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江岸上(组诗)

作者:廖静仁 | 来源:中诗网 | 2019-07-10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廖静仁新作快递。


  《故乡的江岸上》

你如断了一角的铁锚
一头扎进江岸
把退休后的养老屋
建在故乡的土地上
故土不可复制
故土无可选择
一如儿子对于母亲
于是便有了那一个沧桑的词
故土难离
或许,我是说或许
哪一天乡人会嫌弃我
死亡之神会拉我而去
但那一只断了一只角的
被时间之水冲洗得铮亮的
铁锚,还会忠实地



故乡的江岸上


《油盐里的时间》

一直说想要淡看岁月
却始终在为生活忙碌
散步回来的途中
买了几条小鱼
邻居又送了些马铃薯
两条大点的中午水煮
小点的撒盐煎干
佐上青椒、紫苏几片
宴饭能吃好多天
马铃薯蒸熟剥皮
黄焖加点韮菜
味道几多鲜
或水煮或煎或黄焖
油盐里渗透的都是时间


《世道》

山中有好鸟,
世上良民少。
道德在滑坡,
权贵无贞操。
每日省吾身,
常把镜子照。
正人先正己,
戒骄亦戒躁。


《低级游戏》

电脑打开又关闭
码字作文有太多禁区
隔裤搔腿无非弄姿
那是低级游戏
不如干脆读一块顽石
撇捺纵横里自有天机
嘻嘻,得个诺贝尔奖又如何
大作家莫言,莫言而已


《黄昏里的落日》

黄昏里的落日
是宇宙间思想最丰沛的使者
迈步在白天与黑夜的边界线
那么地从容不迫
洒脱而坚定
等宿鸟归巢,等蜗牛栖身
等万物逐渐安宁
然后才将自己的思想
凝聚成一弯冷月
解剖黑夜


《合十于心》

紫色是令人忧郁的颜色
但忧郁不是忏悔
唯有合十于胸前
仰首扪心
才有可能感知到自己的罪恶


《思想的声音》

竹篮水满,是学会了沉潜
滩声喧嚣,是由于根基太浅
楚地有鸟不常鸣
一鸣必是金属声
爱思考的人毛发都很稀落
因为思想者天生是金属脑壳


《仁义施厨》

1
建勇叔在榨油忙个不停
婶婶上班在华莱城
做饭和做菜这等小事
理所当然由我来完成
虽未学厨艺
但不见得比作文还难
先备好菜,四素两荤
只要火力充足
色香味便由我去弄

2
建勇叔仁义,来此榨油的
凡赶上了时间都有饭吃
我煮了五斤米,做了六个菜
围拢一桌共八人
还有建勇叔仍在油榨坊
忙得汗流浃背喘不过气来
我也是满脸油烟一身汗
说句掏心窝子的话
有一种快乐,叫无奈


《去工地》

吃过午饭,往工地上走走
已经成了老夫我的习惯
临江读一段文字
举目相看白羊山
七百里资水横前
远去了桨橹声,号子声
孤帆远影的记忆犹在心间
然后走四百多米返家
睡一个午觉
梦回吹角连营,金戈铁马
醒后饮三杯老白老干
醉里挑斜阳,看剑


《夕阳的金剪》

夕阳的金剪,是想要剪断
一江相思,一江愁绪吗
流水如血般殷红
令我想到了母亲生我时
剪断的脐带
这是落日在决别大地时
展露的狠手啊
但是,纵使脐带断了
血脉亲情,依旧相连


《誓言》

还记得彼此当初的誓言吗
面对大江横我们执手而说
在同一片土地上播种春天
过漫漫长夜我们探索向前
当严冬到来我们抱团取暖
时间就是那一条大江啊
我们的誓言写在水上
成了水漂的足迹一圈一圈


《老照片》

在这个阴晴不定的多雨季节
晒出如下图文,与爱情无关
老照片是我闺女翻出来的
怀旧是一种传染病
是内心空落
但我不能病,得播种与耕耘
得把儿女从幼苗培育成大树
施肥的过程,锄草的过程
就是生活忽视我们的过程
只要有耐心,黄土变成金
如今终于有大把的时间了
慢慢悠悠地,我们回过头
从丢失爱情的地方
找到了亲情6.21


《宛如初见》

第一次,走进菜地里
采摘自己栽种的辣椒
我努力想控制情绪
以一种平常心,然
那种有如初见的感觉
还是让我激动了一下
天,正在下着微雨
我的眼睫毛潮湿了
记得栽种辣椒树苗的那一天
也下着雨,我身披雨衣
汗水和着雨水
滴在辣椒树苗的嫩叶上
有浅浅的风吹过
瘦小的辣椒树苗
不断地朝我鞠躬
而我,一如既往地谦卑
几近光头的脑袋
也差不多贴到了菜地上
之后的许多个日子
锄草,施肥,捉虫子
口中还不停地念叨着
几时才能够长大啊小崽崽
再后来,撑开了枝丫
开出了一朵一朵的白花花
我的心里,也花开似锦
好多次令我想起
眼看着自己儿女成长的过程
今天,终于可以有收获了
我居然有些语无伦次
忍不住晒出这几幅图片
亲们,请原谅我这个老顽童


《听雨》

独坐阳台听雨声
是在建勇叔家中
我在建的养老屋
八字才写了一撇
另一捺想要续写
还得重新磨去墨
无奈搁笔作暂停
人说听雨可安神
安神务必先静心
人心是个小宇宙
可叹无法定阴晴
听雨,继续听雨
风声雨声读书声
一声叹息惆怅生


《雨是老天爷落的泪》

天在下雨,阳台上有两把空椅
建勇叔说,静哥,你随便坐
我的年龄比建勇叔大
便笑着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就在那一把逍遥椅躺下
少年叔侄成兄弟
我让他讲在广州打工的故事
那往事,真是不堪回首啊
建勇叔说,总算都已成过去
如今也不见得真的就好了
我们还……还是听雨吧
雨是老天爷落的泪
这是建勇叔说出来的警句


《刘妖鱼传》

这一个月亮,曾经是我
收藏过的。却被刘妖鱼那厮
偷了去,照妹子
不是范冰冰就是,就是
刘涛,就是林心如
还说经常和她们热线联系
嘿嘿,我听了就想笑
笑得仰脸观天
笑得俯首察地
却怎么也比不上
小草对大地的谦卑
就连眼睫毛上也笑出了露珠
直笑得老天爷变脸
大雨倾盆而下
刘妖鱼的双腿就发软了
心虚得躲进在厕所里
尿不出来。檐水嘀嗒嘀嗒
妖鱼得意地说,尿出来了
尿出来了……


《莲花是美丽的惆怅》

荷花从淤泥里挣扎着爬出
经一夜月光的洗礼
瞬间就变得高贵
但是荷花明白自己的身世
始终包裹着,压抑着情绪
怀里的莲,真是辛苦呀
还要顾盼脚下的藕
一半压缩成丝
莲花,莲花
是美丽的惆怅
真的可怜


《文青女子》

这小女子,一看就是个文青
窈窕的身姿摇曳春情
撑开的太阳伞只是道具
白云蓝天是她的背景
胸怀小宇宙
拥抱大宇宙
双臂打开,是要飞向哪里去


《给我一百个晴朗天》

特别理解康熙大帝"真的还想
再活五百年"的那一句浩叹。
而我辈草民所求,却是真的
很想给我一百个晴朗天


《火星从火镰上擦过》

一粒火星,从火镰上擦过
跌进了深邃的夜的深渊
佛陀紧合的双掌里
藏着舍利子
袈裟熠熠生辉
而我,只是从俗世红尘中
努力走出来的一个码字人
丢失了现代人常用的打火机
还至本处,是我的选择
当的一声,我的手中的火镰
再次撞向了另一只手中的
一颗从资水河滩捡到的石子
刹那间,萤火虫飞过了江面
点亮了对岸的一扇窗子
一曲山高水长的古老曲调
在江面的微波里灌成唱片
夜色便荡漾起来
无数颗星星
在遥远的天空
也在咫尺的江面上
疯狂地


我于是,从容地点上一支旱烟
独自享受这一分难得的




《郎朗月光》

当我被月亮的铜锣


一声,惊醒时
我已经被月辉淹没
不能自拔
无处可逃
但我还是,偷窥了一眼
光的银针万箭齐发
箭穿我心
也射穿了,无边的黑夜
黎明给天色,抹了一层
蛋青


《昨夜五更月敲窗》

昨夜五更月敲窗
正好有些尿意胀
进过厕所再上床
怀抱月儿入梦乡

萧师骂我瞎折腾
用功岂可不要命
其实这是冤枉我
不过心里真高兴


《莲与荷》

因为藕,便有了荷花盛开
因荷得藕,这是我
常说的一句戏言
因为莲子,荷花又名莲花
有了莲花,才有了端坐于
莲台上的观世音菩萨


《风语》

从祠门口赛祥家吃过午饭
散步千米,至我新屋工地
小木凳还在老地方等着我
昨天读过的杂志风卷了页次
顺手打开,目光不在文字
就这么有心无心坐一会儿
太阳就知趣地躲进了云里
风起于崩洪滩头
牵着我的衣角,似乎在说
该回去了,该回去睡个午觉


《圈中洞天》

蓝天白云下好施工
圈里观看最美风景
可远可近可大可小
世界全都在方圆中

反正闲着没什么意思
就在方圆中读山读水读人事
我看到的景物都很美
美得令人惆怅
美得手痒心颤栗
美得面对河山欲喊诗


《初心》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经历两百年风雨
这树肯定成了精
人要忠心,树不可空心
但树却问我说
你们做人的
每天都说回到初心
真正敢于掏出心来的
又有




《月的心思》

月亮又开始爬山了
但速度很慢,甚至有些迟疑
一看就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她肯定还是因为昨夜的事
昨夜西风凋玉树
那一道浅浅的印痕
直到如今,她仍然不安宁
这倒令我感到了内疚
为了避嫌,就不再等她了
我得睡觉去,早睡早起


《面对紫色》

你曾经说过时间先安顿我们
继而再迷惑我们
可惜那时,我还听不太懂
就如这浅浅的紫色
分明令人目光一亮
又令人心,生出淡淡的忧郁
这事搁在以前,我决不相信
可是如今,我却真的不敢
面对这紫色的


在有的时候,安顿就是远行
有一些事情,懂,就是不懂


《等萤火虫飞到我的掌心》

今下午的时间松散排列
先去赏过荷花
又去摘了桃子
回程遇一螃蟹
我学它走了一会儿路
看到宿鸟衔来食物
喂它的小宝宝
我这才想起自己也要归巢
晚饭已经吃过
我独自上了阳台
看夕阳西下,漫天彩霞
于是掏出香烟
一包是黄金叶
一包是和天下
低档的自己抽,是回到常识
高档的待客,打肿脸充胖子
天色暗下来,夜暮渐合
然后等萤火虫飞过小溪
飞过田野,飞到我的掌心
有了这掌上明珠,今夜好梦


《遵天命》

我在写一个小说叫《遵天命》
意思是人力已经尽了
剩下的事情,那是听天由命
我自信是上帝的儿子
父亲虽然平时严肃了一点
但那是在磨练我
让儿子变得更加坚强
关键的时候,我的父亲
一定会拉我一把
文章写得很慢,很自由
每一天,就写了那么一小段
十天半月,或者一个月
那又如何呢?遵天命
我很乐意,遵天命,天会帮我


《有一种攀爬》

有一种攀爬,叫慌不择对象
即使是都是草根
只要抱团,也能直指青天
有条件的当然是攀大树
哪怕是一根枯木
也比伏地的野草可作依靠
我只是一棵草,一根野藤
想成长的愿望却是一样的
想出草头地的心是一样的
而我,和我们,却只能
相互抱团,相互支撑
但我,和我们,比起那些
只会攀大树的同类来
对土地母亲要虔诚千倍万倍
我们既知道仰天更知道俯地
于是我敞开心怀说
做一棵小草或野藤,我乐意


《迟到的执子之手》

到医院病房,老婆躺在床上
我不声不响地走近
叉开自己的五指与她的合上
所谓执子之手
哈哈,只能与子携老
年轻时的男人雄心万丈
眼睛盯着的是所谓远方
有几个男人能把老婆放心上
唯有老了,雄心萎靡不振了
男人才会回过头转过身来
虽然已经迟到总比缺席要好
年轻时能跟男人吃苦的女人
年老后能与女人牵手的男人
其实都是很不错的人
老婆忽然说,此时夕阳西下
我们一起看彩霞去吧
我说,好好好,岁月静好


《父慈子孝的天空正在下雨》

中午,我和儿子从县城回
太阳像刚添过柴薪的灶
火舌从灶口伸出来,老长
舔得大地嗞嗞作响
昨天才着平过的屋顶
混凝土青一块,白一块
青色的已经凝固
白色的里面在燃烧
赶紧的,我跑上了屋顶
拾起了水管,儿子箭步而至
抢过了水龙头,哗啦啦
一场人工降雨来得正是时候
老子望着儿子
父慈子孝的天空,正在下雨


《共享永泰福》

把工人们的茶水事先备好
明天早上开工粉外墙
太阳也会到处找水喝
喝工人兄弟的汗水
我一样也会心疼的
三十多年前
我就是他们中的一员
个中滋味,是乡愁的滋味
茶是老黑茶,来自永泰福
立夫兄弟把茶送到我手里
他说老师,这是一顶一好茶
您留着自己慢慢呷
哈哈,我拿出来与兄弟们
一起分享。立夫先生呀
这个光我和兄弟们沾了
皆大欢喜,有福同享


《上阵还是父子兵》

夕阳慢慢西下,宿鸟归飞急
再给屋顶的混凝土浇一次水
就可以留给夜露去履职了
我只是操一分闲心
动手的事情是儿子去完成
有人说我到老起屋爱折腾
嘻嘻,我就最喜欢举重若轻
更何况,世间无难事
上阵父子兵


《做个俗世老农》

又去工地上浇了一次水
呵护混凝土如呵护菜秧
如呵护嗷嗷待哺的孩子
我也被老辣的太阳
浇了一身水:汗流浃背
顶着烈日回建勇叔家里
进茶室入坐,注水
沏一壶老黑茶招待自己
如坐春风,且有小小惬意
当劳动回归日常
远离朝政,也回避了皇帝
做一个俗世老农
且行且珍惜


《周子如莲》

建勇叔家里有一间茶室
约十八平米,有十把椅子
多数的时候只我们叔侄
偶尔也会来一帮闹武神
嗓门粗糙,低级趣味的话题
我只是含笑当个听客
极少言语,不问东西
有道是随乡入俗
唯有周子如莲
出淤泥而不染
而我却充其量只能是莲子
心里苦啊——裹一身青皮


《建屋的日常》

午饭是建勇婶婶做的
四菜一汤,很是精致
建勇叔还在榨油
开工就不便中途停机
婶婶说,哥,我们先吃
饭后散步五百米
我又去了一趟工地
儿子进城谈门窗价格未归
我是做去些拾遗补缺的小事
或给工人兄弟装一支香
递一碗茶水,并玩笑几句
做工程的胡总曾给过我提示
有空多与工人师傅们说说笑
可以缓解他们的工作压力
一抹白云把火太阳临时遮住
我得趁机回去睡一个午觉
养足精气神,然后再出击


《求助得助》

1
涧水接满桶
一人拉不动
发图求帮助
搭把手就行
工友等茶喝
业主有责任
天气太炎热
彼心即我心

2
成军兄弟驾车来
卸下水桶堂中摆
亲手插上热得快
打坐发呆等茶开


《方寸之壁》

绿苔爬满石壁,蔓延阶沿
时间的脚步比针眼还细密
方寸之壁,走了数十年
它是有意在等我吗
少小离家,石壁光滑
等我归来,苔藓密密麻麻
而我的双鬓已绽放霜花
是的,我们都在老去
即使从容,脚步密如针孔
也无法阻止时间向上滑


《散步到老兄的老屋里》

散步到老兄的老屋里
最惹眼的是一群土鸡
刚从后山打过野食
咯咯嗒,咯咯嗒
欢歌笑语几多卖力
由烂渔网拦着堂屋门
看世界不多些心眼还真不行
左屋档头的茄子红了
右屋档头的辣椒绿了
稍不留神就被人偷去了
如今农村的风气
也就与社会风气一个样
扫黑除恶一阵风
也不过是治标不治本


《环保早餐》

玉米粥,鲜辣椒,酸豆角
环保早餐味道好
刚刚品几勺
又来乡里乡亲榨油了
来的都是客
来来来,每人盛一碗
既然已经碰上
赶得早不如赶巧


《静仁闪句》

1
孤独不是教你踽踽独行,
而是教你成为一个独特的人。
2
山月浑浊天不青
阴晴谁人能料定
鸣虫唧唧复唧唧
清露盈盈待黎明
3
窗含山月半空明
头枕江涛一念昏
4
月亮是一口欲望的深井
是猴子们前赴后继的噩梦
5
大江横前
山呈黛色
宿鸟归巢
我自寻乐
6
资水汤汤赴洞庭
白羊山色四时新
最是一年盛夏至
剥个精光好游泳
7
夕阳西下挥金剪
江河东去剪不断
少年楼下垂钓竿
老夫独对白羊山
8
云台辰峰鹞子尖
峰峰岭岭山相连
老夫独钟白羊山
大江汤汤横山前
9
河蟹爬上百米江岸
得意洋洋把路丈量
看到扫黑除恶牌子
吓破胆子脚也发软
10
观山察水,听鸟语鱼语
行万步路,且神清气舒


《煮一壶白沙溪,来一杯安化》



门前有大道,大道叫资江
汤汤七百里只是起点
越八百里洞庭,注万里长江
浩浩汤汤,奔赴大海卷起千重浪
托一轮旭日,升一轮明月
云蒸霞蔚偶作雨,直冲九霄之上
啊!我站在云头打一望
满目青山,是我的安化茶乡



问初心何处?溯源长江过洞庭
资水白沙溪,小舟江湾系
一支又一支百两千两万两茶
那可是一根又一根淘船桩
资江白沙溪口,有一古渡头
便是系船儿也牵我魂魄的地方
立在江岸上一个叫刘新安的汉子
心中有舵,若把茶厂比航母
他的炯炯目光所指处,便是航向
斩浪劈波,嘿哟哟嗬
嘿哟哟嗬!这是船夫号子
更是制作千两茶的号子
嘿哟哟嗬!嘿哟哟嗬!嘿哟哟嗬……



来来来,来来来……将进茶
围炉火初红,煮一壶白沙溪
来一杯安化!劝君莫停杯
一杯再一杯,终生不后悔
北去洞庭八百里,岳阳楼上镌名文
先天下之忧而忧
后天下之乐而乐
范夫子千古浩叹,宛若滚雷



道可道,非常道
茗可茗,非常茗
饮可饮,非常饮
人在草木间,写就一个茶字
一片茶叶定天下
遍流九洲,皆是白沙溪黑茶
天尖帝王饮
贡尖朝臣饮
生尖百姓饮
普天之下,无不饮安化


《一柱擎乾坤,我是安化人》

茶字怎么写?奶奶没上过学
她告诉我说,人在草木间

那天在白沙溪茶厂
刘新安先生口气很大,他说
一片茶叶安天下

继而肖益平先生接过话茬
天下众生皆喝茶,喝好茶
真正的好黑茶,在安化

王双如先生去了陕甘宁
东西南北中,条条大道任我行
销售勤跑腿,名嘴名品动人心

我便一知半解:在所有的植物里
唯有茶叶最具记忆力,凡与它物
有过接触,都会留下它物的气息

岁月啊!是一台古老的揉茶机
把所有的记忆揉出汁液来
蹉跎八十载,一日复一日

然后捂堆发酵,如老牛反刍
然后紧压,压成一根千两茶柱
一桩擎乾坤,那就是你我安化人


《安逸老黑茶》

我的天空在下雨,雨打芭蕉
竖琴声声,入耳入心
忽然就感到有些口渴
赶紧煨一壶安化老黑茶
摆上三只不大不小的杯子
一杯敬苍天
一杯敬大地
一杯敬自己
天地人和,人在中间
仰无愧于天,俯无悔于地
雨打芭蕉,听雨品茶
我心安逸,不惊于声声警笛


《我愿天下苍生安宁》

我是一块顽石。顽皮的顽
顽固的顽,顽童的顽……
凡词典上能够找到的定义
我全都愿意接受
并且还愿意接受它的谐音字
玩。玩笑,玩耍,玩儿……
但本质上我是一块石头
既不会是一块通灵宝石
也不会是恐龙下的蛋……
我的性格却与火柴接近
一头撞向磷片,火光四溅
今夜的乡村下过一场阵雨
天空如洗,星星也洗浴过
还有萤火虫纷拥而至
但我不会说,全是我点燃
我想努力地爱好和平
我愿天下苍生安宁
可狼烟分明已经熄灭
却又闻到了斗争的硝烟味浓


《渠江,渠江》

渠江,多动感多温婉的名字
渠江人一启齿就想留在唇边
反反复复地呢喃
外地人一听到就想捂在怀里
暖心暖肺暖脾肝
若往渠江走一遭
当然是徐徐地走
山青水秀人俊美,几多养眼

有一种贡茶叫渠江薄片
经历了多少朝代美名天下传
想也勿用想肯定跟渠江有关
我有一个堂侄女
就在这美得令人惆怅的渠江
担任副镇长。有一天
县委书记去渠江搞调研
笑问女镇长出生于哪一年
她只回了一句,八零后
撮嘴吹了下刘海,有些腼腆
书记就意味深长地嗯了一声
这时,有微风拂过湖面
泛着的波纹,一圈,又一圈
渠江,渠江,百媚千娇
渠江,渠江,百闻不如一见


《面对资江读孟子》

有它陪着,家就有了生机
狗的眼里含养爱恨情仇
或摇尾,或吐舌,或龇牙
自有着它的道理
狗通神灵万物
耳朵能捕捉风声于千里
双眸能在黑暗中闪烁幽光
烛照尘埃落地
我且面对资江读孟子
滋养浩然正气
千帆过尽成往昔
望江楼头人独立
天上白云成苍狗是我家的狗
大地河山无语我亦无语
且在手机上乱戳字


《父与子》

黑暗愈深,星星愈亮
只要你善于仰望

难得有如此机会
父与子坐共凳在阳台上

人要善于倾听万物发声
甚至包括鬼神之声

与人与自然与天地万物交流
更要善于倾诉自己之所想

父与子点上一支香烟
在倾听与倾诉间把星空仰望

有人在摸黑走路回家
这一对父子的烟火便是方向


《乡间仙日》

叔叔榨坊忙
婶婶下厨房
唯我是闲人
微鼾入梦乡
忽闻楼下喊
混沌进饭堂
全是可口菜
味道特别香

浑浊资江水
雾拥白羊山
独守毛坯屋
打坐护丹田
好书搁钢架
任由风乱翻
闭目省吾身
神游天地间


《观虎》

1
躺在床上无事干
侧身且把纱窗看
一只壁虎扑蚊虫
白天黑夜总迎战
无奈此生寿命短
遂成标本悬窗前
正义总是常缺席
蚊虫嗡嗡又遮天

2
曾经以时间换空间
转瞬之间
恐龙翔天
标本高悬
所谓恩怨,皆是云烟


《唐家观》

唐家观像一弯浅浅的峨眉
挑在资江北岸
时浊时清的水色
是幽幽的亮眼
看地看天
看人间


《蜻蜓一族》

如果我有翅膀但弱小如蜻蜓
我决不会听信猛禽的煽情
什么展翅高飞直上九霄
什么安全感幸福感集于一身
所有豪言皆是谎言
是子虚乌有的囗囗梦
我只是弱小的蜻蜓族
凭空横竖的几丝蛛网
也会断送我的性命
唯有小心翼翼地摸索飞行
适应卑微
方可保全自身


《钓》

钓可钓,非常钓
想要钓一个宰相
必须得有周文王
周公吐哺
天下归心
钓鱼只是幌子
实则钓誉沽名


《夜》

夜色温柔
无法愈合白日的伤口
黑血如墨
企图篡改时间的简史
我无话可说
我知道,说也是白说
让大地沉浸在梦中
如此,如此也好


《一朵火焰亮出白牙》

今夜,整个小山村骤然停电
停电,是一种现代病
小山村病得轻
煤油灯的药引早已经失传
小山村被黑夜的巨口吞噬
人们无计可施
只能眼巴巴地等待破晓鸡啼
这其实是一种更恐怖的病
人一旦不习惯在黑暗中摸索
心目中养着的唯有英雄
我却在一群慌乱的人中冷笑
掏出了曾经被人不耻的火柴
将挥手一划
一朵火焰亮出白牙
将黑夜嗞地啃出了一个洞


《有千万个问号》

看这一帧自拍照,你就知道
我是在很严肃地作思考
平静的大海突然掀起巨浪
你觉得它靠谱吗
仔细想想,答案在于
是海的能量太大
平地里忽然卷起旋风
你觉得它靠谱吗
聪明的古人说
风起于青萍之末
火山没有任何前兆
说爆发就爆发
你觉得它靠谱吗
如此类推,有千万个问号
与我的愁肠一并撕扯缠绕
忽然轰隆一声霹雳炸响
未必也以为没有任何前兆
那是因为我们太迟钝
并没有发现一道闪电在前
如果,我是说如果
我们的神经不那么麻木
我们的双眸不被强光刺伤
你就会觉得所有发生的
都是合理的,是特靠谱的
在这个世界上
唯有自由的思想
能与天地神明共来往


《资水边》

生长在资水边
养老在资水边
无心求道求仙
却是俗世神仙
资水是激荡的
给我以激情
青山是静穆的
让我心安宁
背倚青山
面水歌吟
鱼鹤在倾听
大山有回声
有老妻在侧
执子之手
纤道散步散心
儿女小孙偶回家
乐享天伦
老天不负我
我亦不负众生
对世间万物
心怀感恩
甚幸!甚幸


《今天是个好日子》

今天是个好日子
党委政府有牵挂
同抽湘省白沙烟
共饮安化老黑茶
谈笑问及文章事
主旨不移话桑麻
忽如一阵轻风至
资水绽开雪浪花


《忽然想起》

忽然记起,上世纪九十年代
我初进长沙入驻百善台
那是一个曲里拐弯的巷子
向南是菜市场鸡鸣狗叫
向北是开福寺罄钟袅袅
我供职的《康乐园》杂志社
有男女七八人共两间房子
睡上铺的我经常尿频
去公共卫生间得走百米路程
有几棵泡桐树开出幽蓝花朵
如另一寝室的女子顾影自怜
每当我拉开裤子唱泉水叮咚
楼上窗口也冷不丁响起歌声
《像雨像雾又像风》
《枕着你的名字入眠》
那是一个凄凉冷落的暮春
是我生命中一段难忘的路程
幸亏不远处的上麻园岭
总有一扇窗口为我点亮心灯
有一位叫灵子的姑娘
是我人生最落暮时的女神
啊!既然是一位女神
天注定我们没有共舞的可能
一晃数十年已成过往
岁月纷飞,唯有记忆永恒
今夜山村的上空星星闪烁
萤火虫飞过小溪飞过田垅
我忽然多想唱起那两支老歌
《枕着你的名字入眠》
《像雨像雾又像风》


《诗人廖小丫》

我家廖小丫
尽说天真话

今夜睡阳台
星星点灯来


《老妻落地》

两月没有落地
遍地都是荆棘
踮起脚尖探险
攥着我的手臂
幸亏皮粗肉厚
痛也笑笑嘻嘻
夫妻相携走来
何惧人生风雨


《我便是自然》

我要告诉你我的心情是远山的青黛近水的柔软野洲的盎然
天有多辽阔我的心就有多辽阔
水有多绵长我的情就有多绵长
所谓人生苦短那是见识太短
所谓天下纷乱那是情绪已乱
面对自然学习自然我便是自然


《向流水学习》

白沙溪后茶园看老码头
永锡桥下观流水
向流水学习
目光平和往低处
行之所当行,止之所当止


《君若安宁,才是唯美盛夏》

白天听讲茶事,古道牧茶马
有些累了,也有些疲倦了
资水河鱼并擂茶
把奴家肚子撑大
静夜回家,感觉眼睛昏花
净手焚香,奏一曲古琴
伴以箫声,你我同桌坐下
高山流水,飞珠溅玉
雨打芭蕉,莎莎莎
君若安宁,才是唯美盛夏


《流水梳洗岁月》

流水梳洗岁月
梳洗我的童年无忧
少年懵,青年多情
中年冷静,壮年深沉
六十花甲后
返老还童乐悠悠
流水低处走
成泉成溪
成江成河
成潭成湖成大海
骤然卷起千重浪
惊回首
已是白发万丈长


《江河》

小河幼小,清澈活泼
能用石头梳子梳流水
能目睹女子提裙走过

大江已成年
经历太多,心事更多
深不见底,不知它想些什么


《佳句偶得》

今夜读微信,偶得一佳句:
儒者在朝则美政
在野则美俗
如此反复吟诵
如饴在口,甜心
乐如稚童,咯咯笑声直滚


《静仁短章》

1
面江面山常面壁
扪心自问识菩提
双目映照方丈内
呆坐尘埃一木鸡
2
一觉睡到自然醒
醒来临窗读自然
天下谁人无昏睡
睡睡醒醒天复天
3
忠实人不如狗
大美唯有江山
4
山色四时新
江流总不同
5
打坐联珠桥
与狗共远眺
回望家山青
放眼资江潮
6
大江横前作涛声
夕照青山归鸟静
我是岸上过路客
满目怅然觅帆影
7
老辣肉,资水鱼
廖氏兄弟当大厨
我与他爸篾匠伴
到老有幸常相聚
8
夜品茯嗲嗲
田蛙呱呱呱
话说木拐李
年年赠好茶
9
面容疲惫
目光坚定
大道至简
心怀自信
10
乡间蛙鼓敲寂寞
醉翁抱月资水滨
头枕江涛七百里
梦里一苇过洞庭
11
心思满腔
理想膨胀
薄薄蝉翼
实难承载
满腹愁肠
12
我在江上走,
河山多静穆。
归飞宿鸟心,
蛙鼓敲日落。


《以茶会友》

瞿君南边来
问我人在哪
我言在江湖
信息巧作答
瞿君心一急
说来老贺家
我便暗自乐
贺家有好茶
三个老茶友
品茶话桑麻
室内笑声喧
窗外雨在下
哈哈复哈哈
人生美如画
  廖静仁,一级作家,湖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得主,全国第三届青创会、第八、第九届文代会代表。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当代》《十月》《北京文学》等。出版著作有《湖湘文库廖静仁卷》等十余部,其中《纤痕》《过滩谣》《大山诲语》《我的资水魂》等篇什,先后被《新华文摘》选载并有《红帆》《资水河,我的船帮》等由《中国文学》译成英、法文向国外推介。近年转事小说创作,并已发表中、短篇小说若干,著有长篇小说《白驹》等。已有评论称:他正在努力完成从自然资江到文化资江的跨越。现供职于湖南省文联从事专业创作。
责任编辑: 周楠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追寻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我的家乡大片土地在消

    施浩,出生于江西九江,现居深圳。上世纪90年代开始诗歌创作,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
  • 日常生活(组诗)

    彭戈,本名彭易贵,籍贯江西九江,江西作协会员。任过教师、媒体记者、编辑。主编、
  • 磐安,一生动容

    著名诗人、诗评家孙思最新诗作。 孙思,曾用名慕姐,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海文艺评
  • 杨克的诗英文新译八首

    杨克是当代汉语诗人中一以贯之具有个人化历史想象力和求真意志的诗人,其城市诗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