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间建屋岁月(13)

作者:廖静仁 | 来源:中诗网 | 2019-01-15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廖静仁系列组诗《乡间建屋岁月》之13。“我是一个钟情河山的闲人…在河山之间/建一栋小屋,读书写字/后山养鸟养兽,门前弄虾鱼……”


《天骄
 
柳宗元独钓寒江
是一种低调心态
向草木学习弯腰
顺其自然乃天骄
 
《想念》
 
想念太阳,想念
2018的那一个下午
驾一叶小舟
去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
我自好逑
 
《雪澡》
 
你搞你的海浴
我搞我的山浴
用雪洗澡
洗去浮躁
岁月是位画家
白我胡子眉毛
哈哈,老夫不老 
 
《我愿意做你的静物》
 
我愿意做你的静物
当然有一个前提
那就是在你
无限辽阔而优美的
怀里
 
《行情》
 
乡下人过小日子抠得比较紧
河鲜一盆,土猪肉一盆
外加一盆萝卜丝
木柴火把黑夜烧出一个洞
生铁壶里的茶水已经沸腾
我们在等待一位客人
他从城里开车来
说是给我们送来空调
也送来现代文明
我问现代文明是什么
客人答得并不自信
是……是股市下跌的行情
 
 
《东坪》
1
雪霁东坪行
品茶在蛮劲
随手自拍照
信口把诗吟
2
心安处即是吾乡
有好茶好饭菜
客随主便
在东坪混个半年
可以身无一文钱
 
《融雪后的日子》
 
我和老家的一帮闹武神朋友
在灶屋里吃柴火煮河鱼
气氛热烈,大汗淋漓
户外的路上在融雪
泪流大地,似奔腾的小溪
小溪入江奔海去
融雪后的日子
春暖花开,开得痴迷
 
《文字,雪子》
 
一粒文字,就是一粒雪子,
因干净而凛冽并且透明。
但我多少有些担心,
这么清澈灵动的文字,
一旦进入到红尘市井,
岂能独善其身?
我于是把雪子垒成小人,
着一顶小红帽,
戴一幅太阳镜。
红帽子好看,
捂久了会融化自身。
太阳镜是心灵窗口,
隔一层窗帘看人生,
那又是一番意境。
唉!这个世界,
美丽总是愁人。
 
《踏锅花生》
 
朋友在圈里晒出一盆踏锅花生
麻壳上面烧出点点黑印
却颗颗饱满,粒粒精神
脱下红衣,身子白净
尤其是透出的体香
那么诱人
我于是就厚着脸皮说了
本人也想来一盆
朋友答得好快
积雪太厚,不方便送
哈哈,大雪封门
那我就只好耐着性子等
等太阳东升,等待雪融
共沐春风,一颗一颗
剥踏锅花生,旧味津津与君品 
 
《优哉游哉的冬天》
 
天冷在县城混吃喝
小城朋友多
书家王国千
头戴无檐帽
身着长衫乃粗布
书法文章纯青若炉火
亲自来宾馆
送来踏锅花生一袋
外加两瓶霉豆腐
一顿闲谈,彼此乐哈哈
这个冬天,悠哉游哉过
 
《静静修心》
1
静静的江,静静的山
静静的残雪在落泪
2
江山依旧在
我自心无愧
如此美丽风光
时常一人独对
3
养神须闭目
修心要安静
世界已混沌
蚁力定乾坤
 
《胡杨》
 
胡杨傲世三千年
去世亦是三千年
不朽再往三千年
九千年阳光月色
九千年风霜雨雪
却留下一声浩叹
胡不归兮天地缺
 
《勿与天斗》
 
雪正消融江自流
我来也只是看看就走
顺其自然
切勿轻言与天斗
一时的傲气
会留下遗憾太久
回头看看
天遣英雄无数
知否?知否
应是绿肥红瘦
 
《救赎》
 
偶尔放纵自己的心灵
让思想开出奇葩无数
让肉身在城乡漂流
在这缺乏个性的尘世
是一种最智慧的救赎
 
《俗世神仙》

我若闭关在家
无非是井底之蛙
 
每日面对电脑
写作并不讨好
 
白眼朝天,云也疲倦
不如装疯卖傻亦狂癫
做个俗世神仙
乱语胡言
盈盈一水间
知向谁边
 
《在冬日的时光里拥炉独坐》
 
在冬日的时光里拥炉独坐
任火舌贪婪舔食意志
心魔放纵出窍的灵魂
物我两忘,听一首老歌
让尘埃如雪花绽放
而后悄无声息落定
户外残雪消融
所剩下的皎洁
充当着处子无瑕的补丁
可世道如此肮脏
处子亦与世无补
歌唱仍然在继续
音符是信口开河放出的蝌蚪
何时敲响蛙鼓
待春风拂过
 
《乡情里》
 
乡情里成长
乡情里变老
岁月到此刚刚好
滴酒之友
煮茶相报
 
《好运来》
 
好运乘舟破浪来
有个中篇过终审
算是2019年
最值得期待的事情
 
  《冬日里的果实》
 
谁说只有秋天才收获果实?
你却偏不按常理一展丰饶!
把红得似火的果实,
像红红的灯笼悬挂,
照迷路的游子回家。
 
《人生下午茶》
 
品茶,品好茶
品人生下午茶
上午匆匆忙忙
如自己的人生
下午啥都不想
安安静静品茶
 
《扶贫之路》
 
翻过了一个山坳,还有山坳
扶贫的路还有很远
山上不缺木柴,不缺水
下身温暖,膝盖烤出了龙鳞
生铁壶里的水唱着溜心歌
渴时喝一口,饥时也喝一口
口口相传的是孙子读不起书
老人看不起病。主人外出了
在华莱当保安,但很快超龄
孙子说,有很多国家没扶贫
老人由政府发放生活费
读书是真正意义上的全免费
扶贫的叔叔阿姨,真对不起
你们还是给我们送点政策吧
山路难走,我真怕摔了你们
柴火很旺,生铁壶里的沸水
声音喑哑了,仍然还在歌唱
 
《猪年的猪》
 
我的朋友发了一幅生肖像
2019是猪年,他留言说
是宠,还是哄
这是一个问题
朋友心软,又是体制内人
话说得十二分腼腆
犹抱琵琶半遮面
我深知朋友是个思想者
剩下的话还是我来说吧
老办法,洗脑,加欺骗
反正是一只猪,随主便
 
《乡间夜晚》
 
在乡间,看着太阳钻进林子
天色就暗了,气温就降了
真正让人暖心的事
就是赶紧生一盆火
把木柴架起来,相互支撑
火要空心,这是老辈人的话
几声犬吠,天就黑了
没有月亮和星星的冷夜
天黑得就像锅底
于是我们添更多的柴
想把锅底烧红
让红镀亮我们
中国人忌讳白色,拒绝纯洁
于是才有了白色恐怖这一说
但红色是血色
难道红色就不恐怖吗
而在当下,我们最害怕天黑
唯一的办法是不关电灯
让微弱白光满足国人的近视 
 
《他日移居资江畔》
 
他日移居资江畔,
写字只为水色清。
花鸟虫鱼伴左右,
粗茶淡饭亦欢欣。
名来利往大半辈,
到老须得一身轻。
还至本处双盘坐,
心无挂碍也无名。 
 
《长沙,长沙》
 
把长沙读成长沙,这也没错呀
城市每天都在长大,沙也长大
沙大为石,从此不会再成散沙
 
《雨天》
 
老天玩阴雨
我心有阳光
为了赶工期
迎着困难上
 
《箫声美人》
 
小娘子踏雪而来,箫声开路
脚步轻盈乃无痕,微波粼粼
亿万只玉蝴蝶为之疯舞
那卖力的劲儿,令男儿羞愧
夜不能寐。夜
被雪花点亮,被箫声唤醒
青山白头,谁人敢轻易入睡
今夜小寒,寒彻骨髓
试问娘子,何时归,何时归
 
《雪花儿落泪的声音》
 
夜已深,宜独饮
不饮酒,只饮茶
 
说独也非独
脚边有黄狗
 
人狗的心思
谁能猜得透
 
户外有声,断断续续
雪在消融,声乃檐漏
 
那原是雪花儿在落泪
留不住皎洁,令我心碎
 
 
《我的梦》
 
又到该说晚安的时候了
我今天肯定会关灯睡觉
黑夜照例会张开巨口
把我吞噬
但这已经不再重要
因为我害怕在光照下做梦
那是白日梦
白日梦是个令人疯狂的幻影
幻影越大越疯狂
我宁愿只在黑夜里做个小梦
梦见公平,梦见公正
梦见弱小的蚂蚁与大象同行
而不受到任意践踏和欺凌
 
《河山之间》
 
别说我早,渔船比我更早
鱼虾已经在甲板上舞蹈
江山如此多娇
我是一个钟情河山的闲人
江山与河山是两个概念
前者把江山当座椅
后者只是来游历
人生太匆匆
我想慢,慢慢地
于是才要在河山之间
建一栋小屋,读书写字
后山养鸟养兽,门前弄虾鱼
 
《龙门之殇》
 
我没有下河在岸上观望
一条金丝鲤跃到胯下
错把胯门当龙门
可惜了遍身鳞光
如一些寒门学子
枉费了十载寒窗
入了北大自以为天堂
可是蔡元培已经成绝响
除却一个北字找不到方向
我爱鱼,但我更爱资江
把鱼放进盆子里
先给它照一张肖像
然后悄无声息放生
你去吧!千万别乱闯
心安处即是吾乡
不要再颠倒梦想
 
《与资江相伴》
 
长沙的一些师友微信找我
我说别找,我在乡下
那里有我儿时伙伴
两鬓已白脸打皱
气息却依旧
有一条资水
水清照例有虾鱼
 
《阿弥陀佛》
 
来了远客古树生普伺候
在没有栅栏的大堂
烧一炉木炭火
把泉水煮沸
来客不分尊卑
一律由公道杯均分
道随主便,主若菩萨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哈哈
 
《我是资水中传说的鲤鱼精》
 
自从回到了乡下的老家
打发时光的方式也就这几种
早晚去工地上看看
即使是没有开工也会走一趟
那是我心中的牵挂
如当年妻子怀的小孩
早晚用手摸摸她的肚子
人整个地就踏实起来
然后用手机乱拍几张照片
写些长句短句,那不是诗
再然后正襟危坐点开电脑
跟着自己的心走码几行文字
也没有指望能成就什么
就等于是自言自语
任其野蛮生长,自生自灭
叽咕一声手机来了信息
那准是建叔又泡上茶了
还有昔日玩伴的下一代
也就是我说的闹武神在等我
他们与自己的父亲相对无语
同我却说得眉飞色舞
从他们的身上,我闻到了
当年小学同桌的气息
心想,这是多么合算的事
我一个人,串起了两代人
我是资水中传说的鲤鱼精
 
《玉虚,日虚》
 
茶滚多时糍粑香
我却把眼向天上
当时正游玉虚宫
太上老君我久仰
棋盘摆满黑白子
忽见周遭尘土扬
对弈双方盘腿坐
哪管天下谁称王
 
《人在旅途多囧事》
 
做百姓,从搭客班车开始
家门口至县城也就二十多里
停停靠靠约半个小时
毕竟是第一次搭乘客班
回程时却遇上了一件囧事
我身无分文惯了
想用手机付费
售票员是个比我年长的老头
他黑脸笑笑说我不会用的
我说只好到家门口了
通知我老婆给你
半车人都转脸朝我看过来
哈,骗谁?伍块钱车票也逃
有哪个蠢女人还能看上你
唉,真是的,闹出这种囧事
传出去如何对得起天下儿女
 
《潦酸菜》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去邻家地里砍了几蔸青菜
烧一锅沸水在水中滚一下
挂在晾衣架上露七天七夜
饱吸日月之精华
再扑进罈子里盖上稻草
过年的那一天再掏出来
爱吃肉的吃肉
爱吃鱼的吃鱼
而我,却独爱这潦酸菜
 
《绿洲》
 
阳光能找得到的地方
就有绿洲
青青草色壮牛羊
 
我是绿洲的一棵草
野蛮生长
任牛羊践踏寿命长
 
春风不度玉门关
我自引秋风
雪中傲立亦癫狂
 
《文章不厌百回改》
 
文章不厌百回改
这是一个涉军的题材
曾经被山西文学的鲁主编
称之为要吊刊号的小说
并且说,只能割爱
经鲁兄这么一提醒
我也吓出了冷汗来
那就下狠改呗
慢慢地多磨几次
磨掉菱角,磨出光彩
浴火重生,且把凤凰待
 
《一炉木炭火》
 
在鲜有空调的乡下
总喜欢生上一炉木炭火
我暂且管它叫乡火
乡火旺则人气旺
但这些年来,却只是
一种很奢侈的愿望
青壮们都进城里打工去了
剩下的老幼妇嬬
只能够围着一炉火驱散寂寞
我从城里来,随乡入俗
也总喜欢生上一炉火
看着这红红的木炭火
却让我无端想到了日落
唉,如今的乡村
真的成日落的景象了
今夜,我的心冷到了骨髓里
 
《为了生活》
 
即是宰牛,又是杀猪
这些血淋淋的事情
都是由老实巴脚的农民
干出来的
千万别低估了农民的力量
为了生活
他们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
 
《学画》
1
初学画画,慢慢地描
跟着心走,不急不躁
2
眼中尽是山水
素描无非抄袭
炭笔蜻蜓点水
指尖轻若蝴蝶
3
同样的画
不同的色
两种主义
自由选择
 
《无谓,无畏》
 
天冷并不那么可怕
一盆炭火足以御寒
时光流逝也无所谓
几页文字令我追忆
 
《河山在我心中》
 
河山在我心中
笔下只是线条
雪来一夜白头
天地为谁戴孝
 
《雪夜读书》
 
乡村雪夜好读书
读好书
感谢邱爱枝先生
烟火男女尘世味
细细品,耐寻味
佐以糯米酒
心暖人微醉
 
《寄予厚望的小说》
 
终于接受了鲁大主编的建议
把涉军改成了涉商
居然一路修改下来
出奇地熨贴和顺畅
看来这一个中篇小说
能够在2019年寄予厚望
 
《冬日花开》
 
从159至175整整16个页码
对于写惯了小散文的我
可以说得上是扬扬洒洒
这是一年之内在同一刊物
所发的第二个中篇小说
让作为基层文学作者的我
当然倍感荣幸,甚至惊讶
没什么,这叫首尾相接
编辑我稿子的先生如此回答
今天回长沙,打开邮箱
头一件事就是去拥抱它
哈哈,心有春天,四季开花
 
《飞天遐想》
 
闲来无事,削一支铅笔
炭笔是昨天搁在桌上的
本想顺手牵几片白云
小孙女却给送来几页白纸
眼前的云在飞
我先把云移到了纸上
心里却想着某个执剑女子
一群白鹅为点缀白雪而至
这是我临时的主意
最好还有一叶小舟
是因为想起了苏轼
小舟从此逝,沧海寄余生
此乃两行莫名其妙的诗句
人一旦有了思想的自由
就会干出些莫名其妙的事
嘻嘻,顽童不老
老去的只是年纪
 
《乐正子》
 
先生乐正子
心手尽是字
言语与笔下
颗颗如珠玑
 
《我为民企再写诗》
 
太阳底下无新事
今日如昨日
何日君再来
我为民企再写诗
 
《残荷,白藕》
 
残荷几朵,数株藕杆
丝丝缕缕剪不断
低头耷脑昔日莲
一汪清水照旧颜
田泥底下睡白藕
秋去冬来夜梦寒
别来无恙,奴盼君还
 
《从前慢,现在也可以慢》
 
不要总是给自己找理由
不要一味只怀旧
从前慢,现在也可以慢
各存不求富贵名利心
一人唱之百人和
几个新朋友与旧友
品茶扯谈兼吹牛
时针哒哒走,炭火成灰
满室春光暖心头
 
《诗人雨典》
 
闲来无事画资江
秀我梅山大故乡
胸怀如此这坦荡
明月窗前好儿郎
 
《挥毫泼墨》
 
红衣长发乱作画
纵横捭阖大潇洒
试问此乃何方客
满纸江山在笔下
  廖静仁,一级作家,湖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得主,全国第三届青创会、第八、第九届文代会代表。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当代》《十月》《北京文学》等。出版著作有《湖湘文库廖静仁卷》等十余部,其中《纤痕》《过滩谣》《大山诲语》《我的资水魂》等篇什,先后被《新华文摘》选载并有《红帆》《资水河,我的船帮》等由《中国文学》译成英、法文向国外推介。近年转事小说创作,并已发表中、短篇小说若干,著有长篇小说《白驹》等。已有评论称:他正在努力完成从自然资江到文化资江的跨越。现供职于湖南省文联从事专业创作。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