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延安(组诗)

作者:商泽军 | 来源:中诗网 | 2019-11-06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商泽军新作一组。


《吴起,红军胜利纪念碑遐想》

沿阶梯而向上
胸中激荡着
瞻望与敬仰
一支支队伍
从各自的故乡出发
走向
一个又一个异乡
他们爬过雪山、泥沼
走过荆棘、草地
血与火
时时刻刻
都在暗夜里燃烧
一切,都准备着
一切
都为了
点亮明天
黎明升起的太阳
……


  《安塞腰鼓》

高高耸立山巅的
是安塞的威仪
是陕北的力量

那鼓声咚咚
是安塞人
孔武的胸腔
是安塞人
在诉说衷肠

一抷抷黄土
一座座山塬
有鼓声与歌声荡漾
直到冲出胸膛

呵,这里
是延河水流过的地方
大风吹过的地方
有一种精神
永远走在路上……
             

      《信天游》

牧羊的白羊肚子手巾
在飘起来的时候
响起了她
 在南泥湾的铁锹
举起落下的空暇
响起了她 
黄土地上的调子
抒情、悲愤、高亢
扛活的人
打短工的人
被逼婚的人
在悲苦的时候
唱起来 
扛枪的人
在举起手臂
把鬼子轰进了包围圈
全歼之后
也唱起她 

一曲山丹丹花开红艳艳
一曲东方红
一曲刘志丹
人们知道了这个调子
不止是酸曲
她一样可以把黄河唱进去
把鬼子的哀嚎编进去
 
信天游里有王贵
信天游里有李香香
信天游里有革命的火把
那火把越唱越旺呵 
无论何种方言
大家在陕北的这片地上
大家一起唱
把信天游
在东方唱响
唱的天格盈盈的蓝……


《陕北,山丹丹花开 》

山丹丹开花红艳艳
陕北出了个刘志丹

多少年了
陕北的山丹丹花每年都开
但那个叫丹的人呢
却走远了
他到哪去了?
他打着绑腿
带着队伍
到东征的前线去了
他带领着子弹
和军号
带着信念走了

这是一条陕北的汉子
他把理想
演变成了呐喊
演变成了
万水千山和沟沟壑壑
他以自己的信念求证
穷苦人的路
是否一直清苦
他苦苦地求索着
他把穷人
组成大地上的山丹丹花
让他们漫山遍野的开起来
要的就是
那种热烈
那种火爆

他要用手中的枪
来为旧世界结账 

在军阀割据的时代
他要红色割据
他组成了
黄土、腰鼓、马灯、红缨枪
他的才华
还未得到最大的发挥
就倒下了
但后来的人
就是一座座
他的纪念碑 

谁说他不在了
那林立的厂房和钻塔
那陕北的苹果的红艳
那高速路、铁路、机场
谁说他已不在了?
他在国歌声中
在军演的队列里
在五星红旗的飘扬中

谁说他不在了?
你看这些文字
正是他风尘仆仆
又一次出发的步履…… 
  商泽军,1966年出生于山东莘县,中国作家协会、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曾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作家》《诗刊》《人民文学》《当代》《十月》《解放军文艺》等报刊发表诗歌、报告文学、散文作品;代表作有《诗人毛泽东》《保卫生命》《奥运中国》《国殇》《飞翔的中国》《我说的和平》等。出版诗集20余部,曾获“五个一”工程奖、人民文学奖、中华优秀出版物特别奖、首届中国作家郭沫若诗歌奖、冰心散文奖、华人华侨文学奖等。曾参加诗刊15届青春诗会,两次参加全国青创会,全国作家代表大会代表。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透明的祖国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