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迈特村到深圳(组诗2)

作者:马兴 | 来源:中诗网 | 2019-10-30 | 阅读: 次    

  导读:多年来,我一直都看见火焰/ 它们在树木里,树木生长/ 它们在水里,万物流光……我也有自己的火焰/ 它是母亲照亮我的灯盏……

 
1、我的大海
 
我很小就看见大海
它是无边的水
它是翻腾的浪
 
浪里有我父亲的渔船
他在风浪之上捕捞
养大了我
 
青春的大海,是蓝色的
孕育出漫天翅膀
在飞起又低落的弧线里,我常常
想象翱翔的英姿
 
现在,大海是故乡的琴
它用一波波浪,把岸涌动
弹奏我深深浅浅的脚印
和胸膛里
恢弘不息的交响 
 
2、我拎着一兜蛙鸣来深圳
 
1988年夏天
南中国海边刮起了阵阵旋风
雷州湾,却在一场台风过后
为一个梦想架起了彩虹
 
走进深南大道东
陷入桉树林般稠密的楼群
我不由地缩了缩肩膀
网兜里的青蛙挤成一团
瞪着不知所措的大眼睛
和我一样,对这座未知的城市
保持起新媳妇般的警觉
 
登上10路公交车
窗外的霓虹灯一下子亮了
五彩缤纷的霓虹,让我目不暇接
而受挤的青蛙有小小骚动
它们控制不住惊恐,不时叫出声来
乡下的蛙鸣
引来了城里人异样的眼神
 
我红着脸
急忙拎着这兜水土不服的蛙声
中途下车
穿过了没有稻香的红岭中路
 
在荔枝公园旁的亲友家
我带来的老家美味,让朋友惊喜不已
我的羞涩才慢慢消解
 
那一晚,我们从青蛙聊到童年的萤火虫
聊到白鹭飞过的稻田
聊到虫鸣和乡音
从他家的阳台聊到荔枝公园的湖边
把那一兜迈特村的青蛙倒进湖里
它们扑通扑通的身影
溅起一片碎银一样的月光
 
这么多年,每当听到荔枝公园的蛙鸣
耳朵总是竖起来
想让这熟悉的乡音,不要停下
想让这熟悉的乡音,如一轮明月
升起在心中 
 
3、渡 口
 
从迈特村到雷州七十公里
道路记载着我大汗淋漓的学生时代
 
那时的安榄渡
只有五分钱的宽度
而五分钱一碗牛腩的气味
香喷喷地飘荡在渡口
如摇摇晃晃的渡轮涌起的波浪
撞击着我的胃
但每一次,我都紧紧攥住了
那枚过渡的硬币
像握紧了一生的前途
 
县农科所就在渡口的西岸
田间狂长着那个时代的标语口号
寒窗苦读的岁月里
我只读懂了那个“饿”字
 
在安榄渡口,小贩的叫卖声
喊痛了那些年的清晨和黄昏
也记下了我囊中羞涩的青春
 
时光过去三十年
每当我驾车在高速路上驶过
安榄渡口的船已经消失
河面上波光闪烁
恍惚中我依稀看见
那个消瘦的充满了期待的少年
依旧在那里眺望着未来 
 
4、小的是美好的
 

伟大是一个饱受膜拜的词
我摸不到它的边
摸不到它们温暖的细节
这些冠冕堂皇的事物
存在看不见的黑洞
在这生生息息的轮回中
妈妈告诉我
蚂蚁虽小如尘埃
却也有四处闯荡的梦想
蝴蝶因为轻
飞得像一朵蒲公英
落在地上也是一粒种子
小的是美好的
妈妈的话也是小的  
 
 
5、暖
——写给女儿
 
雨,还在下
溅起片片蛙声
它们此起彼伏,像唱针
陷在破损的唱盘里
磨出夜的缝隙
 
掖好你踢翻的被角
熟睡中的你嘴角微微翕动
似有一颗流星
在梦里闪过
 
窗外淅沥的春雨
一直在下
祈愿你的梦暖暖的
有着星辉闪耀的光明 
 
6、一些事情离我们越来越远
 
火车载着我的孤独和北方的寒冷
一路向南
把我的昨天运到了今天
汽笛的空鸣劈开山谷的晨雾
村寨,小站,直不起腰的炊烟
和一亩亩的人间四月
一一掠过
 
时弯时直的铁轨
往前是远方
往后也是远方
像一个人进入了中年
过去和未来同样遥远
 
火车拐过一丛开在山腰上的桃花
拐进瑶山隧道
电视报道这里曾有塌方
灰暗中我想象那几个生命和它们的痛
思忖时光的漏斗如何将我筛掉
 
一些事情离我们越来越远
轰隆隆碾过铁轨的轮子
也碾过我的忐忑
前方就是生我养我的地方
真担心回家的囊装愧对母亲夜织的灯盏
 
7、岸
 
早在很小很小的时候
我就喜欢在晨曦中来到岸边
喷薄而出的阳光照射在沙滩上
我用沙子堆起一座座童话的殿堂
 
上学后,我喜欢雷电中的《海燕》
常常在暴风雨中来到岸边
搏击风浪的沙鸥飞起又低落
我在它们的弧线里
想象旭日和远方
 
到现在
我喜欢在阳光暖暖的时候来到岸边
分享捕鱼人把丰收和平安
搬到岸上的喜悦
 
岸,大海回头的地方
一簇簇浪花涌上了我此刻的胸膛
 
8、童年的海鸥
 
很久没有听到海鸥的叫声了
是我远离了大海
还是它们消失在岁月的沙滩上
 
从渔村到城市
候鸟迁徙的道路依然如初
而我已回不到从前
 
在这纷纷扬扬的喧嚣中
许多人的空间不如一只候鸟
在一片浮云里
只看见自己的影子
遗忘了心灵的故乡
 
今天,我又回到老家
在大海边飞翔的海鸥啊
有一只似曾相识
和我一起穿过了岁月的光芒 
 
9、父亲的船队和他的旗
 
广播又在寒露中响起
父亲听不懂乡音之外的预报
他依旧望一望东边的云霞
鸥鸟从北面一群一群飞来
他知道将刮起刺骨的北风
但恰好又是一个半月的好渔讯
他未作迟疑,挨家逐户地叫齐兄弟们
要赶在别的船队出海之前抵达渔场
 
他站在潮头,朝北部湾眨了一眼
跨上竹排向大船划去
村庄慢慢地退到了他的身后
 
他的船只没有发动机
风帆和臂膀是最持久的动力
他的船队没有导航
全靠头顶的日月判明方向
即使遇上狂风暴雨
他和兄弟们都不曾迷失在海上
 
鱼群也不总是喜欢风平浪静的港湾
他的船队是在大浪中捕捞回
渔家人小康的生计,还因此
夺得了捕鱼比赛的红旗
半岛上曾有一支不怕死船队的传说
而他正是这支船队的一面旗
 
后来他对我说,旗,并不只是听由风的
领航的也不是旗,而是扛旗的人
他的话语今犹在耳,而他的身影
已化作了弯弯的帆影
领我穿过青春的迷惘和骨头嘎吱的松动
迂回在人生的大海
 
10、老船长
 
老船长站在海滩上
整个大海都安静下来
 
退了潮的沙滩
像他的额头刻下岁月的皱纹
轻轻涌起的浪花
打湿了他银白的胡须
 
他敞开衣襟,凝望大海
那些渔船背对西风,缓缓泊港
他的胸膛也涌入了金色的波浪
 
晚霞把三桅白帆映成一队旗影
也扑打在他的脸上
他,和这落日、大海
轻轻地互道了一声平安 
 
11、弯向大地的引领
 
父亲年轻时是一棵树
母亲年轻时也是一棵树
后来两棵树长成一棵大树
我们兄弟姐妹是树上的果实
 
当果实成熟
树枝就弯向大地
这样的姿势是父母对土地的致敬
也是对我们的引领 
 
12、 父亲的大海,母亲的岸
 
喷薄而出的光芒
金子般撒在海滩上
母亲推着父亲的船尾
撑桨的父亲回头叫喊
“不要湿了身子”
他接着晃了一下船桨
仿佛要赶走涨起的波浪
 
父亲朝海鸥啄浪觅鱼的水域划去
那也是傍晚时分波光粼粼的地方
而此时,母亲静谧在朝阳中
霞光也映红了她的脸庞
 
一年年,一天天
他们一个出海捕鱼一个耕田织网
虽有风浪
终也千帆过尽是蔚蓝
用恩爱滋养了我们兄弟的成长
 
岸守望着大海
大海依偎着岸
而今每每看到南海渔女的雕像
和那映着霞光的笑容
都像是看到母亲在守望出海的父亲
 
13、回到迈特村我放缓了脚步
 
下午三点的太阳
把村庄晒出了陈年旧味
回到故乡,亲亲土地
和牛羊们走在小路上
呼出滞留胸间的浊气
心中似有莲花绽放
 
青壮年大多进城务工了
收割后的田野少了弯腰劳作的乡亲
只有几头老牛慢悠悠地啃着青草
一群鸡鸭在大榕树下觅食
几位老人在祠堂的墙根晒太阳
 
错落在田地和海岸间的几片防风林
层迭苍翠  常常栖满了候鸟
城镇在向村庄缓慢地迫近
但此刻,北部湾的涛声阵阵涌来
在迈特村,在故乡的土地上
我不由自己地放缓了脚步
 
14、归  航
 
有一天
如果我累了
我会回到出发的地方
犹如一位诗人心愿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忘记城市灯火的璀璨
忘记曾经负我的诺言
在风找到我
云找到我
夕阳找到我
我找到我之后
回想那双清澈如水的眼睛
尽情地汲取阳光、海的味道
让那蓝色的因子
再次纯净地流淌在我的心间
 
在心灵和脚印一起归来的海滩上
听鸥鸟的鸣叫
沐浴海的阳光
将浪花轻轻吟唱
 
15、患病的记忆
 
两个木轱轳把泥路轧得结结巴巴叫
母亲把我抱紧在怀中
舅舅急吼吼地鞭打不知所措的老牛
想把我的小命和他们心里的火焰
赶在眼泪之前到达医院
 
那时,一场凶狠的脑膜炎
正肆虐着半岛西部的村庄
 
在灯火长明的病房里
我第一次看见了那么多生病的人
有着各种姿势和面目
躺在母亲的怀里,有一种
巨大而发烫的东西变幻着色彩和形状
一会儿压住我,一会儿又将我托举
除此,我不知道病是什么
但记得母亲的牙痛又犯了
好像就是为了医好母亲的痛
我服下了人生的第一帖药
 
当我离开家乡,奔所谓的前程
来来往往中经历了很多遭际
幸有母亲的话语,像人生的药
使我仍能怀着患病的心情
在这病了的世界里
一次次被绊倒,又一次次站起来 
 
16、永恒的爱
 
三十年前,我还有母亲
十年以前,我还有父亲
我是有根的莲,有海的鱼
是最幸福的人
 
现在,我和父母被隔在两个世界
他们成了我的祖宗、我的神
有喜,有悲,有错,有难
我只能在他们的坟前跪下
告慰、忏悔,和祈祷
 
父母啊,在人世
你们是父母,给我站起的故土
在祠堂你们是先人
是我跪下的神牌。让我的每一滴泪水
既是咸的,也是甜的 
 
17、生命,我的好兄弟
 
肉体之外,一生相随的是生命
一如雷声与闪电,呼吸与空气
 
生活的大海和江河里
我是一条小鱼
是生命陪我游荡着,一程一程地赞美我,
并时刻准备着为我而死
 
这么好的兄弟,只有父母能给予
生命啊,我喊你一声好兄弟
为你花朵的开落,我也一路准备着 
 
18、生命的花朵还在哪里开放
 
滴滴答答
时针的步伐敲击着生命的节奏
每一次的跨越都是新的诞生
都是过往的消亡
 
时针仿佛一把尺
丈量记忆的流逝
丈量尘世的生死
 
在日落月出的交替中
我摸到太阳的另一种光芒
询问生命的花朵还在哪里开放?
 
时针却在肉体的痉挛和狂叫中
一步步扣向
每一个逝去的刻度
每一朵又将开放的生命花朵
 
19、打喷嚏
 
小时候一打喷嚏,母亲就会
一边给我擦鼻涕,一边大声吼出一句
"阿呸啊",她怕我着凉了
要用这一招赶走病魔
 
我也看见母亲在低头干活的时候
猛然间向着日头掩面打出一串喷嚏
打完了会说“谁人念啊,鬼捉他了”
接着就朝大海方向望去
那时候父亲仍在海上捕鱼
 
记忆中父母很少红过脸
他们平静相待,各行其是
一个在风浪里穿梭,一个在屋前屋后劳作
地里的庄稼和我们兄弟姐妹的成长
都像鹤鸟一样出人头地
方圆几里,父母亲的喷嚏打得最响
 
今夜,星星闪闪烁烁
在迈特村,在我家的楼顶,听着阵阵涛声,
突来一阵炸雷般的喷嚏
不为谁
只是胸膛里的雷暴在唤我父母 
 
20、火焰
 
早晨,我看见稻穗上
一滴滴露珠
映着太阳的金光,和一粒粒谷粒一起
像是这个早晨的火焰
 
多年来,我一直都看见火焰
它们在树木里,树木生长
它们在水里,万物流光
它们在时刻跳动的心房里
燃出生命的激情和惊喜
 
我也有自己的火焰
它是母亲照亮我的灯盏
每当生活陷入黑暗的时刻
会不由自主地发光 
 
21、野菊花
 
四方山的露珠藏着风霜和闪电
四方山的菊花啜着这干净的露珠
修行成药,疏风、解毒
 
驼峰一样起伏的山峰
亿万年前是一片大海
我们在这山间攀援、回转
像鱼在波浪一样起伏的菊香里游动
 
我是大海奔逸的浪子
你是那条鱼的转世?
我的波澜在为你荡漾!
 
红叶燃红了漫山遍野的风
按在怀里的心事山峦一样凸起
幸好有四方山的野菊花
让我慢慢咀嚼,慢慢地浇灭内心的火焰 
 
22、纠缠
 
当我心动的时候
风,从窗外进来拢了拢
我的头发
 
当我抬头的时候
你正向左边挪了半个身子
投去的目光被悬在右边
 
在我犹豫如何安放这踩空的心跳
墙上的时针恰从五十九分跳到零点
结束?或是新的开始
 
凌晨的夜异常的窘迫
你起身关掉最后的灯盏
我却打开了电视
全球首颗量子卫星
正从酒泉飞向深空
我们同时获悉
人类有如获得灵魂和时间的灯塔
一切纠缠都将痛在两边
 
当我想你的时候
风从窗外进来,缠了缠你的头发
我走到床前
转身离开了量子纠缠的播报
顺势把那一米目光
精准地穿过了那一身衣裳 
 
23、风从南面吹来
 
风从南面吹来,你
没有来
它把我脑海里刚冒出的一个想法吹走了
我望了望晴空,不知这风儿
会否见到你
 
你没有来
锡林浩特的阳光,就多摸了一下
我的头发
我也替你理了理我的衣领
顺便张开了怀抱,像过去一样
抱了抱这干干净净的锡林浩特的阳光
你是否也有
被搂了一下的感觉?
 
照片已发过去了
你看吧,眼前的这片草色多好!那老牛
慢悠悠地啃着它的嫩草
看它淡淡定定的神态,我应该
叫它老兄了,你的牛脾气
也有向它学习的地方——
 
这草色多好啊!
连片撒开的野韭菜,白花点点,起伏
如我们常常蹦跳的浪
你没有来,但从南面吹来的
锡林浩特凉爽的风
像都是你
 
24、白杨不开花
 
春天来了
那棵白杨树
用一个季节攒下的绿
把冬天的巢高高举起
但它不肯开花
 
白杨不开花
它长出浓密的叶子
以抵御吹向往事的风
 
白杨不开花
它把青春搂在怀里
不想挑起风吹草动
只想以挺拔的葱茏
收获半片云彩
同我一起,静静地
倾听一下心跳
 
25、你的梦是草原的花朵
 
七月的呼伦贝尔
凌晨四点的草原
星星和月亮已捅破了旷野的黑暗
偶尔飞过的几只大鸟
似用翅膀把天空擦亮
狗尾巴、薰衣草、太阳花和油菜籽
沾满露水
蓝的、黄的、紫的、红的、白的
一如星星撒下的梦
远处的山峦和红松绵延起伏
 
走近毡房
引来几声犬吠
牛羊们尚未出圈
我摘几株小草和麦穗
扎成一束你喜欢的花
默想穿越时空
递进你南方的梦境
但愿你的梦真有这束草原的花
 
26、七夕,在草原
 
我在七夕,在草原
风,微微吹过
情人的节日?
饮罢你的热情,我且穿越
想你如大海的辽阔
其其格是草原美丽的花
有如你的心愿
哎,巴特
草原高翔的鹰
飞在蓝天,飞在晨早的风
而我,最想久久驻足的
曾是你神秘的窗棂
 
幡旗猎猎,红黄蓝白地
飘扬世俗之冥想
我虽羞于说出,但仍想借此
祈福来世还是与你相见
 
养蜂人
在太阳花和油菜籽大片大片的芳香间
层层叠叠摆布一垅垅的蜂房
亲爱的蜂啊,你们酿了人间的蜜
我也暗暗赌上久藏心底的秘密
看谁在来年的七夕,为她
酿出最甜的手艺
 
27、寄信
 
途中的信
是我漂泊的脚印
我踩出一个个格子
把思念种在里面
有一天,你能读到这封信
这些字粒,这些种子
就会一亩一亩地发芽
绿了你我的距离
 
28、向日葵的另张脸
 
笑脸迎着太阳
灿烂,生长在田野
也长在孩子们的课本、图画、歌声和心里
萤火虫飞寻,是为了爱
向日葵的花语也是爱慕与忠诚
 
但夜色降临
它们就藏起太阳面前的欢笑
表情阴冷、僵直
使人想起丛林里的变色龙
 
又一天的太阳升空后
我看到了世间的各种脸色
顺便整理了自己的表情
即使经历过黑暗,冰冷
也不会同向日葵一样,扭过脸去 
 
29、在云端
 
飞机在高空飞
邻坐的咳嗽和我的恐高症也在飞
云海里的气流
突然把飞机像船一样漂移起来
在波浪间起伏
 
这时的飞机更像簸箕
我有中年的战栗、中年的小性子
一些有负亲人的愧疚
人生那么多的缺憾
像空瘪的谷子被筛抖出来
 
好在飞机把云层咬出一个窟窿
稳稳地降落深圳
只是,内心里的几粒瘪谷
让我至今还常常不安
 
30、黄崖洞的黄野菊
 
黄崖洞石壁上一丛丛小菊花
迎着晨风
向秋天发表它的花语
鹅黄的小瓣
······细绒绒,暖暖的
把山谷的阳光镀上
淡淡的菊香
 
当年的八路军
在这里做殊死的战斗
渴了困了就咀嚼野菊花
把骨头炼铸成子弹
 
几十年过去了
黄崖洞的风已吹散了硝烟
在这寂静的山谷
叩拜巍巍群山
一块块虎踞崖壁的峭石
仍像战士当年战斗的姿态
那静静开放的小菊花
啜饮着战地血汁,迎着和平的
晨风,我想是烈士慰藉的
含笑
 
31、雨夜怀人
 
异乡的夜,像伤口一样深
秋雨模糊了路灯
睡不着,忆起往日的场景
发现每一个场景里
都有你
 
九月的天气,时阴时晴
就如没有一种飞翔
会被好运气永远地托住
昨夜,喝得有点多,歪歪扭扭
跌到阴沟里,爬起来
耳边响起你的劝告:
“凡事先往好处想,有事也是好事”
 
窗外的雨,把秋夜打得萧瑟
这一生,我还要经历多少事情?
 
头顶的月亮掉不下来
飞过窗前的萤火虫,闪着幽蓝的光
天地人各有命数
你我也许是上天噙不住的两滴泪水
你比我先掉落下来
像擦亮记忆的一颗流星 
 
32、七夕祭
 
你是水做的月
清瘦如一尾小鱼
恨我噙不住
那滴浅浅的泪
淹没了你
 
你是梦里的月
滚落在祖国一样的床单
我却去水里捞你
 
你已乘鹤去做天上的月
遗落我成林中的黑夜
化羽大河洲
愿做知音鸟 
 
33、忆你
 
萦绕耳边的叮咛
犹在昨夜
和你一起的日子
有欢笑温暖锅碗瓢盆
也有剧烈的咳嗽
跌落在子夜,你呀,
真如一盏灯在屋子里开花
突来的风雨
飘零、飘零······
 
岁月已把我斑驳成空旷的老庙
以前的许多想法
轻如木鱼声声
而窗外又是一季春光
正绿肥红瘦地争艳
仍是你,让我记起似水流年
 
34、愿天堂的路再无哭泣
 
要回去,也该是叶落归根的时候
如今,你风华正茂
奔波在生活的山山水水
黑色的飓风,却把你的生命拦腰截断
 
多少个日子
虽然知晓了已是山穷水尽
但你从未喊出一声痛、道出一声冤
医生的药和命运的苦一一吞下
只为了给我和孩子的安心
只为了给我们多做一顿热喷喷的饭
 
又多少个夜晚
我背负着你薄薄的喘息
像蚂蚁一样匍匐在酷暑寒夜中
祈求赐予你生命的柳暗花明
 
黎明,还是那只杜鹃啼血的黎明
你的心跳,终究像钟摆
停在我的胸膛里
千百次的祈祷变成了千百把刀子
一齐扎在我的心上
 
远方,一束曙光透过红尘
照在你安详的脸上
就让我最后一次亲亲你吧
而明天,明天
未完的路由我风雨兼程
 
窗外,一片黄叶随风飘落
这人间的爱,会否在这棵树下生根
你真的要回去了
可病房里找不到一朵相送的花
就把我的祈祷带上吧——
愿天堂的路再无哭泣
 
35、月光之外
 
这些天,常常忆起你
忆起我们相识的1979和后来的岁月
 
这些天,常常梦见你
梦见我们去医院,医生复查说没事
心口的石头终落了下来
庆幸至少又有半年的安心
 
你患病十年,离去也十年多
我常常梦你还活着,惊喜
有这二十多年生命的福气
 
可这些天,月光皎洁,青草离离
中秋盛大的月亮,已把我们照在两边
 
你知否,今夕何夕?
 
思念像一只夜莺掠过林地、山岗
飞向那一片芦花
夜的汽笛却折断了它的翅膀
我从这无边的冥想中抽回
将自己隔在月光之外,只愿
这秋月的洁白,独照你的坟茔
 
36、炸弹或稻草
 
跟着队伍参观反面教材
一位曾经掌握生杀大权的王
现挂在墙上,如狗皮。
 
过去的风光已斑驳、枯槁
被挂起来做反面教材,缘于
黄鼠狼塞炸弹
他声色犬马,来者不拒
 
 展示的是他反串了受害的鸡
演了一出好戏,把黄鼠狼揭了出来
有重大立功表现
 
总以为只有英雄才能立功
这生动的一课,让我很复杂
脑子里分裂出从前的电影
 
“我是王成,我是王成,
向我开炮!向我开炮!”
······
 
穿过硝烟弥漫的战场
默哀心中耸立的纪念碑
我疑惑墙上排列的桩桩罪证
怎样成为嫌疑人立功的炸弹? 
 
37、脚步
 
一个人的脚步
能踏向哪一条路
不在于力气
而在于内心的分辨
 
一颗有爱意的心
走的是玫瑰之路
一颗有智慧的心
跨越愚昧的丛林
 
我不渴望把脚步踩在高空
只愿脚踏土地
走出一条叫马兴的路
 
38、真实的我站在镜子外
 
我站在镜子外
脸却跑进镜子里
它只是其中的一张面孔
只是某个时刻的表情
  有时候我虚构自己
  镜子也照得到
有时候我仔细地端详
指认自己的幅度
突然会有几滴冷水溅来
我挪了挪自己
镜子里的脸
一下子就离开了我
 
39、位置与自嘲

 
有时看到太阳落到海里
有时看到太阳落到山崖里
是太阳走错了回家的路
还是自己站错了位置
 
如此场景
如此天大的玩笑
真让我踉跄了好几步才站稳
在我尚未弄清我在何处时
请你不要说
你看见了我
  作者马兴,原名陈马兴,广东人。清华大学·香港中文大学金融财务硕士研究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龙华区作家协会副主席,深圳市环境工程科学技术中心董事长。曾在《诗刊》《诗探索》《南方日报》等报刊发表作品,著有诗集《迈特村·1961》等三部。 得过春泥杯诗歌奖、首届浪漫海岸爱情诗优秀奖。
责任编辑: 海云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马兴近期自选满意的十首诗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