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罗广才灾难主题诗歌金句选重组之《庚子年的春天》

作者:彭流萍 | 来源:中诗网 | 2020-03-14 | 阅读: 次    

  导读:彭流萍,1987年出生于江西大余。作品散见于《解放军文艺》《天津诗人》《散文诗》等文学期刊和多种诗歌选本。

  “一群群抗灾的人纷纷签到于这个春天//在救援中默默地流血淌汗//在阻击咳嗽的风/发炎的眼神//拯救高烧的城市/感染的早春……//”在全国战疫的关键时刻,罗广才老师作为一名活跃于当代诗坛的“文艺轻骑兵”,撰写抗“疫”诗,从精神层面是一种灵魂与思想的力量。就拿这首《庚子年的春天》来说,没有华丽的辞藻,几近完美的白描手法,给人以温暖而又悲怆的苍凉感。

  近期,一直在关注罗老师的朋友圈,也了解他的创作状态和作品特质。今日,他发来微信:“将我的六首疫情诗“压缩”成一首《庚子年的春天》,由黎明老师录制完成,请多批评指正!”第一时间,给我视觉上的震撼,“六合一”,想必是金句叠加金句,或画龙点睛之笔。通读全诗之后,我当即回复:“非常好!金句与金句的碰撞,亦是最美和声。灵魂与灵魂的砌筑,亦是诗歌城堡,而作者就是城堡顶端那面飘扬的旗帜。”在这里,说“旗帜”,并没有刻意抬举的意思,而是作为某个领域,或某种诗歌情怀特质,我觉得罗老师是诗歌界的榜样!

  诗歌作为一种抒情的表达文体,它除了记录一个时代的背景,更应该能看到真实的一面,以及通过个人感官品味到美学中的现实痛感。

  那么,自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以来,全民皆兵,举国上下都在抗疫,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诗歌创作热潮空前高涨。网络,一时间成为民间“诗人”的沃土,每天不计其数的“作品”喷薄而出,或许这才是他们真正的“领地”。然而,使我受到震撼的作品很少,从个人诗观和对美学的探究出发,我比较崇尚的风格有五首(吉狄马加老师的长诗《死神与我们的速度谁更快》,王久辛老师的《这些高尚的人》,陈先义老师的《致敬钟南山》,因新冠肺炎已故的乡土诗人游子雪松的《墓志铭》(组诗)),还有就是这首《庚子年的春天》。

  我认为,《庚子年的春天》这是单个的个体,也是罗广才2020年抗击新型冠状病毒主题诗歌的一个缩影。单从艺术层面看,诗中很少有惊奇的句子,而灾难性诗歌恰恰相反,它需要的是记录,反省,鞭挞,思考和拷问,更多的是需要以诗歌语言的表达方式为伟大的壮举纪实抒写。

  有人说这是一首抒情诗,接近于“朗诵体”,我认为这是一首典型的先锋诗,诗人主要采用写实的手法,其中穿插了嫁接、暗喻、隐喻和少数象征修辞手法,大部分采用“平铺直叙”,但正是如此,我感觉每一句诗行都是一个故事,每个故事背后都是一部电影,每一部电影放大的背后,是一部“非虚构”纪实文学……

  诗人,搜集了大量素材,事件,人物,引用“花环”“秧苗”“春天”“光芒”“誓言”“阵地”“风雪”苦难”“记忆”等词语之间的密切联系,借助新闻媒体的报道和图片消息,以此将胸中的家国悲愁与忧患悲悯嫁接到该诗中,加重抒发了波澜壮阔而又低沉婉转的诗之旋律。全诗灌注了悲伤抑郁而又不失温度的情怀,既有歌颂也有反思,表达诗人对疫情的强烈关注和对光明、胜利的执著追求。

  综上所述,《庚子年的春天》平实的语言,蕴含了强烈的思想感情,如涓涓细流,又如奔腾江河,亦是飞瀑直泄的流水,也是波澜迭起的长河,诗中艺术结构的腾挪跌宕、跳跃发展及平静优雅的完美结合给人耳目一新,该诗虽通过若干片段极写抗疫的烦忧苦闷,却并不阴郁低沉,反而慷慨激昂,唯美,浪漫,历久弥新。

  2020.03.13於淮北平原

附录:

《庚子年的春天》

罗广才


这个春天,我们被灾难笼罩着
也笼罩着灾难
一群群抗灾的人纷纷签到于这个春天
在救援中默默地流血淌汗
在阻击咳嗽的风,发炎的眼神
拯救高烧的城市,感染的早春

这个春天,泪目的事像播种的秧苗
慢慢地吸收土壤里的水分,等待发芽
这个春天,有些花,开在你看不到的地方
手捧鲜花的人正朝你一步步地走来

这个春天,灵车后的追喊
“没有妈妈了”,还在轰然作响
我们遥望火神山和雷神山
这两座叫山不是山,却压着病毒的地方
那位老人山一样耸立在眼前
正聚精会神地拆除死亡的花环

有人出征、有人留守
有人离世、有人痊愈
有人捐出了眼角膜
留下能看到他为之倒下的这个春天

天还黑着,光芒的中心
站立着密密麻麻的普通人
用掌心将体寒焐热
焐出光来

这个春天忘不了
一位市委书记哽咽的话语:
“打赢这场战斗,不允许任何一个人掉队,期待凯旋归来”

这个春天记下了
送行的丈夫的嘶喊
“赵英明,你平安回来,我包一年的家务”

这个春天见证了
白衣英雄“精忠报国、不胜不还”
惊天的誓言

这个春天看到了
防护服包裹的每一个灵魂、
都在用力拥抱这个脱险的春天

这个春天记录了:
集体居家过日子的中国人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条红色警戒线
居家过日子,是他们战斗的时光
战场就是在家中,任务就是死守阵地
直到春天被唤醒


面对灾难
没有那一种艺术形式能抽想的起来
爱和温暖
总会走在病毒传播的前面

他弯下腰,不是在捡玩具
她弯下腰,不是查看病情
孩子的影子在前,护士长的影子随后
向一道拱门,打开这个裹得严严实实的春天
未满三岁的孩子,已经懂得了感恩
孩子,你经历了生死,还要在学会勇敢

护士长,我不想和您提南丁格尔
弯腰的那一刻,阳光已为您在大地塑影
孩子,你这一躬,山河无恙
护士长,您这一躬,天下皆安。

我无法赞美这个春天
但,我热爱这个春天
迎风的白大褂、冲锋的橄榄绿
屹立的警察蓝、流动的志愿红

庚子年的春天
那些感动的文字
都趴在汉语词典里
谁都无法将它们一一扶起

风一程,御寒一程
雪一程,清扫一程
庚子年的春天
是受雇于苦难中
产生的
一个伟大的记忆
 

诗人简介
罗广才,1969年出生,祖籍河北衡水,《天津诗人》诗刊总编辑、京津冀诗歌联盟副主席、天津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天津市朗诵艺术协会副会长、天津鲁藜研究会顾问、河北省文学院第14届签约作家。作品散见于《诗刊》《大家》《星星》《草原》《诗选刊》《作品》《诗林》《诗潮》《诗歌月刊》等文学期刊和《中国新诗300首(1917—2012)》《中国诗歌精选300首》《读者》《书摘》等500余种选本和文摘报刊。诗歌《为父亲烧纸》《纪念》等作品在中国民间广为流传,著有诗集《罗广才诗选》等多部。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