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筑一道尘世中虚掩的门(组诗)

作者:吴艺 | 来源:中诗网 | 2019-10-08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吴艺自选诗一组。

  
  穿行在雨中
 
雨水淹没了阳光
我怀念刀,它的寒光就像前方的路
车窗外的一切都如此潮湿暧昧
仲春的雨水挟带着寒冷
这让我想到眼前的某些人和事
 
昨晚刚擦过的鞋在前进的路上
又沾染污水。每天都有肮脏的东西
口言善,身行恶……
 
我要为临街站立的行道树流泪
浑身湿透,等着失散的亲人猛然出现
 
 
  那晚在福山
 
推开车门的那刻
夜色也跟着进入了车厢
驾驶室的顶灯刚好照亮我的倦意
像是甩不掉的危机四伏
 
歇脚在此的旅人和我一样
在卫生间和开水房摩肩接踵
节日一般。这样短暂的相遇
又各自离去,此生都会不再谋面
 
这些年我在许多个服务区打尖歇过脚
但我就是记住了这里
霓虹勾勒的“福山”二字
如我对远方的祝愿
 
 
  陌生人
 
星巴克的休息区飘着奇异的香。
这些咖啡豆到底来自哪里——
南美或者非洲?
身世之谜,虚无之相又实有所指。
走过眼前的人,微笑或者冷漠,
与杯中的咖啡若即若离。
卡季布诺、美式咖啡甚至那些水果饮品,
都在同一个空间消磨掉时光。
整个下午,有着足够的声音撞击内心,
沙发椅,如孤岛;
咫尺为邻,却遥远如同天涯。
 
 
  江边垂钓的老人
 
依次坐在小马扎上,如同一排
暮秋之树。头上芦花
不会因为春风吹过而返青。
滩涂这样的缓冲地带
涨潮与退潮都显得稀松平常。
鱼翔浅底是危险的时刻。
 
而对于他们,起竿的瞬间也是失去。
鱼篓内的鲳条是江水熄灭的闪电。
 
年轻时的过往,一路煎熬到此
吹着风的那刻——
是漫无目的开始。
江水流过如同孩子的眼神。
 
 
  欢乐颂

暮春。天空的蓝如同高原湖泊
整个江南都是一个植物园
之后一段时间,汛期酝酿黏稠
缠绕,喘息   
却不沦陷
竹林里的春笋越来越坚硬
 
一爬上邱城山,站在吴亭
再坚硬的事物也会柔软
茶园里的清明与谷雨
那会儿被手指采摘下
饱满的身躯最好遇见火
凤羽玉霜,在水中美艳千年
 
满山杜鹃花开,多像歌剧的高音
追逐盘旋,闪着太阳的光芒
一枚枚的唇印
果实的起源
 
 
  南方落雪
 
大钱港的垂柳叶子还未落完
树枝上挂着泛黄的经幡
北风一吹,昨夜就满树白发
 
河边绿道迷失在那句诗中
此时的南方,农耕的家园
农具上锈迹薄如宣纸一般
鸟声绝迹要到玉兰花开之时
那是春天飘落的雪
 
地上的雪人
其实是流浪的童年
在雪的记忆中走丢
 
拥衾而读的空山,纸上结冰的河流
都在守候玉兰花开的声音
 
 
  苦楝花开
 
在春风轻舞的枝头,在暖阳下
花瓣隐于树叶间
细碎的声音不适合在春日喧哗
就像野豌豆也结着饱满的荚
在初春那会的绚烂
和苦楝现在一样
 
枝头点燃的灯花
亮着的时候,黎明就近了
许下的愿望
像白天的星辰
你看不见,它却一直亮在那
 
 
  行走乡间
 
多么渴望看到羊群,这会让我想到牛乳的
香甜;多么渴望相遇漫野的油菜花开
这会让我惦念放蜂人帐篷内的
蜂王;多么渴望那弯曲的小河水
是每一座村庄的母亲河……
 
水泥路上飞驰的汽车开往田间的工厂
高耸的烟囱不再飘出饭香
这是游子们的念想,炊烟是母亲发出的
召回令牌。失去土地,也就失去了农活
这门手艺。放下裤腿走在灰尘纷飞的乡间
黑臭的河水是光天化日之下的梦魇
 
在这样的乡间,我们要潜心念佛
为前世的乡间与来生的乡间修补记忆
 
 
  雾中回家
 
之前这是一条熟悉的路
几乎每天上班都要走过
透过车窗,街景如电影胶片闪过
一连几天的阴雨湿气
凝聚的水珠在构筑一座迷宫
回家的前方,路灯闪着暧昧的光
浓雾在制造一次逃亡的屏障
擦肩而过相反方向的路人
很快消失在浓雾中,出现的瞬间
又像另一场尘世的浓雾
但我还是朝着家的方向
感觉走在一根摇摆不定的绳索上
 
 
  想念那棵火炬松
 
180公里的想念,是因为上进的外表?
20多年前,那棵火炬松在车间空压机房的墙根,
淹没在机器轰鸣声里。
 
我至今放不下它,就像我的过去,
除了户口簿里没有表情的真实以外,
我的青涩,我的丰富,我的狂野,我的暧昧……
我喜欢的那位姑娘,至今连一个吻也没给她;
但我再也不想见她。我只想那棵火炬松的沉默,
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不说。
 
我至今放不下它,就像我的现在,
在异域喧嚣、狗血、快乐的剧情里;
在情人、异姓兄弟、禽兽、上司糟糕的演出中,
与体面的生活保持距离,成本是我的友善。
 
我是这座城市的另一棵火炬松,
就像当初它离开山峦、离开家园、离开信任的尺度,
让自己长着它的外貌,它上进的外表。
 
 
  肇村寻梅不遇
 
那一片几千亩丘陵,在城市的郊外
在肇村。满山遍植的青梅,还有梨花
每年入春后,杂乱无章的脚在花枝间寻梦
 
前些日,山谷寒风料峭,水库罕有人迹
我与那一片青梅隔着一道山梁
肇村的村民告知,我走错了路
还说我来得早了,梅花还未开放
 
寻梅不遇。我想到一位进山未归的隐士
那没有篱笆与栅栏,甚至听不到一声狗吠的
梅园,一个人的世界里
用芳香,用阳光,用远处的松涛
构筑一道尘世中虚掩的门
 
 
  儿童时装周见闻
 
与现代与酷炫的舞台
音乐如市井的嘈杂
围绕着T台,身着时装的儿童
强拧的瓜,像某些人的提线木偶
 
一块遮羞的布。人类的肮脏从知道
羞耻开始。画完一张白纸后
就如怀抱花团锦簇
 
 
  饭局
 
三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在城郊的农庄聚餐
深秋季节
农庄大棚里的台湾水果
像夏日清晨的天空
缀满稀稀落落的星子
举杯之前,戏剧的楔子顺势而入
欲火慢慢煮开一锅水
不知不觉埋设了青蛙的陷阱
(我把那个女人看成青蛙)
为了灌进一杯杯的红酒
我们寻找着各种理由
让英雄去救青蛙
饭局上因为欲望有各种牺牲
大家心知肚明
就像今晚见到的台湾水果
让我想起那个纠结橘子出生在哪儿的典故
  吴艺,上世纪70年代出生安徽芜湖,现居浙江湖州,从事新闻工作。湖州师范学院特聘研究员、文化所副所长。浙江省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浙江作家高研班学员。入选首批浙江省青年作家人才库。500多篇(首)诗文散见《诗刊》《星星》《扬子江诗刊》《诗歌月刊》《海外文摘》《安徽文学》《海燕》《散文选刊》《作家天地》等几十种报刊。著有诗集《虚度》《看见蓝》(即将出版)。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