部和中国广播影视学会报道奖、评论奖、CCTV少儿电视展播奖、“阳光下的风” 报告文学奖、「2018年十佳詩集」奖、《2018年十佳华语詩集》奖、台湾13届叶红女性诗歌奖、2019年海外華文著述獎、第40届旺旺•时报文学奖新诗首奖、2019年度「十佳華語詩人」稱號等。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艾青,八十五朵玫瑰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