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茗十八拍

作者:廖静仁 | 来源:中诗网 | 2016-06-13 | 阅读: 次    

  导读:《品茗十八拍》由将品茗、醉茶、影子、周末不写诗、茶品开心、一罐嫩芽、茶壶、品茶、茶魂、新茶、清明茶、雪水沏茶、兰花指、茶水、熬茶待雪、采茶季、茶乡即景、茶汤十八首诗歌组成。

 
 
《第一拍:将品茗
 
循着一片老茶的茎脉
我携茶经上路,去追寻源头
叩问过曾陪陆羽品茶的仙翁
谒拜过尝遍野草的神农
 
天地鸿蒙,无人就有茶种
亿万年前的茶树长在云
佛祖如来,太上老君
早中晚三餐都不离开茶水
观世音浇茶园用净瓶
佛祖和太君煮茶用乾坤
 
亿万年前就有茶道
道可道,非常道
茗可茗,非常茗
神仙与菩萨对奕从不
不设楚河汉界,不输贏
 
日月为盏,昼夜分明
杯盏里茶汤氤氲
山岚雾气弥漫升腾
品茗,那时没有制茶人
一芽一叶顺手摘自云中
 
没有污染的茶水滋养日月
如来颜不老,老君尚年轻
我辈何须千里里觅茶经
盘腿落坐品茗!自斟自饮
意味深长只可慢慢品
最好打着兰花指,神情更入定
 
 
 
《第二拍:醉茶
 
有人说醉茶,我从不相信
今天春阳正好
独自翻出一块安化老黑茶
典型的80后
比我儿子的年龄还要大
冰碛岩的器皿,九龙池的水
点一柱禅香与天地对话
 
茶是山之魂,尤其是
上了年纪的老黑茶
该在时间里养得温文尔雅
一如卵石没有棱角
一如我钢毅的个性被风雨锈蚀
 
看不惯的事那不的事
新常态嘛!自己得慢慢适应
退在一隅,泡壶老茶品人生
 
这是一块紧压的安化黑茶
紧压成秦时砖头的模样
把时间和故事藏在心里
绽放出的一种突冠散囊菌
人们俗称为金花
 
冰碛岩是亿万年前的䃼天石
九龙池水是冰川世纪融化
所谓老茶,相比只是个胎儿
但茶的霸气终于外泄
我被茶喝醉,心却依旧清醒
 
 
 
《第三拍:影子
 
夜已深,茶已淡
我还是再续了一盏
有个人影在茶汤里沉浮
今夜我不会孤单
 
即使孤单,且挑灯看剑
入梦会有一匹白马
伴我夜游长安
马蹄绽放出美丽的莲
 
况且,白马划过夜色
比闪电更加耀眼
茶水淡了,我无遗
有个影子作伴,不会再孤单
 
 
 
《第四拍:周末不写诗
 
周末不写诗,做个茶痴
茶是小女釆摘老夫亲手焙制
壶自宜兴来,上等的紫砂
泄漏出好友的真情厚意
嫩绿新芽我也曽寄去几许
 
取老家九龙池的水入陶罐
让沸水慢慢冷至80度左右
注水更慢,悬成一根线
看叶片慢慢打开一个春天
 
云雾缭绕是草木的馨香
是鹧鸪的啘啭,是十指尖尖
浅浅一口,便神清气爽
不羡鸳鸯不羡仙
 
周末不写诗,只做茶痴
诗在春芽亦在水,紫砂壶
汝窑杯,何须再用文字
 
 
 
《第五拍:茶品开心
 
酒灌愁腸,茶品开心
这样简单的道理
却不是谁都能懂
 
日子过去了就是旧日子
有些日子还没有到来
就没有了要打开的意义
 
唯有茶,能让日子出味道
新绿在净水里不止是沉浮
更有绽放。日子也在绽放
 
由茶叶在水中打开的日子
湿漉漉的,而且青翠
 
 
 
《第六拍:一罐嫩芽》
 
你的紫砂壶,我的汝窑杯
安化嫩芽九龙池的水
让时光倒流,我且任性一回
 
壶有壶缘,杯有杯缘
欲品好茶,更要好人缘
一罐嫩芽在安化等我
罗妹子说:嫩芽釆自谷雨前
 
故园36年前,我是泥瓦工
她的父亲既和沙浆又挑砖
罗大哥一副好嗓子
多才多艺,常趁小憩来一段
 
长江后浪推前浪,昔日还在母腹
如今也已经成了大姑娘
一口流利普通话,还会吹拉弹唱
我为罗哥点赞:一代更比一
 
有好壶等着,有好杯空着
一罐嫩芽却经不起时间考验
那就趁早回安化,悉心品嫩芽
 
 
 
《第七拍:茶壶
 
一把好的茶壶在等着懂它的主人
只有他才会知道
用什么样的什么样的水
才最适合养什么样壶
 
壶与茶,茶与水都有灵性
天人合一,不是一句空话
天确实是空的,但人心不空
 
壶也是空的,空壶待茶
待水的心情,是我此时此刻
你的心情
 
 
 
《第八拍:品茶
 
茶是所有草本植物中
最具超强记忆的一种
从孕育到萌芽
到投入水中的一刻
 
所有的经历都长在叶脉
叶脉是一生中记忆的触须
叶片在水中慢慢打开
触须舒展,记忆也在舒展
 
会品茶的人能从茶的汤色里
品出釆茶女咯咯咯的笑声
品出鹧鸪鸟咕咕咕的啼呜
还能品出施过什么样的
 
品茶,品的其实就是心境
品的就是人生,是海阔天空
 
 
 
《第九拍:茶魂
 
遇到一款好茶
如结识一个好友
时不时会让人想起
与它在一起的时候
 
那香气很是特别
几天几夜,还缭绕在喉
却总也找不到恰当的比喻
我只能说茶也有魂魄
 
这一天实在想念它不过
我们又去了馀庆堂
杨老板用钢针解茶
如抽丝剝茧,小心翼翼
 
他说这款茶来自安化芳溪
用的原料是天尖一级
过去是专供天子饮用的
你看叶底,嫩绿间漫涨春意
 
遇到一款好茶真不容易
如同人间难觅知己
但愿好茶也真有魂魄
我的魂魄,系着那一方山水
 
 
 
《第十拍:
 
浅浅的绿,淡淡的黄
叶脉里延伸着黄河长江
平畴万里,无限江山
一片茶叶是一张地图
 
茶在水中,水在杯中
一缕茶气润泽人间烟火
打着兰花指的手,并不是手
那是美丽的兰花一朵
 
凡与茶有关系的女子
个个都沉静而又内敛
茶水淡了,人情不会淡
 
茶叶在温水中慢慢展开
日子在时光里慢慢展开
慢慢,慢慢地,好日子
风清云淡,在杯中舒展
 
爱品茶和会泡茶的人
不是俗人,而是神仙
 
 
 
《第十一拍:清明茶
 
扫墓回家,顺手采摘清明茶
制作工艺,全是照搬古法
 
而后把新芽放入壶中
用沸水冲泡,涤荡
降伏山中茶的野性
至于暴戾之气
再用冷水过一次
这叫醍灌顶,令人清醒
 
泡茶,之所以要打兰花指
这是对釆茶人的尊重
对日月,对山神的尊重
 
中国的茶道有三好
好山,好水,好人
与茶打交道的汉子或女子
是上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植物能通人性,茶犹甚
茶记得自己来自哪个山头
由哪位村姑的指尖釆摘
包括烘焙揉搓,经谁手
与什么样的草木有染
就会散发出什么样的馨香
全都记得
 
 
 
《第十二拍:雪水沏茶》
 
春三月,圆月夜
煮一壶雪水沏春茶
积雪的过程
有温暖的回忆
 
只有心怀温暖的人
才会有积雪的雅兴
才会品出茶的真味
品出人生的艰辛与喜悦
 
80度的水中
展开一片片鲜嫩的茶叶
鹧鸪的啼啭,情深意切
来来来,再来茶点一叠
 
新烤的花生,香味浓烈
剝去铠甲般的麻売
鲜红的罗裳只须轻解
白胖的仁,是自家的女人
 
茶淡了又如何呢
该告别的总会告别
花生仁的味道
是乡情的味道
 
 
 
《第十三拍:兰花指
 
脸若桃红双眼皮
打着兰花指沏茶的女子
说起话来,细声细气
 
这是一泡芽尖。她说
最好只用温开水慢慢冲泡
她还说,温水泡茶慢慢浓
 
与我相比,她就是这芽尖
我是说她的年龄和阅历
一年360天,我们天天泡在一起
 
我是看着这个鄂北小女子
慢慢成长的,就像看着
芽尖儿在温水中慢慢展开
 
回老家去过年,正月又已完
我却再也没有见她打回转
更没有见到兰花指,在这个春天
 
 
 
《第十四拍:茶水
 
茶水茶水,先茶后水
一定要分出个先后么
茶不语,水亦不语
对饮者皆不语
 
因为不语
茶杯里浅浅的水中
便有了莲花盛开
莲花盛开,我佛如来
 
 
 
《第十五拍:熬茶待雪
 
期待一场飞雪的到来,不仅需要耐力
先煮上一壶老黑茶吧,而且只用文火
坐在阳台的石凳上,慢慢地熬
只有慢慢熬浓的茶水
才能够品出时间的味道
 
期待一场飞雪,期待玉色的蝴蝶
美不是这么容易就能等来的
尤其是纯洁而静美的飞雪
 
长河落日圆,那是在北方
金戈铁马驾长车,离这太过遥远
所极目的天边晚霞在折叠霓裳
夜色温柔,围拢桌台上初红的炉火
星星和月亮去湘江洗澡,彻夜未归
负责打捞的猴子又开了小差
 
熬着老茶的老者长寿眉动了一动
到底说了句什么无人能够听懂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以前的脾气暴躁
年轻时在北方当过兵挽过烈马的长鬃
他庆幸没有留在京城不然也是个暴君
 
雪是北国的公主。他曾经很神往地说
不会轻易远嫁南国
除非有太多太多的南蛮也蛮不讲理
公主才会乘着北风过来和亲
用她的柔软来软化板结的土地
使血性旺盛的南蛮人变得温存
而用文火熬老茶的男人已老
他早已经习惯了期待
因为他知道期待本身就是一种大美
 
天色是在他的期待中暗下去的
又在期待中倏然一亮
其实没有任何征兆,飞雪就来了
如亿万只萤火虫打着灯笼点亮夜色
也点亮了次日的黎明
 
熬着老黑茶的老者没有格外的惊喜
他一生中经历了无数个这样的长夜
知道天使迟早会来,所以才如此期待
 
北风在他静坐的阳台上四处乱蹿
他着一件暗金色的小棉袄如拥炉火
感觉飞雪静静地在头顶上飘落
白了稀疏的发丝,白了粗密的络腮胡
他的心里比飞雪还要快乐
 
老者品了一口浓酽的老茶
目光自上而下,由远而近
看飞雪飘飘洒洒,轻轻盈盈
远处的山岗白了,近处的田野白了
再借茶盏里明亮的雪光
他照了一照自己的影子
并嘘了口气说:时间的味道真好
 
 
 
《第十六拍:采茶季
 
采茶的季节是农人最忙的季节
一个个甩脱棉袄,如换了皮的蛇
在山坡田头,溜来溜去
 
同样忙碌的还有林子里的鹧鸪
——咕咕——我夫——播谷
——咕咕——我夫——播谷
 
男人们听得心里好热乎
使出积蓄了一冬的力气
将铁锄钢犁扎进暖乎乎的泥土
晒着春阳的蚯蚓伸了个懒腰
居然已找不到来时的路
 
山坡上又有着好听的声音飞出
不是鹧鸪,而是美丽的采茶女
花头帕一闪,又飘到了对面山坡
 
采茶女的歌儿为什么如此动听
不要问我,直接问泉水或者露珠
饮泉水、缀露珠的嗓音又脆又亮
赛过了百灵鸟,羞煞了小阳雀
 
我是高高山坡上的一株茶树
生长在南方最温暖的纬度
做绿茶时我奉献出鹅黄的芽尖
做黑茶时我的叶很肥、梗很粗
 
——叶子包得盐,梗子能撑船
茶汤浓酽,止渴减肥促进睡眠
这是安化黑茶师傅的口头禅
传了几百上千年,一直还在传
 
 
 
《第十七拍:茶乡即景
 
谷雨住,清明雨在山的那边
第二轮釆茶季还差那么几天
釆茶女真会挤时间的空档
花头帕,蓝围裙
春的旗帜在软风里款款
 
十指被嫩芽的浆水滋润过
草木的馨香久久不散
阳光也是软软的
柔柔的手怎么也捧不住
下一地蛋黄,从指缝间
 
刚刚孵出的小鸡上前去啄
被自己的影子吓得发呆
釆茶女咯咯的笑声不断
惊醒了山那面的清明雨
几缕炊烟逃蹿,紧贴着屋檐
 
 
 
《第十八拍:茶汤》
 
从茶汤的颜色里看茶的年龄
不止是用目光,还得用经验
新茶朦胧色,老茶似琥珀
只需浅浅地抿上一抿
再伸出舌尖,年龄即可识辩
 
跟说书似的:十年,不
是十年半载。然后又补充说
来自云台山北面
这茶汤有些坚硬
北山的风,比南山的寒
 
泡茶的女子听得专注
在旁的老板直把头点
也太玄乎了吧?我却忍不住
指着泡茶的女子插言
你猜猜看,她出生在哪一年
 
满茶室人哈哈大笑
品茶的老师傅却胀红着脸
她……她……
一阵结巴过后,便只说了句
老茶汤养颜,不能光看脸面
 
 
 

   作者简介:

  廖静仁,一级作家,湖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得主,全国第三届青创会、第八、第九届文代会代表。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当代》《十月》《中国作家》《北京文学》等。出版著作有《湖湘文库廖静仁卷》等十余部,其中《纤痕》《过滩谣》《大山诲语》《我的资水魂》等篇什,先后被《新华文摘》选载并有《红帆》《资水河,我的船帮》等由《中国文学》译成英、法文向国外推介。近年转事小说创作,并已发表中、短篇小说若干,著有长篇小说《白驹》等。已有评论称:他正在努力完成从自然资江到文化资江的跨越。现供职于湖南省文联从事专业创作。 

责任编辑: 周楠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叶延滨:诗歌是中国人

      每个人都有潜在的诗人气质  中国人口有13亿,如果加上海外的华人,有几十
  • 郭栋超:《春节》

      郭栋超,出生颖河边上的一个普通村庄。年少时放过羊,砍过柴,拔过草,卖过瓦盆,当
  • 将春天报告给迷路的人

    将春天报告给迷路的人
  • 禹州,禹州

    梅边弄笛,原名李俊杰,男性,60后,河南省禹州市人,83年入伍,99年转业,现为法官。有诗文
  • 黎阳简介

    曾在《星星》诗刊、《诗选刊》、《绿风》《中国诗歌》、《中国诗人》、《北方
  • 查干简介

    查干,蒙古族,内蒙古人。毕业于内蒙古蒙文专科学校编辑专业。中国作家协会《民族
  • 陈明秋简介

    陈明秋,福建省仙游县人,1951年11月出生,1968年应征入伍,一直在江西这片红土地上工
  • 张况:序王海军散文集《

    张况,著名诗人、诗评家,1971年生于广东五华。当代新古典主义历史文化诗歌写作的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