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等27首

作者:廖静仁 | 来源:中诗网 | 2018-09-16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廖静仁新作快递。

 
仙道
 
打一眼井,作三分田,
种半亩地,
右手文章左手鱼,
管他哪个当皇帝,
老夫懒得问东西。
 
米酒家酿,抽烟自栽,
秧点小菜,
喂群白鹭云天外,
偶尔道友来南北,
粗茶淡饭相招待。
 
                   
来一张
 
这一段时间,我一直在乡下
老婆在城里。我昨天回家
她忽然说好久没给你照相了
来一个吧!我说
来一个就来一个
我于是往长椅上一坐
咔嚓一声,留了一个影
老婆脸上莞尔出两朵菊花
满意地说,嗯,还算精神
我说那当然,打铁的本身硬
 
                   
 
老师妈妈的十字架
 
我从前有一个当老师的妈妈
这次回乡又听人说起了她
说她能干贤惠肯帮人
身高一米六八
漂亮得⋯⋯就像一朵牡丹花
 
她性格温柔,行事大方
手握教鞭时却霸气天下
人口手足,山石田地
一横一竖十字架
一撇一捺人扶人
点折弯勾,心正字斜无须怕
 
可是我进四岁那年妈就走了
人说好人命不长
也有说是这世道容不了我妈
果然不久就开始革文化的命
投河上吊的都是好老师
卖火柴的小女孩也快冻僵了
要是我妈在她会把衣服脱下
说孩子你不用怕,不用怕
太阳出来啦,太阳出来啦
 
但我的妈妈这一次说了谎话
我举头望天天阴沉
太阳太阳你去哪啦
天空飞来几滴雨
那是我妈妈的泪花花
花开花谢春已去
妈妈,我的妈妈你回来吧
 
回来吧!回到学校
一撇一捺写个人
一横一竖写个十
如果世风日下再日下
你儿子我自愿爬上十字架
 
               
 
夜,高山流水
 
是夜,深邃而又宁静
任由一曲《高山流水》
于指尖滑落,且并入
清泉石上淙淙淌过
 
名曰古筝,实为仿古
也并非梧桐不可
身形那么轻,怎禁得
夜半乌啼月落?
 
草丛似有萤光在闪烁
疑是离人泪,实则是露珠
已是霜满秋天星星嗦
独立川上观渔火
           
 
小学生的大书包
 
我这小孙女也真是大气磅礴
忘记了带书包就去上学
她妈妈去上班的路上通知我
爸,麻烦您了!请你赶紧
把丫头的书包送到学校去
我听了哭笑不得
问读书咋忘记了带书包
儿媳解释这是复习资料包
 
哈哈我们的教育理念真好
从儿童抓起搞锻练
要么练成金刚不朽身
要么驼背见人就鞠躬
而我的心里却在骂
厉害了我的大中国教育
为什么要如此折腾小学生
                   
 
幸福
 
才从学校回,
又往医院去。
这烟火人间,
还真是有趣。
一半为老婆,
一半为孙女。
都是最亲人,
辛苦亦幸福。
 
 
老邮筒与老人
 
人老了没得什么正经事儿干
常喜欢去老邮局邮筒旁站站
转几个圈低头看看
邮筒的嘴里
再也吐不出肺腑之言
 
正好人老耳背什么也听不见
其实如此也好
耳不听,心不烦
秋去冬来大地寒
用回忆下酒或取暖
把余生交还给过往的春天
 
 
一封寄不出的感谢信
 
老人站在老邮局的老邮筒旁
夕阳也老了,不再热烈
渐渐老去的街道很清净
几片落叶追着一只老鼠
撞到老墙根就止住了脚步
簌簌地发了一会儿抖
就再也不动了
 
四周寂寥无声
老人多皱的手
从怀里掏出一个老信封
夕阳从他手背的沟壑里流出
已经不再有如日中天的温度
他的手抖得很厉害
把信封往邮筒的嘴里喂
 
这是他多年前写下的致谢信
收信人是从大上海来的知青
下放在他们村与他家近邻
她曾经借过书给他
书名叫《舒亚和卓拉》
开始时他还看不太懂
看懂后她却已经返城
 
他后来自己也当了作家
一直想好好感谢她
可始终没有她的地址
唉,世事就这么阴差阳错
看来这一封信已经无法投寄
但他怕揣在怀里会不慎遗失
还是交给老街的老邮筒吧
它应该是诚实的
会为他守着它一直终老
 
 
两地夜,夜不同
 
夜入阳台想静静的坐会儿
满目灯光如鬼魅
躁音把耳膜振破
心欲静而意绪飞
 
还是乡下的夜晚美好
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声声虫鸣如天籁
偶尔犬吠
知是故人扣门扉
 
 
爷孙问答
 
小孙女看着看着就长大了
爷孙俩散步去学校
一路上有说有笑
爷爷您小时侯上学好玩吗
我说那当然
书包简单,思想简单
上学如松鼠跳着跃着
放学似鸟雀啁啾而散
爸爸妈妈只要我们健康快乐
从来没有让成龙成凤的企盼
本来就是一个人
做一个普通人多好
孙女回过头来怔怔地看着我
我也是一个人
我也只想做一个快乐的人
 
                     
我不是诗人
 
我一直都有着自知之明
始终没把自己当诗人
只是喜欢用长句短句
记录心情和所做的事情
诗人一个二个都是长发
都是冷眼看世界
把很简单的事情
弄得复杂且朦胧
哪会像我一样
一锄三棵粟
三担牛粪六箢箕
比如唧唧复唧唧
比如有位佳人,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我写下这些长句短句
是因为关不住口风
其实也知道,风与雅
本来就是孪生弟兄
但我自己不说,不便说
 
 
人心小宇宙
 
图一是别人的江叫湘江
后图是我的江叫资江
湘江两岸的楼房高
人物亦可领风骚
资江北岸有我在建的小屋
屋后青山当椅坐
门前流水伴我常唱正气歌
湘江浑浊难为水
资水清澈任意喝
屋小又如何?
人心小宇宙
气象万千全包罗
 
 
我种文字自盎然
 
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完
泡了壶老茶上阳台
嘴角溢笑,目空江天
忽觉心头发痒痒
回头进了写作间
闲落指头敲键盘
将昨天的小说开头
换个角度,重来一遍
来年春暖花开时
我种下的文字
定会在神州大地绿意盎然
 
 
在逆风中飞扬
 
唯有写作于我无须鼓励
如饿了吃饭,渴了喝水
困了睡觉,天亮起床
偶尔目空江天作遐想
是一样的一样
不写手痒心更痒
有那么的生活经历
那么多的人物
总是在我的眼前晃荡
只有和他们在一起
我的目光才会被点亮
何乐不为呢?所以呀
我写小说时连想也无需想
哪天要是真的静下来想想
肯定出手就是好文章
且不要轻易说我狂
我向来就是在逆风中飞扬
 
 
底层人之预言
 
今天不想写诗,等待水开时
看着水底下冒着的鱼眼气泡
手却又还是忍不住痒了
我仿佛看到了一群底层人
在仰首望青天
也想起了一句头顶三尺有神明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之底层人预言
但愿,我这只是杞人在忧天
                 
 
等待
 
特意用了这一把小壶
每次只泡两盏老茶
我已经把位置给了你
无论走水路或者旱路
你循位置图而来
闻茶香的气息而来
都能准确无误地找得到我
你没有来,水在开
你来了,你我心花并蒂开
 
 
爱的逻辑
 
爱一个人,从爱自己开始
一个连自己都来不及爱的人
谁还能指望得到他的爱呢
一个连爱自己都不敢说的人
谁还能指望他说我爱你吗
有爱就大声的说出来吧
憋屈久了心就麻木了
口齿就不清晰了
爱是寒夜里的火花
会开在你渐渐冷却的心里
爱是野渡边的一叶扁舟
乘上它你就会到达理想的彼岸
有爱就大声的说出来
有爱就勇敢的秀自己
爱是人世间最美丽的风景
 
 
入夜
 
我早已经拒绝看电视了
五千年历史全在心里
你方唱罢我登场
天下事从来不过如此
入夜先沏一杯
浅浅的品出春天的味道
一边玩手机
一边听小孙女读英语
我玩着玩着人就会老了
而下下一代还任重道远
当有一天我的国不宜人居了
学会了英语可以随时逃离
我们这一代已经别无选择
但夜已深,我选择去睡觉
这总可以
 
 
追谬斯
 
送罢老婆吊盐水
回家又把谬斯追
每写新篇如恋爱
成功与否心无悔
 
又到下厨弄菜时
闲敲键盘暂搁指
厨房书房皆耍场
顽童玩心且玩字
 
 
静仁闪句
 
1
南岳归来,将息放浪。
心中有庙,我自方丈。
 
2
熠熠流波江草白
秋至深处大雁回
忆及去年此时节
西子湖畔放单飞
 
3
落日如红豆
相思寄予谁
少年骑白驹
逝水追不回
 
4
江风习习耳鬓摩
低语呢喃谁与诉
相思有你常七夕
为追君心桥上过
 
5
一觉醒来无聊
手痒又写故事
都是亲身经历
信手拈来便是
 
6
夫妻同杯共品茗
面面相觑却无声
譬如手足和双眼
一举一动总关情
 
7
今天又坐余庆堂
老婆吊水在近旁
一壶清茶两人品
细酌余生慢时光
 
 
鲤说
 
壮哉!万里长江强我鱼骨
伟哉!八百里洞庭健我鱼翅
幸哉!日月星辰赠我以锦衣
我以追悔之意,感恩之情
难报万一之心寻找产我的源头
资水孟公塘江湾
你就是母鲤产我的襁褓啊
 
 
与友相庆好收成
 
秋夜客来茶当酒
举杯相庆好收成
斯文摆渡入双选
新华网载又喊风
军报副刊连环响
留稿作品与争鸣
翘首相迎乐正子
值得期待陋石铭
两部长篇置电脑
明年春播再下种
 
 
夜遇才不遇
 
已经快半夜了
被才不遇这鬼东西电话吵醒
还非要与我聊视频
无非又是他做梦都想的冰冰
两个冰字相连
这水做的骨血又硬又冷
也只有他这个毎天喝神酒的人
有着如此豹子豺狼心
也只有他这个黑白颠倒的人
才临近子夜更亢奋,更坚挺
这个世界怎么啦
如此有才却让他遭遇不公平
于是不但把自己弄成鬼
还把朋友三四也弄得不是人
呸呸呸呸!远离喧嚣
远离火警,远离才不遇
该疯狂的疯狂,该做梦的做梦
 
 
读绍武兄书法信口开河
 
手抡破笔头,翰墨开花便神州。云烟起处无新事,何忧。线条游走书春秋。
先生拎印鉴,技高胆大常撸䄂。黑白分明任谁手?颜苏。满纸荒唐言不休。
 
 
我与茶,茶与我
 
有人曾经问我,你做茶生意
我的回答是,我长在茶山里
与茶并做茶的人惺惺相惜
为家乡的茶文化做点小事
比如涂几个黑字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倒是这帮年轻的制茶人客气
将我的丑态毕露在光天化日
我一脸憨笑说,真不好意思
但既然已经登堂入室
我也就借用安化黑茶的名义
在中秋月圆未圆之际
煮一壶启航茯,虚位以待
邀天下所有的爱茶人士
将进茶,共一轮明月,走起
 
 
屋里的味道
 
既从门前过,何不进屋坐
屋门吃饭算不算请客
邻家小妹笑点头
算与不算,老爷自己说
老爷故沉默,举箸咋舌
嗯,是屋里的味道
不错,不错,还不错
 
 
素面朝天自泰然
 
有家刊物问我要照片
说是封二做个整版面
本想找张旧照年轻点
最后还是决定现干现
六旬长相不能怨父母
就这样素面朝天
胸有正气自泰然
  廖静仁,一级作家,湖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得主,全国第三届青创会、第八、第九届文代会代表。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当代》《十月》《北京文学》等。出版著作有《湖湘文库廖静仁卷》等十余部,其中《纤痕》《过滩谣》《大山诲语》《我的资水魂》等篇什,先后被《新华文摘》选载并有《红帆》《资水河,我的船帮》等由《中国文学》译成英、法文向国外推介。近年转事小说创作,并已发表中、短篇小说若干,著有长篇小说《白驹》等。已有评论称:他正在努力完成从自然资江到文化资江的跨越。现供职于湖南省文联从事专业创作。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透明的祖国

    商泽军,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
  • 陆健:幸福麻将

    陆健新诗快递
  • 剑峰的诗(六首)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四川文学》2018年第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