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与死亡

作者:孙大梅 | 来源:中诗网 | 2019-11-02 | 阅读: 次    

  导读:著名诗人孙大梅新作快递。


昨晚做了一个梦,早晨从梦里醒来,感觉周围熟悉的世界有少许的异样,走到窗前往楼下望去,见一群人胸前戴着白花围在一辆殡葬车前。

现实是严酷的,它打碎了任何梦境所揭示或反衬的生活谶语。
由此想到,死亡是庄严人生的最后的一站,西方哲人对死亡及生命意义的研究由来已久。

向死而生。
不懂得死亡意义的人过不好今生的平凡日子,整天混混噩噩,只为满足于肉体或口腹的原始欲望,他们不仰望星空,对大海或彼岸及未来也无多大的兴趣。
他们称自己为社会的柱石,或者是过日子的人。

想起了太史公司马迁说过: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这里提出了死亡的意义,也反问我们为何而生。

《圣经》上说你纵然拥有了全世界,但最终丧失了你自己,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活着真好。
我们身旁的大多数人的生活道路基本雷同,上大学,毕业,找工作,恋爱成家。
现在是市场经济,金钱社会,经历了青春期的为理想为爱情为事业的奋斗奔波之后,人到壮年,万事皆空,万物皆淡,终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此时能有这样的认识可谓是恰逢其时。

宇宙无限大,四季有轮回,人的生命却只有一次,有许多的事儿,我们没有时间也不可能完成,不可谓不遗憾。
重要的是不把今生的未竟之争放在来世。
所谓的来世对生命来说是水中月,镜中花。
毫无疑问,这世间的所有的荣华富贵都比不上你的生命宝贵。
有生必有死。
人如果没有死亡,那与路边的石头没有什么两样。
但人与万物是有本质区别的,人是这个世界上已知的唯一的能主观能动地认识与改造这个世界的高等动物。
我们创造了这个世界上的丰富的物质财富,我们被金钱所奴役所捆绑;被俊男美女所羁縻;然而总有一天,当疾病缠身,或年老体弱之际,无不思考生命即活着的意义。
因为死亡就藏匿在我们的身后,它象影子一样与我们形影不离,我们无法逃避也无处躲藏。

想起子路曾问过孔子关于鬼神的问题。
孔夫子曰:未知生,蔫知死?
孔夫子的生死观是重生轻死,逃避了对死亡及死后世界的追溯,但生命以死为界线,因为生命的短暂,我们才倍感生命的珍贵。
所谓时光如流水,一去不回头。
如何度过这短暂的一生显然是我们人生的重大问題。
当死亡来临时,我们能坦然地面对死神,做到问心无愧。
这是多数人刻意回避的问题。

追求好的生活远过于生活。
这是苏格拉底说过的话。

尽管有死,也要充分地度过一生。
说的是要直面死亡。
这是费尔巴哈说过的话。

世界上万事万物均呈矛盾对立状态,我在这里说的是要找出解决生与死这一对矛盾的方法,既正确地认识并摆正自己在宇宙中,生活中的位置,过有理想有道德的生活,顺乎自然,与大多数人的利益一致,追求真理。
如此,应了孔夫子的一句话:
朝闻道,夕死足矣。
说到底,在无穷无尽的宇宙中,我们人只是一只觉醒了的蚂蚁,一株会思考的芦苇,我们受自然规律的节控,我们的死亡只是万事万物自然无为生死轮回中的小小现象,如秋风扫落叶一样,是最自然而然的事情。

乐观地对待生与死,显然是需要我们加强哲学与科学的涵养与积淀。
身为中国人,我想起了祖先留下的一句话: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我们不是英雄豪杰,也不是科学家,哲学家,我们只是凡夫俗子,但求能平稳睿智地对待死亡,须知还有无数的后来者在这个世界上继续繁衍与生存,其中就有我们的血亲后代,他们会替代我们继续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们要解决的只是我们这一世的生与死的问题。
我们追求尽可能的延长自己的生命,但我们终究必有一死。
我们追求终极真理,虽然我们无法到达。

太阳照常升起,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我路过小区的一个广场,一群姐妹又聚集在了一起,当然还有她们的最爱广场舞。

我从她们身边走过。
 
  孙大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毕业于鲁迅文学院暨北师大文艺学、文学创作研究生班,获硕士学位。曾任沈阳市文学院专业作家。出版诗集《白天鹅》《失落的回声》《远方的蝴蝶》等。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