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七首

作者:刘跃儒 | 来源:中诗网 | 2016-07-31 | 阅读: 次    

  导读:刘跃儒,又名刘耀儒,湖南沅陵人。1999年进修于鲁迅文学院作家班。长期从事编辑、记者工作。迄今已在《芒种》《绿洲》《青年作家》《湖南文学》《北京文学》《民族文学》《文献与人物》等文学期刊及人物专刊上发表中短篇小说60余篇(部),名人访谈20余篇。其中《磨刀》《鱼晾坝》《山妹子》等多篇(部)中短篇小说入选多种选本。出版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集多部。曾任《湖南作家》杂志编辑部主任,现任职于《文献与人物》杂志社。

 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
我已从充满自信的开始
到精疲力竭的结束
把它翻箱倒柜地查看了一遍
该看到的和不该看到的
我都已看见
该经历的和不该经历的
我都已经历
甚至该证实的
和不应该证实的
我都已证实
几乎和经验得出的结果
和《好了歌》的总结
没啥出入
 
其实,我们所谓的爱
仅仅是荷尔蒙的作用
而情爱之外的
其他亲情和友爱
那只是所有动物
活着的一种习惯
和打发时间的一种方式
如果改变了这种习惯与方式
世界会变得怎么样
我不想知道
 
希望是美好的
她是所有生命共同的主题
也是快乐的理由
以及绝望时唯一活下去的支撑
如果我们某一天已确定
自己寻找不到任何希望了
其实你已经找到了生命中
最关键也是最简单的的答案——
因为这世界原本就没有永远的希望
 
因此
如果我们想活得相对的快乐
艰难地走完我们的一生
唯有不寻求圆满
唯有不抱任何希望
才会勉强走完人生的路
不然
我们都得提前离开
所以不想再看到那些
把谎言当真理的荒诞游戏
那只是恬不知耻的作秀
也不想听到那些
把苦难作借口的喋喋不休
那仅仅是幼稚的矫情
 
对于何时离开这个世界
我早已做好了会心一笑的准备
假如人们
一定要把一个生命
来到这个世界设定为快乐的话
那么我坚信
我的离开
肯定会比来时更快乐
 
 
 
 
 
 
蚊子 你们别再咬我嘞
 
 
这群蚊子真无聊嘞
我又没惹你们
凭什么要咬我
一身的红砣
 
你们要真无聊
完全可以找些事做
比如可以把蚊子
分一下级别嘛
从副科开始到省部
这不是有事干了吗
 
有文化的蚊子
可以评职称嘛
不是有编审
还有讲师 教授类的嘛
若还嫌不够热闹
可以评些奖嘛
多的是有意义的事干呢
为什么要咬我呢
 
实在还无聊的话
还可以让男蚊子
多娶些女蚊子嘛
比如女小二蚊子女小三蚊子……
还可以蚊子咬蚊子嘛
为什么偏要咬我
 
今天把丑话讲到前头嘞
你们再别咬我嘞
再咬我的话
我火气来了
别怪我一巴掌拍死你嘞
 
 
 
 
 
一位正经而又多情的女人
 
 
她本来好正经的
但有个不正经的男人总是骚扰她
一次那男人竟然对她用强
她说莫啰
男人不听
她只好带着哭腔说
嗯哼 我老公晓得了硬要打死我的
男人不仅不听
仍继续用强
沒办法 她只好带着哭腔求他
莫啰 嗯哼 莫这样啰
而且从开始到结束
一直这样嚷着
你看她的意志有多坚定
 
完事后
她不由自主地问他
呵呵 有味吗
告别时
她又情不自禁地问道
下次什么时候来
 
她真是一个很正经的女人
出现这样的情况
只能怪那男人
因为她一开始就以“莫啰”
拒绝过
而且还警告过男人
说如果她老公晓得会打死她的
即使是男人后来得逞
她从头至尾也是一直叫着“莫啰”的
 
但她绝对又是一个多情的女人
并且知道事情已经发生
而无法挽回
所以完事后
她没有忘记询问男人的感受
尤其分别时
她还含情脉脉地问男人
下次几时来
多么正经而又多情的奇女子啊
 
 
 
 
 
 
我为什么这么讨令人厌
 
 
因为我想告诫你
人活着
根本用不着那么多人喜欢
重要的是
要自己喜欢自己
再有两三个知心朋友
就已足够
 
我为什么这么令人讨厌
因为我想证明
讨人喜欢是不是需要迎合
假如
你袒露了最“丑陋”的一面
许多人会不会走远
 
我为什么这么令人讨厌
因为“讨厌”能检验出
许多方式不能证明的真理
让很多人讨厌你远离你
剩下不多的几位
就是你一辈子的兄弟姐妹
 
其实每个人的时间和精力
都相当有限
给你再多的人你也无法喜欢
反之也一样
所以
你何必要装得那么可爱
 
这世界
你没必要在乎有多少人喜欢
你更没必要一定要喜欢多少人
 
 
 
 
今夜 我要关闭微信
 
 
就像睡觉前
一定要关紧大门
哐的一声
今晚 我毫不犹豫地
关闭微信
 
其实 我根本
就不该打开这扇门
因为这扇门
原本就是现实的一扇窗
曾经站在大门外
一目了然的风景
何必还要趴在窗前
再次印证
 
死了这条心吧
世间所有的内容
早已不再更新
包括嘴脸 贪心 人性 
以及孙猴子的筋斗云
表演来表演去
也就那么几招
不仅很拙
而且很笨
 
事实上
关掉大门
并不说明你的空间就变小
偌大的庭院
反会使你茂盛的热情
更加绿树成荫
你可以把情趣种成鲜嫩的小白菜
把爱心养成鲜活的小鱼群
把烈酒饮成心仪的小情人呀
把诗歌经营成四季如春
 
关闭微信
关闭所有的欲望之门
关闭罪孽深重的世界
关闭鱼龙混杂的红尘
如此才能关闭
睡梦中的胆怯与惊心
 
 
 
多想一觉睡去别醒来
 
多想一觉睡去
再也别醒来
就像多少次乘车
总希望就那样不停地开下去
开下去
若再次停下来
便是生命的终点
 
真没发现人生有什么
值得好玩
官场情场商场……
嫌这些还不够闹吗
如今还增加了QQ微博微信
但玩来玩去也没见
玩出什么新花样
真想不通人类
为什么这么无聊
 
玩吧玩吧玩吧
其实我们每个人
都是被玩的老鼠
时间的猫之所以
迟迟没下手
只是因为你
还不够精疲力竭
丑态百出
 
 
 
你一直在观赏
 
你本可以成为
一名技艺娴熟的表演者
但你却选择了观赏
因为你确定
自己不是一只猴子
 
你常常让好奇
变成一根打草的棍子
然后静观人生百态
怎样逃窜成
一条条
惊慌失措的蛇
 
你不断将千古定律
扔成一块问路的石头
继而观看着
数不清的嘴脸
是怎样自以为是地
翻动着两块发紫的嘴皮
把错误的方向
指给那些迷路的人
 
这个夏天
风如大肚弥陀的笑意
雨似观音菩萨的甘露
你就这样随意地歪躺在人世的天台
沐浴着来自天堂的和风细雨
左手边 棍子
右手边 石头

 

  
责任编辑: 周楠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若离诗作20首

    若离:诗人,作家。华语诗歌春晚爱心形象大使,中国诗歌春晚首任形象大使,国际诗歌游
  • 90后 追求诗意与创造

    郭栋超,1962年出生于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现为国家公务员,研究生学历,河南作
  • 90后你诗中的情趣年轻

    郭栋超对中诗网90后大展的评论
  • 灵性是创作的动力

    郭栋超,1962年出生于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现为国家公务员,研究生学历,河南作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