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青新作:杂悟 (组诗)

作者:温青 | 来源:中诗网 | 2017-11-15 | 阅读: 次    

  导读:温青,生于上世纪70年代,河南省息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信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指头中的灵魂》、《天生雪》、《水色》、《天堂云》、《光阴书》等,曾获第一、二届何景明文学奖,首届河南诗人年度创作奖,第二、三届河南省文学奖,第二届河南省杜甫文学奖,第三届河南省五四文艺奖金奖,第三届河南省政府文艺创作优秀成果奖,第五届全军网络文学大赛一等奖,第十二届全军优秀文艺作品奖,“华语新诗百年百位最具实力诗人奖”等。参加过青海玉树抗震救灾,曾在鲁迅文学院第20届中青年

 温青.jpg

 

中年在一个点上
 
四十年成为大师
生存的艺术,埋伏于颜面
不可违拗的内心
与一张脸的距离越来越远
 
每当那个点晃动一下
世界便平生风雨雷电
你将是守护支点的人
下半生的双手
已不能随意伸展
 
 
南阳夜半
 
聚风聚水之地
恐龙和它下的蛋从不走散
 
沿着盆地的边缘
小雨探一下头
唯恐惊醒诸葛,天下再乱
 
花掉了美篇打赏
我与初至的双十一互不相欠
留下石化的线索
就有被惊扰魂魄的一天
 
有风吹着低洼处的心
所有的浮名都轻如云烟
 
 
没落的命名
 
攻入一座城池并等候它的命名
是所有勇士的悲哀
被城堡围起来的余生
与一场胜利完成死亡的交接
 
将军百战之死
是每一具躯体喷涌的热血
那些峨冠博带的吟唱
只能在打扫战场之后
以酒樽奉送大风的名帖
 
英雄不受无名之命
历史全无大将本色
 
 
以玉的名义
 
卧龙之地有玉
之后有帝王的配饰
再之后,有横飞的血祭
 
一座山峰所引擎的寒流
是横空的剑戟
在石头与骨头的夹缝之中
我以玉的名义
向土地讨要庄稼的呼吸
 
 
夜谈
 
那句话翻墙时,眼睑如一把刀
断了去路
相熟的气息打架,桌子腿发抖
一二三们,不能相加
 
道生万物,有道的万物
被一个人在嘴中捂了一世
它伸出的怨艾
比胡须杂乱,比咳嗽暴力
 
夜谈是长着角的自己
给另一个自已喂安眠药
 
 
与墓葬对视的鸟
 
它收起翅膀,像一个盗墓者收起铁锹
这夜晚的家
树立石头,像一根根筷子
夹着黑暗的旧棺椁
 
摊开故土,视野内凸起的异乡
关闭着巢穴
横七竖八的秸草和羽毛
与斑驳陆离的阴影对应
 
习惯是一种痒
在灰蒙蒙的空白中划下先民的足迹
看到墓穴以起伏的草木微笑
 
 
高速公路勒紧大地
 
我们走直线
让土地相互分离
一道一道地迫近肋骨
给梦贴上逼仄的疼痛
贴上滚动的甲壳虫
 
庄稼不能走亲戚
野生动物被网起来的迁徙
搭上一线天桥
花儿约过的蝴蝶再难相遇
 
我们除了钢铁焊接的日子
就剩下五花大绑的呼吸
 
 
我不是一个努力的人
 
其实我常想说服自已努力
只是担心更快地走向败落
 
所以我还不是一个努力的人
勉强把走向失败的过程
拉得更长
把人生之路的盘扣打得够多
 
努力有什么用呢
假如那几次都使上了力气
在碰壁的路上加油
绝不仅仅是撞出几个大包
 
我计算了很多次
加速度一直是致命的诱惑
我只是在失控的人世间
一脸迟钝地踩踩刹车
 
 
一些事物留有羞愧
 
羞愧是一只定期下蛋的鸟
总要孵出毛茸茸的记忆
三十年前把它埋在河东
三十年后它已飞在河西
 
时间不太多了
要狠下心来
向一些事物索回活着的伤口
从中找出残缺的自己
 
以便老去之时
有一具完整的躯体
 
 
老境
 
老榆树尖叫的皱纹
在山脚惊吓一只幼鸟
远处的山顶上,石头长出乌云
黄土乘风飞逃
一个赤膊的拾荒者
愣在大地上,不知在何处落座
 
折叠过绿树和鲜花的少年
此时已经苍老
钢铁林立的山地里
害虫十分寂寞
只有长腿的垃圾
和一些化作人形的水泥四处奔跑
 
这不是沧海桑田
这是一座大山的回光反照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诗歌精神:文化自信中的

    简明把一切令人敬畏的事物都赋予了对手的属性,它们是鹰、雷霆、闪电、狮子,甚至
  • 庞贞强简介

    庞贞强,1970年出生,现定居包头。内蒙古作协会员,包头作协会员,博客上写诗一万多首
  • 叶延滨:《大地忠实的歌

    叶延滨: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主任、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常务副主任
  • 马文秀:娇艳的红头巾(组

    马文秀,回族,90 后。写诗歌、小说、艺术评论。青海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