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群诗选

作者:李群 | 来源:中诗网 | 2019-03-01 | 阅读: 次    

  导读:第四届签约作家李群诗歌作品选。


《阎王的嘱托》

阴森森的地狱里
棺材堆积如山
阎王突然大驾光临
做派不可一世
鞍前马后的大小鬼们嘴脸各异
他们张牙舞爪
面目清一色狰狞
把我这个直接从天堂借调来地狱工作的胆小鬼吓得毛骨悚然
今夜是我心甘情愿死后的第一个夜晚
我照规矩被安排看守这些崭新的棺木
等待失魂落魄哭哭啼啼的新鬼们对号入座
我真没想到阎王居然会走过来和我握手
对我嘘寒问暖
搞得众鬼又羡慕又嫉妒
纷纷无地自容
当我近距离看清阎王和善的表情
我对他的印象彻底颠覆
我发现作为鬼国皇帝的他竟然也如此体恤民情
同情世间的活人
他不但把他的微信号留给我
还语重心长悄悄嘱托我说
阿群你是新来的
你对人间的情况了如指掌
请尽快拟一份缺少悲悯情怀的领导名单交给我
我要带着孤魂野鬼们去人间照单收人
我自然不敢怠慢
提起笔哗哗就写
当我准备将黑压压的名单交给阎王时
突然被提醒我起床的闹钟惊醒
原来我在做梦

《北京夜幕的边缘生长着我的黎明》

被我收藏的这片枫叶
足以代表这个季节的金黄
但在今夜的北京
我暂时不为它点赞
我只想分享秋风穿过树林的沙沙声
我只想亲吻大地上跟着变黄的小草
我只想聆听各位可爱的小蛐儿的激情吟唱
好让它们告诉我什么是生活的梵音
我身上的衣服穿得单薄
但我依然感觉温暖
我因为有了温暖感觉
我的行走才充满了力量
我记得为了今夜的一路跋涉
我已经迷失自我梦了好几回
我早就在寂寞的信笺上写满憧憬
那是一种特殊的幻想和思念
我没有开启手机导航
却仍然被方向指引
我没有打开手机电筒
却仍然感觉夜路可视
我不知疲惫地走着走着
把夜幕走得越来越宽
我明明知道它的边缘才生长着我的黎明
却甘愿一往情深

《在贵阳盐务街寻找人间烟火》

据说这条不长不短的美食街从清朝末年延伸而来
听她的名字
我就想起柴米油盐酱醋茶
难怪昨夜入住这里
我的梦丰衣足食
只是今晨醒来
我感觉心头的滋味儿还有点咸

推开宾馆的窗户极目远眺
我看见新的人间烟火又在慢慢升腾

此时我在想
咱老百姓最关心的民生问题
或许就是如此简单
大家都拥有基本的衣食住行
生老病死基本无忧
人心就会像夜来香
即使在最黑的夜里
也会溢满静谧的芳香


《这个冬天,我就是铁臂阿童木》


我已经不怕
数九寒天顶多只能把我的肌肤冻麻
同事赵蜀黔戏称我每天戴头盔骑电瓶单车上下班就像铁臂阿童木
我呵呵以对
我的可爱造型原本应该在春天闪亮登场
却偏偏游动在寒冷的冬季
骑行如此违背游戏规则却没有被路人侧目
我真感庆幸
我呼出的是雾气不是液体
所以不会冻结成冰
突然一丝温暖在我的心空升腾
它让雾气变得更加热气腾腾
我看见天边有一抹晚霞
它把人行道染成香艳的红地毯
当我单枪匹马骑车通过时
我的两旁围着很多人
他们想复制我的卡通形象
结果却都无能为力


《每年三月的曙光》

每年三月
曙光总是红满天
当她普照大地时
各地太阳伞下的阴影就开始嚣张
他们放肆的表情几乎同一模式
与曙光设定的风景风格迥异
让人内心哆嗦如冬天
此后风便会停止
街上许多人会光着膀狼吞虎咽抢着美食吃
而他们身边的美女也会披金戴银招摇过市
人们于是开始怀念曙光和三月的满天彩霞
并在怀念中心痛到哭


《神话》

纸上跳跃着春光明媚
吻和泪却已经渐渐模糊
故事的情节就像编剧胡编乱造
明明发生谁看了却都不信
想模仿的人想着想着就会感冒发烧
就算一意孤行结果也是越走越远

苦思冥想真的已经毫无用处
一切似乎都在冥冥之中逆袭生长
可以触摸的就是雾里看花
可以感受的就是水中望月
如果有谁最后发出一声叹息
他的复杂内心谁也无法说清


《痛魔》

千刀万剐千刀万剐
你最好让我享受一次凌迟处死
或者干脆把我五马分尸
或者让我赤裸身体
在烧红的铜锅里翩翩起舞
甚至还可以把我绑在大炮口
再发射一颗炮弹
把我的肉体炸得四分五裂
砍头算什么
那不过是瞬间
让我的脑袋和躯体一刀两断
水刑又算老几
那也不过是美国佬
对待恐怖分子一种司空见惯的酷刑
请问你
人间关于肉体痛苦的方式到底有多少
我很想都逐一领教
因为我知道《词典》里有一个词
它叫痛不欲生
因为我知道《词典》里另外还有一个词
它叫死去活来


《受审日记》

被押进戒备森严的法庭
我环顾四周
审判大厅里
旁听者面无表情
以寂静的方式狂欢

被告席正对面
几名法官正襟危坐
他们对我虎视眈眈
像审视菜板上的一块肉
这种氛围虽然让我心中高潮迭起
却荡不起我情绪海的涟漪
所有的人都误判我的沉没
以为我已被逼上梁山

其实我骨子里视而不见的种子正在萌芽
因为这里正在上演私人订制
有些人以为这就是他们想看的戏眼
我对他们的幸灾乐祸深表同情

我知道我是法警用手铐绑架进来的一只秃鹫
只因我的飞翔不在他们的天空
面对他们绘声绘色的宣判我故意把自己伪装成聋子
最后干脆闭上眼睛再装成哑巴


《目光如书》

每一道目光
都是一本书
长的  短的
直的  歪的
混浊的  透明的
五光十色的  神态各异的
它们在我的地域交织
如羽毛和刀剑
又像闪电或彩虹
我浑身麻木
只顾自己行走
有时缝隙狭窄
有时原野开阔
有时会遇刮风 
有时也会遇到下雨
我不知道我的远方有多远
只知道埋着头痴痴的走
我要成为大地母亲的孩子
一边笑着前行
一边笑着抚摸目光


《武隆天坑》

地球被谁击打了一拳
伤得这样深
如果这里被泪水覆盖
就会变成美丽的湖
伤口就会被人遗忘

其实磨难本身就是风景
哭过更美
当然如果再加上沧桑
那或许又会锦上添花
让人感觉岁月静好


《沙场战士》

从一个战壕爬向另一个战壕
与尘土飞扬无关
外面枪林弹雨不变
能够看见的风景都是一线天
只不过
这是战事吃紧的需要
你静待总攻的号角
随时准备冲锋陷阵
如果那时你被敌人的子弹击中
成为烈士
你的故事不会死
将会有人传颂
所以
为了最后的胜利
你的移动
就是新的曙光


《你的讲述》

时间静止在十年前
所有的往事都已作古
你在茶杯铺开的桌面上
重现昨日的话题
其实你的陈述并不精彩
巧妙地隐藏着你的私人恩怨
你不过是想让一个站立的人倒下
因为你的心中燃烧着复仇的火焰
你忘了你是一把雨伞
你的伞下挤满安全躲雨的人
你现在意会不到有朝一日你会被大风连根拔起
那些淋雨的人会无处藏身
到了那时你会知道什么叫千疮百孔
什么是你讲述别人陈年旧事的应答


《最后定性》

下流或上流无需争论
面对一条河流这个就是伪命题
不要以为列队行进就是艺术
那不过是一种新型的自欺欺人
或许洋洋得意的是引人注目
或许喜出望外的是走出国门
那其实是新款的丢人现眼
和新潮的出尽洋相


《池塘》

池塘正在经历寒冬
可它并不死气沉沉
它的水面虽然已经成为破碎的玻璃
却照样吸引群鸭翩翩起舞

我戴着口罩从池塘边走过
身影倒映其中
尽管鸭子们玩得乐不思巢
我却无法和它们情投意合
当然面对这种有限的喧嚣
我还是能够做到闹中取静
没有打算离开

我其实并不太热爱眼前单调的风景
我喜欢的池塘
她应该还有绿柳
还有桃花
还有燕子归来的倩影
甚至还有被微风吹动的涟漪
以及雨滴从天而降时发出的清脆声音

到那时
我也会与鸭共舞
当然也会欣赏鱼儿们无所顾虑畅游或跳跃
更会欢欣所有的生灵在此都有一席之地
大家都能和平共处

而真正在那时
作为一个活生生的地球人
我才会感到内心从容,精神愉悦
因为从今以后
再也不需要谁绞尽脑汁
来主宰这个池塘
来充当所谓的英雄
或救世主


《我的人间和天堂只隔着一张纸》

人间,天堂
天堂,人间
中间只隔着一张纸
风吹就会破
我是影子
一会在纸的这边
一会又在那边
从未移出炼狱圈
我的肉体被搅碎
眼中却没有眼泪
我的疼痛被忍成麻木
心却不见鲜血
我的气息已经散尽
但还想歌唱
我不管身在哪里
人间或天堂


《我是一只单薄的风筝》

色调变暖
当然和季节有关
当秋风吹过丰满的原野
金黄的色彩遍地开放
我渐渐走远并非要去哪里
我那颗低矮的树
早已在故乡枝繁叶茂
如果你一定要刨根问底
那就让我回答
我不过是一只单薄的风筝
无论我如何飞翔
无论我飞得多高
无论我在阳光的照耀下如果艳丽
最终我也飞不出那双长满老茧的手


《陌生真好》

就在昨天
当我突然离开
我不再纠结我们的曾经
风急
暴晒
梦里开花 
醒后枯萎
今天我终于明白
陌生真好
它无关怀念
忘却
或模糊


《梦去天堂》

一马平川
花开不败
岁月安好
一年四季都是静止的春天

昨夜
我梦见去了天堂
我看见许多熟悉的面孔
他们安详沉睡

我没有惊动他们
却感应了他们的念想
他们托我告诉在人间的亲朋好友
他们在天堂一切都好
不要挂念

我的脸上没有了他们离世时的悲伤
我双手合十
请他们为我在天堂找个位置
我对着他们用心默念
下次我正式来天堂报到时
我直接对号入座

我要和他们一样永远幸福沉睡
无缘病痛
无缘加班加点
没有战争
没有犯罪
不需要保健品
离飞来横祸十万八千里


《我的痛苦溢满幸福》

一粒止痛的小药片
把我喂成一只香酥鸭
此时如果菜刀挥舞
我的梦注定会遗留在现场
在云蒸霞蔚的天空中缓缓升腾

不要试图用纱布去擦拭新鲜的血与泪
作为无辜的常见液体
它们早已在我麻木的神经里挥发殆尽
唯有一根粗绳高高悬在空中
久久不肯投降
而是反复把挂钩吊上吊下
期盼勾住田野上近乎渺茫的希望

每当这个时候
时间的秒针总是卡停冬日的闹钟
每次寒风咋起
大地总是变得空旷
我就像一个复活的幽灵
灵魂在冰天雪地里被荡涤
又被精准扶贫

这种过程与我来说其实就是死里逃生
所以我一直坚持负隅顽抗
或许我永远无法抵达理想的彼岸
可每次搏斗的新回合过后
我的成就感总是满满
因为我深深知道
我的痛苦溢满幸福


《错过遵义那场雪》

那座城市原本也属于我
可偏偏在我离开时
突然下了一场大雪
都说大雪无痕
这次我却只能用心感应

当然北方冬天也常下雪
可那种飘飘洒洒
有着太浓的异乡感
发动不起我的亢奋
更何况
最近每天灿烂的阳光
让雪美人变得羞涩
真不知她
躲藏在哪个深闺里

我漫步光秃秃的街头
舌头的神经在不知不觉中麻木
我对眼前的风景早已淡然
只想早点回去
跑在遵义徐霞客的屁股后面
跟他一起拍雪景和制作探雪图
如果可以
当然还要带着单位的打字员阿娇去南宫山
堆跟她一样胖敦敦的雪人

我想着想着
头发被大雪的色彩染白
心头飘起贵州的冻雨
当然我想哭的心也有了
因为我听专门传播坏消息的前同事张二哥说
遵义的雪很快就要化了


《今夜,在北方》

时光隧道空旷
念想在穿梭中流浪
今夜在北方
我的房间暖气供应充足
我找来一张信笺纸
想写点什么
却找不到一支笔

我想虚构北方的白云
向着南方飘动的幸福模样
我想追记凄厉的北风
吹走翠绿风景的残忍轨迹
我还想写信向老天发问
问它为何只知道久久瞎冷
却挤不出一点点时间的空隙
为我下一地皑皑白雪
让我沐浴圣洁
让我的心
更加晶莹剔透

算了,算了
我最终没有找到那支笔
所以今夜
我只能看看我对面的天花板
看看那盏吊灯
看它的灯红
会不会折射出酒绿
看它的姿色会不会迷乱我的视觉
让我今生最后堕落一次
让我今夜通宵达旦
在精神的醉生中
光荣梦死


《那个护林的老人》

是天色已晚
而不是视力模糊
那渐渐隐去的绿色
在明天黎明到达后再度开幕
我羡慕那个护林的老人
他每天听到的故事没有情节
鸟儿们的欢唱
其它动物的叫声
还有风声雨声
一切既安静又简单
我知道大自然的物语是他一生的营养
难怪今天他就像林海中的每一棵树
灵魂干净
宛若神仙


《暮色》

夕阳不是草草收场
而是淋漓尽致绽放完它最后的光芒
在这光明与黑暗交替的时刻
我不为白天惋惜
也不为夜晚庆幸
作为白天和夜晚的各12个小时
这种替代就是规律
谁也无法挽留或阻挡

我正在思考的是
一个人真的要从事什么阴谋
决定因素绝不是时间
比如白天,他可以见不得人
比如黑夜,他可以光明磊落

所以,我热爱黎明
所以,我也拥抱傍晚
我觉得暮色里的华灯初上
那也是一种美丽风景
那些温馨浪漫的时光
许多都开启在苍茫之后


《写诗的日子》

诗歌是我的一日三餐
是我的柴米油盐酱醋茶

不写诗的日子
我嗅觉的路口失去香味儿

诗歌是我每天的好天气
诗歌是我每天的好心情

写诗的日子
我知道什么是生机勃勃
不知道什么是死气沉沉

写诗的日子
我掠过苍茫大地
像鸟儿飞翔

写诗的日子
就算我身在茫茫人海
我也不会迷失江湖


《我不能成为诗呆》

天天写诗
天天发诗
(包括转发别人的)
除了诗
还是诗
渐渐
我的微信朋友圈
关注的人越来越少
因为我的微信朋友不只爱诗
他们希望看到我诗歌以外的元素
比如我从年轻渐渐变老的过程
比如我裸露的灵魂
或者我的酸甜苦辣
或者我的喜怒哀乐
而那些关注我微信的朋友
其实也不全是真的阅读我的诗
他们有些只是虚情假意点赞后
像羽毛一飘而过
挠我的痒

我对此并不郁闷
我每天写诗发诗只为取悦自己
不管别人喜不喜欢
那是我的初心

后来有一天
一位朋友忍不住在我发的诗歌下面留言
生活除了诗和远方
还有柴米油盐酱醋茶
一年四季
除了春天
还有夏秋冬

从那时起
我才知道
我可以做诗人
但不能成为诗呆
这世界除了我
还有别人


《燃烧的石头》

我知道让花草树木见光不是你所想
那是你走向永垂不朽的自然绚丽
其实你的梦幻是熔化
以燃烧的方式将自己与世界做个了断
与其在世间千年万年
不如把生命化为瞬间的风起云涌
你希望大地的远方只剩地平线
所有的风和树结成联盟一唱一和仰天高歌
我相信如果视野里的明天没有可供栖息的平床
你最终会心甘情愿彻彻底底化作灰烬
或者在夕阳里把自己熬成沸腾的石油
流向等待发动的荒芜
  李群,笔名阿群、拥有“春天诗人”雅称,福建莆田人,遵义公安民警;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诗人协会理事,全国公安作协会员。作品被收入《中国当代诗典》等多种诗歌典籍和作品集,被全国许多朗诵艺术家朗诵。代表作《活着就是春天》,“活着就是春天”这一名句成为全国成千上万人生磨难者与命运进行抗争的“座右铭”。2018年5月8日应邀参加由遵义市红十字会主办的“遵义市红十字大病救助基金启动仪式”,同年7月2日应邀在清华大学参加“电影《我不是药神》首映礼”,同年9月19日应邀参加由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主办的2018“国际慢粒日”暨第六届全国慢粒医疗大会;每次参加慈善活动均应邀讲述自己的生命故事。曾获《中华文艺》“当代知名诗人”入围奖等。出版诗文集《心中的歌》《我心飞翔》和个人诗集《李群诗选》《活着就是春天》。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