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才干:《开在乡间与城市的诗歌之花》

——序陶代伦先生诗集《那条路》

作者:尹才干 | 来源:中诗网 | 2018-01-01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陶代伦先生的诗歌乡情悠悠、彰显人性、文本纯真、短小精悍,是城市与乡间蜿蜒的小路上开出的诗歌之花。不少作品清新,自然,朴实,厚重,接地气,感觉亲切,震撼心灵,经久耐读!于此,特向广大读者推荐。

 0171211144513.png

 

  众所周知,武胜,是嘉陵江畔的一颗明珠,是一个诞生诗人的宝地。诗人陶代伦先生就出生在这里,这个小城给予了他养育之恩和创作的灵感。他对家乡十分热爱,对诗歌十分虔诚,大半生都徘徊在城市和乡村之间,行走在那条何其蜿蜒的诗歌路上。早年间他在乡镇工作,虽然工作十分繁忙,但是从未停止过对文学的追逐,他一直默默地进行创作,不断地提高自己的文学素养。近年来,诗人陶代伦先生进入创作爆发期,不少有份量的诗歌作品,发表在省内外大量的文学网刊、纸刊上,雅俗共赏,点击阅读量很高,深受各界读者喜爱。
  近日,诗人陶代伦先生将近年来发表的优秀作品整理成册,名为《那条路》,送至我的案头。通过阅读诗集《那条路》,我觉得其作品有许多值得点赞的地方。他的诗歌是一种正真抵达心灵的创作,他用真实的情感打开了诗歌感人的力量。
  乡情悠悠。如今,由于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不少人离开乡村,成为城市居民。对于离开乡村而进城的人们,渐行渐远的背后,儿时的乡村却日渐荒芜;陌生地生活在城市的边缘或心脏,情感一时却难于与时尚的城市相融,常常偷闲回到乡村。昔日的乡村,成了感情的暂时皈依。连接城市和乡村之间的那条路,充满了疼痛、充满了乡愁,也充满了诗意。面对这条路,对诗人陶代伦来说,有忆不竭的心事、诉不完的乡情,写不尽的诗篇。且读:“村子唯一的窗口/是连着小桥弯弯的路/这条路通向何处/脚步和流水声清晰分明/路上有遗落的童音/路上有蜿蜒的青春/梦想挂在前方/触须在异乡延伸//如今,重走这条路/有的故事已经发黄/有的时间烂入泥里/不变的是那深深浅浅的脚印//一颗飘零碎了的心/还有那炊烟般的眼睛/太阳,庄稼,坟墓/永远在那条路的屏幕上显影”(《那条路》)。又读:“牧童的笛声走远了/只有屋檐上的衰草还在张扬/这,的确是我最后的村庄//皮肤、白发像枯黄的叶子/从佝偻的枝干飘落/越来越矮的影子无法覆盖//褴褛的炊烟/祖先的坟茔/纺车、镰刀、井绳……/正遗失堆满欲望的人流中//我挡不住那些高楼的诱惑/也无法用拥抱爱人的姿势/抱住这流逝的光阴//是谁向天空举起了枪/射出子弹般清脆的鸟鸣/我拯救不了/这个死去的村庄”(《最后的村庄》)。再读:“破败的老屋/说不清有多大的年份//高抬的门槛/压低的房檐/还坚守着一个时代的自尊/让每一个探秘者/都要慢下脚步/弯下腰//附近的人们每天仰望它/看着夕阳给它铺上金光/蝙蝠将它带入黑夜”(《老屋》)。对于这些乡情悠悠的诗歌,著名诗人、甘肃省兰州市作协副主席何岗读后说,“这些诗,对乡村刻骨铭心的反思、惋叹、留恋、难舍之情,一下便打动了我!是近年来,乡村抒写的一组难得的好作品!我相信,它如田间庄稼,一定会有极强的生命力,扎根于乡土文学,摇曳于读者的心田。”
  彰显人性。只有食人间烟火的诗人,抒写大众人性的诗人,才是人民大众的诗人。他的诗歌才有可能具有广泛的可读性,才有可能具有旺盛的生命力。陶代伦先生诗集中的一首首清新、自然、朴实、接地气的诗歌,或是乡村变迁的记录,或是人生脚印的描述,或是七色情感的显影。在黑色的诗行上浮现出的,无论是苦闷、孤独、失落、伤感,还是无奈、欢乐、希望、憧憬等,都是岁月烙印在城市和乡村之间的一道风景,都蕴含着生命的无限体温,彰显着丰富多彩的人性,散发着感人的力量,具有流传的生命力。在诗人陶代伦的眼里,最后的村庄,是一个永远失落、伤感的村庄,因此他的诗歌也如此。“我独坐在屋檐下/一双翻白的眼睛/勾起多年发霉的心事//路人疑惑/审视我的西装革履/摇着头/但不会扔下一枚硬币”(《沉思》)。不过,他不是一个悲观主义者,他只是一个多情的诗人,一个略有伤感的诗人。有时候,现实生活给人的勇气不够、给人的时间不足,让人碰壁、绝望、不知所从,这也很正常,是的“许多灯,傻傻的/睁着眼睛,看不见/人的影子。偶有一辆车/跑来借光,无精打彩//天上的星星,还有/月亮,打量着地上的灯/忽明,忽暗//雾霾来自四面八方/看不清李白、苏轼/还有莎士比亚和歌德/那个醉倒在灯下的诗人/一直在与地下交流//找不到自己的归途/只有灯把时间照着/直到诗人走出梦里//灯,终于熄灭/太阳冉冉升起”(《许多灯》)。一旦“诗人走出梦里”,驾驭现实,太阳就会冉冉升起,挂起理想的云帆,前程一片光明。诗人直面人生,正视命运,懂得生活,懂得生命,“时光把我用旧了/额头长上了皱纹/浪费掉一半的生命/剩下来的光阴/恍若飘在人间/容易破碎//困在了生活的大雨中/没有雨伞/看不见人影/只能孤独前行/远处那块墓地/静静地等候在那里”(《 生命》)。无论命运怎样,即使“困在了生活的大雨中/没有雨伞/看不见人影”,也要勇敢地孤独前行,坦然地走向自然的归宿,这是客观人性的使然。这类彰显人性的诗歌,极易引起广大读者的诗意共鸣。
  文本纯真。陶代伦先生,是个有思想境界和诗学修为的诗人。他没有故弄玄虚般的晦涩高深,他没有无病呻吟的苍白做作,没有尖酸刻薄的挖苦讽刺,没有污秽肮脏的词汇意象,而是以民众纯朴的角度打量世界,以民众纯净的口吻写作诗篇。他是掂量着良心创作的诗人,是一个艺术地传播正能量的诗人,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诗人。如“他和她相遇/在万紫千红的微笑里/花,点亮了日子/枝,奏响了岁月//他和她沉醉/他的影子想飞/有一天,终于长出翅膀/所有的羽毛/指向南方//惊涛,骇浪/晴天,霹雳/一道电光,让他的翅膀/直往下坠//她,吃力地伸出/生绣千年的情话/帮他长出新芽//她决定和他一起飞/从此,一道美丽的弧线/在风中,在雨里/延伸,延伸”(《一起飞》)。全诗语言文明,意象雅致,明白晓畅,诗意甜美,耐人寻味,给人力量。又如“我们在绿茶卡座消费阳光/继续小鸟、绵羊、秋猫的神奇故事//上帝在一个角落降临/赠与我们一个善意的微笑/大胆地海吹吧//绵羊在语言的丛林里穿梭/小鸟在诗意的枝丫上跳跃/整个下午/再也没有听到/秋猫的南腔北调”(《星期天下午》)。双休日,民众的休息日。纯朴的民众,在绿茶卡座(或绿荫下)消费阳光,海吹神奇故事;绵羊,自由穿梭;小鸟,任意跳跃,日子和谐、温馨而惬意。文本纯真,充满正能量,读之若品佳茗。
  短小精悍。陶代伦先生的诗,其诗法、语法都是那么具有个性,炼字的技巧也让人刮目相看。他的诗风质朴简约,不求华丽的辞藻,修饰语也尽量少用,绝不拖泥带水,每首诗歌都是那么的短小精悍。如:“天空倾斜,云朵流泪/青石板铺成的路/成了一个过客//一个女子的目光/浸入雨打花伞的声响里/雨巷/音乐毫无节奏//冤家路窄/雨水纷纷让出道路/一阵风过来/她的视线开始蜿蜒”(《等待》)。全诗11行、近70个字,语言通俗,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过多的修饰语,意象灵动鲜活,诗意浓郁,呈现出短小精悍、简约质朴的诗风。诗集中类似的短诗,比比皆是,让人爱不释手。
  总之,诗人陶代伦先生的诗歌乡情悠悠、彰显人性、文本纯真、短小精悍,是城市与乡间蜿蜒的小路上开出的诗歌之花。不少作品清新,自然,朴实,厚重,接地气,感觉亲切,震撼心灵,经久耐读!于此,特向广大读者推荐。
  是之为序,并祝贺其付梓面世!
 
  2017年7月22日于嘉陵江畔
 
 
  作者简介:
  尹才干,四川武胜人。当代作家、诗人、评论家。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格律体新诗创研会副会长。被誉为文趣学创始人、才干体打油诗创始人、开大陆当代图像诗创作之风气者、中国当代图像诗歌第一人、中国新诗百年百位最具活力诗人。10余篇(首)作品被编入国内外普通高等学校教材,部分作品被中、小学选作教材,并译至国外。创作业绩编入《中国新格律诗探索史略》《现代格律诗发展史》等中国文学史著作。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灵性是创作的动力

    郭栋超,1962年出生于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现为国家公务员,研究生学历,河南作
  • 雨田精选长诗

    雨田,当代大陆先锋诗人,1956年生。70年代开始诗歌创作,主要在《人民文学》、《当
  • 诗歌精神:文化自信中的

    简明把一切令人敬畏的事物都赋予了对手的属性,它们是鹰、雷霆、闪电、狮子,甚至
  • 叶延滨:《大地忠实的歌

    叶延滨: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主任、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常务副主任
  • 灵性是创作的动力

    郭栋超,1962年出生于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现为国家公务员,研究生学历,河南作
  • 雨田精选长诗

    雨田,当代大陆先锋诗人,1956年生。70年代开始诗歌创作,主要在《人民文学》、《当
  • 等你(十首)

    王长军,当代诗人、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历任黑龙江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黑
  • 诗歌精神:文化自信中的

    简明把一切令人敬畏的事物都赋予了对手的属性,它们是鹰、雷霆、闪电、狮子,甚至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