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乡大片土地在消失

作者:施浩 | 来源:中诗网 | 2019-07-02 | 阅读: 次    

  导读:施浩,出生于江西九江,现居深圳。上世纪90年代开始诗歌创作,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音乐之旅》,作品《敦煌》曾获江西谷雨文学奖,曾在《人民文学》《诗刊》《诗潮》《诗歌报月刊》《星星诗刊》等文学刊物发表大量诗歌,主编《世纪末中国当代诗选》《中国当代最新诗潮》等。现任深圳市电子装备产业协会会长、深圳市智能装备产业协会常务副会长,系《深圳诗歌》主编。


高铁穿越繁华的都市进入邃道
将我带进连绵起伏的群山深处
仿佛在时光?道里
奔跑
但我清楚地知道
前方不远处就是我的家乡
那里离工业渐远
那里连高楼的幻影都未存有过

这时
我脑海浮现出过去年代家乡?象
连绵的村庄
枭枭的烟火
溪流中奔跑的泉水
与崎岖山路两旁的繁花缠绵
那些造地神分割的田地
错落有致
那一块块石头叠成的小桥
穿过小河,
跳跃在
农田和村子之间
在这些
群山环抱之中
我的家乡,
婉如一幅农耕文明的油画

我猜想,神农氏时期许多美丽的传说和风景曾经在这里闪灼游离

那些奶牛拉着一群小牛犊幸福地伴随着年轻婶子们天赖般山歌声萦绕盘旋在蓝天下

田野里收割后       
金色广场中间的
稻草人
山冈上的小女孩
简单的爱情故事

后来我知道
那时婶子们唱的山歌
被从这里走出的音乐人
改编成了现在的流行曲
只是音乐人和歌手不再
回来。

那时乡情纯朴。
爱情简单。
那时相亲一对男女 
便相濡以沫。
变成现在娱乐节目金婚达人

时过境迁

我的村庄被城市和工业文明
吞噬
许多人背离了土地和庄稼
岁月的变迁
正如生物链一样
既是交叉
又要替代
既是科学论。
又必然回归残酷的现实生活
我曾经努力地想在这里驻扎
但是时钟无法逆转
早晨升起的是曙光
晚霞灿烂必將西沉
我们只能凭借记忆
或者泛黄的旧照片
亲近这片断垣残壁
的村落

鸟语啾啾依然清晰
梨花飒飒恰似倾诉
许多情景如旧
但是无人相依
更无家禽相闻
青山绿水依旧
只是少了人烟
少了四季农耕
少了欢乐农家

我的家乡
风俗难以流传
我的家乡
民情难以延续

我的家乡大片土地在消失
仿佛经历了几个世纪
看不见村落的影子
断墙上茂密地繁衍无名的草木
变成了偶遇家乡掠影者的成果

我的家乡大片土地在消失
田野上再没有庄稼的景象
所有的田间地头
被无名的植物侵占
没有丰收后金色的广场
没有广场上欢乐的鱼群
没有牵系童年梦想的各种果树
繁花盛开时已显得那么零乱而
失去芬芳
鸟语无序鸣唱旷世悲壮的断章
当年到处可以栖身的温暖巢穴
已无影无踪













我们即便生活繁华的都市
我们即便拥有美好的爱情
我们故乡大片荒芜的景象
瞬间覆盖了所有美好记忆

我们的家乡大片土地
已经
消失

昨天我们父辈还手捧一坯泥土
站在地头向着太阳深深地鞠?
今天我们背着行囊离开了世代
相衍的土地开始朝拜工业文明
我们少年时信誓旦旦立下壮志
用知识改变家乡贫困落后面貌

十年过去了
十年又过去了
我们的村庄在岁月
苦雨里煮了不过一代人

父亲从地头劳疾而终
母亲久久地站在村口
颔首翘望远方的儿女
两代人在乡村与城市
两端 。用亲情来计算
过去未来之间的距离

鸿雁跌落低谷
思念叠断成灰
田园日渐消瘦
炊烟远远散尽
墙篱慢慢倒塌
村庄稀稀没落
……
……
  施浩,出生于江西九江,现居深圳。上世纪90年代开始诗歌创作,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音乐之旅》,作品《敦煌》曾获江西谷雨文学奖,曾在《人民文学》《诗刊》《诗潮》《诗歌报月刊》《星星诗刊》等文学刊物发表大量诗歌,主编《世纪末中国当代诗选》《中国当代最新诗潮》等。现任深圳市电子装备产业协会会长、深圳市智能装备产业协会常务副会长,系《深圳诗歌》主编。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我的家乡大片土地在消

    施浩,出生于江西九江,现居深圳。上世纪90年代开始诗歌创作,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
  • 日常生活(组诗)

    彭戈,本名彭易贵,籍贯江西九江,江西作协会员。任过教师、媒体记者、编辑。主编、
  • 磐安,一生动容

    著名诗人、诗评家孙思最新诗作。 孙思,曾用名慕姐,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海文艺评
  • 杨克的诗英文新译八首

    杨克是当代汉语诗人中一以贯之具有个人化历史想象力和求真意志的诗人,其城市诗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