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事物已不再值得托付(组诗)

作者:王志彦 | 来源:中诗网 | 2019-01-21 | 阅读: 次    

  导读:第三届签约作家王志彦新作快递。“吹过山岗的风,倒影夜空的河流/秋天里没有乡愁的山楂树……""所有事物都无法逃过命名”


  一些事物已不再值得托付
 
那些月光、竹影,比社稷还重的美人
都太旧了。吹过山岗的风,倒影夜空的河流
秋天里没有乡愁的山楂树
也都被语言一再爱抚
 
所有事物都无法逃过命名
那雪,那空山,那瓷器上呆板的锦鲤
那花冠,那木椅上残留的气息
甚至凡俗的草虫,变异的宠物
大海深处隐秘的珊瑚
 
一些事物已不再值得托付
甚至我曾经熟悉的玉米、野酸枣、家乡小调
都已成为时代抽象的譬如
有人在纸上吐痰,一些词语已身陷囹圄
这是事实,灰暗无处不在
对面的镜子中有了反方向的灰暗
 
这已是许多人预料的结局
一些事物永无边际,像空旷本身
一些又道具加身,各自完整
那水落石出的,过于圆滑
正试图通过我获得世界的行踪
 
 
  孤独者
 
江流湍急,胸中已无水渍
群峰奔腾,纸上是无边的空洞
世俗之海也就容纳一个人的忏悔
教堂林立,走不出一个内心清澈的人
 
一个孤独者,多像
北风中最后一位披头散发的父亲
他锤炼落日的手艺就要失传
而我们拥挤在雾霾中却不知他的去向
 
他已无力挑战时代的风暴
现在,欲望把人间掏得越来越空
他只想等待乌鸦飞出寓言,不再探险
从此减轻来自灵魂的折磨
 
 
  万物都在被月光祝福
 
戊戌中秋,有叶子落在月光中
也有蛐蛐的叫声来自颓废的暗处
 
有人沽酒,尽量模仿月光的样子
尽量在酒香散去时找到亲人的影子
 
此时此刻,我在等一个深爱的人
大门开着,红枣挂满枝头
 
母亲的头发是不是涵盖了一场雪崩
月光之夜,堆满时间的伤痕
 
我无力动用词语,只想大哭一场
然后把心中的阴影还给枯萎
 
你看,满地柔软,大海没有一点悲伤
万物都在被月光祝福
 
 
  秋殇
 
从盘秀北路往南,到西大街顶头左拐
就是一座收容所。几个人在秋风里搭建梯子
把云端当做了自己的故乡
 
生活就是刮骨疗伤,在无辜中获得刺痛
他们的目光中堆满佛晓的色彩
周身挂满流浪的余晖
 
求生是一场梦,生活是另一场梦
教科书中的天空那么蓝,像他们出生的时辰
愧对一切有关幸福的象征
 
复杂的命运最终都会隐匿于时间的尽头
命运黯淡,但愿能照亮这首诗的最后一行
生命之殇,透着灰烬般死寂的威严
 
 
  十二月
 
小城继续在噪声中被改建
临时安装的铁皮护栏,像一个大号的口罩
在雾霾中唯唯诺诺。张氏羊汤馆
和卖鲫鱼的女人,不见了踪影
 
十字路口已失去十字架的意义
红绿灯像明星吸毒后脸上戴的墨镜
被拉土车碾碎。偶尔的鞭炮声
绝望地庆祝着又一棵老槐树被连根挖起
 
走散的狗早已找不到家门
憔悴如枯枝的绛河在垃圾堆里捡拾着早餐
我想忘记这心灰意冷的一幕
偏偏这些文字又不妥协
 
是的,最好笃信事实
笃信她简陋的标尺” ①
大自然的天籁之声正被意淫
五环之歌”为这个早晨出示了证据
 
(①为布罗茨基《孤独》中句子)
 
 
  落叶图
 
落叶各有途径
却不能像树木各有所命
 
果实是最大的惊喜
秋风狂舞,世界仿佛就要走散
 
天空中掉下来的神谕
是不是落日的替身
 
它们已经为一棵树尽力了
归属并不能概括它们的一生
 
欲火,啤酒瓶,褪色的口红
是另一种落叶
 
它们加重现实的份量
像女儿爱上了仇家
 
 
  你眼底无需翻译的部分
 
闪电断裂之前,麦子已从
大悲咒里取走万物生长的秘笈
 
大白于天下的,都是
被暗夜捆绑的光线。你是流水送来的空山
 
世界或许还需必要的辨识
人间尚浅,还无法大于头顶的蓝
 
一切终会重归原初,你眼底
无需翻译的部分,也不必弹去它的灰尘
  王志彦(山西雁),靠文字取暖,山西屯留人。已在《诗刊》《北京文学》等报刊杂志发表诗歌千余首,曾获得“第三届李白杯一等奖”(湖北省作协)、“第三届中国曹植杯一等奖”(诗歌月刊杂志社)等全国文学奖项200余项;诗作入选《中国年度诗歌精选》等100余种选本,出版诗集《像虚词掉进大海》等。中诗网第三届签约作家。诗歌观点:●诗不是语言经验,应该是生活体验和精神指向在语言中的汇合。●词语中散发的气息即使在刀斧下,也要有美好、诺言和爱。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