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群诗选

作者:李群 | 来源:中诗网 | 2018-10-23 | 阅读: 次    

  导读:“活着就是春天”这一名句成为全国成千上万人生磨难者与命运进行抗争的“座右铭”;因帮助220余名人生磨难者打开心结,甚至让一些企图自杀者放弃轻生念头而被人称为“民间心里医生”。


《这个清明,我提前祭奠自己》

那个写着李群名字的墓碑
其实不过是莆田市涵江区我老家附近山坡上一块冰冷的石头
这个清明节我在它前面摆上祭品
只为让里面的我不会挨饿

真的一切都如我所料
我死后蝈蝈逯春生苏雨景穆蕾蕾王富举卡西郭思思刘喻苏卫等许多我生前的诗人朋友都写诗纪念我
就像今天有些活着的诗人写诗纪念那些死去的诗人一样
只是我的死因并非因个人问题而轻生

我沉睡的灵魂心安理得
所以在今天这个节点我不和野鬼们去人间东飘西荡吓唬人
因为我活着时为圆藏蓝色的梦执着坚守
因为我的日子过得多姿多彩最后居然还成了诗人

我不为死去的我哭泣流泪
我也不希望有人为死去的我难过悲伤
因为我在世时我把一年四季都活成春天
因为我的生命之树如我所愿最终燃成了灰烬

今天的祭奠仪式我只点香没有烧纸钱
因为我不怕我在天堂里身无分文
我只是烧掉了我生前诗人好友们赠送给我的诗集
我知道那种燃烧发出的亮光会照耀我的来生

《清晨》

其实,这还不是昨天说的那个明天
这个清晨,我站在旧欢如梦的渡口
看着对岸的人向我挥手致意,不再留恋脚下的泥土
昨夜虽然月黑风高,我却在死心塌地沉睡
我并没有想着去和今天的黎明接洽,曾经一度打算心甘情愿,让最后的青春消失殆尽

我一直相信天外有天,那里有我看不见的星星
它们生长在厚厚的云层之外,像可爱的萤火虫们在栖息或游动
只是那种幻想之光对我来说,就像稀有珍宝,在非常遥远的地方
它们在我漫长的等待中,像一首首挽歌,几乎耗尽我的全部视听

很长时间以来,我在不知不觉中退化成一列老式的列车
虽然不遗余力发挥着运输功能,奔驰的区域,却是一片惨淡的视野
我像一个迫于生计的音乐制作人
每天弹奏着按部就班的音符
形象老态龙钟,渐失春天气息
其实,我是一个最懂歌唱之人
可我的喉咙,却只能用来呼喊
我的嗓音在无声的消耗中,无法与世界交响,渐渐变得嘶哑

幸好,有这个新的清晨来临,让我又开始心潮彭拜
我看见的露珠依旧那样清新,微风依然那样和畅
我想我还会是那只百灵鸟,羽毛诱人,动作轻盈
我想我会给林海带来全新的歌唱
或许声音不那么悦耳、动听
但我拨动琴弦的样子却会很专心
我每天都会深情酿造一股音乐的甘泉
在人间缓缓流淌

《一堆干材命带桃花》

一堆干柴命带桃花
它虽然在地球的某个角落荒废了很多年
却没有死去安分之心
它期许的梦是牵来千里情缘
招引烈火将自己点燃
它从不顾及自己在潮湿的冬季全身发霉
甚至某些部位早已腐朽
而是竭尽全力使出浑身魔力和招数
向世界慷慨发射温柔的磁场
终于一只鱼儿遇到姜太公
人间某处从此每夜疯狂燃烧着野欲之火
一种因出卖灵与肉而背负原罪的浪漫神话
叫不明真相的人众说纷纭
更让知道底细的人大跌眼镜

《今夜的钢琴在弹什么曲》
 
刮骨声终究没有破土
昏暗的房间最终也没有开门
说这是故事
其实都是老调重弹
雨水变瀑布
流来流去不过还是水
这寂静的夜真的很美
忍受的过程就是顺其自然
有谁会猜到
今夜的钢琴在弹什么曲
就算它节奏舒缓
谁又能听到歌唱

《秋游北京南海子公园》

克服肾绞痛和疲劳围绕湖泊走了一圈
只能说明我是一个钟情或执着的人
我拥有的秋天色彩
其实和湖面上划船的人一样
可我不属于湖中的一员

我知道我眼前的这潭死水
与外面的大江大河大海隔绝
但它却永远不会干涸
我不想去猜测它的实际深浅
因为我根本就没打算租船加入湖面上畅游的人群
或者下到湖中用渔网捞鱼

我知道南海子这个北京最大湿地公园的风景
不只这个貌似公园核心一样的人工湖
它还有密林、花海和麋鹿
还有随秋风飘落满地的信笺一般的黄金叶
如果一定要与划船游乐相比
我当然更喜欢一个人自由自在行走
或者在季节的变幻里随心所欲穿越
因为那样即使我独自孤单走到最后
我还是我

《暗夜里的一只红蜻蜓》

暗夜里
一只漂浮的红蜻蜓
洞穿久违的隧道
终于发现远方星星
发出的微弱亮光
它竭尽全力屏住呼吸
宛如攀登悬崖峭壁执意飞行
飞向日夜发射磁场的心湖
我不是那夜的精灵
自然不知
那用亮光做路标的心湖
有何种能量能左右它的赴汤蹈火
我只是在想
或许是一种命中注定的东西
会让它抉择之后义无反顾
会让曾经烟消云散的故事风生水起
并在冥冥之中因因结果
虽然我无法触摸它的内心
但我能理解它为何如此执着
为何会如此的用心良苦 

《山东之行》

这不是和春天擦肩而过
虽然所有正在孕育的生机
都落在闪电后面
 
白雪和冰凌早已不见
春风在空气的隧道里
被持续撞击后不断生成
并且和旧时光热烈摩擦
连续交响着朝气蓬勃的活力
古老的阳光碎片飘满空旷的海
最终被一根长线串联
让昨天今天明天三张页面
陆续浮出时间的界面
 
那是一张渔网
在隔空的酒杯上
生长着绿色的藤蔓

《今夜》

今夜的绿色被黑色的旷野吞没
只剩微风过后树叶们在莎莎作响
谁都知道在没有灯光的夜晚
希望只能以沉默的方式自我埋葬
天地轮回要等天明
可这漫长的漆黑是炼狱的色彩
它正在用一把血淋淋的剑把困顿杀成无眠
如果世间真有许多梦
今夜它们注定流产
只是幸亏还有土地可以屹立
否则天亮之后的风景
注定是那遥远的海市蜃楼

《挽歌》

终于,我要和你挥挥手
我要告诉你,尽管我的前方可能荆棘密布
我也心甘情愿踏歌前行
在与你肩并肩的岁月里
我的心苍白如洗,嗅觉贫乏

我其实是一辆风光无限的婚车
可以在众目睽睽下妖娆
却被你当成破旧的老爷车
随意驾驶,又随意遗弃

我其实是一张高档的生态床
可以让许多人蒙头大睡
却被你当做公用的老沙发
让别人说坐就坐,每天面对形形色色的陌生屁股

甚至,我其实还是一曲舒耳的轻音乐
可以在悠扬中缓解你的疲劳
却被你视为过时的老歌
喊停就停,由着你的性子变调

明天我将站在你的对岸,举着相机
拍摄你的每一个日落日出
我还要给我们的昨天写一曲挽歌
在歌里,你是开心的主角,我是抑郁的配角

《今夜窗外的寂静》

那是一个泰山压顶的动作
把所有人的声音都关在笼子里
其实很多人并没有睡
只是一切都显得百无聊赖
以后的生活都像今夜
如此寂静就是最好的妙趣横生
活着的人像死了似的
只剩呼吸是自己活着的注册商标
我其实一直都没有睡
一直像疯子一样一个人在家里说话
我知道今夜我把想说的话都说完了
明天我才会无话可说


《在大雨中等待逃亡》

分不清这是硝烟还是雨水蒸发的雾气
沙场里列队的士兵在迷茫中解散
站在地狱门前的人自然是我
因为我手中握着阎王亲笔的死亡签证
这世界有些人好像总是心太急
他们宁愿摘下英雄面具争先恐后插队
也要赶在我死之前提前和世界一刀两断
我只能一边无奈由着他们任性
一边把自己余下不多的时间液体注入盐水瓶
让它和救命药剂一起慢慢输进我的血管
我相信我的肌体未来将渐渐死灰复燃
一步步退回我春暖花开的故乡
此时窗外的大雨已经下得不成体统
所有的大街都已沦为八字大开的航线
我在耐心等待一艘马力十足的快艇
我想让它载着我飞向崭新的风情生态园


《北方某地的最后一片树叶》

原本就是冬天
还怕什么枯黄
凌厉的北风梳过之后
许多叶子掉了
它却还挂在树梢
它没有战战兢兢
它知道它们的结局都一样
它只想再过几日落地
好让冰天雪地知道
这世界上有这样一种坚守
在孤独中终老
在无声无息里化作尘土


《我们不会别无选择》

没有陆勇
就没有电影《我不是药神》
没有陆勇
那1000多个生命也许早就化作尘土

没有陆勇
许多人不知道世界上有一个阿弥陀佛的国家
仿制着那么多便宜的抗癌药
为贫穷的病人种植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没有陆勇
我也不知道阴霾的天空之外还有蓝天
可以让逝去的梦再次飞翔
重新拥有春天的色彩

陆勇不是药厂的老板
却拥有和他们一样的情怀
陆勇不是医院的医生
却拥有和他们一样的道德情操
其实陆勇啊
就是一个吃不起进口药的白血病患者
他购买廉价的仿制药
既拯救自己
也拯救别人
金钱从他手中过
他却不为自己留下一分一厘
我不知道陆勇算不算药神
反正我知道他是一个保佑他人生命的活菩萨

陆勇的天空曾经阳光灿烂
后来暴雨如注
眼看他的天就要轰然垮塌
那些被他拯救过的人纷纷举起双手
把他稳稳托住

陆勇的故事闪耀着人性的光芒
让我真心感动
也让我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天地良心
什么是心怀苍生,大爱无疆

站在陆勇的天空下
我神情安然,内心淡定
我想如果仅仅为了活命
又别无选择
当初我也会成为陆勇
许多人都会成为陆勇

幸好,幸好
今天我们已经出发
走在越来越宽敞的大路上
我们越是走得远
心里就越来越感觉温暖
因为我们知道
我们不会别无选择
因为我们在中国
我们在中国

《绥化的云》

绥化这座白山黑水间的城市真够奢侈
用这么多纯棉的白云来装扮蓝天
它们是安静的天之娇子
矮矮浮悬在我的头顶
只让我看不让我摸
把我勾引得神魂颠倒

早上列车一进入绥化地界
我就看见车窗外的天空在搞云朵展览
它们有的来自青藏高原
有的来自内蒙古呼伦贝尔
有的来自云南泸沽湖
有的来自新疆那拉提大草原
甚至还有许多我不知道它们来自哪个国家
后来和一位绥化的车友聊天
我才知道它们都是地地道道的绥化特产

云朵们的身上长满羽毛
它们千姿百态千娇百媚
把绥化的天空打造成世界上最大的5A景区
您如果想参观游览
来绥化抬抬头睁开眼睛就行
无需购买门票

我这次是专门来拜访我的诗人导师逯春生的
来之前真不知道绥化有这样美丽的云朵
我告诉春生兄过几天我离开绥化时
不要让我带吃的土特产
就给我随便摘几片天上的云朵
让我带回我的第二故乡遵义或者第一故乡莆田
春生兄好像和我心有灵犀
不假思索就用他老家的话回答我
嗯——吶

《面朝大海的朗诵诗》

我明明是站立行走的人
却常常要匍匐前进
每当身处险滩
我试着勇敢屹立
支撑我身体的
却总是咸湿柔软的细沙

面对滔天的巨浪
每次我都搏斗得歇斯底里
所以我不能算作英雄
可我从不畏惧在片刻中溺亡
只是担心躯体浮浮沉沉
成为海面上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活尸

这么多年我虽然面朝大海
却从来不去做春暖花开的美梦
我庆幸我生命的天空总有祥云环绕
即使无数次遭遇生不如死的魔咒
我也总是雄赳赳气昂昂
毅然跨过每一个春夏秋冬

今天我的诗和远方已没有草原
只有这一望无际的烟波浩渺
如果那一天真的来临
我会驾着潜艇载着我最后的梦想
奔向大海的最深处
举行世界上最隆重的海葬

《雨夜乱弹琴》

窗外的雨是无休止的1234567
它们借助雨阳棚敲打着今夜海面上那艘梦的船
我希望我是一个乘风破浪的勇士
能够把船划到任何可以歇斯底里喊叫的无人岛
今天我在花果山操练时与那个妖魔鬼怪相遇
多年来我常见其形难闻其声
它内心狂笑的沉默寡言在我看来其实就是一种病态
要说毛病就是它那两个大耳朵太过敏感
我不是孙猴王孙悟空先生
所以我没有武功也不懂见机行事
所以当我不经意间突然闯进它四处密布的荆棘里
代价自然是我流出的哭笑不得不痛不痒的殷红
我把自己装成傻子什么也没说
也假装勇敢没有用纱布自行包扎
我只是内心发誓今后看见它我也学它沉默装B
连打屁都通过消声器把声音过滤得一刚二净
我要用事实证明我和它一样是个人间妖孽
我要让它知道我的船从今以后就是中国的核潜艇
即使命中敌国的航空母舰那种爆炸声也会离我很远
我当然能够听得一清二楚
而它却肯定听而不见
像那个聋子的儿子的儿子

《风往北吹,想起套路》

每次撕夜离家,我都被红绳拴着
然后在空气的海里越浮越高,飘向北方以北

我要去画一个很大的圆,把心上人都当孩子抱入其中
然后不厌其烦甜言蜜语,把他们哄成谁都欠他们钱的祖宗
最后还要看着他们荣归故里,开始新的顺流逆流

这个过程周而复始,长年累月没完没了
谁都知道这种循环深藏瑕疵,却开不出任何有效的药方
起初我一直水土不服,后来渐渐习以为常
只是许多事总让我哭笑不得,我必须努力做好“三陪”

世间的事都有套路,很多时候我只能顺从
我知道有些事早已忍无可忍,却不得不放任自己被市场越套越牢

《战士》

从一个战壕爬向另一个战壕
与尘土飞扬无关
外面枪林弹雨不变
能够看见的风景都是一线天
只不过
这是战事吃紧的需要
你静待总攻的号角
随时准备冲锋陷阵
如果那时你被敌人的子弹击中
成为烈士
你的故事不会死
将会有人传颂
所以
为了最后的胜利
你的移动
就是新的曙光
  李群,笔名阿群、拥有“春天诗人”雅称,福建莆田人,遵义公安民警;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诗人协会理事,全国公安作协会员。作品被收入《中国当代诗典》等多种诗歌典籍和作品集,被全国许多朗诵艺术家朗诵。代表作《活着就是春天》,“活着就是春天”这一名句成为全国成千上万人生磨难者与命运进行抗争的“座右铭”。2018年5月8日应邀参加由遵义市红十字会主办的“遵义市红十字大病救助基金启动仪式”,同年7月2日应邀在清华大学参加“电影《我不是药神》首映礼”,同年9月19日应邀参加由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主办的2018“国际慢粒日”暨第六届全国慢粒医疗大会;每次参加慈善活动均应邀讲述自己的生命故事。曾获《中华文艺》“当代知名诗人”入围奖等。出版诗文集《心中的歌》《我心飞翔》和个人诗集《李群诗选》、《活着就是春天》。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透明的祖国

    商泽军,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
  • 陆健:幸福麻将

    陆健新诗快递
  • 剑峰的诗(六首)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四川文学》2018年第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