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的大地与年青的心跳

作者:孙大梅 | 来源:中诗网 | 2020-01-11 | 阅读: 次    

  导读:让诗歌在诗歌的海洋里乘风破浪,直达彼岸,好的诗歌作品自有其内在的逻辑支配它的发展轨迹。李浩的诗歌就有这样的特色。

  青年诗人李浩的诗集《还乡》我看过之后,第一印象是古老的大地上驿动着年青的心跳。
  当代中国诗坛各种流派,各种主张的诗歌层出不穷,许多诗人给自己的脸上贴上了各式各样的浮华标签,有崇洋媚媚外的,有食古不化的,有抄袭他人的,当然也有打工诗歌,下半体诗歌,还有哪些徐娘半老的女诗人的红颜诗歌,各领风骚三,五年。
  大潮退去,那些沉重的有内涵的东西会浮出水面,那些有哲学素养,宗教情结的诗人及他们的作品也会屹立不倒。
  我一直认为,好的诗人要耐得住清苦,寂寞,不巴结权贵,不向金钱屈膝弯腰,身上常有浩然之正气。
  而李浩的诗歌作品中就常常流露出这些高贵的情怀。
  一个好的诗人是多方面素养的综合体。
  李浩的诗歌读来给人感觉是不急不躁,诗意环环相扣,总能让你爱不释手,一气呵成的读下去。
  读李浩的诗,我常想起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海子的诗,让我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在李浩的诗歌中,你能感觉出坚定的信仰是李浩诗歌中的底蕴,虽然他并不鼓吹也不贩卖自己的信仰。
  李浩的信仰是几千年来为多数人所信奉的得救之道。

  让诗歌在诗歌的海洋里乘风破浪,直达彼岸,好的诗歌作品自有其内在的逻辑支配它的发展轨迹。
  李浩的诗歌就有这样的特色。
  博学多才,遍览群书,有丰厚的西学功底,然而其诗歌的表现形式还是以中学为主,其语言或修辞也基本上是国产化的,这叫西学东渐,接地气儿,语言也是平易近人,不卖弄玄虚,也不数典忘祖。
  李浩的诗中有一条理性的河流从始至终贯穿始未,它鼓动并节律了诗歌的发展节奏。
  李浩的诗歌涉猎面很广泛,有农村生活画面,也有城市景象,也有西方的神话故事,当然也有作者独特的心理描写,这说明诗人无论是写实还是写虚皆得心应手,一切尽在掌控中。
  李浩试图通过诗歌描述人在宇宙中的位置,及人与世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并表达属于自我的情绪及立场。
  写出一首好诗或许并不难,做一个有良知的好诗人或许很难。
  世界依旧存在,春夏秋冬依旧循环,有人吟诵冬雷震震夏雨雪,乃敢与君绝;也有人高喊今日有酒今日醉,生活的表象依然是饮食男女,红尘滚滚,我们生活的这个地球上有不计其数的人来了又走了,也有汗牛充栋的文字被人书写又被人遗弃,然而李浩的充满神性与哲理的诗却流传了下来,并且让我读后产生了年青人的心跳。
  李浩的诗歌存在并且一直在发光。

  2020.1.11

孙大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先后毕业于鲁迅文学院与北师大研究生班。曾任沈阳市文学院专业作家。出版诗集《白天鹅》《失落的回声》《远方的蝴蝶》及散文诗《最后的玫瑰》等。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20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