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武汉(长诗节选)

作者:司汉科 | 来源:中诗网 | 2020-03-26 | 阅读: 次    

  导读:第五届签约作家司汉科第一季作品选。


《别哭,姑娘》 
 
一支上了发条的战士
命悬一线,不堪重负
手机响了,一定不是冲锋号
每一次她都怕接,怕的手哆嗦
她怕接到不详信息
她是护士长,不得不接
科里的一个大眼睛的小护士打来的
电话那头静得都能听到她的呼吸
只几秒,像背负王屋太行几万年
电话那一头轻轻地啜泣着
我的心“咯噔”一下
我回到科里,看了她的CT
该死的白块,像一墓地的白帆
病毒在肺里畅游,霸占了肺里每个支流
小护士一直在哭
哭得声音像在空中凝聚的汽油弹
平时爱说笑的姑娘们一下子爆哑了
连安慰的话都没有了
也许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此时,任何语言都是无声的白纸
大家都绕着她走,昨天的同事
今天的瘟神
她成了大海里绝望的一叶稻草
”我送你出去隔离”
我说的有些决绝
小姑娘已经没有眼泪
她一个人在默默收拾东西
我快速洗了一个澡
我也怕,水变成了轻柔的手
安慰着我
借水声,我失声痛哭
她还是个孩子啊,
我们都是父母的孩子
在路上,她成了无家可归的小鸟
所有的宾馆都拒绝这只折断羽翼的小鸟
她只好回家隔离
家,是她最后的港湾
但,她却不想连累亲人
路上,她哭着告诉了她的妈爸
“你在哪儿?我们要和你在一起”
爸几乎哭着喊着,恨不得让全武汉人都听到
她却挂了手机
她无家可归,在清冷的大街上
只有两束哭泣的车灯
洞穿每一条无情的街
武汉,武汉,请收下一个无助的小护士吧
她今晚无家可归
 
回来吧,孩子
我们死也要在一起
父亲一遍遍把电话打来
她一遍遍按死
她哭着求她的爸,妈
你们赶快去医院检查
“不要管我!”
她几乎哭着求她的父母
结果出来了
我不忍心打电话告诉她
她的父母双双被感染
有20年护龄的我
再一次失声痛哭 
 
 
硬核安排
 
有这样一个年代
“共产党员上”
有这样的时刻
”党员站出来”
也有这样的危情
“我是党员,我来”
后来,许多事情
让我们忘了初心
忘了主义
 
突然爆发的疫情
国难当头
医生成了战士
也成了第一批裸奔者
他们视死如归
他们无怨无悔
共产党员呢?他们在哪儿?
上海援鄂张文宏主任急了
他想起了自己的一个光荣
一个宣誓,也是一个交付
决不能停留在拳头上
也不停留在宣誓上
那天早会,他说话掷地有声
啪啪作响
说的死硬,硬的没有商量
说的火气,火的不能讨价:
我不管你什么动机入党
我不管你平时怎么高调
我不管你愿不愿意
你是党员,不能只挂个名
所有的医生火线撤退
共产党员上
我也上

 
《李文亮,天使愤怒》
 
李文亮是最先在微信里爆出疫情的
其他医生也分别在群里发出警告
事后,李文亮以给社会造成不良影响
被公安约谈
李文亮还被医院要求写悔过书
被派出所要求写训诫书
李文亮一直奋战在一线
并被感染,他说,是的
我不想当逃兵
护理他,父母一并感染
这个吹哨人,34岁时
终止了哨音
 
李文亮不想当吹哨人
他只想做个好医生,做个暖男
他也没想做英雄
只是想在朋友圈提醒他的朋友
告诉他们,有一个危险分子
在悄悄地向他们走来
我不想走,因为我有老婆
我不想走,因为我想姑娘
我不想走,因为我是父母的儿子
我不想走,因为同学还等着我喝庆功酒
但是,我还是走了
走的有些牵挂
走的有些无奈
我知道,从此看不到东方第一缕阳光
从此看不到你慵懒的睡眼
看不到,你慈祥的微笑
我走了,和云彩一起走
和露珠一起走
只是为了某个早晨
让阳光重温大地
我卑微地看着你
你要好好地活着
 
 
《方方》
 
在一个需要圆滑的时代
你偏偏叫 方方
一个需要歌颂的时代
你偏偏喜欢说真话
武汉日记
说武汉人
叙武汉事
纪录着苦难中的百姓
传达着底层人的呼喊
 
“时代的一粒灰,
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人们看到的只是数字,
但数字之后呢?“
“下笔时,思考几秒
......如要谄媚,也请守个度。”
 
时空总会变幻
多年以后的今天
后人翻看武汉日记
还有满纸的余温
还有作者的情怀
还有历史的洞穿力
中国从来就不缺作家
也不缺歌功颂德的文人
缺少有温度,秉笔董狐的
时代纪录人
方方是孤独的,
她的孤独在于
别的作家都缺席正义时
她孤独前行
别的作家自吟自唱时
她却敢于批判
奋力呐喊
一个方方正正的先生
一个字正腔圆的文人
一个点亮夜空
启迪心灵的智者 
 
 
《艾芬,发哨子的人》
 
艾拿到检测报告
吓出了一身冷汗,
她明白,这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
她用红色圈出”SARS冠状病毒”
发出去,越快越好
把病毒消息发到朋友圈
提醒大家注意防范
她的第一感觉是17年前的SARS回来了
 
作为传播的源头
她被医院约谈
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严厉的斥责」
 
第二天刚上班,医院的电话就来了
艾,你这个专业人士在”造谣”
医院的电话让她很愤怒
你们干脆把我抓去坐牢吧
 
她遭到了训诫三连排:
你视——城建结果于不顾;
你是影响——安定团结的罪人;
你是破坏——向前发展的元凶。 
你要管住自己
向任何人都不能说
连自己的老公都不能说
那天她回家和老公说
我要是出事了
你把孩子带大
 
训诫后,艾整个世界都塌了
她只剩下一个灵魂在游走
她绝望到了顶点
为了不引起恐慌
这些一线的战士
被要求不要带口罩
他们成了裸奔者
为了一片祥和
他们只好把护服穿在白大褂里面
封城了,院里重视了
打电话过来向艾要情况
艾说,你代表私人,还是代表公家?
他说他代表私人,
代表私人就告诉你真话,
1月21号,急诊科接诊1523个病人,
发烧病人655个人。
 
说到痛处,艾后悔不迭
说,早知有今天,
我管他批评不批评我
老子到处说,是不是?
诗人简介
司汉科,黑龙江日报高级记者。黑龙江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摄影家协会会员。出版长篇小说《父亲的战车》、新闻作品集《记者的眼睛》、五大连池主题摄影《火山之灵》、诗集《生命之约》、文学评论《新写实小说论》等10多部作品和专著。“百年新诗,放歌黑河”世界华文诗歌大赛组委会副主任,执行秘书长、评委,2017年度黑龙江十大微信诗人策划人,评委。自媒体《汉科阅读》《今日头条》原创作家。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