霞浦与古田

作者:罗唐生 | 来源:中诗网 | 2020-05-15 | 阅读: 次    

  导读:罗唐生诗歌作品选。

霞浦


据《霞浦县志》,“清置霞浦县,县境西南有霞浦江,东流入海。又有霞浦山,海中有青、黑、元、黄四屿,日出照映,江水如霞彩,这是山以江名,县以江名。”有赤岸空海纪念堂、折叠杨家溪民俗文化,霞浦县旅游景点富有地方特色,有唐贞观12年日本空海高僧入唐求法的登陆点──赤岸;宋朱熹讲学地“秀泉”;人称“海国桃源”的杨家溪,以青山碧水之幽美、潭、濑、滩与花、草、林镶嵌之秀雅,瀑布、峡谷、奇峰、悬崖、异石、怪洞等神工与人文汇聚之胜境,名胜古迹、民间故事、神话传说之神妙而扬名,因而被列为国家重点风景区——太姥山名胜区的“山、海、川”三大主景之一;省级文物保持单位大京城堡,名列《中国名胜词典》的塔岗虎镇塔;荫峰阁;以“八间古刹”闻名的佛教沩仰宗创立者灵佑禅师的“出家修行之地”东关建善寺;有“闽东小普陀”之称的三沙留云洞;获“闽东北戴河”之誉的天然海滨浴场──外浒沙滩;“中国道教名山之一”葛洪山;“摄影宝地”——北岐滩涂;“畲族小说歌发祥地”白露坑以及沿海天然沙滩、岛屿、港湾各具特色。

霞浦踏浪后,念着一个词叫:销声匿迹
 
夕阳的余辉落在海面
投入的光和滩涂被摄影家捕捉
岸边的青草也随光影忽明忽暗
白鹭与海鸥遗留下的气息
提升晚霞的神秘
忽然有人在滩凃呼唤一声
月光酒下了冷艳与傲骨
如海上一次集体宣言
而后踏浪而去
在霞浦,我与汤养宗举过杯
踏浪后随风而去
他获了鲁奖
我终大彻大悟,回归丛林
念着一个词叫:销声匿迹
 
王昌成(松林湾)简评:一首清新脱俗的诗作。诗人以观察的角度,从夕晖,海面、青草、白鹭依次写起,再由景及物,落脚与归宿在人物身上。即天下虽美,却不及吾与先生一一汤养宗。诗作至此,并没有结束。而是笔锋一转,再由人及景,“回归丛林"。此丛林乃双关,即指自熊之丛林,也寓精神之丛林。整首诗作,结构严谨,层次分明,循环往复,令人怦然。
大雁时空连线:人生历练之后,就像看过了无尽大海,不管是获得荣誉,还是没有,能够在自己的内心形成领悟,不可谓不圆满,回归丛林、销声匿迹也是爱生命、爱世界、爱艺术的体现。人性之所以广阔,就在于他的承受、理解能力和透悟、放下、潇洒的可能。
 
冬日杨家溪(外一篇)
 
雾早已跌落幽暗的峡谷
寒风却不断扯着我的衣袂
端坐在人生的竹筏上
我试图穿越
迂洄低湍的生命之舟

多少生活的磨难
都随两岸的风景远去
众鸟也已在林间飞遁
我无法猜测它们的行踪
更无法预知它们的未来
 
历史的故事从导游口中说出
我的心绪也飞向久远的星空
在目送崖边的一个个空洞中
寻觅那一位位曾经鲜活的英雄
如今他们都去向了何方
还有那金戈铁马的踪迹在哪
都成了历史之谜
 
脚下的溪流在低吟浅唱
那流动的美在溪中闪烁
多少人生的感悟如岸边的枫叶
所有的飘落都定格成美丽的音符
     
在冬日的杨家溪
我赞美这终日流淌着
难以忘怀的歌
和逝于眼前
红于二月花的死亡气息

   面对陈厝古榕

     也许你安于这样的角色
也许你别无选择
八百年前陈厝先民的
一次次灾难
注定了只有朱熹老人的指点
才能消除
是因为你的驻足
才有这一切的包容
我于天高云淡走向你
卸下所有的动词、形容词
让巨大的阴影静静地安放在
与你一样深情的大地上
 
从此哭泣与泪水
将不复存在
从此根深扎在地里
把绵延的青春
变幻的路径
于盘根错节中
于大规模的血腥绞杀中
成就了你这样一个大家族
 
面对苍茫大地
面对勃勃生机的陈厝古榕群
我祈盼与你一道
静静地守望
这蓝天和一方沃土
古田

地势以东、西两侧向中部古田溪和古田水库倾斜。古田县境内山峦起伏,岭谷相间,山、丘、岗、垅、盆谷、河谷错综复杂。有朱子理学文化、圆瑛文化、陈靖姑文化、库区文化、食用菌文化。其中,古田朱子理学文化:朱子是朱熹的尊称。朱熹是我国古代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和教育家。他出生在福建尤溪,长期在闽北讲学,他的理学又称“闽学”,对中国乃至世界都产生巨大而深远的影响。朱熹晚年因朝廷党争,受到奸党迫害,为避“伪学”之难,应古田门人的邀请,来到古田讲学,同时又培养了一大批当地门人,还在许多地方留下诗文墨迹。

音乐,鹤及其翠屏湖纪事《组诗》
 
鹤及其翠屏湖纪事

我不记得何年何月何时
一座古城承载了太多太多
终于以沉鱼落雁之势
以音乐重符之美沉入了湖底
一座水电站安静地伫立于闽江中游
以宽厚的臂膀
湖泊的襟怀
为华东地区输送了光和热
默默奉献了精神食粮、古田草垛
以及一座古城久远的历史
这是翠屏湖元年
鸟兽伏于岸边的茂林深处
很久很久
直到那年亚洲金融风暴
惊出鸥飞鹭翔盛景
此时翠屏湖曙光破晓
烟霭氤氲,水光滟潋,草木掩藏
统统装进音乐盒子 
我也深藏在时光深处
思讨着两个古田谜一样的故事
那时与古田有关的“鹤王”宋展生
青春勃发
猛一惊醒
率先发起重振朱子书院
从此翠屏湖之鹤诞生了
四幅画中的虚竹、翠鸟
古树和野菊相映成趣
他们沿着时光隧道
踩着音乐步履
一符一符跳跃前行
我词不达意
不知这样的纪事是否让人
但从音乐的角度
我自信拎起并解读了
湖底谜踪
清明透亮和时光缭绕的音符


 
翠屏月色
 
拂去阴雨惆怅的春季
心中一股暖流涌上心头
湖光潋滟,心潮起伏
晴方好兄推动着翠屏月色
慢慢前移我的额头
银丝如发摧我老去
拷问历史伤痕
朱子发出的声音
回荡在乡野
至今震耳发聩
我沿着廊桥回到故乡
遇见朱子老人在晚霞边引鹤
我们寒暄,握手
我们谈哲学谈人生、教育
尽而对话沧海桑田和国事家事
湖边晚霞它是宋朝的过客
从湖边尽头
漫涎到天边那头
只有朱子永恒
如月色倒映湖中
是那么水灵,鲜活
岸边的那棵树、溪山书院
和天边高悬的明月
明明白白照见唐宋的书家雕刻
见证我伫立湖边目送他们
回归到历史纵深之处
无限的惆怅涌向心头


翠屏湖之光
 
背靠翠屏山
我面对苍茫而辽阔的“翠屏湖”
以新世纪之光
映照着四周的群山
环抱着层峦叠嶂的历史厚重
让四季如春的景色
烟波浩淼的湖光
清新的空气
碧澄的水质
统统深入我的骨髓
我孤独中散步
走着自己的光和影
以千年的古城为代价
忍着巨大的痛楚
十月怀胎
终于诞生出“福建千岛湖”
如你所述,我是以深深的情意
背负着这山湖之光
摄入宋展生题下李辉他
潇洒雄浑,博大精深
而又细微独特的画面镜头
人生如此短暂
只要有这湖光山色
我就能包容人世间的是是非非
以期站位在太阳与霞光之上
烤问自己的灵魂
以山水之画去写史诗
以湖光之澄明
拥抱亲亲祖国苍苍茫茫的背影
然后纳入我心潮跌宕
的心底
到星光之上的巨大黑夜中
寻找明天鲜活灿烂的
曙光和黎明
 
 
 翠屏湖的黎明
 
这些卑微的草木
我不知其名
也不知如何命名
如我等俗人俗物
每天都从翠屏湖的黎明
蓬勃生长
谁是翠屏湖的命名者
“神说,
一切皆已明晰”
而我就像黎明曙光
每天清晨踏实地
踩着大地的脊梁
去文字的草地拨草挖地
辛勤地耕耘,阳光地劳作
时时吸纳天地之气
曙光山色
如同翠屏湖的鸟雀般寻食
有氧在翠屏湖荡漾
有仙鹤在引领湖光
翔舞飞渡、人海苍茫
天地良心
如果你还不知足
翠屏湖会倒立成酒壶
将黎明的光和热
以最醇的酒香
装入你的心胸
一尊还酹江月
苏轼的赤壁之赋
翠屏的黎明
大地和江月
 
六月的掌声响起
 
鲜花与果实同行
鸟一样飞抵绿色的毯花之浪中
音乐般停留或迎迓于
翠屏湖各个峰峦和湖边
我从梦境中醒来
总想着如何从湖底打捞出
这座古老而年轻的城廓
以期寻找回家的方向
这湖光山色的迷中景
雾中仙境
还是让我一次次误入他乡迷途
只有牵手音乐少女蹁跹而行而舞
她每天清晨发出的第一个音符
就是我最好的向导
东边通向心湖明镜之处
西方凝洌,闪着冬日雪光
我必须骑上时光之驹滑翔
背对着耸立的山恋叠障
和丝鸟的低语吟唱
一艘游艇呼啸和羞而过
我听一首雅歌
胜过抚摸时令的肌肤
即便我梦幻般触手可得
逾越仙境山脊,我也当静如处子
住在旧时的氤氲里
从旧时感伤的音乐声中解脱出来
将人间悲喜置于脑后
毕竟这静穆成山成湖
成音乐的一个休止符
即使我越过圣洁之境
在此落脚
左脚下是时光沃野,右手是岁月苍茫
我的血脉一如湖水
滋养心中的音律
这就是我们横亘千古的隐秘
发出并聆听新时代的声音和凯歌

 
诗人简介
罗唐生,祖籍浙江庆元,1962年11月出生于福建将乐文曲村,笔名罗初、罗云,作家、诗人、书画评家、丛林诗倡导与积极推行者、无党派知名人士、中国艺术家基金会福建联络处主任。2000年5月开始写作,从2002年起连续多年入选《星星》诗刊青年诗人十二家栏目,曾入选《星星》诗刊文本内外及下半月刊主页诗人栏目及甲申风暴·21世纪诗歌大展》;《2004中国诗歌年选》《中国诗歌2013年度诗选》《星星诗刊四十五年、五十年选》《福建文艺、文学六十年》等。著有诗集《乡村:1968—1978》、《在江南》、《露天吧文丛》《丛林七子诗集》《罗唐生长诗集》;长篇小说《小精灵》《穿越》,中篇系列小说《审计报告》及短篇小说《车祸》;长篇纪实文学《琥珀之恋》等十一部作品。
责任编辑: 村夫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