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2019年中国新诗日历》看当代新边塞诗的活力

作者:绿野 | 来源:中诗网 | 2019-08-11 | 阅读: 次    

  导读:继汉唐以来的边塞诗,是华夏民族危难、危急时刻的最强号角。也是当今励精图治走向民族图强的不竭精神动力。今天,我们汇聚在“精神戍边、文化戍边、诗意戍边”的大旗下,吟诵李白的诗篇,吟诵王昌龄的诗篇,吟诵岑参的诗篇,吟诵高适的诗篇,续写时代豪情。

  
  
  立秋刚过,天山南麓蓝天高远,雪峰矗立。而近处的绿洲直铺天际,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
  雪莱说,“感受不到光明,是因为本身阴暗。”看来我们是幸运的时代宠儿,不但时时刻刻感知着光明与温暖,还享受着因时代发展、地域文明所带来的各种便捷。
 
  一.周游归来还看诗
  周游数日归来,刚下机,便被一股温湿而炙热的烘烤模式所包裹。在你透不过气来时,又时不时来上一股股微凉的小风,吹彻得你汗襟通透,惬意自得。这是华夏神圣的领地南疆,较为典型的暖温带气候使然了。
  走出机舱,在扶梯口刚打开手机,便见到有几条未读的信息。翻开来看,是几位内地诗友的‘催债单’。大致意思是:诗人、评论家绿野先生你好,《2019年中国新诗日历》早已付梓出版半年有余,然仍未见你的诗评文章,不知有何顾忌?
  是的,烫金闪耀的《2019年中国新诗日历》摆在我的案头已有半年多了。闲暇时会翻一翻。但真的未想做一字之评。为什么呢?
  可能是我的狭隘、偏见心理作怪吧。漫卷看过来,新疆籍的诗人中南疆入选的仅一位诗人绿野(我本人),北疆诗人有李东海、亚楠、堆雪、张映姝等。写到此,会有炫耀之嫌。实则一两个选本,不能代表一个诗人的水平到底有高。但它可以佐证诗歌现象、诗歌文化在该地域的滋生与蔓延。
  比如在南疆的诗人序列中,诗人老点、吉尔、吉利力·海利力、黄也、肖梅等,都曾上过中国年度诗歌排行榜。尤其诗人吉尔,更是被当地作协推崇为新疆实力诗人的代表。
  要说明的是,上述诗人的创作水准,足以代表新疆现代诗歌的创作水平。惋惜的是因地域因素,人情世故等,他们只能像一块块戈壁滩上的璞玉或顽石,踞守在寡淡冗长的日子里。
  显然,《2019年中国新诗日历》再次成为海内外诗评家、诗人、版本家、广大诗歌爱好者们追捧的选本。
  李白有诗云:“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不度玉门关。”而事实是,天山南麓的诗人作品早已飞出玉门关。所以说,这并不影响天山南麓新边塞诗歌文化的建设与发展。
  正如诗人、知名作家杨海蒂先生、著名诗人祁人、周占林先生,海内外颇具盛名的诗评家谭五昌先生,以及著名诗歌评论家李犁先生等,对天山南麓新边塞诗发展寄予的厚望。
 
  二、编委阵容豪华
  打开《2019年中国新诗日历》扉页,编委阵容宛若饕餮大餐,权威名家尽在。主编是北师大中国当代新诗研究中心主任谭五昌先生;副主编为商泽军、杨北城、杨延成、倮倮等;编委则有吉狄马加、黄亚洲、陆健、燎原、曾凡华、张清华、龚学敏、树才、李少君、李犁、祁人、周占林、梅尔、姜念光、柏常青、周庆荣、潇潇等等。聚集了中国当代诗歌评论、诗歌刊物主编、诗歌出版、诗歌学术批评等权威级专家、学者、批评家及诗人。
  这无疑是中国新诗百年历程的实力诗歌选本之一;这无疑是中国当代优秀诗人集合的集力展示;这无疑是海内外优秀诗人眷顾华夏文明的精神家园有力展示;这无疑是海内外诗歌评论家、文艺理论家、版本家们关注中国当下诗歌文化现象的焦点;这无疑是当下中国文化软实力战略输出的强有力展示。
  《2019年中国新诗日历》是由江西高校出版社出版发行。该诗歌版本以时间为轴,四季为轮,收入了海内外华语诗坛上365位当代著名诗人、实力诗人与诗坛新秀的与风景有关的诗歌作品。展示了当下诗人丰富、复杂、敏锐、深刻的思想情感与精神状态。该版本是继2017年版本、2018年版本的第三版,极具学术研究、美学批判、收藏等。
 
  三、大写意时代,新边塞诗群星璀璨
  浅论诗意的放逐与精神戍边的使命与担当,无疑通过权威版本的解读,能了解一二。
  我本人作为天山南麓新边塞诗发起者,此次入选的诗作题为《在乡村大暑这一天》。无论诗艺高低,该诗的创作有着当下极深刻的时代背景。虽然,诗是以‘小我’的感观出发,实则它反映了在广阔的新疆大地上,各族优秀儿女拱卫华夏沃土,披肝沥胆,赤诚奉献的精神写照。
  而北疆诗人李东海的诗作为《雪,或雪豹》,诗人亚楠的《在盛夏里》,诗人堆雪的《夜光杯》,诗人张映姝的《云杉的黑绿》等,以北疆的西天山、东天山等景致为轴,油画卷般展现了大美新疆的当代神韵与人文精神。
  上述诗人只是新疆诸多优秀诗人中的代表罢了。我想,时代既量产了诗人,也高质量的永久存储了一些诗人的作品。比如,在天山南麓,新边塞诗群中还涌现了张豫森、苏德新、龚喜杰、柳振师、默风、展啸、天山神马、董赴、王伟林、邓慧、龙晓康、朱小七、董成忠、王柏等时代诗人。
  他们以“精神戍边、文化戍边、诗意戍边”的职守,以汗洒
  荒原暮的壮举,绘制了时代南疆的画卷。历史早已证明,边疆稳,则中原兴;中原兴,则国运盛。
  存在即合理。纵观人类社会的文明发展,文化现象的此消彼长,遵循着社会发展客观规律。雪莱说:“浅水是喧哗的,深水是沉默的。”时值当下,不管是浅薄还是有见解,我都要为天山南麓的新边塞诗呐喊几句。
  第一它不是机会主义;第二它不是利已主义;第三它的存在是历史发展进程的必然产物。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自古以来,从古西域到今天的新疆,其战略要冲地位始终未变;其拱卫华夏版图,方稳中原的战术站位与时代戍守精神始终未变;其时代进取精神,与华夏民族复兴伟业紧密相连的局部与整体统一协调关系始终未变。
  上述未变因素,是在时代发展的可变动量中体现的。我们来温习下,盛唐诗人岑参的《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的名篇,就会揣悟出这不变因素的‘玄机’。

 

    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散入珠帘湿罗幕,狐裘不暖锦衾薄。
  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难着。
  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惨淡万里凝。
  中军置酒饮归客,胡琴琵琶与羌笛。


  战天斗地,尽显英雄气概!今天,天山南麓的新边塞诗如雨后春笋,生机盎然。我想,诗人要感恩时代,诗人幸逢和平盛世更要感恩时代!而要说批判,则是对人性的批判,对社会上一些丑恶低俗东西的批判。
  继汉唐以来的边塞诗,是华夏民族危难、危急时刻的最强号角。也是当今励精图治走向民族图强的不竭精神动力。
  今天,我们汇聚在“精神戍边、文化戍边、诗意戍边”的大旗下,吟诵李白的诗篇,吟诵王昌龄的诗篇,吟诵岑参的诗篇,吟诵高适的诗篇,吟诵章德益、周涛、杨牧的诗篇,吟诵新时代的诗篇续写豪情。
  (己亥夏月初稿于河西走廊,终稿于南疆野草斋)
  绿野:天山南麓新边塞诗发起者,现为国际汉语诗歌协会副秘书长、中国诗歌学会、中国散文学会会员,诗歌作品散见《诗林》《敦煌诗刊》《绿风》《星星》《世界文艺》《中国诗选刊》《左诗宛诗刊》《中国诗典》《文学月刊》《中国作家》《人民文学》《中国诗歌2013年度诗选》《2014年中国新诗排行榜》《国际汉语诗歌》2014年卷、《2015年中国新诗排行榜》《2016年中国新诗排行榜》《2017年中国新诗排行榜》《每日一诗》(2017年中国诗人日历)《2018年中国新诗日历》等书刊。曾获中国散文学会年度征文奖、人民文学征文奖、首届杨万里诗歌奖等,以及被译为多种文字。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