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组诗)

作者:于国华 | 来源:中诗网 | 2018-11-11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于国华新作10首。



一叶知秋
 
不知不觉  我走在河边的脚步
已迈进一叶知秋的凄凉与萧条
垂柳黯然失色地提着卷曲的叶子
如提着一串串斑驳枯黄的音符
让偶尔造访的小鸟荡不出曲调
尴尬的秋天衣衫褴褛地颤栗着
只有河卵石裸露着凸起的腹部
依然坚持在冰冷刺骨的河水里
我想那是天地精华在孕育生命
跃出的鱼儿就是涅槃转世的琥珀
大可串起秋水东去的半壁江山
不料我的想象被瓢虫叮了一口
涌出的鲜血成了它享用的饰品
给自己不日的生命涂了一次唇红
而留给我的疼痛不比此时的秋
惨遭雨雪冰霜无情地折磨和蹂躏
致使大地痉挛山河反胃污浊横流
不堪忍受的蚂蚁蟋蟀正拼命抵抗
我体内的撕咬刀子一样逼近骨头
最后只剩下我自命不凡的名义
倒在一首还没写完的叙事诗里
默默祈祷一场纯粹意义的大雪
来掩埋活着  却又死去的灵魂

 
秋雨
 
我讨厌秋雨
即使霜降过问
只是一场霜  在哪白
都与我无关
 
因为秋雨
打翻了我的酒杯
月光破碎
落意纷飞
 
一只蟋蟀淋雨
病了
最后一声鸣叫
成了自己的道场
 
我听见木鱼声
比秋雨还冷
河滩上的雁
列队飞走
 
嘘  别出声
枝头红果
还在雨中坚守
她到底是谁的妹妹

 
秋水
 
你怀里的山
萧瑟
照影零乱
野鸭
用完一枚落日的表情
消失
 
湖中的芦苇
已白头
并非
顾影自怜
而是
病入膏肓
 
北风吹来
话如针尖
而你
只是抬了一下眼皮
好像
什么都没发生

 
写在中秋
 
每当这个节日来临
月  就被无数双眼睛盯看
想象你款款走来的身影
不惜清水芙蓉  天国嫦娥的称谓
来满足自己期待
 
高悬  你是举杯相邀的知己
倚窗  你是三千宠爱于一身的嫔妃
俯身  你又是谁的情人
难道你这位冰美人心有所属
千古一诺  不曾改变
 
好在今天离你很近
还可以在一首诗里离你更近
秋水静流  清风微送
你是否需要一个肩头靠一靠
轻轻吟诵线装书里的诗句
 
谁能说清这一地黄花
为谁开放  两杯美酒为谁飘香
这中秋的含义都写在月饼上
咬一口  是我的思念
再咬一口  就是你的忧伤
 
月  不要再漂泊
漂泊的日子不会好过
虽然你面带冷漠无数次地拒绝
但我心里已不再孤独
我们从未牵手 也从未真正离开
 
中秋节好似一个后花园
我还有拾阶而上的憧憬
还有敲门声的心动
可你如约而来就像你如约而去
面对  也是两相望
 
如果你放下行囊  稍作停留
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起码没有来而不往的遗憾
我设想你会饮一杯桂花酒
上路前有一颗熟透的泪

 
落花有泪
 
在角落一寓  或街边一景
其实落花有泪  只是在黄昏
 
枝头的道场  香消魂断
颂经的灯火还留有一抹橘红
 
风在季节的帷幔里目睹寒凉
最后的容颜已是昨夜的绽放
 
飘落的影子还在回眸  不舍
带走千日缠绵  百日恩怨
 
白露有意吹凉泥土  流水
陌上  是谁的一滴一滴眼泪
 
抽刀断水的人绝望在岸上
身边的月亮不知为谁白头

 
我在一滴雨中觉醒
 
没有雷声
也没闪电
打开夜空之门就来了
隔窗的我
被一滴很大的雨点击中
从骨头里爆裂出玻璃碎片
体内的剑拔弩张
饮了自己的血
谁是谁的主宰
最后  我在一滴雨中觉醒
只有骊歌如铁的秋菊
才能大笔一挥
我是自己的金
日照寒空

 
秋之老者
 
自从你交出所有的果实
身价就不值分文了
却如此淡定和宁静
 
莫非你看透了一切
还是隐匿了一腔怒火
退到岸上  看浪高三尺
 
人们忙碌着收获
无人再顾及你这垂目的老者
只有鸟儿还在谷粒中寻找你
 
而蚂蚁并未满足你的馈赠
又把硕大的太阳
从山坡搬到山脚
 
最后  你在一个岔路口
与月亮告别  没有眼泪
只把清明放入天空
 
我看着你从容地走了
感觉自己轻如落叶
风一吹  又付了流水

 
江亭晚照
 
江水苍苍  青山隐隐
凭栏  斜阳消退
孤鸿两三声
 
苇荡如黛
一抹烟霞如岚
依稀可见  几点渔舟
 
秋风解衣衫
水中月
破碎无声任寒凉
 
忽闻  谁弹大江曲
且惊涛拍岸
恰似故国英雄壮怀
 
谁又能说接下来的箫声
不是绝代佳人
暗香浮动的泪洒
 
大江悠悠往事勾陈
谁能读懂
人间多少血泪春秋
 
寒露  打湿了岸灯
忽明忽暗间
定格了人生

 
落叶与秋蝉
 
落叶之意  已挂在树上
浅黄  绿黄  金黄
把离别装点得如此豪华
我不得不凝神思索
叶子的一生都是美丽的
无论形状与色彩
包括死亡  都举过头顶
落下又是一次浪漫的飞翔
 
树上的秋蝉
深得落叶的真传
管什么树有多高  路有多长
月亮是天公的一块补丁
河流是大地的一道伤口
这一切  何须知晓
只把歌声唱到生命的最后
身后的事无关紧要
 
我的左手是一枚落叶
右手是一只秋蝉
如果把右手交给左手
就是一宗完美的合体
作茧  羽化
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此时需要一场鹅毛大雪
孵出稚嫩的鸣叫
 
日子终归日子
三千宠爱也有梦醒
体香甚至口臭皇帝也会忘记
生命的保质期
只要求炊烟再升高一点
因为风的手势
我的方向已经向下  空中
我不会拒绝一头白发
 
 
秋风
 
秋风一改常态  变得尖刻
树下的落叶已千疮百孔
东篱的黄花勉强举着最后的火苗
河滩的芦苇正白发凋零
明天就立冬了
秋风  何必再担扫落叶的坏名声
 
其实  秋风的本质应是清风
为什么要口枪舌剑呢
越来越不像个好女人
但我还是愿把秋风与明月联系起来
都是因为河岸  我举起杯子
多么希望找回千里的婵娟
  于国华,吉林省梨树县人,当代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诗歌创作,作品散见《人民文学》《诗刊》《作家》《海燕》《诗歌月刊》《诗潮》《文艺报》《解放日报》等。出版诗集《于国华抒情诗选》《兰馨集》《西窗雪》《想念麦子》等八部。二零一七年荣获“津巴布韦诗歌奖”、吉林省文学等。系全国公安诗歌诗词学会副会长、吉林省作协八届全委会委员、吉林省文学院聘任制作家、中诗网首届签约作家、四平市作协副主席、四平市公安文联主席。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于国华组诗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透明的祖国

    商泽军,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
  • 陆健:幸福麻将

    陆健新诗快递
  • 剑峰的诗(六首)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四川文学》2018年第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