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记》

作者:马累 | 来源:中诗网 | 2018-07-01 | 阅读: 次    

  导读:签约作家马累第三季度作品选。

     
我们已经不知不觉地变的丑陋与臃肿,失去了审美的观念。
    ——卓别林《卓别林自传》
我们从来没有获得过彻底的平静,与此相反,倒是一再受扰于有关什么是平静的解说,还有我们对平静的渴求。
  ——佩索阿《惶然录》

 
黄河记之四百
 
从年少时,我就笃信
自由可以通过
想像而抵达。
 
我内心的明与暗
只是一面镜子的正与反。
如果我的躯体
无法穿越,那么
我会尽量通过灵魂。
 
而在黄河里,
水与沙如此密集而复杂,
甚至超出了真理
的维度。
我总是想通过凝重来完成救赎。
 
有些抗争,即使
深埋在心里,
也是值得的。

 
黄河记之四百零一
 
黄河从菏泽进入山东,
一会儿向北,
一会儿向东。
再向北,
再向东。
仿佛挣扎着拒绝什么,
也仿佛
要把什么深深地隐藏。
 
时光过于卑劣与野蛮。
那些最好的诗人们,
尚未写出最好的诗篇,
就已沦陷。
 
星光远未消逝,
喧嚣也已来临。

 
黄河记之四百零二
 
一个时代的溃烂总是
从寂静开始,
在喧嚣中结束。
所以,真理总是比河床
更深一些;
所以,诗歌总是比真理
更浅一些。
 
这一寸一寸的光阴,
是让我清醒的源泉,
还是让我堕落的理由?
头顶浩大的明月,
眼前幽深的黄河,
哪一个真实?
哪一个是无边的幻像?
 
有一种堕落叫自甘堕落,
有一种不复叫万劫不复。

 
黄河记之四百零三
 
这么多年以后,我才明白
写诗,就是和对面
隐形的人和事物
对峙心性。
 
就是,对一条真实的大河
交代后事。

 
黄河记之四百零四
 
作为一个保守的失败主义者,
我凝视十月的河面,
我看到的漩涡都是甲骨文。
 
大部分时候,我在意的是
一株草的名字
而非草本身。
有时,我对词语的崇拜和恐惧
可能就是词语。
 
那些让你感到兴奋的知识
不是真理,
而让你感到诅丧与迷茫的
也不是。
真理应该是针尖,
向内的疼。
 
哦,一首失败的诗,
我寻找让我心碎的形式。

 
黄河记之四百零五
 
如今,群体的悲凉
总是夹杂着过多的滑稽
与狡黠。
而个体的伤感
多么笨拙。
 
多年以来,我倾向于描述
一滴河水的神秘莫测,
遗失了那么多团结的光阴。
 
有时候,诗歌不过是个笑话,
稍微有些迷人,
也让人迷信。
 
因为,它总是将永恒
定位在意味深长的瞬间。
因为,它总是深化生活的艰难,
或者让生活更艰难。

 
黄河记之四百零六
 
从今天起,我将歌唱
乌鸦与蜗牛。
我将歌唱天空中遗落的鸦毛
和土墙上真理的唾涎。
 
我的沉默是二维的。
秋风起的时候,
我就能隐约听见河水
那即将凝结成冰凌的声音。
分子与分子之间,
只停留干净的真理。
 
世间如此多迷人之事。
比如,黄河之水天上来。
再比如,置若罔闻。

 
黄河记之四百零七
 
我曾认真地想,
在既往的四十年中,
有几次欢笑是真正的
放浪形骸?
又有几次痛苦是真正的
歇斯底里?
 
我如此倾向于沉默。
当我还远不是一个有善德的人,
我在沉默中透支的,
是否就是词语的未来?

 
黄河记之四百零八
 
黄昏渐近。或厚或薄的晦暗中
我依然能闻到两岸水草
的气息。流水冲刷着
不规则的护坡石,像年龄
冲刷着成长的耻辱。
只有这北方的悲伤是悠长的,
在一个充满太多不确定因素的时代里。
 
真理的月蚀之夜,
火车穿过孤独的北方。
河面上,
有一首我臆想中的诗歌。

 
黄河记之四百零九
 
这带有一丝腐烂的水稻根
味道的风,
掠过鼎盛的人世。
这些洞澈天下的乌鸦,
在日落时分,
开始诉说一个国度的苦闷
与空洞。
而河水,像一列不合群的
大军,孤独前行。
我曾经适应这北方的每一个阴雨天,
就像适应祖国的形状。
有时候,它仅仅是
大地上的一个水泡,
滴答,滴答,
缓慢而迷人。

 
黄河记之四百一十
 
秋风贯穿河水,乌鸦
略带迷惘。
 
诗歌在遗迹中缄默。
人类在轻浮中生活。
 
如果你过分沉湎于技术带来的表象,
词语就会丧失内在的怀疑。
 
我支持那些抽象的正义,
也支持另外一些简单的正义。
 
我们都曾胸怀傍晚的霞光。
霞光的背后是道,是矫正。

 
黄河记之四百一十一
 
在桥上,我扶着栏杆,
尽量将伞举高,
为了更清晰地看到雨珠
落到河面上。
更小的时候,
我曾经猜测那些雨滴
的来历。
如同年长后,
我时常地陷入沉思,
也更喜欢在某个黄昏
凝视夕光,
猜测真理的前世与今生。

 
黄河记之四百一十二
 
有时候,大部分是在仲夏,
这一段最下游的黄河
显得停滞而乏味,
像一个流亡的诗人走到晚年的时光。
他坐在异乡的紫藤架下,
回味逼仄的真理
和年轻时烟草的味道。
有时候,荣光就是如此孤独,
而自我确认又如此
艰难。
如同这个炽烈的仲夏,
河道中石头渐渐露出水面,
像一个个突兀的
佛陀。

 
黄河记之四百一十三
 
傍晚的霞光从沉默中掠过。
大堤上走过三三两两的人。
那其中年纪稍大的,
步履稍显缓慢,
如同乌鸦固执地不合作状态。
 
但正是那种空洞
吸引我。
是的,对于这个不安的时代,
乌鸦是反叛的。
但诗歌,依然没有占据
道德的制高点。
它依然顺着潮流的浪漫
放纵前行。 

 
黄河记之四百一十四
 
傍晚的风吹过河心洲,
大片的野草低下去,
像一位失权者
目睹自己的政治影响力
迅速地衰退,却无能为力。
 
我是如此后悔年轻时的虚度,
钟情于高亢
与功名,拒绝隐喻。
 
如今,强烈的憧憬随着
野草渐渐消失。在河心洲
做秋风中的异乡人,
重新忧虑,
承载中年的脂肪。
 
黄河记之四百一十五
 
有时候,挫败并不显得
更令人窒息。
相反,对未来的轻佻
认知更让我
深感忧虑。
当诗歌倾向于说教,
当一条大河倾向于世俗的荣耀,
我坐在大堤上,看
孩子们长大。
当我不能把乌鸦的道德缺陷
归类于诗歌的理性堕落,
我也不能拒绝一个挫败的词语
对人类的凝视。

 
黄河记之四百一十六
 
当诗歌在说谎,诗人在
瞒天过海,如同
一条古老的河流带来的
集体意识,模糊
但充满诱惑。
 
当我凝视夕光中的黄河,
我其实是在探求
一个词语无限挣扎的
内在价值。
 
如果写不出尖锐与焦虑的诗歌,
我就隐匿于庸常而陌生的生活中。
 
如果再不独立思考,
我将轻薄一生。 
  马累,原名张东,1973年4月生于山东淄博。近年来在《人民文学》《诗刊》《诗选刊》《诗歌月刊》《星星》诗刊、《青年文学》《天涯》等刊物发表诗歌六百余首。参加第27届“青春诗会”。出版诗集两部。主要作品有《鲁中平原》《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大地》等。认为诗歌首先要干净、安静,其次要表达出内心的爱与罪愆。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