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雕琢是好诗

作者:廖静仁 | 来源:中诗网 | 2016-07-26 | 阅读: 次    

  导读:廖静仁,一级作家,湖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得主,全国第三届青创会、第八、第九届文代会代表。著有散文集十余部,其中《纤痕》《过滩谣》《大山诲语》《我的资水魂》等被《新华文摘》选载,《红帆》《资水河,我的船帮》等由《中国文学》译成英、法文向国外推介。近年转事小说创作

  历史悠久,文脉绵长,诗歌的天空星光闪烁,从一部《诗经》开篇的“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到“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再到“你看云时很近,看我时很远”……虽然每一个时期都有着每一个时期人们常读不厌的经典诗句,但无可否认的是,题材和语言的创新,已经是越来越不易得或者说是很难很难的事情了。

 
  所以到了今天,有很多写诗的人不如干脆就只写自己的生活感悟和生命体验。放下些所谓的担当,多几分个自的灿烂,这没什么不好。有谁会去轻易地责难把美丽展示给人类的开屏孔雀呢?我想不会!
 
  有诗的日子真好!能写出率真个性的诗来的女人真美好!
  我说了这许多,其实真正想要说的是我所认识的赵厅就是这样的一个女诗人。她的很多诗我都读过,现在是再回过头来读她。也许正是因为这一回头,便读出了她的几多率性、随心、飘逸并妩媚。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嗯,这就是赵厅。赵厅就是这样子的一枚美女诗人。
 
  我无意再从她整理出的几百首诗中去寻章摘句来以资证明,这对我而言已经没有这个必要。诚实地说,她在学诗途中曾一度叫过我师傅。真的,她是这么称呼过我的。已无须去查微信中的原始记录,是在今年正月的某一天,有个微名叫厅厅乐的请求加我做微友,加就加吧!我一点指头就同意了。后来她就几乎每天都有一串长短句发过来,还偶尔附上一句徒儿请师傅指导或教诲之类的客套话。
 
  当时我看了也就是看了,并没有太在意。这其实并不是尾大不掉,而是人贵有自知之名,我一个于江湖草莽间喊惯了船夫号子和山歌民谣的人怎么能担此重任呢?尽管我也确实浪得了一级作家的浮名,并且有文章被译成多种文字,获过奖也进过教材等,但大多都是从心里流出来的,而并不是靠语法码文字作出来的作家或诗人。
 
  如此有月余,我竟被她的坚持和偶尔的几个好句所打动,并挑了其中一两首为例,稍为帮她在分段上作了点技术处理,便做了三五回热心人,替她把几首诗发给了我所熟悉的平台,如《作家在线》等。没想到很快就推出来了,而且还引起了其它平关注,她很快就成了网络平台中的当红女诗人,请她赐稿者众,并有称呼她赵老师的。
 
  更没想到她后来居然是以每日两三首诗的速度喷涌着如恋人般的情愫,不久我们终于有了面对面的交流,那是在一个周末,她提出要过来拜见师傅,我说见就见呗!地点约好在世纪金源大堂茶吧。她肯定是经过了一番悉心而又诗意的打扮,浅绿色的落地裙,乳白色的衬衣,外面还套了一件鹅黄色的休闲开领衫,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原来厅厅乐就是一首诗!”我开玩笑地说。
  “这都是因为诗的滋养呀!”赵厅的语气里充满了自豪。
  在此再说一句诚实的话,我已经很久没有如此为诗而开心过了。
  但我想,更开心的还是赵厅,从雪盈大地的正月到流火人间的七月,也就半年时间吧!她居然就筹划出版诗集了,而且是一部情绪如此饱满,色彩这般斑斓的《风花水月》集。只怕我也该改对她的称呼了,不方便再大言不惭地称她徒儿,而只得称她为赵厅同学了。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挥斥方遒……这,我是很乐意的。
  我还想多说一句,那就是我在细读赵厅的诗和感觉她写诗的状态时,同样看出了一些端倪,她的文字也是从内心深处流溢出来的。我不禁想起了一个很雅致的句子来,“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琢。”
 
  或许,赵厅本身就是一朵芙蓉,任由着岁月的流水去雕琢吧!
 
  (作者系国家一级作家、湖南省文史馆馆员)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若离诗作20首

    若离:诗人,作家。华语诗歌春晚爱心形象大使,中国诗歌春晚首任形象大使,国际诗歌游
  • 90后 追求诗意与创造

    郭栋超,1962年出生于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现为国家公务员,研究生学历,河南作
  • 90后你诗中的情趣年轻

    郭栋超对中诗网90后大展的评论
  • 灵性是创作的动力

    郭栋超,1962年出生于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现为国家公务员,研究生学历,河南作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