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树宏:按情势要重新定义山水田园诗内涵和外延

作者:丘树宏 | 来源:本站 | 2015-12-05 | 阅读: 次    

  导读:   简介:丘树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副主任,华南理工大学、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兼职教授,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山市政协主席。曾获《诗刊》诗歌奖、中国最佳诗集奖、《芒种》年度

  简介:丘树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副主任,华南理工大学、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兼职教授,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山市政协主席。曾获《诗刊》诗歌奖、中国最佳诗集奖、《芒种》年度诗人奖、郭沫若诗歌奖、广东省“五个一”奖和鲁迅文学艺术奖等。

  随着年龄的变化,我对山水田园诗歌的爱好有很大的变化。年轻时代喜欢纯写景的,比如李白的《望庐山瀑布》,后来则喜欢有一些思想寄托的,比如王之涣的《登鹳雀楼》。而近几年来,又慢慢回归,又开始喜欢那些比较纯粹的田园诗了。

  我最早也是从山水田园诗开始学写诗歌的。比如我早期曾经写过一首诗《牧归》:“老牛!把金色的夕阳!驮在背上!牧童牵着它!像把深沉的夜!一步步!牵回村庄。”后来到现在一直还在写,多数是旅游诗歌,数量还不少。山水田园诗歌最大的魅力,是她可以带给你生命,带给你鲜活的生命;她可能是纯自然、纯生态的生命,也可能是让你感觉得到心跳和脉搏的生命,甚至是感觉得到思想的生命。中国山水田园诗歌起源于南北朝,唐代到达巅峰,后来逐步式微。现在已经很难找到最早时期那种纯粹意义的田园诗歌了,也许还可以说,那种纯意义的东西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人类的变迁,社会的演绎,使得人们的内心发生了根本的变化;科技包括交通的便利,让人们应接不暇。交通的便捷,拉近了人们肉体的距离,却让人们心与心的距离越来越远。战争、灾难、疾病,科技崛起、知识爆炸、信息革命,让人们变得越来越复杂,越来越没有了原来的那种“纯”,因此,本源意义的那种山水田园诗歌也就越来越稀罕,甚至消失。因此,我们可能要按照现在的情势以及人类社会的发展走向,重新定义山水田园诗歌的内涵和外延。这已经是无可回避的事情。

责任编辑: 周占林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叶延滨:诗歌是中国人

      每个人都有潜在的诗人气质  中国人口有13亿,如果加上海外的华人,有几十
  • 郭栋超:《春节》

      郭栋超,出生颖河边上的一个普通村庄。年少时放过羊,砍过柴,拔过草,卖过瓦盆,当
  • 将春天报告给迷路的人

    将春天报告给迷路的人
  • 禹州,禹州

    梅边弄笛,原名李俊杰,男性,60后,河南省禹州市人,83年入伍,99年转业,现为法官。有诗文
  • 黎阳简介

    曾在《星星》诗刊、《诗选刊》、《绿风》《中国诗歌》、《中国诗人》、《北方
  • 查干简介

    查干,蒙古族,内蒙古人。毕业于内蒙古蒙文专科学校编辑专业。中国作家协会《民族
  • 陈明秋简介

    陈明秋,福建省仙游县人,1951年11月出生,1968年应征入伍,一直在江西这片红土地上工
  • 张况:序王海军散文集《

    张况,著名诗人、诗评家,1971年生于广东五华。当代新古典主义历史文化诗歌写作的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