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约作家郁东诗选

作者:郁东 | 来源:中诗网 | 2017-12-06 | 阅读: 次    

  导读:签约作家郁东作品速递。

微信图片_20171026213504.jpg 

  郁东,原名李毓东,彝族。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作家班第12期学员、大理州作家协会理事、拉萨诗院理事、中诗网第二届(2017/2018)签约作家。先后有作品发表于《滇池》《边疆文学》《云南日报》《春城晚报》《星星诗刊》《诗选刊》《中国诗歌》《百家》《人民文学》《海外诗刊》《作家报》《诗刊》等,著有诗集《无业骑手》《片断》《追赶春天的花朵》《郁东的诗》《诗笺》《风在满世界找家》、散文集《追忆云南城》等七部。2007年8月参加首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主张“人与世界、人与社会、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写作。2011年10月获云南省滇西文学首届诗歌奖。

——————————————————————————————

微信图片_20171026213537.jpg
 
锥子哲学
 
战国人毛遂
他自荐的故事家喻户晓
我一直没勇气向主席自荐
是因为我的诗歌里没有锥子
如果我早些年读毛氏族谱
知道毛遂是毛泽东的22代祖先
我就全心全意地为锥子服务
努力把自己打造成
大地上战无不胜的一把锥子
 
 
微信图片_20171026213445.jpg
 
越析路口

走完了,就回头
不管马匹茶叶
不管成都印度
千年前的往事
能用钱办的
都刻在石碑上
钱办不了的
就让口头
一代一代流传
我来宾居能看的都看了
姓氏命名的大院子
梅花柱以及雕花窗
街边的木椅子上
剪头发的剪头发
喝茶水的喝茶水
缝纫机在吐线头
大青树下的石桌上
几个闲人在打麻将
这么悠然的日子
正一页页打开
时光,把越析的石头
慢慢消磨成
平坦的水泥路
 
20171026213328.jpg
 
大王庙

山下清泉奔涌
把住所称庙
把龙王称大王
我没听导游解说
大缅树下龙吐水
曼陀罗花兀自开
有人在山上塑像
我以为观音在山顶
出了庙
才看见观音站在半山
更远的地方
青山巍然
 
 20171026213312.jpg
 
在祝圣寺前

看得见的叫云
看不见的也叫云
我转身向山顶飞去
到达时仍两手空空
空呵!风正向我逼近
禅宗泰斗站在我面前是蹲石像
护国何须巜龙藏》玉印
肉身宛若古岩
终是虚云一朵
我来寺前持住了什么
只有山鹰高飞无语
 
 
微信图片_20171026213453.jpg
 
 
刻在白瓷里的记忆
 
那些年
我听得最多的是这个名字
永胜,一个和瓷有关的地名
一只盛满清水的碗上
白底红字的那行题词
至今铭记于心
农村是一方天地
广阔无边
大有作为的人
将从这里出发
永胜,白瓷上的文字
在一只渴望温饱的碗上
在一只装着野菜的盘子里
从一排烟囱开始
那是我童年的全部记忆
 
 微信图片_20171026213557.jpg
 
从祥云向西北前行
 
穿越两百里烟雨
避开山上滚下的石头
我一路向西北前行
就只为赴那道
阳光下的阅读
身在雨水中
心在艳阳里
山上的白雾是天上的玉乳
一阵接着一阵从半山升起
 
从祥云向西北前行
我心里揣着的每一行
都是从心底倒出来的
平平仄仄的诗句
 
微信图片_20171026213511.jpg
 
荷田主人
 
十九亩荷田,只有一亩
是开红花的
段晓琴家的荷花
一朵比一朵大
一朵比一朵美
 
红花供人观赏
只采莲蓬,无藕
只有白花才生长大根
这点小常识
许多人不懂
尤其是那些摄迷们
他们把几千朵花
咔嚓进像机
又有多少结果
 
万亩荷田上
飞着蜻蜓
叫翠湖的地方
藏在三川坝心
一张张水稻图
画出鱼米之乡景
山上白雾倒映在绿水中
 
看了三川坝
我再不提别的坝子
当一回荷田主人
我只想和段晓琴做房亲戚
 
 微信图片_20171026213445.jpg
 
红石崖遗址歌
 
也不知为谁歌唱
七月的水,从山顶
集体跳下来
到了谷底才撕心裂肺地
喊了一声
 
这道前朝的伤口
明明白白地
摆在后人面前
我查阅方志
有很简略的一行记述
地震有声
米价腾贵
又房屋倾覆
人畜死伤无数
 
那道水做的白练
明明是凭吊的白纱
它们要擦洗净
大地上的血痕
尽管我面对这巨大的裂缝
故意省去大地震三个字
 
 微信图片_20171026213528.jpg
 
花语
 
荷叶婷婷荷花语
在三川,你千万别出声
蜻蜓是来告诉你的
 
就看吧,连天接地的荷田
人走不进去
就放在相机里
一波一波的花
踏风而来
心就停一停吧
红莲白荷
喜欢哪一朵
就在上边打眠
如果真的醒不来
就睡到中秋月圆时
等姑娘们提着竹篮来采
 
 微信图片_20171026213445.jpg
 
微信图片_20171026213603.jpg
 
读图:一个诗人在漾濞
 
纵然春色满园,足不出户的人
也只能在白天臆想
山上的野花
是飞鸟和蛇的家
是春风和雨露的私生子
 
北京诗人LN
闯进苍山的后花园
他拄着一根粗柴棍
站在山坡上
类似巡山的大王,又仿佛
某影视中的红色经典
当然,他站在一片枯朽
的竹篱笆墙上时
身后全是青葱的麦地,此时
头顶的核桃抽穗
他正望着远方
 
LN独对一潭清亮的溪水
把背影留给世界
感觉那股从天而降的纯净
要全部注入他的身体
他最男性的姿式
是和女诗人白玛曲真干杯
他一仰脖整个大腹就挺起来
让满山的杜鹃花激动不已
 
LN坐在草坡上
和一位放羊的长者对话
他用手摸他陈旧的帽子
好像是说,他的帽沿上
应该戴颗感恩的五角星
 
LN最后从地上站起来
和漾濞县文联主席合影
这次他和常诗人面带笑容
没入麦地,这个情景好似
核桃树下就要长出一筐筐
又肥又大又白又软的馒头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