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间建屋岁月(12)

作者:廖静仁 | 来源:中诗网 | 2018-12-31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廖静仁系列组诗《乡间建屋岁月》之12。

《寻茶记》

1
幸福岂是放空话
千辛万苦构新家
一五一十亲经历
既寻水源也寻茶

2
披荆斩棘两小时
救得茶树三五棵
他日我若常住此
枝枝柯柯认老夫

3
落日近西山,
执杖寻茶还。
汗流已夹背,
心里漾喜欢。

4
老家围炉爆米花
胜似城市夜泡吧
贵贱从来不由人
俗世神仙自高雅

 
《仁者之光》
 
逆光里的河山
龙脉肃穆
逆境中的人生
经得住折磨
 
阳光打在脸上
那是少年
身后拖着阴影
少年不知胆寒
 
老夫逆光而立
却显几分静气
仁者之光
自在心里
 
 
《自画像》
 
微仰首,额头如黄土高原
眼袋松驰,眉毛稀疏
开阔的脸上种着忧郁几许
目光如炬,点亮西山树
晚霞片片,落日如红豆
万缕相思织乡愁
资水悠悠,时光悠悠
寒冬谁敢着短袖
唯有老夫心不老
归鸟啁啾,乡音依旧
母不嫌儿丑
来个自拍,独立楼头
断鸿声里,拭目看吴勾
 
 
《激情之火》
 
按照时下诗界的规矩
我每天即兴乱点的长短句
并不是诗。我也认为不是
我是来自魔界的混诗魔王
指尖上燃烧的是激情之火
但我的燃烧不是柴薪
不可能生产灰烬
但我的燃烧不是蜡烛
不会流泪到天明
我的燃烧是地火
宜在地底下奔突
我的燃烧是星星
在黑夜里闪烁白光

 
《我是水》
 
我是水,顺境时清泉石上流
与王维交心,作道家好友
逆境时飞流直下三千尺
纵使粉身碎骨
也会绽放出水花无数
我是传统,我是先锋
我柔情万种,我恣意无度
我是尘世间晶莹剔透的甘露

 
《砸碎岁月枷锁》
 
将大把的好时光拿来虚掷
你才有资格说一声
岁月静好
至于写作
那只是一把虚荣的枷锁
砸碎了它,你就能破茧而出

 
《记录行踪》
 
中午睡了个懒觉
也懒得去做梦
不如醒后下江中
啃着凉薯带着狗
我们去看流水
也看白云
我这是记录行踪
亦懒得抒豪情
天上的云在水里
水里的云在空中
除了卵石是实心
万种事物皆为空

 
《今天是个好日子》
 
今天是个好日子
帽子寄自南京
皮鞋来自广东
从头到脚的关心
还有一把名贵紫砂壶
产地江苏宜兴
寄自首都北京
这个冬天,不再寒冷

 
《自嘲》
 
原本是个粗糙的汉子,为什么
总喜欢在面对镜头时
摆出一副扭捏作态的样子
让人取笑呢
 
但事实就是这么有趣
既然已经晓得了自己是个俗人
免俗何其难,倒不如
干脆一俗到底,给自己看
相看两不厌
唯有这一张被岁月揉皱的脸
 
戴上帽子又如何呢
能盖住俗世红尘留下的痕迹
却盖不住烟火人间的贪婪
手里握着的是山野食物
也是我赖以生存的野性资源
 
背景是资水北岸
是大江横前
寒风吹皱一江冬水
也吹皱了岁月

 
《乡居的日子》
 
老屋在资水北岸的半山腰
今年冬天,雨水太丰沛
有阳光从瓦隙漏进来
比金子还要珍贵
首先亮出身分争抢阳光的
是骨头缝里发了霉的腊肉
谁让它们是年桌上的主菜呢
谁让还过些日子
就是猪年呢
肥头大耳又哼哼唧唧的猪
让我想起某位大人物
而我的习性,却更加喜欢
返季青翠的荒山茶
肥厚的叶片,手掌般大
但我会将其揉搓
就像岁月揉搓我一样
把苦汁揉出,唯剩甘甜
乡居的日子夜长尿多
在如此寒冷而无暖气的长夜
我就着一个热火炕
就让这些许的温热
将我包围,直到猪年春天

 
《冬之资江》
 
资江消瘦,狰狞的骨头
泄露了往日的暴戾
曾经与老船的铁钉
在激流中啃出火花
全都在时光里冷却
看着眼前的一切
我不敢说,自己的以往
是何等地温柔

 
《悠闲菩萨》
1
早看流水晚看茶
或行或坐做菩萨
一天一天闲着过
虚掷时光且由它

2
旷野狗撒娇
芒花结冰凌
心在远山外
目中无美人

3
天下何其大
地球摇晃不定
但愿有张书桌
能支撑余生

4
晨入山中支木棍
树林深处鸡犬鸣
循声信步走过去
两支旱烟叙乡情

5
生活早已奔小康
饥不裹腹勿能忘
勤俭节约过日子
恶习难改喝豆浆

6
上午渔舟小半天
活蹦乱跳网河鲜
老婆煨了包谷酒
吆三喝四共晚餐
 
 
《平常日,平常心》
 
长沙来了好朋友
儿子应召进县城
老兄邻家玩纸牌
蹭吃蹭喝无输赢
我与妻子守门庭
野鸭萝卜文火焖
还有鸭杂炒红椒
小个芋头肉汤炖
两人三菜平常心

 
《收获》

1
万丈高楼平地起
一砖一石构主体
荣誉不分大与小
大小都应该珍惜

2
本人两届未到会
朋友代我收奖杯
毫无征兆获殊荣
扪心自问多惭愧

 
《冬至》

冬至一团火
围炉夜读书
寒风在户外
伴我有红烛

 
《我爱这乡村夜晚的宁静》
 
我爱这乡村夜晚的宁静
鸡声已息,偶有虫鸣
窸窸窣窣的芭蕉雨
一更,二更
即使滴漏到三更
我亦心无忧
炉火依旧红
冬至似乎与乡居无关
在他们单纯的意识里
最喜欢两个句子
谷雨要淋,清明要明
但我独爱清明!我的爱
与世道人心,关联得紧
乡人都很固执
对于习俗,能改的则改
不愿改的,雷打不动

 
《抗争》
 
来来来,把火烧得更旺些
寒夜漫长不由人
只要有心抗争
我们自己可以改变小环境
火是士气,光是利刃
把这黑夜戳穿
将这严冬驱尽
一旦我们每一个人
都燃烧起一团自由之火
至少我们的心中
会拥有正大光明

 
《提前庆祝》
 
既然已经冬至
春天还会远吗
庆祝是迟早的事
那就提前如何
吃才是最直接的
来来来,来吧
吃起来,喝起来
吃喝忘忧
管它个球

 
《变与不变》
 
子在川上却无言
沧海桑田
该变的已经变了
不该变的万万年

 
《心之北斗》
 
夜往深里走,资水流寒意
我心依旧单纯
用了白天寻找太阳的姿势
寻找那一颗郁郁寡欢的
北斗星
老人曾传古说
夜里走路,敞开衣领
口中念着天地有正气
北斗星会为你指明回家的路
然而今夜,北斗星畏畏缩缩
它似乎在告诉我说
凡事千万别定于一尊
宇宙无垠,星海浩渺
我自己都很迷茫
还是遵循你的内心吧
想怎么走就怎么走
家对每一个游子都有着
与生俱来的引力

 
《父子建屋》
 
在城里热闹惯了的儿子
身处寂寞乡村的夜晚
以火驱寒,驱冷清
跟着父亲来乡下建房
心里是否在责怪老爸
一辈子就爱瞎折腾
其实我也有些不忍心
让儿子陪我在乡下受罪
但一想到春暖花开
我的心也就像花儿开放
当所有的寂寞都挂上春树枝头
像红红的灯笼
照亮往后的日子
城里的家是摆看的
唯有乡下的家才是用来
安度余生

 
《屠宰岁月》

这世界,哪一个角落都不清静
憨态可掬的猪
被人以年的名义开膛破肚
还会被赋予友谊的内涵
呼朋唤友。杯光觥影里
每一张人脸都在变形
无情的不仅仅是岁月
而是屠宰岁月的人

 
《逆风而行》
 
冬天的寒冷已经进入日常
总有一些生命在逆风而行
谁说坚强必须坚硬
这几个鲜嫩的菌子
以羞涩而又温柔的面容
笑出了春天的颜色

 
《窑变》

陶艺师把自己关进窑子
窑变是他人生中
最大的主题
没有谁能够阻止光
与光相比
任何壁垒都不堪一击

 
《等》
 
猪已经杀了,肉在灶台上歌唱
玩牌的人忘记了饥饿
不玩牌的趴在桌上打呼噜
我其实也有了睡意
幸好有人发明了手机
让我能在饥饿的等待中
乱码些长句短句
并猛然省悟
这么多等肉吃的人
全都是待岁月宰杀的猪

 
《火》
 
从亘古穿越而来
这一团火
就未曾熄灭过
这书中的文字
始于火的煅烧
比火更具光亮
唯一无法照亮的
是被权力武装的
欲望之心

 
《微雨冷调》
 
天黑下来,微雨哼着小曲
冷调在心弦上颤抖
我生来爱光
但举头无星月
天下是一个黑色的陷阱
双目被路灯吸引
脚步打击空明
溅落的水珠挂在草叶
化作遍地寒星

 
《老人自言自语》
 
老头击石取火,自言自语说
天这么冷,帽子都已经
被当官的人抢走了
所剩无几的头发
仍躲不过岁月的拉扯
倒不如干脆把脑袋摘下来
用铁钳搁着
放火上烤
哼!你们这些俗人
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莫怪我老人话多
你们不照样是在火上烤着的
一个一个的猪头吗

 
《风来自信》
 
敞开门户,管它东风西风
总比让人窒息而死
要好上几分
不让过洋节日也行
可这一个日子就摆在眼前
想要绕开无非是瞎折腾
如果能够真正的恢复传统
就放胆让人从从容容
撑一把油纸伞
穿过长长的时光隧道
找回仕大夫正气凛然的自信
何解硬要人裹着小脚
又鞭策行尸狂奔

 
《结果,是花儿的使命》
 

任何人说只享受过程的话
都是假话,套话,风凉话
花儿在枝头含苞绽放
是为结果的辉煌
昙花一现的唯美
那是揪心的痛
是一根扎进岁月的刺
唯有结果,才是花儿的使命

 
《圣诞雪花绽放》
 
圣诞节这一天雪花儿如期绽放
它那六个犄角上镶着小花朵
美得令戴红帽的白胡子老人
偎在墙角落里直打啰嗦
这时一个小姑娘向我走来
调皮地冲我说吸烟有害健康
并顺手拿走了我的打火机
她是要用这微弱的火焰
替老人驱寒
老人感动地说,你们这里
已经不欢迎我这样的糟老头了
你难道不怕人说你崇洋媚外吗
小姑娘笑出了几分顽皮
我当然也怕!但我给你送温暖
是有条件的,我要你怀里
抱着的那一本《圣经》行吗
老人听了哈哈大笑
笑声中,雪花儿仍然在绽放
并且,雪花儿也全都笑了
笑成了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泪珠

 
《听来的故事》
 
小时侯我就听过这么一个故事
有一户穷得叮当响的人家
家中空徒四壁又漏太阳又漏雨
刮风时竹篾板壁吱吱作响
那年除夕,他家灶台上的锅盖
也被煮着的一个赊来的猪头
顶得呯呯呯直响
这让赊给他猪头的人很妒忌
领着恶狗上门索讨猪头债
哪知这伙计人穷志不穷
锅盖一揭说,你把猪头戴走吧
这当然是在骂对方你就是猪头
对方不示弱将猪头顺手喂了狗
他走了之后,那个穷伙计
居然又把哈哈打得山响
说,真是个蠢猪脑壳
这一锅巴酽的猪头汤
够我从初一喝到正月十五
然而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
他的儿子也赊了个猪头过年
却硬要学城里人烤着吃
倘若又遇上他父亲那辈的事
唉!只怕连汤都没得喝
这个人就是我们村的穷困户
扶贫登记册上有他的尊姓大名

 
《呼唤光明》
 
身处在黑窟窿般的窑里
我呼唤光明
声音如穿梭在暗夜的蝙蝠
如深海里的鱼
游来游去
但这并不是一场游戏
是我内心深处的真实
而光也在寻找我的声音
终于在某一时刻
光如箭在弦上
一声雷霆滚过
光箭射穿了九重天
我像啄破了蛋壳的小鸡崽
毛绒绒的,见到了久违的光明

 
《拒绝做梦》
 
因为寒夜太长,又拒绝做梦
因为精力充沛才乱戳指头
文字像夜空的星星泛滥
却没有人肯抬头望星空
所以我才一如既往地孤独
是一个另类的,孤独的糟老头

 
《盼》

像怀了个婴儿
心里忐忑不安
从早到晚
都要去工地看看

 
《眼前有星星在闪烁》
 
这大白天的,我的眼前
却有着星星在闪烁
老婆骂我说,见鬼了呢
我嘻皮笑脸回道
为人不干缺德事
鬼与我不是一路人
其实我真正想要说的
是这样的白天令人生疑
但这话说出来
也没有人懂

 
《围炉夜话》
 
围一炉熊熊燃烧的木柴火
烤桔子,读《桔颂》
屈原与我和我的儿女们
煮一生铁罐安化老黑茶
咕噜咕噜,声声悦耳
在乡下有乡下的好处
可以任性,可以撒野
可以自由言论
当然是说乡下的事情
家长俚短,由你飞短流长

 
《仙聚》
 
这帮闹武神又聚齐了
五个六个七个八个
围着一锅冬笋炖牛排
十多双筷子一顿乱戳
牛栏山白酒干完了一箱
笫二箱又打开了纸盒
户外的大雪落个不停
空酒瓶东倒西邪
在一旁迎风而歌

 
《乡绅》
 
这么儒雅的姿势
这么干净的笑
是留在中国
乡野间的无公害种子

 
《男模》
 
今天下午进县城
本来是应邀参去加一个活动
却无意中成了个男模
被美女们围着
像冬夜里的一团木炭火
黑是黑了点
但很温暖

 
《主角》
 
今天的主角,一看便知
就是那一个高个子
围巾是民国范儿
还撸起了袖子
照例是戴眼镜的
那是我大安化的才子
送你一本书
书名叫《寻找廊桥》
里面的一首首诗
都是水灵灵的句子

 
《文字飘摇,激情燃烧》
 
户外微雨,沙雪在蕉叶上跳舞
发誓要远离电脑
码再多再好的文字
能发我文字的刊物太少
有杂志第一期原本有我的头条
可主编大人来信息说了声
兄台抱歉,我们发稿时疏忽了
只能安排在第四期小说专号
我能说嘛子呢?当然报以微笑
留下来待发的还有好几个
其中《花城》也过了二审
明年的收成这只有天知道
那就安下心来泡茶吧
我一杯,老婆一杯
儿子的杯子空着
他人在邻家的火桶上睡下午觉
心安处即是吾乡
向大宋朝的歌伎学习
随遇而安,如此甚好
杂志的订阅量在锐减
读你文字的人已越来越少
干脆省点心过平常日子
回到常识,用一杯老黑茶
浇灌疯长的激情,以及浮躁

 
《我是一峰负重的骆驼》
 
我是一峰负重的骆驼
孤烟直,落日圆
蹄印如邮戳
大漠当信笺
书写着寄向未来的信念
寒来暑往,风云悠闲
诗文寄意天地人间
从不问前路还有多远
一星绿草,一泓清泉
便是我理想的驿站
逆来顺受饮风沙
我自绽放一张开阔笑脸

 
《沧海桑田,乡愁炊烟》
 
村口有一座桥,叫联珠桥
村里有一道岭,叫向阳岭
旭日从岭上升起
桥的双眼就亮了
看流水汤汤,看鱼翔深渊
看偶尔摇橹而过的木船
人从桥上来去
日子从桥上来去
一场雨水把所有痕迹洗去
从村里经桥上走出去的人
在外面瞎折腾了若干年
又会从这座桥上走回来
沧海桑田,该改的已经改了
不该改的,一万年不变
鸡声犬吠声里
重了乡愁,轻了炊烟

 
《剃头》

今日去理发,慕名楊剃头
邀我同往是一位毛姓朋友
毛友块方大,名气震寰球
楊剃头手中的剃刀
震得直发抖
我亦三缄其口
心想今天这个脑壳
肯定会有红水流
哈哈,幸有伟人在旁守候
有惊无险,成就了一个锅盖头
 
 
《我的心里自有葵花绽放》
 
在这无序而凛冽的乡村寒夜
有一只虫蛹破茧而出
仿佛要与自己做困兽之决斗
挣脱被岁月缠着的银丝
小心翼翼地编织
它理想中的绵绣
寒夜再往深处走
就能听见春风的歌唱
离锦上开花的日子
也就会越来越近了
虫蛹说,我在织绵的途中
我的心里自有葵花绽放
 
 
《我听到了花仙子唱歌的声音》
 
雪花乱坠,像玉蝴蝶在扑腾
又像星星闪烁着钻入草丛
我听到了花仙子
唱歌的声音
檐口的水珠倒挂冰凌
那是寒夜长出的牙齿
看来这个冬天气数已尽

 
《雪落无声,江天寂寞》
 
雪落无声,江天寂寞
我家的狗狗不知所措
儿子燃起了木柴火
不仅仅是为驱寒
隔壁的邻居
在用斤斧剁牛排骨
村里又有年猪在惨嚎
满脸天真的小孩
在野外不知深浅地踏雪
唯我在一旁慨叹
如此纯洁的初雪
就这么白白地被纯洁的孩子
给糟蹋了

 
《再聚》
 
这帮闹武神又聚齐了
五个六个七个八个
围着一锅冬笋炖牛排
十多双筷子一顿乱戳
牛栏山白酒干完了一箱
笫二箱又打开了纸盒
户外的大雪落个不停
空酒瓶东倒西邪
在一旁迎风而歌

 
《将文字在雪地里播下》
 
户外仍然在飘着雪花
我拥一炉炭火于胯下
应邀做一篇城市文学
说一些心里想说的话
创作是一个人的事情
将文字在雪地里播下
却会在自己骨髓发芽

 
《神思》

从遍地白雪
想到漫天红霞
万种相思
身倚千丈冰崖
怀抱琵琶
琴弦无话
如此美艳
活色生香属谁家

 
《村庄冷落,我心半参喜忧》
 
应闺女的邀请,发张照片
她要看看给我们买的棉袄
是否合身,是否温暖
儿子是摄影师
以广阔的乡村作背景
从前长水稻的田野
遍种了桂树
桂花凋零
雪花开满枝头
村庄冷落
我心半参喜忧
 
 
《喜气》

一畦绿菜地
雪落着花衣
青白两分明
乡村真美丽
室内炉火旺
微微飘暖意
人手举酒杯
家陋漾喜气 

 
《雪地丽影》
 
小女子,红披风
奏短笛,牧天鹅
江天雪花开落
心中有支情歌
予谁?是他,是我

 
《文学之根》
 
一个所谓的城市题材,修改罢
独立寒夜,眯眼看雪花
如窈窕少女,几多婀娜
雪花啊!雪花,你从天上来
天堂是你眼中的城市吗
飘落大地,便是回到了娘家
人们所说的城市文学
根须其实都扎在乡下
你的爷爷奶奶或者外公外婆
进城前,不一样是土得掉渣
如今有很多所谓新概念的提出
实在是盲人摸象,妄自尊大
文学既是人学,人物的命运
既是一个社会的发展的缩影
只要写活了人物
文学之树便会常青
何苦要这概念那概念的
到头来,无非都是瞎喳喳

 
《午夜雪花》
 
眨一眨眼睛,就是午夜了
户外雪花依旧在飘呀飘
也只有这天外来客
才敢如此逍遥
我忽然想到了文学
也本应该在寂寞里
任自个的思想狂飚
可老婆在喊,睡觉睡觉
这俗世的我便只能回眸一笑
把盆里的两支木炭排成个二字
让温暖在这无端的寒夜里拥抱
然后再捂上一土钵
就为了不让这团烈焰早夭
待明天一早起床
还有星星之火
你们都拥成一团了
但这不能怪我太残酷

 
《雪痕》
 
最最最疯狂的花,是雪花
盛开便是为了凋落
落得招摇,凋得潇洒
令痕迹至上的人们
随意践踏
让我不得不想到
这年头轰轰烈烈的扶贫
限时脱贫,真乃世纪奇葩
所有的痕迹逃不过阳光
慧眼一照,便是一地泥巴

 
《静仁闪句》

1
江山朦胧色
资水刺骨寒
北风皱流波
扁舟自在天

  2
谁说流水无情
却留下了云的脚印

3
天地黑窟窿
肥臀坐火桶
无聊种文字
春来遍地生

4
身在红尘
事不由人
流水无意
风皱面容

5
两个糍粑
一壶老茶
日子悠闲
忽略冬夏

6
反正总是闲
不如码字玩
壮年之维特
无聊惹心烦

 
《三人品茶》
 
暮色降临,黑夜因白雪昏沉
建勇叔家的木炭火旺了
正襟危坐启茶的样子很憨厚
老茶的汤色是炭火的颜色
味道绵长,口感厚重
外面太冷,路上少行人
茶室里也只有我和我老婆
和东道主建勇
三人品茶,品浓郁的乡情

 
《月之梦》
 
向往月光的生灵
内心安静
月光下的舞蹈
美到极至
令人生疼
这个夜晚
定有好梦

 
《虚幻,真实》
 
别以为自己真的高大
那只是虚幻的影子
雪那么白
影子那么黑
这才是唯一的真实

 
《蛊毒》

被愚昧的人类定于一尊的上帝
把权力玩到了极至
奢侈和任性是他的本能
于是不断地给生灵施放蛊毒
所有的生命
只能永远在寻找解药的途中
  廖静仁,一级作家,湖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得主,全国第三届青创会、第八、第九届文代会代表。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当代》《十月》《北京文学》等。出版著作有《湖湘文库廖静仁卷》等十余部,其中《纤痕》《过滩谣》《大山诲语》《我的资水魂》等篇什,先后被《新华文摘》选载并有《红帆》《资水河,我的船帮》等由《中国文学》译成英、法文向国外推介。近年转事小说创作,并已发表中、短篇小说若干,著有长篇小说《白驹》等。已有评论称:他正在努力完成从自然资江到文化资江的跨越。现供职于湖南省文联从事专业创作。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