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思诗十首

作者:孙思 | 来源:中诗网 | 2017-03-11 | 阅读: 次    

  导读:孙思,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海市作家协会理事,《上海诗人》副主编。著有诗集《剃度》《月上弦 月下弦》《掌上红烛》,思想理论研究专著《走进大学生心里》填补了国内同行业空白,成为全国各大高校图书馆收藏本。

孙思002.jpg

《一棵树》
 
一棵树站在高处
被风吹,冷不冷
 
从出生到死
一直站着,如果能松一口气
是否想过跪一次
 
除此外,有没有想过
这是自己的第几次轮回
下一次,又转到哪里去
 
前世爱的人在哪里
这一世她投的什么
一匹马,一头牛,一只兔子
飞虫、蚯蚓,甚或一条鱼
 
她从你身边经过时
能否认出,你是她前世的爱人
 
每一世里
你所必须承受的一切
担当的一切
努力去做的一切
又是为了谁
 
这样的生生死死
死死生生,在六道中轮回
能有几世相遇
 
这个诘问
于你是不是一个死扣
今生无法明了
来生也一样
 
2017年1月16日
 
 
《一滴水》
 
一滴水
从天空、从房檐、从树上落下
是否感受到,风如刀片般
穿过自己的身体
 
能否听见风声
从身体里呼啸着穿过
这种漏风的感觉
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摔在地上
碎成粉末,溃不成型时
它是不是五内俱焚
 
躺在地上
散发着的骨质的寒凉
是不是让每一个经过它身边的人
不敢回望
 
它被蒸发前
唯一的意念是什么
是天空,还是深爱着的人
 
有时候,我们多么喜欢
把一滴滴水叠加,放进锅里、壶里
烧上一百度,然后九死一生地
把它倒进茶杯
 
让它把茶叶泡成森林
似乎那里,是唯一没有污染
非常地洁净和透明,是高处的湖泊
它应该在,必须在那里
完成最后的涅槃
 
我们甚至不及问问它
被烧煮时的翻滚和呻吟
是它痛到极致的欢愉
还是因为,从今后
 
它再没有了
一年四季的凉
 
2017年1月20日
 
 
《一扇门》
 
一扇门
开与合,是不是人心的
开与合
 
开时,什么能进来
什么不能进来,合时
什么能留住,什么不能留住
这些,人是不是无法左右
 
偶尔,门外飘过的细雨
像不像,你心里那个女子的泪
这一生,你是不是注定
要负她
 
偶或的瓢泼大雨呢
像不像你内心的起伏
一波按下,一波又起
 
你真的打算
让她永远立在门外
立在门外,谁的心更疼
 
有一天
她真的不见了,你到哪里去找
 
你能相信
今生忘了她,她的清纯她的脱俗
她的纯良,她的不食人间烟火
你都能忘
 
那么她的眼睛呢
那双把所有对你的情藏在里面的
深潭一样的眼睛
你曾用笔描绘过的眼睛
 
还有永远为你所想
为你所痛,为你死去活来的一颗心
像一张白纸在你面前展开
什么都不占的一颗心
你真的舍得舍弃
 
真的舍弃了
你能告诉我,今生
你还有什么
还能剩下什么
 
2017年1月27日(年三十)
 
 
《一堵墙》
 
一堵墙
每日竖在那里
能隔断什么
 
其名字
多么像一个领袖的名字
 
它为我们挡风挡雨挡雪
挡一切对我们有害的
甚至人性中,那块最为崎岖陡峭的暗面
它也想挡
 
还有人生里隐含的那些不幸
生活里那些宿命般的坑
前行路上的嶙峋和荆刺
生命中最底层的那些灰色
它都想挡
 
难道它不知道
我们每个人,早早晚晚
都会走到那个坑的边缘
一声不响栽下去
 
我们都是带罪而生的
但我们却不自知,不忏悔
临到终了时,想去天堂
才幡然醒悟
 
我们总是一厢情愿认为
天堂是美好的,可是天堂
谁见过,谁又去过
 
有时候,它明明知道
它的厚度,比人心薄
但它总是尽其所能保护我们
 
直到老了,支撑不住了
轰然倒塌前,它始终沉默
并无怨无悔,它这么坦然
多么像一个爱我们的人
 
一个从不说话
却始终如一的
深爱着我们的人
 
2017年1月29日
 
 
《一片云》
 
一片云
在天空飘,有没有想过
在什么地方,栖下来
 
偶或的雨
是不是它的泪
 
它是否想过跟太阳
跟月亮,跟星星,甚至跟风说说
 
说说这些年的艰难
说说这些年的孤寂
说说这些年所有的无助和无依
 
这样想着的时候
它是否早已眼睛发烫
泪流满面,直至热泪滂沱
 
其实它知道
说能怎样,不说又能怎样
 
某些东西
或许永远不能说
那种潜藏到深渊里的东西
比如一份情,对谁都无法说
 
我们曾经多么希望像它一样
在天空里自由自在
停停息息,息息停停
走过的所有地方无过无痕
什么都不沾
 
但我们做不到
做不到无有来,无有去
无有增,无有减
 
做不到,不是我们因缘不具备
是我们的智慧之源
被我们的欲望占领,然后不得不
为我们的欲望付出代价
 
我们回不到,永远回不到
生命的原态
 
2017年1月26日
 
《一张纸》
 
一张纸
空空时,其白是不是
明净的白,白天一样的白
 
这个时候
它的明亮,多么像我们的童年
清澈如水的童年,鸽哨一样
清脆与辽阔的童年
 
一张纸如果落上什么
它就是人间,就是生活
或者舞台
 
有人在上面演戏
让别人哭,有人看别人演戏
自己哭
 
它很热闹
只是这样的热闹,是遥远的
不着边际的,是人家的
虽然很生活,却又似乎在生活之外
 
一张纸如果落上一幅画
不管浓墨还是素描,近的、远的
我们就想靠近它
 
然后任凭自己的想象
在画面上走,或寻找
那些被我们丢失的,忽视的
或遗忘的
 
有时,一张纸上
会迎来很多人,来自天南地北的
说着各种方言的,但这些人里
没有我们的亲人
 
我们的亲人
始终立在,一张纸最初的
空白处
 
这么多年
他们没有移动过
从来没有
 
2017年1月31日
 
 
《一场雨》
 
一场雨
起源于哪里,它的水从哪里来
是一片云,还是一条河
每次的来与去,有没有
命定的秩序
 
一场雨下来
最先浇湿的是植物、房屋
生灵,还是人心
 
让太阳走开
让三万里月光隐没,让天地微澜
让所有生灵草木,低头接纳
 
让一种宽广的透明
直抵万物本心,之后
藏起一身的肉欲
 
这样的雨,是不是
有我们不知道的,无数可能
 
它从上而下的清洗
普通天盖地的清洗
还原了什么
 
一块石头还原了俊朗
一朵花还原成女子
一棵树还原了六根清净
落叶还原成鸟在飞
 
人呢,被清洗后
还原成什么,能否丢掉愚痴不化
回到人之初
 
即便有,还原也只在一瞬间
或更短的时间
 
人世间一切
都在往前走,人、动植物、河流、日子
一切有生命的,无生命的
都无法停下,回头
 
我们曾经的爱
也不能,那些黄昏那些夜晚
我们说过的甚至起过誓的日日暮暮
你侬我侬的日日暮暮
 
过了就过了
再回不来
 
没有什么能改变
一场雨也不能
 
2017年2月4日
 
 
《一幅画》
 
一幅画色彩的明与暗
与一个画家一段时间里生活的
明与暗,是否有联系
 
画一幅画
要准备些什么
除了笔、墨、宣纸、色彩
是不是还有原型
 
即便没有
也该画那些在心里久存过
映照过的
 
如果以上都没有
我们能否画,比如灵魂
比如令我们害怕的鬼
 
它们究竟长的什么样子
有没有脚,有没有脸
是行走,是飘,还是飞
 
我们从没见过的
是不是不能凭空捏造
或者虚构
 
就如镜子
有,才能照出有
无,照出的一定是无
 
一幅画有时是不是
比画家站得更高更远
就如同一部小说比一个小说家
活得更久,是否如同一辙
 
张大千、徐悲鸿、丰子恺
梵高、莫奈,他们有无相似
如果没有,有象与抽象
线条与色彩,这两个东西方特点
怎么相辅相融,同立一幅画
 
都说水有魂魄
临到绝境,总会潇洒一拐
画上的那些花卉、山水、动物
是否也有,如果有
它们会在什么时候开放
流淌和奔跑
 
它们会不会因此
让一个画家,深夜停在
宣纸前的时间更长
 
2017年2月19日
 
 
《一个人》
 
一个人苦苦挣扎
辗转一生,最后概括的
只有短短的几行履历
以及冰冷的,没有任何
浪漫色彩的一块碑
 
这个时候
有没有人为我们感到冷
 
就像一根羊骨
谁能想象它活着时
身体的绵软和流线,完整的
闪着光泽的皮毛
曾走过的草地、流水
覆盖于草地之上的蓝天
经历过的炙热或者寒冷的岁月
 
一个人
在什么时候
遇到另一个人,是否有定数
 
不经意的一个相识
或是相遇,能否变为故事
或者沉香
 
如果是一种邂逅呢
留下的伤痕,会不会一直
在心中,隐痛的变迁
 
如果一个人
终止一生,为另一个人守
最终是空还是不空
 
这样的持戒
这样的甘愿不求解脱
离一个菩萨有多远
离一个佛有多远
 
这样的执着
我们能否做到,做不到
我们充其量是一个随波的人
水性的人,内心不古的人
只配活在当下的人
 
而如此关闭心门
这样的日子
是修行,还是皈依
 
2017年2月18日
 
 
《一张口》
 
开与合,收与放
与一朵花的开与合
一场雨的收与放
是否雷同,还是力道更大
 
它知不知道什么能说
什么不能说
 
普通的物事
普通的人情交往,是不是也要
看人说事
 
每日里这样
伤脑伤神,它是不是觉得累
 
如果爱一个人
说不说,说了会怎样
 
铭心刻骨的一份情
说了他就能解,或许不说
永远不说,才能永恒
 
另外,它是否想过
做口应该如海,唯有心怀清澈和敬仰
才能沉静
 
因为如此
偶或张口哭,是不是也不敢大声
想躲在一个山脚下
一丛林子里,或者没人的小河边
 
如果是在城市
以上这些地方找不到
准备躲哪?爬上公园的一棵树
让自己鸟一样立在枝桠上
让哭声对着天空和云朵
 
或者干脆躲在一间屋子里
用被子蒙上头,然后黑天黑地
哭上一场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软肋
它也有,或许别人看不到
但自己能体会
 
这之后
它是不是就能习惯
任何一张口的忽冷忽热
任何一张口的渐行渐远
 
守着内心的一份爱
删繁就简,安然生活
 
2017年3月5日
  孙思,名慕姐,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海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上海市作家协会理事,原上海某高校美学讲师,现为《上海诗人》副主编。著有诗集《剃度》、《月上弦 月下弦》、《掌上红烛》、《聆听》,随笔集《走进大学生心里》填补了国内同行业空白,成为全国各大高校图书馆收藏本。有诗收进《新诗鉴赏辞典》、《中国新诗300首》、《上海诗坛三十家》等各类诗歌选本,有评论获第七届冰心散文理论奖,诗集《掌上红烛》获2015年度上海作协会员作品奖,诗集《聆听》为上海市作协2017年重点创作扶持项目,2017《现代青年》年度人物•最佳诗人。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若离诗作20首

    若离:诗人,作家。华语诗歌春晚爱心形象大使,中国诗歌春晚首任形象大使,国际诗歌游
  • 90后 追求诗意与创造

    郭栋超,1962年出生于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现为国家公务员,研究生学历,河南作
  • 90后你诗中的情趣年轻

    郭栋超对中诗网90后大展的评论
  • 灵性是创作的动力

    郭栋超,1962年出生于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现为国家公务员,研究生学历,河南作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