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间建屋岁月(二)

作者:廖静仁 | 来源:中诗网 | 2018-10-10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廖静仁新作一组。

9月25日
 
1
四人一盘资水鱼
周厅和杨处
我与阿弥陀佛
佛有慈悲心
筷子一动
拨一颗佛珠
 
2
千流归一谷
万彩养双目
莫道不男儿
胸怀自宽阔
 
 
9月26日
 
安化寻茶
 
1
三个老头一杯茶
父子二人是店家
此茶年份已四十
人生耳顺应精华
 
2
一杯酒,一壶茶
潇洒人生走天涯
沃土何必愁芳草
十步之内有鲜花
 
3
每次回安化
满街寻老茶
今入此蛮境
如同到自家
文友三四个
诗人翰墨画
七嘴八毒舌
一口痞子话
生活多美好
漫天飞彩霞
 
 
稳岩兄生日快乐
 
1
云天阁里蒋先生
六十一岁老顽童
安化才俊来庆贺
满楼刮起梅山风
 
 
2
蛮劲贺新武
书生蒋稳岩
二人合指手
一幅好对联
 
 
嘱咐
 
八斗之才刘鸿伏
七字箴言有嘱咐
多写小说少呷酒
我且牢记铭肺腑
 
 
9月27日
 
云水间
 
1
云雾缭绕青山巅
鸟语花香耳目间
神清气爽乡下客
我欲加盟做半仙
 
2
天鹅天生天养
因何流浪资江
自我入住小屋
人鹅结伴徜佯
 
3
天下之大美
可叹无画师
谁能取半角
享誉一辈子
 
4
江山之大美非人类所独有
万物皆和谐是为明智选择
我从远山来归于近水楼台
将进茶比将进酒来得爽快
莫入帝王家,莫封万户侯
做个散淡人,当名逍遥者
帝王将相候爷又如何
亦是时间的匆匆过客
 
5
昨日今晨乱点指
翰墨斗方稳岩字
往来都是梅山客
品茶扯淡打油诗
 
 
乡间清明夜
 
1
黑到深处的一星灯光
就能够把整个村落点亮
我们的祖人摸索了千年
黑是夜晚,白是白天
黑白相间是人类的道场
 
2
头顶三尺有神明
日落为我夜掌灯
闲得手痒乱码字
横竖撇捺皆诗文
我欲乘风破浪去
资水江上起涛声
归来已然鱼几条
炊烟袅袅香味浓
杯盏交错邀星月
对坐三人乃仙翁
 
3
夜静灯孤人在笑
字里行间涌激情
无须构思与设计
大好文章是天成
 
 
9月28日
 
往事如桥慧眼睁
 
最先睁开眼睛的是联珠桥
上面铭刻着我曾祖父的名字
还有婆婆崖渡口的老渡船
也是他亲手置办的
他是这团井廖姓的族长
也就是如今的基层干部
这样的一个人
却在新中国成立后被镇压
只留下婆婆崖口的老渡船
留下了这一座坚实的双拱桥
圆睁着一双温暖的慧眼
 
 
轮岗若仙乡土间
 
1
鱼一斤,肉六两,豆腐一片
鱼是卖者给剖的
肉是屠夫给切的
还给豆腐抹了一层薄薄的盐
丝瓜吊在檐前的草索上
辣椒在屋档头的小菜园
兄弟俩早上已经吃了一餐
剩下的一半只等儿子回来
又由我来做午饭
建房的指挥权交给儿子
我顶多只能算个高参
还有一个职务那就是炊事员
 
2
在我家的门前放养了一群白鹭
左档头的田垅里放牧了几头牛
大白天我是江上的渔民
也是山村里的农夫
入夜的灯光下
我的文字比灯光更亮
如星星般灿烂
 
心疼
 
田园荒芜兮,我心疼痛
是谁割断了农民的恋土情结
是谁说只要在城里打一天工
就能换来进口大米吃半个月
是谁说城镇化建设
才是现代化的必由之路
难道硬要用农村的荒芜
才能换取来这一切
农民的恋土之根被割断
迟早有一天会天下大乱
就算我是在乱说
但我们等着瞧
总有一天会得到时间的应验
 
 
窗前,雨打芭蕉
 
午觉时间到了,雷打不动
收拾干净桌子和碗筷
我得去睡一会儿
窗外的芭蕉叶倦
昨夜同秋雨的合唱很默契
我在案前码字
芭蕉绿雨为我击掌而歌
我多么想说,芭蕉
我想就睡在你的叶子上
但我还是没有打扰它
各自安好
是为最好
 
 
好茶女儿送
 
又要到做晚饭的时候了
从工地上回堂叔家
桌上留下一小袋茶
还留了一句话
老爸,这是朋友托我送您的
说是好东西
 
女儿性格向来大气磅礴
没有下文是正常的事情
那我就只能自己去求证
到屋档头接一壶山泉
十多分钟水已滚
小心翼翼地取茶
安安静静地注水
再细细地抿一口
 
哇,只一口耶
就让我心沉醉
可千万不能醉得太久
忘记了做晚饭
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
 
 
游子归家做老子
 
落日楼头 断鸿声里
我已经不再是游子
回到老家,做不成孔子
便当个观自在的老子
社会风气如秋草败落
我充耳不闻
田园荒芜野猪进屋
我躲上小楼成一统
然后,然后呢
紧跟着您做个好梦
 
家乡夜路也温情
 
从株溪口培初家里走出来
天比漆黑,是一个黑窖
窖藏了千年的魔鬼
窖藏了万年的妖
我是送老兄去工地守夜
顺便窜到他家里去坐一坐
 
哪知他堂客既是花生又是茶
并且还说,坐一会再走吧
天反正是黑了,怕懒得
她男人也就重复了一句
是的,天反正黑了
主人的热情绊住了我的双脚
一坐就是夜深
 
我出了门后,培初在身后喊
给你点一个火把照路吧
我却牛皮哄哄的说
我有一双能穿透黑暗的眼睛
话即然这样说了
我也就只能摸黑前行
 
不过还好,凭着我对故土的熟悉
跨脚是溪圳,抬腿是田塍
踩着了牛粪也并不要紧
我就不信,在自己的家乡
即使走失,也丢不了魂
 
 
9月29日
 
豪气数学盲
 
饭已熟,菜上桌
只等兄弟回来就举箸
千万别说太简单
那是因为你目光浅
 
九菜煎蛋十个菜
白菜梗子炒肉是多少个
还有一个白菜豆豉汤
 
我生来是个数学盲
但也算出来有两百多
 
 
刀荪子
 
有一种稻禾叫刀荪子
顾名思义
是刀下发出来的荪子
曾经有一个传说
某朝官府税赋繁多
种田按棵收青苗税
农民割了稻禾
刀下自生秧苗
长出来的禾荪子
可以把赋税逃脱
 
 
换房
 
临时租房,又换地方
离工地更近
三百步徜徉
为了一个稳固的住所
换几次岗,又有何妨
 
 
灵感再闪
 
今天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来回工地上打了几个转
脚抽筋,腿发软
两眼模糊打哈欠
只上传了几幅照片
眼看着这一天就快完
田垅里总算有萤光在闪
哈哈,这就意味着来了灵感
 
 
静仁闪句
 
1
满天晚霞收工时
大好时光岂无诗
炊烟袅袅谁挥手
娉婷婉约好女子
 
2
清茶只敬亲兄弟
手足之情心相系
拳头打出五指归
打出一片新天地
 
3
石桥窑里有好怀
指头一戳杯会飞
不是老夫爱吹牛
几行诗文便唤回
 
4
高桥市场石桥窑
座镇老板名熊鲛
生意兴隆点子多
好茶好杯好畅销
 
5
手痒不止乱码字
还会偶尔弄顽石
诗人作家是自慰
心甘情愿做岩痴
 
6
冒得伴玩玩文字,
横竖撇捺总成诗。
若是哪天好友至,
共煮老茶泡日子。
 
 
9月30日
 
疲惫之日之随想
 
今天觉得有点疲倦
脚步挪动的节奏明显放缓
老婆从长沙赶过来看我
昨晚地生一夜未眠
当然也影响到我
这是原因之一
更主要的原因
还是年纪大了老化了部件
所以我愈发觉得
应该把建房的速度加快
在自己想住的地方住下
心才能安静下来
再好生调理,慢慢复原
一生一世三十年
我还只活了第二世呢
一生三世,好日子才刚刚开端
 
 
等你来
 
从后山来,接了一壶山泉
坐在案前等水沸
如等待一位远方的朋友
无须问他什么时候出发
只须等待炉火初红
等待水壶的长嘴冒出热气
他是吹着嘟嘟嘟的口哨而来
我便如杯里裹着记忆的茶叶
当沸水缓缓注入
前世的情景就会次递浮现
那时的我们,都很年轻
在鸟语花香中的嘻戏
被云雾遮挡着
你我有些羞涩
于是我便有了一种
从未有过的冲动
 
 
看江 看船  看日月
 
1
船泊在江心,我泊在岸上
无风,草木悄悄青绿
与水天相接的颜色
在我的心里荡漾
 
2
船开足了马达
江心颤抖
我一动未动
天地以我为轴
旋转的日月
与我无关
 
3
那么平静的江面
比我的性格还好
我只取一段水域
以水为镜
照秋水伊人
 
4
白云飘飘
日子逍遥
心存敬畏
地厚天高
 
 
蝙蝠
 
一只蝙蝠在房间里飞来飞去
它想要突破光的重重包围
习惯了黑暗的它
在灯光下不知所措
其实我也想向蝙蝠学习
一旦哪天光明被黑暗出卖
多一种求生的本能
就多一条苟活的路
 
 
人生轮转
 
睡了一会儿,睡不着
出门随便走走
就走到桥头小卖部了
三十多年前
我老婆就在这里
也开过一家小店
我左手抱儿女
右手写文章
写下了《纤痕》《过滩谣》
也写出了一片新天地
如今身子一转
又回到了原点
人生就是这样有趣
能活出趣味来的人却并不多
 
 
10月1日
 
国庆之愿
 
今天所有人都在写诗颂祖国
而且几乎人人皆把祖国
歌唱得无比强大
颂扬得乱坠天花
我却直到刚才看到一只蜗牛
方打破意欲保持的沉默
 
我始终觉得祖国这词太抽象
抽象得就是一只雄鸡的图案
抽象得就是一座英雄纪念碑
还不如蜗牛背上的壳更具体
在壳里负重前行的人们
才是真正值得去歌唱
去颂扬
 
祖国啊!请你原谅我的不恭
只有在你这个壳里的人们
感觉到了自由民主正义公平
我一定会为你写一部史诗
哪怕是将八斗之才悉数倾尽
 
 
俗世神仙
 
晨起要出恭这是一种生活习惯
租借的新居多年没有住人
没有人气的新屋像个孤老头
浑身的零部件早已经不能用
 
抽水马桶是昨天才换的
底部的胶还没有干呢
我只能学习某个伟人
到江边的林子里去方便
 
没有警卫人员荷锄这不要紧
江风习习,水草丰美
鱼翔浅底,白鹭翩翩翻飞
江山无处不大美
我身体里排出的这点儿臭气
简直是大江大河里撒了把盐
 
桔红的旭日升起来
热烈的初阳将我包裹
我自觉得从未有过的幸福
却被一只山蛟子咬了一下
不偏不倚正好是在下巴左边
红红的一颗伟人痣
在阳光的照射下如此耀眼
 
我家的拉布多拉导盲犬
围着我绕了三圈
忽然就莫名其妙地朝天嗷叫
仿佛在说,我家主人不是人
而是这红尘中的俗世神仙
 
 
师傅的烟杆
 
这两天有点月朦胧鸟朦胧
脚也有点拖不动
去村上的医疗站看看
碰上我少年时学篾匠的师父
他今年八十有四
曾经钢铁股的身体
却也拖了一身病
 
师徒相见没有话当年
只彼此交换了一袋烟
师父吸的依然是旱烟
看到那一根竹脑壳烟杆
我头皮发麻。那是一根
敲过我无数次脑壳的烟杆
 
师父像感觉到什么了
忙说,要不我把这烟杆送你
拿回去做一个纪念
我说,这好啊!好啊
看到烟杆
我就会想起师父在身边
 
 
秋水
 
一年四季,资江水汤汤
我只取时间一段
舀一瓢秋水做文章
秋水伊人,秋水不染俗尘
望穿秋水,秋水这个词
如绽放的荷花美丽绝伦
我家就在资水中下游
与秋水长天相对应
有事无事来几行
皆是秋水好文章
 
 
访荷
 
慕名而来访荷花
可惜误了最佳时
心安理得当伯伯
荷花已经生莲子
 
溪涧
 
溪涧潺潺无名草
澄碧青葱刚刚好
是谁伫立水一方
游鱼弄影搔痒笑
 
欢庆
 
下午驱车黄家坪
杀猪宰羊度国庆
人人都是乡绅样
相聚茶师一百名
 
 
10月2日
 
日日新日日醒的好岁月
 
山川河流之中唯江河醒着
我亦醒着
江河日下日日新日日醒
我亦日下日日新日日醒
在日下中新,日下中醒
下得自在,下得欢欣
到了大海我又打了转身
腾云驾雾,化雨找回初心
古老的大地历来在日日新
亲爱的,你看看这一组照片
何处不是在新与旧中更新
今天我的心情大好
神采飞扬,因为
我的新居要在今天放线
也就如农人为秋天下种
然后看着种子发芽生长
看着我的心愿日日新
 
 
美好瞬间
 
雾霭绕大江,雄鹰飞蓝天
阴卦阳卦送卦三周全
我自像个顽童手机拍图片
留下这一美好回忆
到入住新居时慢慢下酒
并把老茶宴
儿子缠膝欢
且学长生久视
笑看世道风云变幻
  廖静仁,一级作家,湖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得主,全国第三届青创会、第八、第九届文代会代表。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当代》《十月》《北京文学》等。出版著作有《湖湘文库廖静仁卷》等十余部,其中《纤痕》《过滩谣》《大山诲语》《我的资水魂》等篇什,先后被《新华文摘》选载并有《红帆》《资水河,我的船帮》等由《中国文学》译成英、法文向国外推介。近年转事小说创作,并已发表中、短篇小说若干,著有长篇小说《白驹》等。已有评论称:他正在努力完成从自然资江到文化资江的跨越。现供职于湖南省文联从事专业创作。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透明的祖国

    商泽军,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
  • 陆健:幸福麻将

    陆健新诗快递
  • 剑峰的诗(六首)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四川文学》2018年第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迷秋

    冰虹,中华文化促进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学会会员,山东省青年诗人协会
  • 王家新:难度使一个诗人

    王家新,著名诗人,诗歌评论家,翻译家,教授。1957年生于湖北。1992—1994年在英国等
  • 陆健:幸福麻将

    陆健新诗快递
  • 《四川文学》2018年第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