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虚拟了大海的表情(组诗)

作者:素心 | 来源:中诗网 | 2019-03-04 | 阅读: 次    

  导读:不低头,也不想时间的背后是什么 / 我会顺着锡伯河虚拟的另一场暴雨 / 找到大海的隐喻和你最真实的一部分……


《昭乌达之夜》
 
是夜让这里孤寂成岛
左、右、前、后
是四本不规格的书
分别书写安静、朴素、清幽与微凉
夜的海洋无边无际
涛声侵入
沉睡的人梦乡里跋涉
未眠的我
随手打开故事的内核
痛与乐
生与死
都是扉页上描绘的花朵
 
 
《邂逅》
 
突然发现,惊喜来自一些
司空见惯的事物
明亮是最本质的意义
 
邂逅是多么完美的名词
可以解释多种不完美
残缺不全的落叶与
跛脚前行的蚂蚁
 
生命与生命对话
白云与蓝天相遇
四月 需要一树花开
来诠释
 
岁月是我的敌人
夺走我的青春 我的亲人
邂逅岁月 就与光阴为敌
我不讲和 也不妥协
 
只在某处 期待
与敌人握手言和

 
《我的来路灯火明亮》
 
闭上眼睛感知雪
已经降临尘世
一些声音 在子夜时分格外响亮
 
抚摸记忆中童年的味道
小巷 路口 低矮的草丛
深藏着蒲公英 月苋草
 
盛开的萨日朗,攻陷六月草原
七月又以奔放的姿态
马不停蹄地袭击阿茹娜的相思
 
把过往写成一首诗
一碗奶茶 几缕青草香
麦地里有一位长发素心姑娘
  
蓝纱巾飘过山岗
蝴蝶越过海拉苏的胸口
翁牛特已远 大漠   
正上演一场千年绝唱
 
歌声中我义无返顾地追赶
夏日最后的疼痛    
即将在秋天沦陷
 
镰的确已无用武之地
把世俗 偏见 荒诞都交给
虔诚皈依的一粒石子吧
 
我的来路正被篝火点燃
石子就是我的酥油灯
你,就是我的来路 灯火明亮
 

《​​​​​​​风》
 
迎面而来的利器 是风的产物
沙尘幻化成刀子 图穷匕见
流言  以传统的方式杀人
道德以圣贤的名义被绑架
身体软弱  少了根肋骨无法站立
伤口化脓  撕裂的心
无法感知疼痛
在风中 我听到大漠正在低声啜泣
骆驼装模作样 一言不发
是一颗沙柳 拥抱了风
承诺 在天黑之前把一切都忘记
 

《​​​​​​​雨》
 
雨点很小 风夹杂其中
听起来不那么纯粹
雨砸向地面的声音很大 惊扰了清晨
才苏醒的春 四散奔逃
 
天空阴郁 助长了萧杀的气息
寒冷卷土重来 风扭动着身躯撕扯
低声哭泣的丁香花
把花蕊藏在羽翼之下 卑微的颤抖
 
天光还没大亮 晨曦的光芒被阴霾遮挡
贞操掉落  碎了一地
纯净的内心 在日出之前挣扎
农夫的皱纹跌落在城市的尘埃里
 
一朵一朵的雨开出花来
寂寥纷纷落地  震颤中
春天的浪花翻滚  飞溅的浪漫
在光天化日之下 无所遁形

 
《夜的谎言》
 
夜色有淡薄的雾包围
霓虹不露声色  
寂静被一声刺耳的刹车惊醒
前方没有高山湖泊   
它在午夜的梦中 
正经历痛苦
 
我站在窗前数星星
天达建筑巨大的灯牌眨着眼睛
它在嘲笑  夜幕下城市的谎言
打破了我抱有的最后一丝幻想
 
我看见时光衰老
霉菌爬上老城墙
墙上的旧土正在讲述
而我依然在找寻
事物的多种可能性

 
《疼痛》
 
心碎来自午夜一场突袭的雨
从骨骼到皮肉 疼痛的部位没有区别
都是直达心灵的尖锐
 
打开窗 把破碎的念扔掉
谁知 它又被暗夜打回原型
星空反噬夜的荒原  疼痛是一种罪过
 
把夜撕碎 星空凌乱
原罪在星河中无限放大
放大到整个宇宙都在喊疼
 
夜在呼喊  真理被雨淋湿
期待黎明的曙光重拾丢失的记忆
真理在一棵树上结出果实

 
《窗外》
 
透过窗子  另一栋高楼遮挡了的视线
我把视线绕过楼顶 七十五度 
仰头  看到天空蔚蓝
 
把视线放平 向西有狭长空间安放
我的目光 向右 一堵钢筋水泥的堡垒
把视线阻挡
 
燕子的羽毛在楼宇中折断
雏燕找不到屋檐筑巢 雨丝不再怜悯
任一帘心事 在白昼中死亡
 
楼外楼的窗外 还是重重楼阁
思想被重重围困  炊烟已经逝去
鸟儿飞不出欲望天空
 
一棵树在孤独中枯萎  一株野草
拼命拉长脖颈 向往草原的心
被囚禁

 
《黄昏·疯子·狗》
 
那是个疯子   醉酒后的疯子
是个冒牌货  他的疯病靠酒来支撑
他跺脚  骂人  脸色晦暗
 
浮肿的双手抓紧旋转门
没能固定  却被门带着滑行
他在高声诅咒  诅咒这个世界
 
他骂那些花儿 为何招摇
他羞辱小草  要把它们喂狗
狗轻蔑得看着疯子 真是狗眼看人低
 
此时  黄昏的光影暗淡
天黑以前  一个疯子喝醉了酒
一只流浪狗  从疯子的身旁走过

 
《尘烟的心事》
 
没有企图,一切都有缘由
没有敌人,只有任性的风在走
脚步穿过街头、巷尾
心事是游荡在锡伯河的梦中
 
如何立在潮流的顶端
以醒目的姿态对着一片荒芜
谈论理想主义,书打开扉页
并在上面书写:  痛楚是心的负累
 
无形之中,以诗人为原型
塑造完美的灵魂
你为城市称重
在坐标下歌颂白昼大于爱情
 
水,遮挡了事物本来的质感
尘与土互为孪生
诗人锻造典籍的炉火
有二十一克重的命运

 
《记忆》
 
头疼和孤独是哪个先找到的
我并不知道,眼睛感知
可见的衰老
心底的清泉是否蒙尘
暗夜涌出的光,照见了刀锋
 
翻阅一串串汉字
熟悉的名字
面孔变得模糊不清
世上的踌躇都有缘由
白桦树生长耐人寻味的表情
 
听落雪的声音
相信每一朵雪花
那些失去的,拥有的
错过的,找回的
终究是谁?被意义定了罪
 
记忆不可蒙尘,那就期待雪吧
雪花落在左肩,月光皎洁
雪花落在右肩,羁绊长出藤蔓
雪白雪花落在发丝,眉间
质感的尘世就开始坠落
 
失散、相聚的瞬间梨花暴雨
一行泪,模糊了谁的双眼
不必期待来世,今生有你的影子
传说中的高山流水,蝴蝶泉
被河流冲刷,沟壑纵横
褶皱里藏满年轮、青春、白发和盐

 
《大雪过后》
 
一步一步,漆黑的子弹
击中要害,血液还保有温度
残余的热量不会绑定悲伤
 
一种病态的美,华丽却没有血色
乌鸦在冬夜舔食伤口
我的双眸也有明亮的去处
 
比如,诗人的果子
烤红薯的暖炉

 
《我虚拟了大海的表情》
 
醒了,这一年的尽头还会重复十次
从今天起,我要把这结局吟唱完美
送即将过去的远行,月光不再寒冷
 
深了,夜如此悲伤
那么多臆想,左侧锡伯河浪花朵朵
火车轰鸣着两次穿过我的肩胛骨
 
生命在疼痛中抛弃寂寞与孤独
午夜适合冥想,而我却睁大眼睛
再一次洞见大海虚拟的颜色
 
我试图互换文字,为久远的事物
找回一些记忆,可这样的游戏
终究是苍白的叙述和毫无意义的执着
 
我在试图改变什么呢?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生活真的没有尽头
时间总是热衷于虚构一部分情节
 
不低头,也不想时间的背后是什么
我会顺着锡伯河虚拟的另一场暴雨
找到大海的隐喻和你最真实的一部分
 

《无声的夜,适合寻找光明》
 
我自言自语说起雪时
眼前的光又变得明亮一些
第二次打开你的诗句
孤独的暗语开始凝结火焰
 
一杯红酒让我成功摆脱桎梏
安静的穿越黑色天幕,天使的翅膀
在背影之后,闭上眼睛
不让哀伤流出泪水,我为何如此
 
梦想把三尺书桌的江湖
归还世界,可是时间固执己见
剪刀无法刺破黑夜
困顿樊笼的靡靡之音似有杀机
 
此时,夜装满故乡并且挂满星辰
认同一本书里关于自然的描述
星星追赶太阳,草木人间
唯有人心早生华发,装满忧伤
 
剪不断思绪,可以修剪羽翼
我这样安慰落日的余晖
天涯之外,风声抚摸我厚实的手掌
心心相印的城堡藏匿起我的思绪
 
悲伤过后,身体轻如鸿毛
不想把一首诗写的重如泰山
此时什么都不重要了,唯有朝圣
那片发光的雪源
  素心,本名于丽红,女,内蒙古赤峰市人。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内蒙古诗词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主要从事诗歌散文小说的创作。 作品先后发表于《星星》《草原》《现代青年》《石油文学》《四川文学》《散文诗世界》《北方文学》等报刊,作品收录《中国散文诗年选2016卷》《花开的声音》《岁月流沙—红颜殇》《悦读阅读2016年度佳作选》《2017年百柳文丛》诗歌卷、散文卷、小小说卷;霍俊明主编《2019天天诗历》;2018《年度诗人300家》等多种选本,与人合著由四川数字出版传媒有限公司出版小说集《契丹女人》。《大河诗刊》签约诗人,中诗网第四届签约作家。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