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评论 |项建新:我是你流浪过的一个地方

作者:胭脂小马 | 来源:中诗网 | 2020-01-08 | 阅读: 次    

  导读: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项建新先生是诗人、作家、儒商,也是艺术家,他以艺术的眼光看待万物,又以诗人的悲悯垂爱大地,诗歌是他寻找光明与正义的窗口,诗歌是他万般爱意的寄托。

   读诗如见人,也就算写作功底到家了。
   读项建新先生的诗集《重返村庄》,感觉就像见到了他这个人,开篇扉页写着“一个漂泊者的返乡之路”,怎样在诗中找到诗人隐藏的踪迹? 这不取决于诗人完美的技巧,而是来自阅读者情感的投入。生活中哀伤与喜欢交织,这是人的宿命,诗人有自己独特的感悟,遂付之文字的衣裳,期以找到一种生命的突破。
    读完,不禁感叹,这是多么透彻的诗啊,饱含着悲怆的家国故土情怀与饱满自尊的诗人担当,美跃然而出。
 
一个饱满的“我”
 
   诗集《重返村庄》如缓慢打开一幅生活的画卷,项建新先生想表达的不是文字的表面,是他精神的导向。 一个长期漂泊他乡的“教主”,能驻足凝神,找到飘散的诗歌故土,已属珍贵,在《中国桃花》中,“黑夜中开放的桃花啊/冰霜中开放的桃花/在诸如上海龙华之类的地方/从墙外一直红到墙里的桃花啊/风风雨雨中/就招展成黄皮肤们心中的旗”,这样的诗句是带着温度和痛感的,直接进入内心,传达令人着迷的微妙而沉郁的气息。它跨越着时光而又不落痕迹地结合着眼前,它让我们通过桃花嗅闻着一个有血有肉的桃花。当你读着《泸定桥》,“并不是/所有的墓碑都直立/你横卧在大渡河上/仍然是丰满史料的桥/使石达开壮志未酬/却使中国/有了一九四九年十月/淌着热泪的奔跑”,这样的壮志未酬让人心生痛惜,时光倒错中,我们与诗人一起不断倒退,直到退到几十年前,有如持久的黑白影像,长久地定格在某些时刻。还有《赤水河》“生与死/在这里有深沉的含义/四渡赤水/就是四次/生与死沉重的选择/……”。可以说,正是这种隐痛与真实攻陷读者意识或者记忆里的一片领地,让读者胸中长久隐藏蛰伏着的情绪汹涌起来,与项建新先生诗歌中的情节、情绪交集。是的,就是交集,虽然先生在诗中专注的是自己的人生,却让别人在他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内心。
    《回家的路上》“你一定要在那个时候回来/手执一根青青的橄榄/且把它种在清明的故土/这个时期/家乡的炊烟比你想象的宁静/……我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这像是从遥远的、被遗忘已久的岁月深处发掘出来的声音,那种细微的疼痛,它像是一曲伤感的乐曲,汩汩的流泻,然后不自觉地跟随着项建新先生的节奏进入一个广阔的场景,诗句处处闪耀。诗人像个立体派画家,带领我们的眼睛与心灵在不同空间并转与交错,让时间凝固与漫延,让人物与事件在时间与空间中互渗与溢出,形成一种内在的互为作用的张力与弹性。而他的方式是闪电式的,“从你撒到七月怀中的泪水开始,想起明日完整的月亮”,这奇特的句子让你体味到的是一种深深的感动和爱每一寸国土的心痛。
    读项建新先生诗作的最大特色就是诗中那个饱满的“我”,这个抒情贯穿了他的整部诗集。作为抒情主体,诗歌书写国土、写家园、写村庄、写诗人自己的酸甜苦辣,书写所面对的现实,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因了接地气而大气:丰厚、深邃。晚清诗人黄遵宪曾说“我手写我口,古岂能拘牵”,就是这个道理。诗人有话要说,情之所系,兴必生焉,自然发而为诗。
 
一个故土的“我”
 
    诗歌属于世界,属于生命,所以属于故土,无论古今,也无论中外,没有故土的诗歌很难产生诗情。
    在项建新先生的《沉默的故园》、《怀念乡居的日子》、《一路蝉声》等诗篇里,故土情怀特别醒目。项建新先生把怀念故土的强度推到一个更高层次,展示一种更纯的美感。他说“我是在一路蝉声中/回到故乡的”,他还说“在故乡的蝉声中/我终于/做了一个完整舒畅的梦”,诗歌至此落笔,这是多么透彻的诗行啊,饱含着一个游子重返村庄的怀念和不舍。通过这些诗歌我们便明了在诗的田野之上,假的诗不会长久,只有渗透过生命的血色的黎明,才起唤醒诗意的苏醒。
    诗人写出的不仅仅是故土的诗,在物化的世界,他始终没有忘却这段故土情感。在生活的大潮中,被物质挤压击碎的灵魂深处,还留有一处洁净的故土,从诗集名字《重返村庄》也可以看出来,这是难能可贵的。“我与麦野/隔着一片天地/……挂在腮边/我积攒一生的眼泪/始终没有坠落/哭不出的沉痛/总与乡愁有关” 没有刻意却张力十足,在缓慢的叙述沉吟中透着对故土的爱,使人驰足观止。读到这里,我们感觉到项建新先生的诗不是生活,而是生命的一部分。
    这里的故土是诗人自我的发现,是诗人的灵魂。
    在重返村庄的日子里,诗人去完成诗,如同完成一个生命,相信一个有着故土情怀的先生,对于一首诗的完成,就是诗人生命的一次回归。
    总体而言,项建新先生的诗歌语言是质朴、平实、抒情的,他以清晰、清澈的语言抵达深邃与厚重,他的诗是当下诗坛的一股清风,让我们回到语言的本真和最初去思考诗歌,也是对“空壳诗”的回击,没有灵魂的诗,即使有华丽的外表,也只是空壳诗。在创作中坚持自己,在故土中,在自然与心灵找到了通道,从他的诗句中我们可以听见他的心跳。
 
一个家国情怀的“我”
 
真正的诗人就是这样,“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在《中国桃花》这一辑中,中国历史渗透在项建新先生有限的诗歌空间里,与同样历史崩裂的情怀相撞,叙述与痛斥,闪回与跳跃,一波一波地涌来,留下来的是某个瞬间给读者的一个触动,以情带理,擅用撕心裂肺、沉重又不失优美的文字彰显了他的家国情怀担当,这一辑中,他的诗直率,真挚,豪气乾云,想象力强,写中国历史所有的伤悲,到最后都是里程碑,比如“从墙外一直红到墙里的桃花啊/风风雨雨中/就招展成黄皮肤们心中的旗”,这旗帜如此炫目,在历史的高地骄傲地盛开。
诗歌的美来自一种张力,它由多种层面组成,它以深情的思想与痛苦不断地敲打,甚至有时血肉模糊,它是来自绝望之希望,更是无情之多情。纵观项建新先生的诗集,有着强悍而柔软的内心,感受到一种经过炼狱而成的沛然豪情与大智。这在他的代表作之一《中国桃花》《泸定桥》《赤水河》《两地书·母女情》中挥洒得酣畅淋漓,情义悲怆,不禁感叹那时的江山如此飘零,诗人依旧,更多情怀非庸人所知,心中烟波无际,日月去留无声。
写到这里,我认为项建新先生已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诗人,他有自己的信念与诗歌的逻辑,对生命的深度思考与世事的观察,他豪爽坦诚,他没有许多假诗人的做作堕落虚伪,他不为名气所累,他大隐于繁华而悠然济世。
因为有了家国情怀,诗人与诗在生活温泽的光中骄傲着,我们感受着先生的家国情怀,这才是人间最后的歌者。
这世界变幻无常,又呆板平庸,项建新先生有高贵的精神天空,唯有缘的人才会懂,因为真正的诗绝不能应和大众的口味,它永远属于自我的气质而盈盈一笑。天若有情天亦老,祝福一个有家国情怀担当的诗人吧。
 
一个为你诵读的“我”
 
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项建新先生是诗人、作家、儒商,也是艺术家,他以艺术的眼光看待万物,又以诗人的悲悯垂爱大地,诗歌是他寻找光明与正义的窗口,诗歌是他万般爱意的寄托。
他创办了“为你诵读”这个诵读移动互联网平台,对现代诗歌口口传颂的贡献几乎无人超越,功夫在诗外,诗外更有诗,他把诗歌用在了诵读的传承教学中,让我们在喧嚣之中,亦在繁忙之中享受片刻灵魂自由。
记得词人林夕有句词,直抵心肺:要有多坚强,才敢念念不忘。更有弘一法师在他的《晚睛集》中写道:世界是个回音谷,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你大声喊唱,山谷雷鸣,音传千里,一叠一叠,一浪一浪,彼岸世界都收到了。据说叶问七十余岁时打咏春木人桩,在一个动作打完后停了一下,弟子事后问他为何,他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作为一个已经拥有3亿注册用户的大型互联网平台的掌舵人,项建新看到每天有超过百万的活跃用户在平台上诵读,看到社会上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诵读的队伍中来,但项建新在“诵读热”中却感受到了一丝隐忧,他认为理论的落后、局面的混乱,阻碍了“现代诵读艺术”的发展,也阻碍了弘扬中华优秀文化的脚步。项建新意识到守土有责,“现代诵读艺术”要得以良性持久的发展,必须做好理论的构建和引领,于是他就花了整整3年的时间,反复调研、斟酌,写就了一篇8000多字的论文《论“现代诵读艺术”》,这是迄今为止关于现代诵读艺术最深入最权威的论述,对现代诵读艺术作出了正确的引领,是一份公认的纲领性文件;同时,项建新还亲自担任主编出版一年一卷的《经典诵体诗精选》以及《现代诵读艺术备考篇目》,通过提供具体的优秀诗文引领诗人、诵读者按正确的标准写作、诵读适合诵读的优秀诗歌;每年动员爱好写作的用户参加一年一次的中华诵体诗创作大赛,并将获奖作品以《听见灵魂的模样》为名结集出版。
“为你诵读”平台,诗与真心融为一体,爱也必将与“为你诵读”融为一体。项建新先生,锦心绣口,把心里的一团火诵读给天下人。帕斯捷尔纳克说过:我歌唱了这寒冷的春天,我歌唱了我们的废墟,当一种使命充满,心有猛虎,细嗅蔷薇,项建新先生创办的“为你诵读”平台,足以写进中国文化史、诗歌艺术史,“为你诵读”必将流传! 对于这一点我始终坚信!
我愿再读,我愿书之;我亦痛哉,我亦快哉。
让项建新先生带着“为你诵读”平台,走诗经故里,我们看着他完成一生的杰作名垂青史。
 
 

诗歌评论作者:
胭脂小马,青年女诗人。2017年出版诗集《凤图腾》。《中华文学》特邀副主编,诗年谱主编,《东方佳人诗刊》特邀总编,《南江河》执行主编,数百首诗歌散发《星星》《世界日报》《加拿大环球华报》《新加坡千红文学报》《台湾海星诗刊》《诗林》《岁月》《中华文学》《中国文学》《人民日报·海外版》《山东文学》等刊物,大量作品被王海燕、廖菁等多名著名影视演员吟诵,被“为你诵读”“全民K诗”“校园诵读”等诵读平台播发,被上百家国内外重点文学诗歌网站重点推介,诗歌散文入选多个年卷并获年度影响人物等各类奖项。
  项建新系 “为你诵读”“全民K诗”“朗读者”“校园诵读”“方音诵读”等诵读平台创始人、总编辑、艺术总监制。中国诵学院院长。中国诵读艺术家颁奖盛典、中华诵读大赛、中华青少年诵读大赛、中华夕阳红诵读大赛组委会主任。著作有:文学集《在路上》、诗歌集《重返村庄》、散文集《炊烟记忆》、财经集《IT赌命》《经济黑洞》《城市的远见》。编著有:《经典诵体诗年选》1~4卷、《现代诵读艺术考评备考篇目》、《经典绕口令100首》、《心灵鸡汤精选100篇》、《听见灵魂的模样》。
责任编辑: 霜雪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周至行(组诗)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献给春天的爱情诗

    张况,著名诗人、文学评论家、书法家,1971年生,广东五华潭下南华村人。当代新古典
  • 我们相互倾诉各自的明

    顾偕: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在芙蓉、花城、诗神、人民日报
  • 【英汉对照】中诗网优

    “中诗网优秀诗选”中英对照版,由中诗网翻译工作组与现代诗歌版联合推出,为国内
  • 一只翱翔于蓝天下的鹰

    诗归自然,诗贵自然。这两点少君先生在诗中表现得淋漓尽致。一是诗人的主题、主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20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