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醉:《钢铁的锋芒》

——马飚工业诗歌浅谈

作者:张三醉 | 来源:中诗网 | 2018-01-04 | 阅读: 次    

  导读:在当代诗歌探索的领域中,马飚独树一帜,他潜心于对当代大工业与人类文明相碰撞的感悟和诗意探索,这种探索是阳刚的、感性的、真切的,体现了诗人独具的慧眼与魅力。当代诗歌,当以这一类诗歌和诗人的探索为主导,因为,他们真正表达了时代与人文的情感交织,是时代思考的产物,是有价值的诗歌探索。

_20171211144529.png

 

  诗歌探索可以是表达手法上的、可以是内容意蕴上的、可以是文本形式上的,可以是题材素材上的等等,但都必须是“要让诗回到它的本质,追求诗的纯粹性”(李云),失去这样的标准,探索就失去价值。
 
  在当代新诗写作中,四川诗人马飚的诗歌创作,具有一种独特的魅力,诗人一直在现代工业题材上进行着探询,诗人不为当代诗坛的灯红酒绿所动,孜孜不倦于自己的探索。 
 
  四川诗人马飚,研究生学历,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鞍钢集团员工。诗人在其实际工作中进行感悟,其学者型的思考在他的诗里贯彻成灵魂的感动。他的工业类诗歌,写出了他的特色,在当代诗歌探索中,具有一种独特性。真切表达现代工业劳动中人文的情感矛盾、平视现实生活中的“窗与风景”、探询大工业文明下的个体价值等几方面,是马飚诗歌所展示出的探索价值。这些探索,应该是当代一些有见解的诗人的有价值的探索组成之一,我为当代还有这些诗人的存在叫好。
 
  真切地表达现代工业劳动中人文的情感矛盾纠结,是诗人马飚诗歌探索中的一个表现。他的《一个夜班,厂外已是春天》一诗,“我和机车轰鸣半宿,不知究竟”“ 检查眼神和发型,拔掉白发/我要用掌心,厚葬这缕光泽。/家里的小女儿,只能看见/父亲的善良和干净。”“不让她接近工厂。/让她素食,喝牛奶,草木般疯长。/除了大地的风雨/世上本没有,其它重量。”这种劳动者自己面对生活辛劳的坦然与生活中对儿女的关爱,写得十分深切。他的《铸球在怀孕》一诗,“夜班,适合化验生活/腰比镜头亮,女工们穿着白衣裳/铸球在怀孕(私通水果)/她们白天为芭蕉,像山岗挂破的裙子,裹藏刀鞘。”夜班,是辛苦的,上过夜班的人都知道,这首小诗将铸球的铸工夜班工作,铸球从小变大,一种“私通水果”从小长大的变化之美,夜班女工的“化验生活”等等描绘出来,赞扬了生活与劳动的美好。     
   
  我特别喜欢他的《炉台上,铁在演讲》一诗,“疲劳是黑色,在做油画/一堆疲惫,是生活的零件/衣物如力气/噪声里飞杨,很有想法的样儿,有青春,无忧伤。世界如此多娇,目光是恒温。”这首诗讴歌了劳动之美,赞叹了当代工人阶级的默默辛劳,“目光是恒温”这一句写的很有深度,相当精彩。在现代工业的一些工作岗位上,人与劳累的对抗是必然的,夜班的女工也想在家里陪丈夫或自己独自休息,工作场景中的噪音是必然的,然而,工人们是“有青春,无忧伤”的情怀,也正是因为这么一个大群体的工人阶级的存在和辛劳,也才有了当代中国从农业大国转变成世界工业制造大国的基础。
       
  诗人在《焊工下料,新物种》一诗里写到,“我把工友们的影子,点在/合金上、库房里,做一次占领者。(主人翁)”体现了诗人作为一名一线工厂里工人的劳动情怀。这种工业劳动文明下的思考,是纠结也是讴歌,体现了诗人对劳动的尊重。
 
  平视现实生活中的“窗与风景”是马飚老师诗歌探索的另一个特色;诗人善于从工厂生活的人和事出发,面对面的相互平行,将一种心与心的对等交流转换成诗歌。
       
   诗人在《小人物,都在自食其力》一诗中写到,“春风正怀揣笔法,朝着大烟囱,涂去。/柔美都是好事,国画中的小人物/都可活在工厂里”“ 我的光阴纯正,用烂掉现在,攒出明年的美学/像失足闪电,加入人类夜班,自食其力。”这首诗表达一个工人的生活切面,诗人用一种平视的认知与其进行对话,展示了人与生活相碰撞的情感。
       
  《给炉温装上,进口发动机》一诗,“今天,像体力,所剩无几/还有二两金黄的荒凉/小李正赶过去,乘着落日。他考上了公务员/领导们送来喜报。(像按揭单)”“我收起炉台的火苗,油污很美/保存着没主儿的影子。生活无聊的如此幸福”,这首诗写一个叫小李的工人的事,小李考上公务员了,然而,仍然是一起劳动的工友,将一种祝福隐含在劳动之中。
     
   《女工与旧烟味》一诗,“路边的紫荆花下,有个烧饼摊/油和手说不上干净。”“太阳费劲的爬上来,照相/都是多年不见的幸福/印在地上的底片,也透出笑声(水渍般横流)”“抱着饭盒和图纸/每次排到她,就退到后面(苍茫像老寡妇)‘我喜欢,煤球的旧烟味’。”这首小诗用一种平行观察的方式来描写女工的生活,写的情感真切,十分真实。
     
  又如《时代,可爱的老门卫》《这个月比麻雀还短》等等作品,都是以迫近生活的聚焦方式进行平视角的叙述,让我们从最亲切的镜头中看到现代工业、工厂的一角之生活况味。
 
  在现代工业劳动中,探询大工业文明下的个体价值是马飚诗歌作品给人以特别感动的地方。诗人对诗的探索,不仅仅限于劳动的本身,而是通过工业劳动中工厂、工人、个体生活、情感认知诸多方面进行升华,体现了诗人对人性的探询与悯怀。
 
  《厂规是男的》一诗,“一切都会有裂缝。这上锈的长铁丝/是空气,渗出的伤口”“我用手抚摸,视线鲜红。不知是什么/在流血。/我用砂纸,清理/掌心出青烟,像神灵,被惊动。”“长长的锈铁丝,有人在厂里/晾晒女孩子的花衣裳。/厂规是男的,对于美,不知所措。”将个体劳动、疲惫之中的破碎感、生活中的特殊感悟的美,交织成一种“不知所措”。
 
  《原谅了比我们强大的》一诗,“铸造,鬼神的劳工,形而上之厂/穷人以为财富里,有菩萨心肠/合同、交易像一场战争。(职业为王)”“原谅了比我们强大的,职业病、低收入/神的人格与兽性:贪官的暴虐,我被罚的小错误。”“忘记自己的名字,记住别人的目光。”是啊,小工人的价值,这一切是一种纠结,需要一种智慧的认知。诗的题目是“原谅了比我们强大的”,就是一种诗意的纠结之恋吧?!
 
  《割开电缆,天气很好》《盗窃很浪漫》讲述了工厂中发生的一些小事情,体现了诗人的一种特殊的宽容,尽管割电缆、盗窃这一类的事是不道德和违法的事,但诗人却用另一种视角进行诗意的挖掘,这个视角就是现代工业文明中的个体认知。诗人的《天分只是一门技巧》《傍晚是穿过的工装》《星星下凡一样的肌肉》《风在腹部,刷上酷暑》《班组的玻璃窗,幻象》《累的没有了杂质》等等作品,意趣盎然,同样是对个体的人在工业文明中的情感碰撞的感悟。
 
  在当代诗歌探索的领域中,马飚独树一帜,他潜心于对当代大工业与人类文明相碰撞的感悟和诗意探索,这种探索是阳刚的、感性的、真切的,体现了诗人独具的慧眼与魅力。当代诗歌,当以这一类诗歌和诗人的探索为主导,因为,他们真正表达了时代与人文的情感交织,是时代思考的产物,是有价值的诗歌探索。【2017】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灵性是创作的动力

    郭栋超,1962年出生于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现为国家公务员,研究生学历,河南作
  • 雨田精选长诗

    雨田,当代大陆先锋诗人,1956年生。70年代开始诗歌创作,主要在《人民文学》、《当
  • 诗歌精神:文化自信中的

    简明把一切令人敬畏的事物都赋予了对手的属性,它们是鹰、雷霆、闪电、狮子,甚至
  • 叶延滨:《大地忠实的歌

    叶延滨: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主任、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常务副主任
  • 灵性是创作的动力

    郭栋超,1962年出生于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现为国家公务员,研究生学历,河南作
  • 雨田精选长诗

    雨田,当代大陆先锋诗人,1956年生。70年代开始诗歌创作,主要在《人民文学》、《当
  • 等你(十首)

    王长军,当代诗人、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历任黑龙江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黑
  • 90后诗歌大展:马文秀

    马文秀,回族,90 后。写诗歌、小说、艺术评论。青海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