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铁警肯定是钢铁做的(组诗)

作者:漠子 | 来源:中诗网 | 2020-03-15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漠子新作快递。


1.旗帜

兵头将尾的哥几个,总有种默契,大疫大战
总和我们一起,不时地问:这样做是不是更保险
但你的话头,不时被铃声打断
电话里有人耳提面命,只听见你说“是”
操心受累,承上启下,警服在肩,责任共担
你们的笑很意外:干不了大事,找点小事干
上班一穿警服,是来圆梦:吃苦受累
自己的事忘了许多,大家的事记着许多

你们每天擎着口罩,发给大家一句笑话:
再别把白面戴到外面,绿面朝外光合作用
你亲手给弟兄们测量体温,如同彼此鼓劲
喷壶的酒精雾化开去,微醺我,笑坏了你:
这可不能喝啊,诗歌不需要消毒
而你,让我喝国粹中药,喝下去的苦味
长出来的胆气,肺腑间凉热通泰,克制隐患
我们一家,彼此理解:我挡住危险,你辛苦担当

最难的时候,你们对坐,默默抽烟
一只口罩难倒英雄汉,狠不得自己变成口罩
戴在战友们的鼻翼,可胜过千言万语
只有千方百计地内强素质,提高免疫
医生说:人参含片和益生菌最能提神
你们想:总有办法让大家中气十足
专家说:人群密集地方,要搞好自我防护
你们让白衣和蓝盾并肩前行,一个标准

西安火车站挺立过二月,春暖花开不知道
只看到蓝白之盾,守住出去的站口
护目镜真的护目,你说的小妙招管用
“八件套”平时无用,这时候让人挺腰抓手
而我知道,自从抗疫,没见过你们仪态轩昂
而走路带着风声,说话却带着温情
雷厉风行的你们,担起站东太阳站西月亮

你就是战友们铁打的营盘,把苦存在胆囊
为什么我们肝胆相照?就是你的不眠我的瞌睡
你们挺住,我们休息。我来护城,你来为伴
我去看押逃犯,你说注意安全,忍耐忍耐
我忍八小时,你们忍了三个,八十小时
食堂的饭菜虽不比餐馆,但还可口
民警有什么难处,你们都过问解除:
帮不了大忙,帮友度过难关,不是太难

大海不能斗量,星月总是同辉
我总想说句心里话,写句温情诗
一起共事是缘份,三十年同事三辈子亲
你们总说:这有什么,都是鸡毛蒜皮
我要谢谢你们,我的兄弟我的伙计
每天穿警服戴口罩的针眼警察
火车跑得好快,都是你们管带
抗疫取得胜利,那是我们并肩作战

长安的三月春风浩荡,你说要我们要庆功
战友都是没受伤的英雄,你们是英雄的脊梁
大家摘下口罩护镜,你们如释重负
你那样深深地呼吸,原来是春雷如酣
你不再抽烟,笑着说:让肺自由翕张
气管理直气壮,不再咳嗽,不再厌口


2.堡垒

火车跑累了,正好找个疫情的借口喘息
车站的营盘,接纳了白皮绿皮蓝皮客车与黑皮货车
这些流浪写诗的钢铁侠,心肠很硬
索性回到车库休整。封城时,人们禁足了
西安火车站还人来人往,二警区的灯光
最黑的时候都亮着。沉默的警察板着口罩脸
在安检大厅、进出站口、售票厅,候车室和站场
走动的声音比咳嗽还刺耳。即使没有人
我们都会在守着阵地,货车还与冠毒的冬春赛跑
装满口罩、药品、器械、消毒液和防护衣
传送米面油、饮品和猪肉、熟食与方便面
那是封城演义中,武汉生存的给养

铁警站在古城墙下,有种古老的护卫
铁警守住站场线路,拳拳爱心都在无形
阵地在铁警就在,二警区堡垒延伸出去
无处不在,盾牌的担当,胜过千言万语
一线的铁警肯定是钢铁做的,傲立风霜雪雨
新冠毒都知道,人变成钢铁是什么样子
沉默前行,迎险而上,扼杀狂魔,安慰恐慌

西安有一百二十名确诊,并不是没有敌人的战斗
时时在打响。最要命的是内部的堡垒
不安好心者不敢出门,隔空叫嚣,自做聪明:
"什么前线?谁又染病?哪个死了?危险什么?"
"你若有胆有识,到火车站走一圈,都不是孬种"
战友负重前行,胡言乱语者,肯定发烧有病
自己受风,好好发汗,风凉话最是泄气伤心
若给谣言粉碎机赋能,先粉碎风凉话事后诸葛亮

专家们反复叮咛,不要到人群聚集处久留
许多人被吓破了胆,不是桃花开得艳
消毒液把室内空气漂白,手机放桌上都垫纸
装逼的人不敢穿警服,装模作样坐在大屏前
腿在哆嗦,心在颤栗,还在算计
许多人都向往春天,不会开辟疫情人生
心里阳光明媚,行事就如春风,温暖十里站场

都知道今春来流行冠毒,唯有逆行,孤胆英雄
全民宅家岁月,白衣蓝衣筑造了堡垒和防线
二警区的铁路警察肯定是钢铁做的
口罩眼镜“八大件”,就能打退新冠毒
一身正气,逼走邪气,搏杀了软暴力犯罪
每天穿行人海中,疏导大河荡荡东西流
他们百人拧成一股绳,拉着太阳走
他们站成一排古城墙,挡住毒霾攻
他们护乘人流一起走,壮行送旅程
警灯闪烁的地方,警服出现的地方
安全的脊梁挺直,那是勇士的冲锋


3.脊梁

两条平行的诗行,穿越黑夜潜行
带着邕江的波涛,柳江的歌声
沉默,负重,隐忍,坚决,向西
我知道你是个老车,蓝绿皮本色
三千公里披星戴月,也追风逐月

南宁到乌鲁木齐,T283次在地图上穿行
一个大拐弯,绕过青藏高原,也绕过十万大山
十万江河,只等穿越河西走廊,最美新疆
让巨风烈日,把冠毒杀灭,平安还乡

时间白成了一把,你的头发比警服要黑
岁月忘了静好,你的健行多少负重
火车肯定也戴着口罩,凭什抵挡顽凶
钢铁的动脉只通长线,你是浮动的铁流

偶然听你讲起:我杨福增五十八岁不怕
闯过多少大江大河,双足早已植入大地
力量源自热爱的土地,和一生无怨无悔
我反复问你,怎么才能执着前行

你笑:我不说义无反顾,只讲胆大心细
难道是你和火车,有独门的疫苗和神药?
你前俯后仰:最好的免疫是忠诚勇敢
心里笃定,心神安宁,呼吸顺畅

有福增哥同行,知道了世界可以简单
简单得就像火车的声音,刷刷向前
其实你很周密,背着“八大件”,口罩与消毒液
两小时在车厢里转一圈,涌动人潮中逆行

火车避不开人多的地方,它就是此地
你不避潜伏的危险,因你潜伏的胆气
铁警的人生,都是风里雨里走南闯北
火车是一个铁皮口罩,把我们挡得严严实实
你走在口罩前面,让顺手牵羊的,自动还回手机

你呵呵笑,我兴致浓浓:老警总是这样智勇双全
你也有想法:两年的时光中,怎么惜时如金
有个小小的满足,健康与无憾地退役
可是……眼里的星光,将与警服,阳光地升起

2020.3.10--13.于西安火车站
马树德,笔名漠子、樵夫,甘肃永昌人,现居西安。中国诗歌、法学会、铁路作协、全国公安、铁路公安作协会员。全国铁路公安作协、中诗网、中国诗人签约作家。文学小溪平台顾问,中乡美甘肃基地主编。先后有三百余万字的各种文学作品见诸于各级传媒。诗歌获过世界华人文学奖、全国奖,散文多次获得全国奖。著有个人诗集《沙漠的吟唱》、散文集《乐园》、报告文学集《为了高原的高铁梦》。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20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