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耀天山与“滴漆入土”精神初探

作者:绿野 | 来源:中诗网 | 2019-02-14 | 阅读: 次    

  导读:从防务、文化、执政三个元素审视之,文化的影响是最为持久的了。而文化的表述又是多元的,这就需要主流文化的全覆盖。这其中,诗歌文化只是这恢宏主流文化大潮中的一个代表元素!一支轻骑兵!它只坚持它的纯粹性、艺术性。在育化人心的过程中也许需要五年、十年,甚至一百年,两百年后才能体现出它的生机与活力。

   “滴漆入土,千年不腐”。这句话讲的是中国的漆文化。对大漆材料的审美探析,考古方面给出了惊艳的数字——八千年的历史!这就是中国博大精深的文化代表元素之一了。
  客观而言,如今人们对于漆文化的陌生,源于一些传统文化的断层与丢失。而站在美学高度看待诗歌文化的传播,尤其是在边疆多民族聚居区的衍射与传播,同样是件值得严肃探究的历史性课题。
 
 一、固本培元,需要“滴漆入土”精神
 
  所谓漆器,就是一种用生漆涂敷在器物胎体表面,作为保护膜制成的工艺品或生活用品。表面被涂过漆的胎体经过反复多次的髹涂后,不仅坚固耐用,而且多样的装饰,使器物色泽华丽。我国是世界上最早使用漆的国家。古老的漆器文化,尽显古中国的智慧与先民的勤劳和不断创新、求索精神。
  这种不断创新、求索精神,植入诗歌文化元素中同样经久弥新。从盛唐以来的“边塞诗”,到新中国成立以来,以周涛、章德益、杨牧为代表的“边塞诗”诗人出现,再到天山南麓如火如荼的‘新边塞诗’主义,这是一个较为完整的文化传承体系。而促使这一体系形成的内因动力,一定是诗人的‘历史担当’。这种担当精神它不明确归属于哪方的政治势力,不服务于哪方的政治意图,它只对人性的真善美负责!只对“家国情怀”执迷不悟!因此,它所展现的无不是“滴漆入土”精神。
  进入新世纪,新时代,多元化利益诉求,快餐式文化的无孔不入,给诗人的立地生存与创作,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困扰。面对严峻挑战与考验,是立地固守还是卷铺盖卷逃走?在走与留的问题面前,作为天山南麓的‘新边塞诗’发起者,本文的作者我,也是纠结心头良久的问题。走,意味着‘外省书’与生活的洒脱与安逸。留,意味着困守,甚至危险到艰苦付出的孤立无援!徘徊良久,我最终选择留下来,留下来与诸多诗友并肩继续战斗。
  因此,在天山南麓的‘新边塞诗’,无论从形式上看,还是从理论高度上看,它都有了自身的清晰定位与方向。即:“精神戍边、文化戍边、诗意边戍边”的灵魂旗帜。它具有无往而不胜的精神感召力!值得注意的是,它不是文艺圈内俗不可耐的地方团伙主义,不是为了蝇头小利而扯大王旗的利已主义,更不是勾心斗角的地方小圈子的卑微嘴脸行径。具体而言,它是一种文化符号。体现了时代发展与进步及区域性社会的包容。
  它体现了新时代诗人的一种操守!有了这种操守,它便突破了所谓‘区域诗人’与国内诗人的严苛界限。这种操守是历史赋予诗人的必然选择!这是自新疆2009年发生的7·5事件后,诗人发自警醒的固守文化阵地的长叹!这是人们建设美好家园的正义力量与时代呼声!这是新疆社会发生深刻历史性变革的实践与探索的表象元素之一!
 
二、诗意探索,需要“滴漆入土”精神

  中国古代漆器的工艺,早在新石器时代就已经出现。而今天的家居实用器具中,不乏涂漆器物。比如瓷器的茶盘、茶壶,用餐的碗、碟,实木家具等等。这可广义理解为是漆器文化的延续与发展。而在出土的文物中以木器呈现最为惊艳!且是独树一帜的,上升为美学高度、严谨的史学高度来定义的世间‘绝无仅有的文物’。
  此种古老的技艺文化延革,放到诗歌艺术领域,同样震古烁今。由《诗经》、唐诗、宋词到现代的国语(汉语)新诗、现代的国语(汉语)古体诗的发展蔚为壮观。比如,华语诗歌春晚的创意与成功举办便是生动的实例。由最初的北京+国内省市代表圈,到如今延伸为欧亚大陆板块,此等战略宏图的展现,背倚的是一个蒸蒸日上的渐有希望的民族!
  以历史的眼光回眸之,国运强则诗运强,诗运强则国力强。两者为互为映证的关系。
  文化的种子生根落地需要一颗匠心。同时,工匠精神所铸造的诚信品牌、品格及灵魂高度,又为文化的传播与普及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佛说前世前欠,今世相见。”后面还有句,“今天相欠,明日相见。”是的,想必大家都晓得前半句话。而后面半句则是民间诗人绿野——我说的。
  我想,这既不是搞封建迷信的那一套,也不是搞神学或禅学。这是在第四届华语诗歌春晚新疆阿克苏分会场结束后,我作为民间组织策划与发起人,对诸多参与诗歌春晚并给予过帮助的朋友们半开玩笑说的话。
是的,在“文人落寞不如狗”的年代里,办一场上规模的诗歌春晚谈何容易!幸运的是有诸多朋友的相助,也便有了我对朋友的相欠。而精神上的自我安慰与疗伤,莫不是受用大诗人李白的诗句“千金散去还复来,天生我才必有用。”
  总之,在官方相关部门的有力支持下,本届诗歌春晚总体向好!不仅赶在戊戌年的尾巴圆了一场庄重的仪式,更有几个第一的突破。一是首次实现了官方与民办密切联合的突破;二是首次实现了打破区域壁垒,呈现出中原文化与边疆文化碰撞融合的景像;三是首次实现了官方领导重视并参与相关工作调度的局面;四是首次实现了整合民间资源力量,呈现矩阵发展良好态势;五是首次实现了本土朗诵艺术家与中原艺术家密切交流与切蹉局面。
  上述五点的体现,是区域性社会发展阶段历史的见证!更是对诗歌文化的一种尊重,对诗人的理解与尊重!比如,河南省鹤壁市朗诵协会的朗诵艺术家樊青戈、李峰、谢培培的到来,融入到第四届华语诗歌春晚新疆阿克苏分会场,体现了诗歌文化的价值与战略品牌!比如,当地金话筒朗诵培训班师生对《柯柯牙赋》的精彩表演、塔里书画院古筝培训班师生的精湛表演;比如,当地玉成公交广告、华谊创客文化传媒、赛弗英语、纯谷酒坊、派悦文化传媒、鹏宇文化传媒等的义务相助,对本届诗歌春晚的圆满举办都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还有本土朗诵者如沈璐、修童、李慧、文新、谷乐兴、米热阿依、王乐、胡乔越等等的义务参演,这些都聚合为诗歌文化元素的鲜明时代特色!
  当然,了解一种文化现象,需要时间来检验其纯粹性与生命力。国际汉语诗歌协会南疆创作基地的立地生根便是一个例子。由实验性的虚拟创作基地,到民间团体组织,由民间团体组织到向学术性、文学性、艺术性追求进步,其探索与发展永远在路上。
  国际汉语诗歌协会南疆创作基地以《南天山诗风》微信公众号为平台,聚集本土诗人,打造区域性诗歌文化品牌,同时向国内权威版本推荐作品,呈现了诗歌文化蓬勃发展的良好景像。近年来,先后有诗人黄也、老点、绿野、吉尔、吉利力·海利力、肖梅等诗人的作品,荣登由权威诗评家、北师大中国当代新诗研究中心主任谭五昌先生主编的年度“中国新诗排行榜”、年度“中国新诗日历”等刊物。打破了区域性诗人作品难登大雅之堂的尴尬局面;打破了圈子文化派系斗争的劣根传统。这是区域性文化软实力的阶段性有力展现。

  
三、匠心求索,需要“滴漆入土”精神
 
  中国漆器是中国古代在化学工艺及工艺美术方面的重要发明。它一般髹朱饰黑,或髹黑饰朱,以优美的图案在器物表面构成一个绮丽的彩色世界。
  倘若说,漆器文化是依附在具体实物上的匠心艺术展示,诗歌艺术则是流淌于人类历史长河中的一道清泉。具体来说,在人类的陪葬品中发现了古老的中国漆器文化。而在伴随人类社会发展进步的当今时代,能够净化人的心灵、安抚人类灵魂的,诗歌艺术功莫大焉。
  无论是对漆器文化的传承、创新、活化,还是诗歌文化的发展,都需要时间和空间,需要一批匠人的匠心力作。从国土防空的战略高度审视之,中华传统文化的浸润与普及,在边疆地区而言任重道远。它不是一种民族文化对另一种民族文化的入侵与颠覆,而是站在历史发展的焦点,涉及种族、涉及国土安全的战略考量。因此,从技术层面而言,在诗歌创作过程中,在边疆地区坚持用国语(汉语)抒发对民族区域的普通民众细微生活、生存处的对比变化,抒发人性的真善美,抒发民俗的美与本真,就好比对一件大漆材料的加工与制作。当然,各少数民族的诗人坚持用自己的语言文字创作也无可厚非。但在历史发展的洪流中,诗人作为一个族群中警醒较早的先知者,更应站在一个古老民族统一大业的高度,审视自身文化的短板与不足。
  近日读史料,看到了一组惊人数字。讲的是民族英雄左宗棠为收复新疆失地,筹备5000万两军费的故事。在腐朽没落的大清王朝,割地赔款,国库早已空虚的情况下,这笔巨款无疑是天文数字。无奈情况下,左宗棠只好让红顶商人胡雪岩来筹办。胡雪岩只好向外国的洋行借款,且是高利贷。收复本国的领土主权失地,却要向别国借款。更为滑稽的是,借款的主权国就是背地里挑起新疆叛乱的元凶——昔时的大英帝国。可想,作为铮铮铁骨的左大人,面对当时的世情、国情,真的是背负重望!
  反观之,在中国历史的发展进程中,在多民族聚居的边疆地区,向来是生乱、引祸的策源地。究其缘由不碍乎三点:一是中央王朝的实力不济;二是主流文化的普及不够;三是民生与教化缺失。这三个因素中文化尤为重要,它涵盖了一方民众对一个国度主权的认同,对优秀文化及法律体制的认同等。总之,血脉不同族,文化不同源,教化不周必埋祸端。
  因此,文化阵地向来是核心的前沿滩头阵地。它发挥着激励人、凝聚人,固化人心的作用。它有时摸不着,看不到,但其无形中的传播力与衍生力量往往超出预料。从防务、文化、执政三个元素审视之,文化的影响是最为持久的了。而文化的表述又是多元的,这就需要主流文化的全覆盖。这其中,诗歌文化只是这恢宏主流文化大潮中的一个代表元素!一支轻骑兵!它只坚持它的纯粹性、艺术性。在育化人心的过程中也许需要五年、十年,甚至一百年,两百年后才能体现出它的生机与活力。
  自家的孩子自家疼,值此已亥新春,还是默念与祈福国际汉语诗歌协会南疆创作基地能够继续生存下来,诗人们的创作作品再好一些,路走得再宽阔些,走得再远一点。
 (作者系 天山南麓新边塞诗发起者 国际汉语诗歌协会副秘书长、中国诗歌学会、中国散文学会会员)
  绿野:天山南麓新边塞诗发起者,现为国际汉语诗歌协会副秘书长、中国诗歌学会、中国散文学会会员,诗歌作品散见《诗林》《敦煌诗刊》《绿风》《星星》《世界文艺》《中国诗选刊》《左诗宛诗刊》《中国诗典》《文学月刊》《中国作家》《人民文学》《中国诗歌2013年度诗选》《2014年中国新诗排行榜》《国际汉语诗歌》2014年卷、《2015年中国新诗排行榜》《2016年中国新诗排行榜》《2017年中国新诗排行榜》《每日一诗》(2017年中国诗人日历)《2018年中国新诗日历》等书刊。曾获中国散文学会年度征文奖、人民文学征文奖、首届杨万里诗歌奖等,以及被译为多种文字。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