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花瓷

作者:王鸣久 | 来源:中诗网 | 2020-03-25 | 阅读: 次    

  导读:王鸣久新作快递。

1
 
青花瓷。
洁白玉体缠满中国蓝的纹饰,
凌尘仙子一经诞生,
人,就成了
唯一的杂质。
 
亭亭玉立,谁敢打开她的内衣?
——打开她的光芒,
就全体灼伤。
 
2
 
火焰用一千五百度高温为瓷分娩,
然后,化为灰烬。
 
从水里抽出骨头来,
从泥里抽出洁白来,
从一粒粒金属元素中抽出水墨青花来,
瓷呀,你敲敲自己,
你的母亲,
——活在你的体内。
 
3
 
我时常变成一只耳朵,
听瓷瓶唱歌。
 
青花花蓝花花娘的布花花,
石窝窝水窝窝爹的土窝窝。
梦里走回一团泥,
抱着青草深呼吸……
 
所谓的还原都是自我童话,
人与瓷,
只能在民歌里回家。
 
4
 
我看着妈妈把一只青花大碗,
扣在外祖父的坟头,
用青瓷的天空造一个虚拟的屋顶。
 
秋风无言。
这位老人一生和粮食恩恩怨怨,
死去,
也没逃出一只碗。
 
5
 
有子如瓷。
 
一袭白色长衫写满蓝色汉字。
他用卓然的气息,
逼退龌龊手指,
并与太监保持距离。
 
别逼他开口。
瓷不开口是瓷早已冷眼看破,
瓷一开口就见血。
 
6
 
白色骨头,蓝色闪电,
——埋进大地深处的精神残片。
 
穿过死亡的伤口执锐披坚,
它为谁,
保持着尖锐痛感?
 
7
 
从青花想到青衣,
那凄惋的音影透露着无限凄迷。
她总是临渊而立,
提起人的呼吸。
 
男儿已经苍白。
——最好的爱是把爱轻拥入怀,
捧起她的忧伤,
并将她呵亮。
 
8
 
又见千年沉船在南海出水,
一叠叠青花瓷盏,
被浸在淡水里吐盐。
 
一片细微的咳声络绎不绝,
在子夜时分惊心动魄。
 
历史被荒沙堙埋历史被污泥封藏,
它得咯出多少苦咸,
才能露出真相!
 
9
 
China——中国。
这被海水打湿的名字响满文明手指,
中国丝绸,中国瓷。
 
最朴素与最华丽,
统一成刚与柔的默契,
——我看它俩是一对儿老夫老妻,
千年烟火,衣与食。
 
——瓷立的我们丝织的我们,
是它们的孩子。
我们无法拒绝内部污垢和外部肮脏,
但我们,
也决不拒绝阳光和水的
自我清洗。
王鸣久,1953年12月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著有诗集《我是一片橄榄叶》《东北角》《东方小孩》《宁静光芒》《梦厦》《青铜手》《最后的执灯者》《苍茫九歌》《故乡站满汉字黄花》《与滴水飞翔》及现代诗话《诗悬》、中篇小说集《蓝桥》、散文集《落鸟无痕》、长篇随笔《永恒的生命之光》等十六部文学著作。作品被收入130多种诗歌选本,并曾获第二届全军文艺新作品奖一等奖、第二届辽宁文学奖诗歌奖、《中国诗人》25周年优秀诗人奖等奖项。 现居沈阳。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王鸣久的诗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20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