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之恋

作者:罗唐生 | 来源:中诗网 | 2020-06-28 | 阅读: 次    

  导读:罗唐生诗歌作品选。

在路中间
 
有一位夜游魂
坐在路中间
神情呆痴
身边流着一摊血
他没有喊救命
也不叫我打110
任由鲜血去流
鲜红的血照见了朝阳
我快速走过
我低下头
待我回过头时
他已不在
血也不在
只有放学的学生
奔奔跳跳喜闹
在路中间
在我的视线中
变成一块块
挡路的石头
阳光照着年轻的脸
人间与天堂离得这么近
魔法与现实如此相似
我朝着路边的树
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却发现夕阳
火红一片
 
大雁时空连线:人心有障碍,路就有障碍,而人心有希望和爱,世界就有朝阳,对“障碍”理解得深了,具有了关怀性,那么它就是生活中的平常和美,就是“学生”,而受伤的“夜游魂”不过是自己的执着心罢了。也许,人间和天堂的区别就在于是否把眼前的“石头”活看,是否愿意真实诚恳地接受和承认苦难,做到活和真,一切障碍就变低或者无存;鲜血可以转换成太阳,而太阳也完成了自我转变,从朝阳变成了夕阳——这就是人生,人在旅途中思考自己绕不过的哲学问题或者现实问题,而世界却在客观地前行或者说变换,我们的价值观是多么原始而矛盾,我们应该从更广阔的角度参与世界。
(附:大家所见,本期作品展内容为与大师同题
1928年,巴西诗人卡洛斯·安德拉德(Carlos Drummond de Andrade)发表了他一生最著名的诗《在路中间》。此诗当年为安德拉德赢得了 “精神病” 的 “荣誉”。即使放在今天,这首诗也未必能被更多的人理解。「点击此处,可见关于这首诗的延伸阅读」
本期 “鲸鱼会客厅” 以《在路中间》为题,邀请杨黎、何小竹等当下活跃的 39 位诗人同写一首诗。这并不是 “向大师致敬”,说是与巴西诗人安德拉德共同完成的一个好玩儿的 “诗歌写作行为艺术” 可能更准确一点儿。中秋节也快到了,借此预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
卡洛斯 · 安德拉德 | 在路中间
在路中间有块石头
有块石头在路中间
有块石头
在路中间有块石头
 
我永远也忘不了这件事
在我视网膜的脆弱的一生中
我永远也忘不了在路中间
有块石头
有块石头在路中间
在路中间有块石头
卡洛斯 · 安德拉德,巴西诗人和作家,被一些人视为 “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巴西诗人” 或 “一个巴西民族文化的象征”。其部分著作影响广泛。该译本译者为胡续冬。)
 
 
问北京组诗
 
1、辛亥革命
 
枪声紧逼
在侯官的上空
众鸟已迫不及待出征
鸟声穿过闪电的骨头
惊醒出辛亥革命
闽江之水汇入大海的朝流汹涌澎湃
电影的镜头出现了林森高昂的头颅
身躯后面跟随着一座座群山
呼喊着一群群不愿作奴隶的乡亲
掀起反封建反帝制的高潮
那年林森风华正茂
闽江之水也不示弱
 
2、抗战号令
 
刻不容缓
时局已进入生存危机
中国民族已进入最危险的时刻
风在吼,马在叫
黄河之水在天上咆哮
有人攘外必先安内
但林森不能
他以民族大义,奋笔签发抗战号令
举国响应
迁都成都,疾走前线
一场车祸命丧抗战中途
雷霆失声,天庭顿哭
倾盆的大雨洒满祖国的天空
毛泽东用八个字概括林森的功绩
大写林森安息
无愧于历史,无愧于民族
大雁简评:一个人的名字,和地理以及历史相融合,和文化以及民族精神共生,那一定有他的独立的一面,这种独立是对一种基于人本的判断、推动、横亘,也就是说,诗歌解析了一种基于人本的伟大,以及伟大的社会现实影响和反思意义。
3、林森回来
 
如今林森又回到了福州
以林森命名的大道街坊
与森林融合
与时代脉搏一起
怀念闽江之水
映照着天空
以火的姿势烧成瓷器乡愁
从问北京到问祖国大好河山
回说草木连绵
牛羊散落在芳草地上自由自在
不再流血牺牲
不再任人宰割
一片葱郁的祖国景象
一定是将闽山闽水推向了绿色生态高地
今夜有人在异乡
独自站在远离尘嚣
隔绝繁华灯火阑珊角落
如闽江之水为林森吟唱
为祖国吟唱,为闽江吟唱
二十万字的长诗《闽江》
足以掀起闽江闽海巨浪
并与海鸥一道飞翔
将闽人的血脉铸就成精气之神
映照在大美河山
祖国未来
大雁时空连线简评:有些人的精神回归,是壮阔的,但更是自然而亲切的,因为这种精神本来自这里的民间,也就显得更加自由、也就更加诗性和具有世俗精彩。
 
4、林森大道
             
与榕树成行
与鹤一起飞渡闽江秋水
与则徐大道走向历史
今夜无眠,今夜
一定有许多国际国内政要在追思林森
中共中央致唁电说:“领导抗战,功在国家”
国民党为林森举行国葬
蒋介石亲往祭奠
人们不会忘记林森穿上长袍马褂
足蹬布鞋,肩上斜披了一条红色丝质绶带
又佩戴上了一枚青天白日勋章的时刻
瞬间载录史册:
“一代完人”、“千秋模范”
这溢美之词
摩崖在岩石之上,镌刻于时光深处
在林森大道,或在闽江之上
与云彩、林木、飞禽和鱼儿同在
成为闽侯人魂牵梦萦的旷日守望
投入的光和影
在时间之上,重塑新时代光辉形象
大雁时空连线:有一条共同的感情大道,是可以跨越阵营、时代的,这条大道肯定是风骨支撑起来的,也是一地的历史、文化、群众精神支撑起来的,它在诗歌中化为一个具体的名字,化为壮阔的美。
 
秋日烟台私语
 
从闽江北岸遥望烟台山
隐隐透过陨石之光
窥见蟾蜍之身凸显,隐落
它逃不过中洲岛与解放桥之下的闽水之光
波涛之光影交错,在时光深处
在待月听涛时,沈觐寿的身影依在
远峰青绿,蒋平畴喜红光
弱落在陈奋武书写的烟台烟雨中
谁在钓蟾?只是雕塑之影
被车水马龙之流光掠走,穿过观梅亭
引流到林容生塔巷深处
嵌于彩玻
昨天又在宋展生鹤之翔舞中熠熠生辉
烟台山终究在两岸秋日私语中
构筑自己的闽都风格
只有贝多芬的爱丽丝不懂将中西爱情的裂缝弥合
艺术的对冲依然被闽江之水冲淡
朝着强大的祖国,向太空与陨石陨落方向
发出光芒,她抚媚身姿照着秋日烟台山
归隐在苍茫大地之中
其中微小如蚁的身影是我
在微微独语,在伏卧中前行
 
大雁时空连线简评:无论是人,还是事物,还是历史,它们的命运都会对冲,都会交错,然后在消逝和重生中前行,同时得到境界上的平静、成熟和深刻,这是生之渺小,也是生之精彩,是微妙的价值获取。
 
纸上掠过的风景
 
蚂蚁行在纸上
如我
独自行于坎坷人生路上
几尽曲折艰辛
身后仍然是白纸一片
没有风景,自成风景
一阵风,一场雨
可以毁灭一切
尽管这样,我仍珍惜
一张白纸可以写下
微语旅痕
可以写下山川河流
茶园街道
和逆袭我的风暴
更可以写下孤独之旅的我
用青草鲜花阳光的笑脸
收住天空倾诉的泪水
在你的默默支持下
将我的感恩之语一并写下
一个音符,一首月夜之曲
静静地默念、祝福
然后守候这份真诚
守候白云阳光山坡
和草原蓝色的海洋
都收纳入我的心海
如此丰盈你我的一生
 
大雁时空连线:蚂蚁和白纸的关系,很简单,也很丰富,简单在于命运也许不出所料,丰富在于白纸能够配合人的内心,创造出层层深入的精神境界。
 
活在字典的一场雪
 
活在字典里的一场雪
与你我一样如期而至
这么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
在天际的网络
与城中鸟的线路没什么两样
也许天灯在亮着
驱开乌云和闪电
这在春天
阳光洒在城里城外
通往魔幻的溶洞
鸟沿鸟道出逃
人往《围城)入墙
没有谁眼光比我更毒
我一眼就能瞧着那是只狼
在人间为非作歹
奈何谁人比我懂
只有如期而至的雪
闪亮在人间天堂、草原
江流与喜马拉雅山之上
活在我们的字典之中
照着前世和今生的旅途
透透亮亮,因果轮回
从而洗净人间的罪恶
走向光明
 
大雁简评,雪是照亮也是掩埋,它代表一种严酷的自我认识和价值观的自我梳理,字典则代表着社会规则和经典道德认知,我们总是在放飞生命获得自由的同时进行意义上的自我审查,去获得灵魂跃升。
 
诗经码头之上的红色光芒
 
红瓦红墙红旗的光芒映照在苏区织布土具与陶灌之上
在深山沟壑擦亮一都记忆的黄昏
一根红柱撑起一片天空
秋天的斑斓一直漫延至天涯
我们在此缅怀一些往事
缅怀曾经随战火消烟而逝的伟大灵魂
他们曾经燃起的革命火种
一直照亮着我们前行
我牢记传承并嘱托丛林之父魏秋河在“诗人村”鹤山溪洲悬崖之上摩崖“诗经码头”
此时大姆山之顶
依然阳光普照
亭亭玉立,草原绵延
群山峻岭,江河明丽
一片火红欢呼雀跃撑起凤冠山巅的辉煌耀阳
红色光芒循序渐进地演绎大美河山
只要有心都能装入心坎
 
大雁时空连线:红色,是曾经的革命色彩,但同时也是生命本色,也是季节、大自然成熟之后体现出来的“高潮”色彩,诗歌在这里把它定位为一种热爱,或者说对生生不息的生命韧度的赞叹。
青铜铙
 
青铜铙穿过的漫漶时光
常被历史忽视
它的背影埋葬了多少云霞之光
我所说的是深入骨髓的
而又被时间遗落的
是我在阳泽黄窠山遗址回望中


聆听到古代石铁敲击的声音
这是公元前771年先民冶炼的熟悉场景
以及那觥筹交错的节庆盛宴
即使跨越千年
在如今的炊烟袅袅中依旧清晰可见
它的孤独,它情感
被埋在星光碎裂的岁月中
有谁记得
只有被古代的风
越吹越远
吹到从前故乡的古廊桥边
苍苍茫茫的云烟里
两千多年过去了
青铜铙才得以重见天日
历史总是这么健忘
只因有一位姓江的村民
发现并将它重塑
 
大雁时空连线:历史的记忆,在质地上是具有青铜的浑厚苍茫的味道的,而对它的认识,则是可以有一定的境界变化的,可以更加的锋利、真诚和坚信民众的力量,让它为民众发声。
 
凝视建盏之一
 
凝视建盏
凝视这土与火交融的惊艳之作
无须高度,一双眼便能旋转天空
从诞生那天,便注定独一无二
对与不对,都把欲望锁定
从选料、配比、陈腐、揉泥
拉坯、修坯、上釉、装窑
到火焰中透出的风骨
着实让我感动
前天,我从秋天的垄沟走过
花撒尽,果实早已挂满枝头
在秋天的尽头
我们观看鹧鸪斑在茶水中的微微波澜
杨敏说他手制的建盏
从南宋遗风代代相传,一直捧着
走向这热茶带来的暖意
柳暗花明,峰回路转
从暗淡无光走向色泽明丽
呈现大地的生机盎然
我无心装点这秋之垄沟
但她依然光彩照人
倒映出繁星斑点
此刻,我立在垄沟耐心地等待、守候
偶尔,也会遇到色彩斑斓的经典之作
凝视建盏
凝视这个美好的秋天
就像人生,当你遇到真爱时
其他一切都不重要了
就请好好珍惜
毕竟不是谁的一生注定都能有缘遇到
 
大雁时空连线:自尊自爱的人生,就是从土到艺术精品的一个过程,它蕴含了历练、坚韧、转折、珍惜的含义,因而最后圆润而璀璨,最关键的是,我们自己凝视自己的生命,那种认真和真诚,就是最美的纹理。
 
音乐,彩云之重与行走的风景
——唐承华近期绘画印象
 
天上彩云从惊蛮醒来
在寒风凛冽里,北京下着脆雪
天空下的南方,映出你灿烂笑容
我一再被空气瞬息间凝固
地冻天寒北陲东疆
似乎一切都变得不再陌生……"
此时春天那片行走的风景
就开始起航
如音乐般的梦幻
不讲国界,只讲彩色
那天我航天回来,一场风暴
夹着彩云之重,以陨石流星般的力量
穿透地心,还张开眼睛
从远古的洞穴,涂上色彩
顺便将沙洲,芦苇,海洋,飞鱼与帆船
涂个遍。皇帝吓死,鸟儿惊喜
我不知是否对错
这彩云之重,这天上人间
这魔鬼的洞穴,在今天清晨
都写上新世纪的曙光
并一再被新新实验者翻新
令史学家吓出一身冷汉
只有哲学家从世纪元年就洞察出其中美感
这变幻中的美,涂在印第安人身上
与画在法国人浪漫情调的身上
没什么两样
春风一吹,云就轻淡
如我听着音乐,卸下风尘羁重
如我行走的风景,浪迹天涯
就因为唐承华的西洋画,哈哈!
 
大雁简评,对此西洋画的描述,实际上融合了历史、地理、宗教、哲学、科幻等因素,而且角度上天入地,覆盖全世界,也深入自己的生活和自我情怀,开阔、丰富、自由构成了一种交响式的艺术通达,也形成了一种魔幻傲游之后的可爱淳朴的现实回归
 
音乐,大卫像及其鲜花之城
一一余总佛罗伦萨游记
 
从天而降的怦然心动
在鲜花之城
总是以大卫像出现
从达芬奇到米开朗基罗
无数油画与雕塑
都化为音符
登上大雅的音乐殿堂
扫横整个欧洲
只有阳光在阴影之下
和羞而过
余总审视了大半欧洲
只有在佛罗伦萨
堂而皇之
进入音乐正史
我不敢漫天胡说
亲爱的你也别害羞
或许从音符之声
雕塑之美中
窥探出米开朗基罗
内心深处的隐密
和被人追赶的痛苦
 
大雁时空连线:优秀的艺术,大都经历过痛苦、尴尬和不被理解,人生也是这样,我们要进入人生的主旋律,就要经历变故,并把变故当成艺术。
 
音乐,东方红及运通航天教育基地
 
音乐在一曲东方红旋律中
从运通升起,身旁有五一路
直抵五一广场,毛泽东同志挥挥手
中国航天以两弹一星,毅立东方
八十高龄的黄春平泰斗箭步如飞
叫我如果追得上。只好用陨石一道增氧发力
这咄咄逼人的音乐喷泉
让他老直接年轻2o岁
也让老美小特小弟羡慕不已
这航天家园,一样唱看东方红
在闽江源在闽海捍卫祖国的疆域
打贸易战与搞港独台独
必定失败
这是二十一世纪的中国
一边做科技,一边修内功
教育仍是百年大计不可废
闽江闽海在音乐声中
万古流,万古流
上可九天揽月,下可五洋捉鳖
已以诗歌成为现实
神成,神威
爱我中华之崛起
晨起有感而发。记之。
 
音乐,机场及其票友
               一一梁爽法国里昂纪事
             
音乐沿里昂乐符的天空走廊
缓缓而降,至D大调,俯冲
向着机场挺进,唱着进行曲
吸引奇特的立体大厅
浪漫的法国人好奇地
张开双眼,看蒙德里安
几何抽象建筑、艺术
与设计如何完美展示
梁爽是位票友
无心观赏欢迎地上的鲜花
心一急,便直奔戏场
戏院叮当一声
门己关
她便如画中人
使出分身术,穿墙而入
戏入后场,众多票友好摄
她趁着散场
与演员合影留念
这在中国只有领导才能上场
在里昂,她的愿望
已与音乐融合
并恰到好处地将音乐
引向了高处飞扬
 
大雁时空连线简评:音乐飞扬,也许是一种平等,热爱生活、热爱艺术的人,心胸中必存在着平等,也存在着凿通艺术与心灵、东方与西方、生活与尊严的穿墙术。
 
音乐,仙本那及孩童
      一一芳芳马来西山游记
         
仙本那的云与徐志摩
一起云游
一样如音乐的符号
走在海的空中
不像潜水员
也不像游船的小孩
那样成为一幅画
一幅童心不泯的
音乐背景
如夕阳挖出个坑
填下多少人的欲望
却填不掉
童话般的天堂
鲜花与掌声
依旧在仙本那
音乐也没有停留
它在蓝天碧海
与我一起流浪到天涯
只有芳芳一心挣钱
无心顾及罢了
 
大雁时空连线:对个人来讲,现实是一个大坑,但是仰头就是宇宙,美是一直存在的,童真是一直存在的,我们可以允许有生命矛盾,这是一种韵律起伏罢了。
 
纪念况璃
 
他编了两本桃花诗集
随桃花走了
我在诗集中写《桃花落》
唯美,凄丽,随风漂流
我不知是否预言他
但他真的走了
世间再无况璃
与他同龄的我
面对他漂流的走
我捧着桃花诗集
孤独的泪水
早已流成了一条长河
况璃流水流成路
顺水顺舟
一路好走
 
大雁时空连线:人在生命中的留下,嵌套着走这个主题,而人的走,也嵌套着留下这个意思,因为生命是短暂的,而艺术和感念是永恒的,“流”就是美的延续和深入。
 
四处逃散的五月幻象
      
小小的幻象在黑暗中舞蹈
它随心所欲,它为所欲为,它雍容的姿态
会扩散会麻醉你的系统和神经。剧院里
坐着满满的人,看昨夜镜中的梦境:
白天隐藏在树阴下;夜晚招摇街市
 
它担心的是韶华易逝;害怕的是火光和马匹
三月的潮湿满足了它的慵懒
四月的毒草在体内滋长
冷笑从峡谷的暗角出发
无边的欲望穿透高高的穹庐
 
“死都不怕,还怕小人吗!”。黑暗中
偶尔听到汪汪的狗叫,与不明事理的人
发出的挑战。颤栗之花也会逃过厅堂
“危险的固然是美丽的”
它听见邻居还在吵闹,心里就窃笑
 
它时常会释放体内的浊气和毒气
让你的歌声沉寂;让你的琴键失调
让你的音节缄默;让你心中
的玫瑰迷途;让忧郁与猜疑弥漫
让黑暗与隐晦降临人间……
 
毕竟南方有雷霆,北方有利剑
心中有火红的朝阳拨开迷障
三月的桃花已长成五月的果实
还有你在春天枝头敲响淬火的声音
五月幻象的舞蹈就会四处逃散
 
大雁时空连线:所谓幻象,就是现实情况对我们内心的迷惑和击打,在诗歌里,它被处理成一场“戏”,但当它接触到人心中坚定而长久存在的“自然”,就会逃散,这就是精神真诚对存在荒诞的胜利。
 
云上蓝梅令
 
一声令下
五月的暴雨
清洗了大地的骨头
风把珍珠的灵魂吹醒
干净,透彻
闪电不只是一次恋爱
依然如故在云上
镀亮我的眼睛
在杨然的家乡
有爱有最美的卓玛
保持她的温柔和体香
也许这是真幻的虚幻
那闪亮的眼睛
既幽深,善良
又忠诚,美丽
我仅仅挥手八千里路云和月
就能到冉义触摸她的心跳
云生蓝梅,楚楚动人
以一万里高速列车姿势
瞬间将它入怀
 
大雁时空连线;说到情怀这样东西,最能触动我们的,就是探索神秘和回归,诗歌探索的是一种女性的柔美和神秘,但这种女性魅力又代表着人对家乡和纯粹愿望的回归。
 
 
油菜花开我就上路
 
油莱花开我就上路
从睡梦中醒来
我就选择春雨阳光的季节
我看到我听到
油菜花开满人间
开满向阳坡
开满我的心田
它们摇曳着春风
拨动我的心弦
此时,它们给祖国装扮春天
我就给它们凃墨,上色
紫色,金色,青色。。。。
每一种色彩都楚楚动人
我分明看见一片片一垅垅
散步在田园,坡上
有许多画家诗人
拍着画着谱写着
如蜜蜂般簇拥在身边
唱着我心仪的油莱花儿歌
美的画面如凡高莫奈毕加索
张大千的笔墨与神韵不会少
它们让我目不暇接
在祖国,在我家乡
赋予新的符号
新的情趣
也没少给西方的贝多芬的《田园》谱上曲
连上一带一路向着西方走
心中装着祖国
 
油菜花开时节我就上路
不问东方西方
油菜花的路
就是我走的路
它的果实正在前方向我招手
我没有理由不上路
 
大雁时空连线:在当下,新的符号、新的情趣,必然是朴实而具有鼓舞性的,比如一个人对祖国的感情,就需要和自己的个人行为以及理想走向结合起来,在良好的大背景中,让自己的状态也“上路”,取得一种美的实际共赢,这才是真诚的诗意。
 
祖父的草
 
只要风吹过草地
您就会从地下发芽
那些苍茫的塌陷就压不倒您
我点燃一炷香,在祭奠中分明看见
神早已在您额头擦亮了清晨的天空
风吹草动,新墓地就在不远的山腰
 
早先,我们轻轻地拔开时间深处发黄的草
生怕惊动在地下沉睡38年的您
如今公路要从村边山头经过
又要劳您搬到陌生之地
我们颤颤惊惊地挖出六方土石的重负
生怕一锄一锄的响声吓着了您
 
我们说时间可以埋藏一切
但无法埋藏您劳苦一生的足迹
当寒风吹走了漫长的冬夜
曙色升起
春风会来认领生长的万物
在葱绿的青山之巅
阳光普照,大地轮回,草木复生
您就是那割了一茬又一茬的草
重又生起,染遍青山和大地
 
大雁时空连线:草的意义,在于平凡的生长,在于对过往感情的纪念,在于彰显底层的坚韧存活精神,人以草的姿态回来,是一种谦卑,也是一种伟大,诗歌的角度和表达弹性俱佳。
 
 
简介
罗唐生,祖籍浙江庆元,1962年11月出生于福建将乐文曲村,笔名罗初、罗云,作家、诗人、书画评家、丛林诗倡导与积极推行者、无党派知名人士、中国艺术家基金会福建联络处主任。2000年5月开始写作,从2002年起连续多年入选《星星》诗刊青年诗人十二家栏目,曾入选《星星》诗刊文本内外及下半月刊主页诗人栏目及甲申风暴·21世纪诗歌大展》;《2004中国诗歌年选》《中国诗歌2013年度诗选》《星星诗刊四十五年、五十年选》《福建文艺、文学六十年》等。著有诗集《乡村:1968—1978》、《在江南》、《露天吧文丛》《丛林七子诗集》《罗唐生长诗集》;长篇小说《小精灵》《穿越》,中篇系列小说《审计报告》及短篇小说《车祸》;长篇纪实文学《琥珀之恋》等十一部作品。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海外游记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