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舍有病的半生(组诗)

作者:马树德 | 来源:中诗网 | 2019-05-10 | 阅读: 次    

  导读:签约作家漠子(马树德)新作快递。

 
1.手术
 
这时候,脑袋空白如纸,人似秋鸿在飞
事如春梦无痕,飘逸的灵魂旋在三尺
念想心劲放逐五里雾,黄沙绿荫掠过来生缘
五十年一觉凉州梦,天葬台醉卧君莫笑
 
吸进去的困倦麻木,双眼皮涩涩如沙枣
白天看见漫天星斗,死亡仅就一墙之隔
刀片在腿上锈花,开了九朵春天
多年的委屈和曲折,被旋切掏空放入盘中
 
这曲张的大隐静脉,再不会自诩九曲龙河
骄傲地痛苦,在手术台板上,人连尾鱼都不是
一群蓝衣围着,为我五十年举行葬礼
这条腿缠麻贴白,靠“迈之灵“脱去冬装
 
春天在一条腿上醒着,冬眠的钟点不痛
辛苦的日子终将过去,汉唐归来,逍遥自在
你不知道,麻痹多好,但大意不得
等待长休,面对内心和缓缓而过的时光
 
2.抵足而眠
 
听不见鸟语,只闻花香,只梦长安
而今夜,外面的报时钟声数着脉搏
从雕塑一条街走过来,黑夜亮着光带
黄晕了历史博物馆的土石造型
 
朱雀大街到雁塔西路,患难与共方式很多
比如说中年了跨省创业,或者在向往中安家
共享幸福的方式特别:在交大一附院的小床
抵足而眠,酣声如钟,把五十年沉疴阉割
 
这中年,或者雨季,需要抱团取暖
看那片绿园或者楼群上奔跑的雨滴
终南山云雾缭绕过季节
静下来回望山下的风景
追花半月,抵足眠于花前月下
离开在钢轨上铿锵筑梦的战场
 
醉话变成电流,还是远方的信号
竟发现鸭子熟了,嘴还很硬
听见嘎嘎大笑,千里迢迢
铁猪年就这样滚滚向前
只要平安,不惜把月亮熬没
许多转折处,你总在路口,握灯而行
 
3.就诊
 
腿脚能到达的地方,见过许多大河
南方的赣江柳江,盛过我的两种梦
为什么激情澎湃,或者心里翻滚
对人本身来说,也许是病态美感
 
哪像这种河呢?火车站和轮船的码头
河里没水,但人流的大河宛如时光匆匆
大城市街上的车流,奔涌的究竟什么意义
多少人生,在路上与岁月作伴
 
没想到,人流车流甚至光电流动
也不像这医院的万头簇动
我们用前半生的辛苦,收获欲望
又用后半生的焦急,消费疾病
 
2019.4.18-30.于西交大一附院
  马树德,笔名漠子、樵夫,甘肃永昌人,现居西安。中国诗歌、法学会、全国公安、铁路、铁路公安作协会员。全国铁路公安作协、中诗网签约作家。2016、2017年中国诗歌网推荐诗人。先后有三百余万字的各种文学作品见诸于各级传媒。诗歌获过世界华人文学奖、全国奖,散文多次获得全国奖。著有个人诗集《沙漠的吟唱》、散文集《乐园》、报告文学集《为了高原的高铁梦》。文学观点:讴歌真善美爱,追求光明和希望。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长安的丝路花雨(外一首)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