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是灵魂驻守的高地

——家国情怀是诗歌创作的最大公约数

作者:绿野 | 来源:中诗网 | 2019-06-26 | 阅读: 次    

  导读:签约作家绿野新作快递。

  诗歌是伴随华夏民族成长的脊骨与灵魂。无论是从生命个体的小我抒发,还是对大自然的赞美;无论是对真善美的讴歌,还是对假丑恶的鞭鞑;无论是对故国家园的眷恋,还是对家国情怀的执著,总之,它早已超越了文体本身的局限。
 

  以《诗经》的产生历史背景为例,汇集了从西周初年,到春秋中期的诗歌作品305篇。从时间跨度上来推断,作为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它囊括了至少800年的历史。因为,周武王灭商后,周王朝励精图治进入鼎盛期。之后,延年800年的周王朝,创下了中国封建王朝立基时间最久,王族家风传承体系建立最早,传承较为完善的纪录。
  《诗经》广泛反映了当时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内容涉及政治、经济、伦理、天文、地理、外交、风俗、文艺各个方面,被誉为中国古代社会的大百科全书。
  其中,《诗经》《大雅·灵台》篇中,便描写了周文王捕猎情形:“王(文王)在灵囿(”囿“,围起来的园子)”。园内“糜鹿攸伏”,“白鸟翯翯(白亮)”,“於牣(满)鱼跃”,“矇瞍奏公”(盲人乐队成功地演奏出美妙的乐章)。孟子曰:“文王之囿”,“方七十里”,“与民同之”。而据有关专家考证,“灵台”应该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公园”了。
  显而易见,诗歌与其它文体大致相仿,它的产生是受一定客观环境影响的。而这环境包括:政治生态、经济生态、文化生态。因为诗人本身就是这些生态圈中的产物。
 

  汉武帝始,汉帝国的勇士们金戈铁马,抵御外辱,开拓疆土,为华夏民族的立基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元公前138年张骞“凿空西域”。公元前60年,西汉政权在西域设立“西域都护府”为标志,从此辽阔的西域纳入华夏版图。
  顺延历史的时间轴,到了唐帝国,从唐高祖李渊始,至唐太宗李世民,历时12载,唐帝国一直忍气吞声,向北方强悍的突厥称臣,且年年进贡。直至突厥强权的统治者始毕可汗去世,颉利可汗继位,并撕毁与唐帝国的‘契约’,此时的唐帝国经过连年休养生息,兵强马壮,开始武力对抗突厥,在取得对突厥征战的彻底胜利后(东突厥),唐帝国的统治者们开始着手经略西域。
  安西都护府、北庭都护府等的设立,标志着唐帝国经营西域进入全盛期。正是这重要历史时期,唐帝国涌现了诸多执著于金
  戈铁马、开拓疆土,建功立业的有抱负的边塞诗人。岑参便是其中的佼佼者之一。
  岑参(cén shēn)(约715-770),祖籍南阳(今属河南),后徙居江陵(今属湖北)。曾任嘉州(今四川乐山)刺史,后人因称“岑嘉州”。天宝三年进士。八年至安西节度使高仙芝幕府掌书记,后又随封常清至北庭任安西北庭节度判官等,大历五年卒于成都。
  作为帝国杰出的边塞诗人,岑参曾两次出塞,在西域戍边6载。其边塞诗“雄浑跌宕”、“雄奇瑰丽”,现存70余首。也是迄今发现,唐帝国留存边塞诗最多的诗人。
  录《轮台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如下:
岑参
轮台城头夜吹角,轮台城北旄头落。
羽书昨夜过渠黎,单于已在金山西。
戍楼西望烟尘黑,汉兵屯在轮台北。
上将拥旄西出征,平明吹笛大军行。
四边伐鼓雪海涌,三军大呼阴山动。
虏塞兵气连云屯,战场白骨缠草根。
剑河风急云片阔,沙口石冻马蹄脱。
亚相勤王甘苦辛,誓将报主静边尘。
古来青史谁不见,今见功名胜古人。

 
  该诗铮铮铁骨,号角连鸣,征战前的气息扑面而来。其宏伟壮阔,史诗般的画面感浮现眼前;史诗般的音乐感,绵延于耳;史诗般的现场感,为我们再现了历史发展进程中的一个伟大时代。
  可以说,岑参的诗充满边塞生活气息,且意境开阔,充满浪漫主义激情。有些作品中,酣畅淋漓地展现了三军将士建功报国的英勇气概。
  当然,唐帝国除了岑参,还涌现了高适、王昌龄、王维、杜甫、李白、王之涣等等,影响后世的边塞诗人。他们如闪耀在历史长河中璀璨的名星,煜煜苍穹。
  可以说,从唐帝国始“家国情怀”在诗人的笔下,在诗人集体意识的催发下,在壮丽诗篇的抒怀下,“内圣外王”的文化基因及强大的传承力便得以彰显。
  由此,边塞诗的思想性和艺术光芒,便穿透了历史尘埃,达到了中国诗歌发展史的巅峰。
 

  上世纪80年代,以诗人周涛、章德益、杨牧为代表的新边塞诗主义,崛起于西陲(新疆)。同时,又一说法是以昌耀、周涛、章德益、杨牧为代表的新边塞诗。总之,不管哪一说法,新边塞诗一时响彻当时的中国诗坛。这种有高超战略定位,精准战术实施,精湛诗艺表达的文学现象,照亮了西部天空!也给中国新诗的百年衍进带来了一抹亮色。
  诗人三剑客也罢,诗人四剑客也罢,吟啸当时的西部诗坛,盛名与影响深远。它是继汉唐边塞诗风后,继承、弘扬与创新中当代诗人的一次超视觉体验。无疑它是“家国情怀”的赤胆写照!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自古西域就是兵戈之地。新疆自和平解放以来,尤其进入新时期、新时代以来,它的区位战略地位更加凸显。无论是从反恐的第一战场来看,还是从意识形态领域反渗透、反宗教极端主义来看,新疆地区甚至一度成为中西方势力博弈的焦点。
  2019年,中国政府面向国际发布了《新疆的反恐、去极端化斗争与人权保障》白皮书。白皮书中说,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新疆境内发生了数千起暴恐案事件。这一罪行是反人道、反人类的。
  上述引申对诗人、对诗歌创作有什么关联呢?
  让我们来领略下,诗人李白在《关山月》一诗中,对于家国情怀的执著表达: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汉下白登道,胡窥青海湾。
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
戍客望边色,思归多苦颜。
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

 
  诗中引用汉高祖刘邦,征讨匈奴被围白登山的典故(今山西大同以东)。
  只要对汉唐以来的边塞诗略有了解的朋友,都会发现一个共性问题:征战、杀伐,反强族入侵的不屈不挠精神。
  因为汉唐时,恰逢匈奴、突厥崛起时,中原王朝在游牧部落的弯刀、铁蹄洗掠下,时刻面临着土崩瓦解、亡国灭种的威胁。
  上溯至西周时期,野蛮强悍的西夷犬戎族攻破西周,周幽王被杀,幽王的宠妃褒姒被掳,都城丰、镐西北被犬戎占领。曾经延年800年的周王朝覆灭。
  沿历史的轴线下移,南宋是当时世界最富的国家,财力占当时世界的60%。然而,在经历了靖康之变后,宋徽宗、宋钦宗不但被金国所俘,北宋灭亡。竟然连皇帝的母亲、皇后、嫔妃、公主、宫女等一并被俘,这些女性成了金国兵将们发泄的人肉工具。
  纵观历史,中国2000多年的封建王朝更迭,除了内部矛盾自然更迭外,外族强势入侵导致国破家亡屡见不鲜。
  所以说,历史没有假设,错过了不容选择。
 

  自上世纪80年末,以周涛、章德益、杨枚为代表的新边塞诗三剑客,因各种因素退出新疆诗坛后,上世纪90年代至今,新疆诗坛便出现了无序状态。具体表现为:
  1、缺乏强有力的旗帜鲜明的领军诗人;
  2、地方团伙主义,个别无政府主义倾向明显;
  3、后续新秀诗人在作品出版等面临瓶颈性问题。
  当然,在此期间,新疆不是没有优秀的诗人产生。只是靠版本说话的年代,处在底层的优秀诗人们被“洛阳纸贵”拒之门外。
  而在传统的地界上,也崛起了一些诗群部落。如北疆的天雅诗社诗群、克拉玛依的油城诗群、伊犁诗群、石河子大学为依托的“火种诗社”、乌鲁木齐诗群,在南疆崛起的喀什诗群,以及由我本人发起、倡导的天山南麓新边塞诗群。
  在这里简述下天山南麓新边塞诗群。在天山南麓,以诗人吕献、绿野、黄也、老点、吉利力·海利力、苏德新、肖梅、吐拉罕·托乎提、吉尔、默风等诗人为代表,扯起天山南麓新边塞大旗,并擎起了“精神戍边、文化戍边、诗意戍边”的精神旗帜。这完全符合社会发展规律。并呈现了维吾尔族诗人用汉语国语写作的鲜明特点。
  如诗人吉利力、吐拉罕等优秀的诗人,不仅能熟练使用维吾尔族文字进行诗歌创作,而且还主动学习汉语,利用国语母语进行诗歌创作。体现了各民族诗人团结共融的喜人局面。也是当代中华文化的凝聚力、向心力,在边疆地区的有力体现。
  换个角度来看,这一诗歌文化现象,难道是扯虎皮拉大旗?难道是哗众取宠?难道是画地为牢的山头主义?难道是争名逐利的滑稽表演?难道是螳螂挡车的跳梁小丑?
  小到一个家庭,一个地域,大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假若精神颓废、奢靡堕落、道德滑坡充斥家风,必然也会影响世风、国风。
  如果社会上人与人之间,不再是信任与坦诚关系,而是相互防范、猜忌,恣意欺诈、大胆妄为之风横行,那么这样的社会文明发展成果,只能说是被一小撮道德沦丧之徒暂时所窃取。
  诗歌需要净土,同时,诗歌不需要净土。因为,大浪淘沙,有些诗人有免疫力,能够自我救赎。如何救赎呢?莫过于保持内在的定力,从容不迫地过活。诗人的思想与灵魂高于世俗,而他的作品也一定会穿越尘俗。
  荷尔德林说,“诗人的天职是还乡”。如何还乡呢?莫不如来一场尘世的修行:一个心胸坦荡,正直、正义的人;一个目光深远,能看到未来的人;一个情趣高尚,不屑于与鸡鸣狗盗之徒为舞的人;一个敢于打破常规,善于突破世俗局限的人;一个怀有理想和抱负,不懈奋斗的人,开拓的路永在他的脚下。(2019年6月25日写稿于乌鲁木齐新闻大厦)
  
  绿野:天山南麓新边塞诗发起者,现为国际汉语诗歌协会副秘书长、中国诗歌学会、中国散文学会会员,诗歌作品散见《诗林》《敦煌诗刊》《绿风》《星星》《世界文艺》《中国诗选刊》《左诗宛诗刊》《中国诗典》《文学月刊》《中国作家》《人民文学》《中国诗歌2013年度诗选》《2014年中国新诗排行榜》《国际汉语诗歌》2014年卷、《2015年中国新诗排行榜》《2016年中国新诗排行榜》《2017年中国新诗排行榜》《每日一诗》(2017年中国诗人日历)《2018年中国新诗日历》等书刊。曾获中国散文学会年度征文奖、人民文学征文奖、首届杨万里诗歌奖等,以及被译为多种文字。
责任编辑: 周楠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我的家乡大片土地在消

    施浩,出生于江西九江,现居深圳。上世纪90年代开始诗歌创作,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
  • 日常生活(组诗)

    彭戈,本名彭易贵,籍贯江西九江,江西作协会员。任过教师、媒体记者、编辑。主编、
  • 磐安,一生动容

    著名诗人、诗评家孙思最新诗作。 孙思,曾用名慕姐,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海文艺评
  • 杨克的诗英文新译八首

    杨克是当代汉语诗人中一以贯之具有个人化历史想象力和求真意志的诗人,其城市诗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