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哪一条河渠不曾记起

作者:余后臣 | 来源:中诗网 | 2020-05-16 | 阅读: 次    

  导读:余后臣诗歌作品选。

  日渐衰老的父母

正如时间会老,我日渐
衰老的父母站在时间的羽翼
蜻蜓在飞,我只能阻止一只蝴蝶
茅草疯长,我只能拿刀子剃须
韭菜只占据一小块地
它们像麦子一样长势良好
孙子辈谷粒饱满
重孙已返青抽穗
萤火虫不会再飞到蒲扇底下
被一阵迅猛的风扑倒
一只锃亮的玻璃瓶在那儿坐等
战利品屁股打着双闪
不会有路灯的夜同样也没有窨井
所以不用担心哪一只脚会踏空
发光物再多也多不过
庄稼对白日的依赖
我的父母通常会拔掉些遮阴的芜杂
不像现在的家长均擅长拔苗助长
从没有买过玩具的童年
被一只自制的风筝绊倒
麻绳编制的长鞭抽打陀螺
刚柔的节凑穿透一截上好的梨花木
回荡在打谷场的上空
让一头老水牛忌惮,真的说声对不起


  父亲的老人机

年过八旬
声音要大点。耳背
字体要大一些。老花
功能要少一点。简单
按照这个单子我添加了
手电筒,收音机,存储卡
其实这几样他都有
零碎分散不方便
我把它们都拢在一起
像是一次性请了三个雇佣
看的更清晰了
听的更悦耳了
唱的更乐呵了
其实父亲也不是落伍之人
关心时事,写得一手毛笔小楷
对于手机的需求绝不仅仅局限于此
他怕智能触屏一不小心中了套路


  橡皮筋

这一拉一缩的弹性
潜藏的某种不羁
把枝丫拉拢做帮凶
做成一把弹弓
一颗小石子的野心
开始有点好高骛远
伤及的无辜扑腾几下
天旋地转从高空陨落
交友不慎变成凶器
女孩子们不会像这样错用此物
在上面缠绕毛线
各种不同的颜色五彩缤纷
每天换种不同心情
一根小辫子一缕马尾巴
一朵小花一只彩蝶
飞呀飞一转眼
黑发变白发
不再用得上束之高阁
任由它失了弹力


  避雨

天有不测风云
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一棵大树伸出手臂
没有伞的孩子过来躲一躲
不敢保证能坚持多久
纵然风不连根拔起
还要问闪电允不允许
雨水太沉,快要接不住
孩子,还是赶紧走吧
注意脚底路滑,留意沟沟坎坎
墙檐下,一位老妇怀抱婴幼
瑟瑟发抖


  没有哪一条河渠不曾记起

屋后有条大河
门前有一条小河
小沟不计其数
遵从千年古训
大河里有水小河里满
开闸放水乐坏的不只是
鱼虾,还有光屁股的孩童
棒槌溅起的水花
哗啦啦啦
镜子样的明晃晃
犁耙锃亮水汪汪的大姑娘
没有耕坏的田
蚂蝗听不得水响
捡漏的雀成群结队
深一脚浅一脚,跟在后面
天连水,水连天
聚散随缘,祥和安适
摸爬滚打若干年
那个把水缸担满的小少年
诗人简介
余后臣,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法学院。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湖北省电影评论学会会员。出版诗集《在哪里》,现在武昌一所高校任教。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