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众神离去的国度

作者:孙大梅 | 来源:中诗网 | 2019-10-17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孙大梅随笔。

希腊,我们知道这儿是西方文明的发源地。
雪莱说过,我们全都是希腊人。我们的法律、我们的文学、我们的宗教,根源皆在希腊。
在雅典卫城,在帕特农神庙,我为公元前580年修建的宏伟建筑所臣服,在这些残缺高大的大理石廊柱面前,古希腊的神话殿堂依然矗立,雅典的民主,法制的传统仍将传承下去。
在雅典的宪法广场周围,在女人街漫步,我对希腊的社会现实有了初步的表象的了解。
雅典的大街上,无论男人,女人,行走坐卧都姿态优雅,着装也大方得体。
他们的面部表情正如古希腊雕塑一样,线条俊朗,安稳详和。
在宪法广场周围的麦当劳,肯德基,星巴客等各类快餐店里,依旧是人头攒动,需要排队等待就餐。
有人说,希腊的经济危机是国家接近破产,而老百姓的日子依旧过得休闲滋润。
在圣托里尼岛的黑沙滩,我看见不少游客在此晒日光浴,甚至有少妇裸体日光浴。
希腊人的生活理念与我们确实有很大的差异,他们似乎不是那么刻意攒钱,他们讲究超前消费,不管明天的口袋里还剩多少余钱。
在雅典,在圣托里尼岛,我也注意到了建筑物几乎都是许多年以前所建,街上跑的公交车有的掉漆,有的铁皮陈旧,露出了历史的沧桑破败底色。
希腊社会的现实如同一个阔少家境已经败了,还在追溯祖上的荣光,兀自在梦里回首往事。
而现实的外部环境是严峻的,那种南欧拉丁人慵懒随意地打发日子,混生活的状态己不适应非速发展的外部世界。
这是一个快速发展变化的世界,对于希腊这个国家来说,众神己离他们而去。
未未的生活要靠他们自己去打拼。

2019.10.15
  孙大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毕业于鲁迅文学院暨北师大文艺学、文学创作研究生班,获硕士学位。曾任沈阳市文学院专业作家。出版诗集《白天鹅》《失落的回声》《远方的蝴蝶》等。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