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文秀诗选(七首)

作者:马文秀 | 来源:中诗网 | 2018-04-03 | 阅读: 次    

  导读:第三届签约作家马文秀诗歌七首。


一眼梨花,眸光中尽是诉说
 
鸟鸣声,滑过的苍茫
是冬的延续。
 
声音在重量下,越过山脉
融化雪线处最后遗留的微寒
气息延伸,翻新出的花朵状
是莺歌燕舞。
 
在枝头绽放三月
芬芳地,胸口升起的羞涩
足以停留,一朵花。
 
一眼梨花,眸光中尽是诉说
滑落的相思
是梨花树下的闲庭信步
是相思难得后,提笔油灯下
 
映出你的脸庞,随着雾气躲进花苞
芬芳枝头,无数家
只为一夜梨花白。
  
 
完成婚姻的使命,便去流浪
 
家族延续的森严,带有烙印
从第一声啼哭开始
 
缘分未至,但婚姻将我
安置在陌生的屋檐
窘迫间,我望不到一双救赎的手
骨肉亲情,此刻也已止步
 
不越礼法,你将被族人慈爱
继而,成为某人的新娘。
日常化的情绪都被省略
强调尝试生育的艰难,那便是恩赐。
 
在漠视中去扮演母亲的角色
拒绝不了的模式,被肆意复制
嫁给未曾谋面,仅有相同信仰的陌生男人
便是家族的荣耀。
 
我将宿命里的命脉隔开
荒凉处,点燃的思绪
像马的喘息
疲惫只是状态的一种,无法复述
 
完成婚姻的使命,便去流浪
在落叶前,止步于闲散的日子。
蜿蜒而上,将笔竖立于风里
青丝泛白前,将溢出体外的激情
分散给颓靡的人。
笔墨,肆意漂泊
有时最粗暴的伤害就是彻底的治愈。 

  
情绪里的自己是戏子
 
体悟一座城市的声音
明的、暗的,所有都用耳朵抚摸
有声响就有阳光的影子
夹缝里的草,流浪的猫、哭泣的老人
在声音里平稳情绪
站在向阳处,春光无限暖
在情绪的延伸段,融进一种陪伴
从耳朵抵达心脏。
 
坏情绪是毒药
延伸的过程就是一种赌博
无论结果怎样,五脏六腑是受伤者
情绪里的自己是戏子
面孔在身后,头颅在前面
用情绪作战,用意念里咒骂
用最恶毒的修辞,营造一箭穿心的效果
晕染出人物山水、花鸟鱼虫
抽离自己享受气韵中的灵光。

  
尝酒的的舌头
 
仰起脖颈,傲视,
将每个步伐走成花瓣儿的你
热情流淌,停止,渐而奔腾
划过血管的冰凉,扯下黎明前仅剩的黑
粗暴,让所有的语言在此失色
能看到灵魂憔悴的坍塌
尝酒的的舌头,一旦被咬掉
是不是酒席间的一种耻辱
你无法交代时间、缘由,愤怒走开
我不善于隐瞒就将事实告诉秋天的麦草堆
将你隐秘的内心全盘托出
审视雾霾里的微笑
想象每一个温情后的离去的神情
合上,放下,将一种感情撕裂
愈合处的伤口,在明媚处刺眼而高尚。

  
将纸团揉成一股风
 
日子缩成纸片
留着未干的笔墨,离去
 
困乏躲进脸颊细纹里
却被你揉进了生活
连同喜怒哀乐
模仿原始生命,演绎出纯粹
 
我四处打探风的秘密
在所有暴风雨来临前
甩开袖子,留有一股风情
 
将纸团揉成一股风
字迹没有方向,误入扬州三月中
将撕裂的花苞点染,晕开
近看,如勃颈处昨日的伤情。

  
喧嚣后的证据
 
星空的样子被折叠
浩渺也成了词汇的外衣
深夜遮住酣睡者的面孔
寒气钻入梦中,一梦比一梦冷
一对眸子苏醒,寒气在窃喜
丝绒、瓷器......正在细语
顷刻间,撞击声后
词语发生强烈冲突
歪斜的文字
观望蹲坐的猎狗,无眠。
干草堆旁的脚印是喧嚣后的证据
锋利、迅速将一切交付
然后,静听一场雪
纵是所有的语言成为形式
词汇凌乱的铺设,句子将拥抱出故事
爱始终是简洁而复杂的表述。
 
 
谎言是一种情绪的祭奠
 
如果谎言是一种情绪的祭奠
那么坟头是否也有花朵的清香夹杂烟火
  马文秀,回族,90后,现居北京。写诗歌、小说、艺术评论。鲁迅文学院第二十八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班学员、青海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民族文学》《青年作家》《诗潮》《诗林》《诗江南》《绿风》《星星》《回族文学》《青海湖》《海燕》等刊物,作品入选《中国回族文学作品大系•诗歌卷》、《2017年中国新诗排行榜》等多种选本。著有诗集《雪域回声》,完成长篇小说《暮歌成殇》。现为 Art Touch 点滴艺术、中诗网编辑,华语作家网编委。中诗网第三届签约作家。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