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苇慈航(外一首)

作者:廖静仁 | 来源:中诗网 | 2016-06-15 | 阅读: 次    

  导读:廖静仁,一级作家,湖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得主,全国第三届青创会、第八、第九届文代会代表。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当代》《十月》《中国作家》等。已出版散文集、长篇小说、诗集等十余部。现供职于湖南省文联。

 

几束白色的花
在湖洲的雪地里
随风摇曳
它就是某一位哲人说过的
风中的芦苇
 
是的,它如今不仅是
处在风中,而且
还是在雪地里
四周是冰窟
冰上也堆着积雪
 
白头已经是秋天的事了
它曾望穿过秋水
秋水也曾为它皱面
它曾沐过秋月
秋月肥了又瘦了
但它花容不改
 
它被秋的白霜浸过
被秋的寒露洗过
又在秋风里
晾干了窈窕的身子
它的满头白发
似乎比雪还要白
 
一大片一大片的芦苇
都已经被悉数倒了
又在湖洲的开阔处集合
被人们垒积成山成岛
再等待着大船过来
拉出湖去造纸
或作别的用途
 
它当然也默默地祈祷过
希望姐妹们柔韧的骨肉
能造出上等的纸来
最好是宣纸
点墨便是大好河山
 
就算万一有个闪失
是书写纸也行
用来写几阙小令或者新词
交由鱼雁作主
爱送哪里,便是哪里
 
这是少年们最快乐的时光
把苇杆撕成一块一块
风筝
秋未冬初的天空很长很长
风筝会飞得很远很远
 
还可以把苇杆斩成一节
而且每一节
都可以吹出嘹亮的呐喊
即使随手插进湖洲
来年春天
还会生长出绿色的火焰
 
却留下了这一几棵坚韧的
在沼泽中的芦苇
没有人敢去冒犯
其实人怕的并不是芦苇
是怕身陷沼泽的圄囵
 
凛冽的寒风一次又一次扑来
芦苇们分明纷纷倒下了
可风一走
又昂然站了起来
而且似乎站得更稳更直
 
尤其是那满头白发不肯飘零
等待着白雪纷飞
试图想要比谁的身子更洁净
哦,如果我说
我就是这几棵芦苇中的一棵
在等待一个人
等他的芒鞋踩上我身
 
你信,还是不信
这已经都不要紧
 
 
 
 
我是一线水柱
 
我无非就是从石壁缝隙间
喷挤出来的一线水柱
起初是向着天空
可天空太高远
我没敢有高远的志向
 
只向上喷出了不到数尺
我便侧过了身子
划出一道透明的弧线
其实当时
我什么也没有想
不想却幻化成了一道彩练
 
那时候的山色是青的
那时候的云朵是白的
鸟鸣声是一粒一粒的
露珠儿是晶莹透亮的
 
我于是俯下了身子
由着性子且行且止
我的心里没有目标
我的眼中没有方向
 
又下了几场倾盆大雨
又汇入了几股水柱
我是否胖了瘦了
也从不在意
 
拐过了山湾
又出了山口
天地倏忽间大了
我也照样唱着自己的歌曲
 
后来有小溪硬要拉我入伙
说是要把目光投向远处
我问远处是何处
小溪说他也不知
我们就这样快乐地走下去
 
走着走着我的心有些累了
我并没有打算要走很远
只是想由着性子
在山脚下转一转
 
可后来又有了小溪要来结伴
并且还要合伙取一个名字
我们共同的名字就叫资江
但始终没有给自己定过方向
 
那走就走吧!走多远算多远
我反正胸无大志
我只是浩浩资江的几滴水珠
只要能让我自由的歌唱
我便还是我自己
 
是的,我天生就是一名歌者
江湖与我无关
大海与我无关
唯一与我有关的
便是保持着至始至终的清澈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叶延滨:诗歌是中国人

      每个人都有潜在的诗人气质  中国人口有13亿,如果加上海外的华人,有几十
  • 郭栋超:《春节》

      郭栋超,出生颖河边上的一个普通村庄。年少时放过羊,砍过柴,拔过草,卖过瓦盆,当
  • 将春天报告给迷路的人

    将春天报告给迷路的人
  • 禹州,禹州

    梅边弄笛,原名李俊杰,男性,60后,河南省禹州市人,83年入伍,99年转业,现为法官。有诗文
  • 黎阳简介

    曾在《星星》诗刊、《诗选刊》、《绿风》《中国诗歌》、《中国诗人》、《北方
  • 查干简介

    查干,蒙古族,内蒙古人。毕业于内蒙古蒙文专科学校编辑专业。中国作家协会《民族
  • 陈明秋简介

    陈明秋,福建省仙游县人,1951年11月出生,1968年应征入伍,一直在江西这片红土地上工
  • 张况:序王海军散文集《

    张况,著名诗人、诗评家,1971年生于广东五华。当代新古典主义历史文化诗歌写作的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