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间建屋岁月七》

作者:廖静仁 | 来源:中诗网 | 2018-10-28 | 阅读: 次    

  导读:廖静仁诗歌选。

 
《回乡下起屋》
 
早已对这个世界不屑一顾
几年前就开始剃个光脑壳
回老家起屋,为躲避战火
 
原生态的美食信手拈来
大地为锅   资水烹菜
撒点乡情为佐料
用月亮的盘子盛上
款待为我起屋的工匠
 
撒一把激情的文字在江中
作蠢得要死的鱼的诱饵
乡村的夜晚再也哄不入睡
我在新屋旁的工地上徜徉
一只黄狗陪着我吊儿郎当
 
 
《干杯,兄弟!》
 
今天收工早,下河去捕捞
几只翘脑売鱼猛往船舱跳
邻家女子送来红薯粉
和着白菜一锅熬
 
五粮液来自宜春
今晚把工友兄弟宴请
一杯敬天地,二杯敬神明
三杯通大道,来来来
各位辛苦了,举案齐眉
老夫俯仰天地心无愧
 
酒若少了,且把资水当酒饮
几多豪情,我等草民
酒后照样论古今
古今中外天下事
尽在嘻笑怒骂中
 
 
《温暖幸福》
 
吃过了午餐,去工地上看看
回头望了一眼,伫立江岸
见鹭鸟栖身在洲咀上休息
我也想回去休息
一个人的家里很冷清
手拎儿子给我买来的取暖器
啪的按响开关
房间里满满的都是暖意
都说闺女是小棉袄
我说儿子是取暖器
这个冬天不会再寒冷
有子女如此,我生在幸福里
 
 
《山脚》
 
云缠雾绕的只能看见山脚
山脚是坚实的,硕大的
农人的脚之所以脚踏实地
能够一脚踩出一个坑来
坑里的种子能够长出春天
就是山脚给予的力量
就是山脚赋予的神奇
我看见山在资江洗脚
水于是更清澈
山于是更翠绿
可惜今天云缠雾绕
只能看见清澈的水
看不见山的翠绿
而农民的心却一眼能看个透 
 
 
《寻找温柔乡》
 
洗脸刷牙后,我这就去睡觉
世界的喧嚣浮躁与我无关
我将进入另一个空间
把身体托付给床
就像船把自己托付给流水
流到哪去都行
哦,对了,船有锚拖着
想走也走不远
只能欣赏流水的自由与放纵
其实我也走不远
我有儿子买来的小火炉陪着
那么地温暖
梦也一定会很温暖吧
我忽然想到了一个词
温柔乡。有儿女关心的老人
真正要寻找的
也就是温柔乡
 
 
《狗与主人》
 
狗是那么的忠实,那么乖巧
那么懂得主人的心思
主人前脚刚进茅山
它就知道主人要学伟人样
便赶紧往前面开路
用一身纯金的皮毛
为主人蹚掉露水
主人拉下的屎
狗会津津有味地吃完
还会把主人的屁股舔干净
你想想主人与狗是什么关系
即使是主人做了错事
也舍不得拿狗去顶罪
把那一只纯白的羊交出去吧
羊是天经地义可以替罪的
而狗不同,打狗还得看主人
狗奴才!只有主人自己能骂
狗是什么徳性
主人就是什么徳性
这话并不是我说的 
 
 
《做东》
 
火舌舔着锅底
老鸡混炖板栗
竹林风动竖琴
蕉叶蕴藏雨意
来客都是圣贤
屈贾韩公苏轼
周子柳子告假
永州扶贫事急
唯有老夫悠闲
作东以叙旧谊 

 
《你》
 
那时的你还是个小女孩
常沿着溪涧去把山花采
就想知道绽放的自己
是一个什么样子
 
后来你长成了个大姑娘
总喜欢坐在河卵石上
河卵石是恐龙下的蛋
脚下的流水波光荡漾
 
你在想自己是一条母恐龙吗
把卵石孵出龙子来
龙的传人故事很多
你就是其中的一个
 
 
《修炼》
 
电话铃响我在建叔家里喝茶
刚按下免提一声娇嗔的老公
惊起四座一片笑声
建勇叔感叹说
没想到你们夫妻关系这么好
我说,这是当然
夫妻和家人是身体的一部分
哪里出了问题
不舒服的都会是自己
我还告诉在坐的茶人
这话是好友乐正子教我的
他们问,乐正子是何方神圣
我又说,在古代,在附近
一个修炼到了二或三的人
一个心中充满爱
头上散发着清辉的人
修炼到了四就是一个圣人
在坐的茶人纷纷表示
愿意同我一起修炼
我听了浑身舒坦
心想,今晚上大家定有好梦
 
 
《亲们,晚安》
 
一想到明天的太阳照常升起
我的心里就暖暖的
把世态炎凉这一类字眼
从我的词典里统统擦掉
像擦掉小时候写的错字
像拭去睛睛吹进的沙子
我要做一个心怀阳光的人
而那些一天到晚喊做梦的人
我认为才值得怀疑
亲们请不要为我这句话吃惊
要允许有人怀疑
哪怕是金口玉言
这世界上没有永远的真理
只有在不断地否定之否定后
就如同今晚的星星和月亮
敢于否定黑夜一样
明天才会照常升起太阳
睡一个安稳觉吧
亲们,晚安
 
 
《天路》
 
尔曹身与名俱灭
不废江河万古流
两个幽灵在对弈
改革开放胜一筹
心声代替了掌声
暂搁置爱恨情仇
民心所向通天路
该怎么走就咋走
 
 
《江岸岁月》
 
今天上午在江边作画
只划横竖,不划撇捺
蓝图已经绘就
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
背靠青山千千蕨
临江羡鱼亦养鹭
出门代步有小舟
涧水养心著春秋
 
 
《山居吟》
词  廖静仁  曲 毛军儒
 
王维的山涧苏轼的月
陶渊明的东篱菊如雪
周敦颐的莲花好皎洁
 
我在资江北岸牧流水
偶尔想起孔子曰
逝者如斯夫
不舍昼夜
附录:
 
天地人间要好诗
主席谱曲我填词
青山千千蕨一首
唱得五湖四海知
(此诗已谱曲) 
 
 
《快乐颂》
 
一个小时摘菜切菜并点火
四十分钟六大盆上桌
腰有点酸,眼有点花
吃饭的人二十多
大家喜笑颜开
老夫心里好快乐
 
 
《山中乾坤》
 
独坐幽篁里
仰望两飞鸟
轻松一支烟
自拍神仙照
南海起争端
水深有暗礁
中美贸易战
元首在撒娇
天下无大事
弹指就没了
我且午睡去
依稀梦里笑

 
静仁小品
 
1
心暖寒江云雾散
人烟稀少地休闲
留得青山碧水在
老夫把酒邀众仙
 
2
围炉煮茶狗作伴
串串玉珠挂屋檐
隔窗犹听蕉林雨
闲得无聊雾抽烟
 
3
两小无猜坐莲池
荷花绽放藕抽丝
莲子长成蕴辛苦
青梅竹马忆儿时
 
4
从厨房走出
烟火味道浓
盘腿石头上
小憩沐清风
 
5
才出幽篁里
又入资水中
秋水泡冬脚
享受却不同
 
6
菜已全上桌
又来鱼和虾
打起油汤子
香味飘万家
 
7
鱼虾野生在江中
滩头安了一串笼
偶尔兴起收几个
中餐晚餐又开荤
 
8
左边滩头右边潭
静仁小居位中间
房前养鱼屋后鸟
妙手偶得皆诗篇
 
9
资江清如许,
舀水煮老茶。
海宴在别处,
我爱我老家。
 
 
《著书现状》

办刊不容易,上稿太拥挤
这个时候我杀了个回马枪
左脑装着顺口溜
右脑思维蒙太奇
实话实说,就是不合时宜
虽然偶尔也能发一些
还能在选刊上占一席之地
但更多的全都摆在电脑里
尽管也有熟悉的编辑
稿件给了人家
想弱弱的问一句却缺乏勇气
唉,干脆由它去
又不要用此评职称
也不要等着稿费去换米
都是花甲老人了
去弯下身段这又何必
不如在朋友圈里秀存在
自娱自乐自得意
名刊若不理我
我也跟你保持距离
名编疏远我(若真是名编)
我会依然在心里敬重你
晚安,我且梦里著书去 
 
 
《神奇张家界》
 
张家界最早的名字不姓张
姓神,单名一个奇字
神奇原本是神仙的驻地
刀劈斧削的石山会唱歌
晶莹剔透的流水会传情
有一天玉皇大帝巡视天下
驻足停留说了一句话
你们这些神仙比我还会享受
今后这地方就跟我姓张吧
乐以忘忧的神仙们这才想起
玉帝在未成为玉帝之前
确实是姓张而非姓玉
神仙们哪敢有违玉旨
纷纷起立,站成了现在的山
这一片山水也从此改名换姓
张家界,你还记得吗
若是要找寻初心
你名叫神奇
要是合在一起
你就是神奇张家界
 
 
《题绍武先生照片》
 
雨水虐待芭蕉叶太久,太久
还自以为唱的曲子
是天籁之音
芭蕉叶只好拿风出气
把风疏理得成了绿色
一丝,一丝
却让游人捡到了便宜
随便吸一口
入肺腑,渗心脾
噫,从雨中失去的
又在风中得到了慰藉
 
 
《风流》

水落石出,是苏子的情怀
山高月小也是
一般的渔人却盼着水瘦
水瘦了渔人有利可图
不一般的渔人希望水肥
丰腴的水能养大鱼
大鱼潜底若鲛龙
真正的渔人是擒龙高手
在深水里与鱼斗智斗勇
那才是渔人的风流
风是流动的水
水是行走的风
我若再取个笔名发表文章
风流就是我,我就是风流
 
 
《卵石的传说》
 
秋水瘦出了半江骨头
比铁还硬,比钢还坚
曾经啃食过多少船
河滩上的卵石
是恐龙下的蛋
睡了亿万斯年
吸日月精华之精华
一旦醒来
天地为之震撼
如今这世道太庸俗太混乱
我也想睡成一枚卵石
即使晩了亿万斯年
成不了恐龙蛋
静静心思
我亦无憾
 
 
《老物件》
 
父母的坟前已然草色青青
新婚时的嫁妆如花凋零
经历过几次抄家大浪淘沙
金子早就被强人掳去
剩下这几样东西无人问津
 
儿子有心,邀几个乡邻
捡回来这点唯一的遗存
姐姐和哥哥已经七十高龄
母亲的陪嫁比他们年纪大
能够熬到这个年分
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父母的儿孙更是万幸
一个家庭能有几样遗存守着
就如同沐浴古风
守住了天地良心
 
 
《静夜思》
 
资水在不远处静静地流淌
宛如我的思绪
外面的世界似与我无关
但夜在往深里走
我不想陷入太深
于是关停了电脑
我要上船睡觉去
弯月是我的梦之小舟
我轻松地荡开双桨
划破夜空的波浪
从月缺朝着月圆的方向
这并不是梦,而是我的畅想 
 
 
《天然》
 
今日早餐,红薯唱主角
竹荪汤客串,佐以笋干
地道的天然美食
来自屋后山
再加上小虾
刚刚才拎下渔船
是谓河鲜,养在江里面
过这平淡日子,我喜欢
 
 
《回家》
 
我知道老家一直在等我回来
等到资江河里水发青
等到石板路上长青苔
中秋节过后我来了
月儿圆得像铜锣
亮膛膛的响声振天外
我来了,带一管秃笔与赤心
还有卑以自牧的情怀
租一栋民房暂住下
河里打渔,门前种菜
一日三餐自己做
偶有闲时独徘徊
顽童喊我爷,年轻人称我叔
其实我多么希望
能够有个苍老的声音
喊我一声崽
 
 
《责任》
 
天上的羊群全走散了
责任不在风
正如现在的人心乱了
舆论负不起这个责任
风是上帝手中的鞭子
真正的责任
是在上帝手中

 
《褪色》
 
黄豆本来是黄色的
被清水浸泡一晚
脱下一层皮就白了
要想洗白自己
也不那么容易
何况豆子还想变成豆豉
进入到另一个序列
这得需要煮熟
然后发酵长霉
这并不是豆子所愿
但它已经身不由己
这就像我们的某些同志
一旦进入到某个圈子
命运就成了未知
 
 
《无须禁锢》
 
人呀!总是禁不住诱惑
静不下心,于是
就有了太多的非分之想
其实静不下心的
何止是人?就连石头
在雨水和阳光的诱惑下
也躁动不安。于是
青苔爬满坚硬的外壳
心里,还有岩浆在奔突
所以呀,还是不要
禁锢太多。禁锢得太久
人们的情绪
一旦也像溶岩一样
奔突爆发
这个世界,就真没救了
 
 
《正视灵魂》
 
给自己的影子拍照
是一件无聊的事
也是很有趣的事
尤其是夜那么深
还能敢于正视自己
黑夜不怕鬼敲门
是自己心里没有鬼
不敢正视自己的人
心里装着一个鬼魂
信与不信
我反正信
 
 
《锅碗瓢盆交响曲》
 
今天又一场硬仗
回锅肉,清炖鱼
排骨汤
蘑芋豆腐凉薯丝
牛肉萝卜才煲起
一场已经就绪
十点五十分演奏开始
锅碗瓢盆交响曲
和着馨香飘云里
谁在南天门前流口水
哈哈,原来是玉帝
 
 
《先知的感觉》
 
把自己置身于河流的中央
借助船的浮力和锚的定力
我便有了一种先知的感觉
时间就是流水
流水就是时间
有人说流水的尽头是大海
我却不这么认为
大海也只能是流水的驿站
时间不会因为个体生命的
死亡而终上
在时间面前万物皆是废物
唯有顺应,方可以复苏
至于此时我置身在船上
不过是想与流水和时间
达成一致的协议
我们互不相干
 
 
《自视自省》
 
或仰望,或平视,或俯看
我全都是在看我自己
各种不同的姿态
代表着不同的心理
就如哲人所说破的
同一段流水在不同的时间
有一些事情
我们谁也无法抗拒
老子曾经想物我两忘
但始终忘不了那一只蝴蝶
释迦牟尼一心想要求空
那一串佛珠却至今捻在手里
孔子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最后也只能在江岸一声叹息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我且将一身尘埃洗去
趁时间尚早,风和日丽
大模大样地来个自拍
或仰望,或平视,或俯看
用看亲人般的目光看看自己
 
 
《长不大的孩子》
 
时间想把自己隐藏起来
却被流水走漏了消息
风想把自己隐藏起来
天上的白云却不愿意
我想自己隐藏起来
手指头却痒得难受
点出了那么多长句短句
 
我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内心里青梅竹马
两小无猜的灵魂与肉体
能回到从前多好呀
把时间当成鸡毛毽子踢
把风当成爬过耳边的蚂蚁
什么都无须隐藏和顾忌
穿一条开档裤
敢于朝天面地亮出小鸡鸡
 
 
《千里共顽童》
 
打开后门,眼睛一下被刺痛
一只白色的蜘蛛
栖息在屋后的茅草丛
我以为自己是误入了盘丝洞
若是被蜘蛛精缠住
我根本没有孙悟空的本领
忙念了一句阿弥陀佛
又赶紧揉了揉眼睛
呵呀呀!原来是明月一轮
我立马又小跑着上了楼顶
可月亮比我跑得更快
明晃晃悬在了半空
我的这一主动
却惹笑了东坡先生
他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说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顽童 
 
 
《老同志与老顽童》
 
朋友送我一片茶
牌子很古怪,叫着老同志
上面有1989的生产日期
晚上就试了一泡
清香适口,回甘悠长
却少了些许茶气
哦,老同志
应该就是这样子的
我一直以为自己还是个顽童
做什么事都是赤子心肠
大开大合,并不太过脑子
我端起了茶杯
见里面的汤色
酽红如血,却透亮清澈
我是否也该向老同志学习
面对大江橫
我独自沉思
 
 
《茶在安化》
 
生而为茶,能长在安化
是我们彼此的福气
安化是一块神奇的沃土
但我所需不多
花香鸟语云缠雾绕
沟边土垴崖畔石壁
我们相互依存
是毛与皮的关系
至于采摘的少女
揉搓制作的技师
我们相爱不离不弃
凡是与我有过接触的
我都蕴藏在记忆深处
草木的馨香
农人的汗珠
乃至采茶女心中的小秘密
我只要与水交融
这所有的一切
都能在汤色中显示
在气息中泛起
所以我就说了
生而为茶,能长在安化
是我们彼此的福气
 
(作于安化黑茶文化节) 
 
 
《无我之我》
 
给影子拍一个照
我这就要上床去睡觉了
身正不怕影子歪
这只是一句善意的谎言
而醒着的我与梦中的我
却绝对是判若两人
醒着的我
思想是被禁祻的
梦中的我
有着飞扬的神采
白天有的人是鬼
夜晚鬼却成了人
尤其是山中的女鬼
披着梦幻般的霓裳
曾令屈原《离骚》
我把影子交给黑夜
把思想交给梦幻
无我之我
一念之间
  廖静仁,一级作家,湖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得主,全国第三届青创会、第八、第九届文代会代表。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当代》《十月》《北京文学》等。出版著作有《湖湘文库廖静仁卷》等十余部,其中《纤痕》《过滩谣》《大山诲语》《我的资水魂》等篇什,先后被《新华文摘》选载并有《红帆》《资水河,我的船帮》等由《中国文学》译成英、法文向国外推介。近年转事小说创作,并已发表中、短篇小说若干,著有长篇小说《白驹》等。已有评论称:他正在努力完成从自然资江到文化资江的跨越。现供职于湖南省文联从事专业创作。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透明的祖国

    商泽军,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
  • 陆健:幸福麻将

    陆健新诗快递
  • 剑峰的诗(六首)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四川文学》2018年第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