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刀客元月上半月诗作

作者:老刀客 | 来源:中诗网 | 2019-01-17 | 阅读: 次    

  导读:老刀客元月上半月诗作


水族馆

一夜之间,鱼都不见了
水族馆空了
玻璃缸里的海水
孤独咸涩

读小学三年级的女儿
在作文里写道:
我放它们重回大海

         孤星

一颗星星,挂在掉光叶子的
树杈上流泪
像破落的风筝
外边好冷,我领它回家
好像渴坏了,一头扎进
水缸里
咕咚咕咚,一整夜
一觉醒来,发现它失踪了
也许是水星
回家去了

         空  山

调匀水墨,山色厚重些
瀑布适宜飞白
树木藏起足够多的鸟儿

一座山被掏空,云雾隐居
到一张宣纸上

一支毛笔是能通神的
秋风扫过的红,大雪压迫的白
都只为
陪伴一座寺庙的晨钟暮鼓

       闪  电

收藏闪电的人
被闪电带走

临行前,塞给我一本日记

昨夜,雷鸣电闪
我偷偷打开 只看了一眼

     《冰鱼》

水,睡成冰
鱼儿做透明的梦

放进热水锅里都醒了

我赶紧捞起来
洗澡水不能太烫

        千层底

小时候常穿,娘缝制的
合脚耐磨
适合走坑坑洼洼的
山路
三十年多年没穿了
粗笨,不时尚
星期六回家,母亲又给
拿出一双
当场试过,他连声说好
一出门妻子说
给了扫马路的吧
穿不出去
他稍微迟疑了一下
还是照她的话
做了


       李    白

    
酒喝醉,人躺下,诗站起来
骨头与阳光冲撞出火
一颗心走到哪
都是种子
以高傲的头颅撞击黑夜
庐山耸立起铜像

每一次登高
都看到千山之外的大海
大江东去,一路追寻
我的眼睛在寻找春天的手臂
踏遍大地,马蹄吻着落花与春风的距离
诗就是灵魂点亮一盏灯
火命,必须燃烧
血和泪一点就着火
头发是黑色的火,呐喊也是

今夜醉一回,酒入愁肠
流淌一条诗的大河
从大唐一路奔流到海上去
那里的月亮最大最圆


          隐 者

诗被泉水漂洗,雪睡入一朵梅花

我住在大唐的乡下,竹林清幽
杜甫从一幅画里走出来
约我饮酒

竹叶青不过瘾,杜康不够喝
拿去兑了满满一大壶
月亮的眼泪

喝了不到一半,人间就醉死

剩下的火,我倒进汨罗江心
被形容枯槁的老先生一把拽进水里

他太寂寞了,留我小住三天
都是去年的事


       诗   仙

月亮的牛角杯被你喝干
长安城里
看不到一轮满月,
九月菊花遍地  抖落的诗句


青锋剑
押在了杏花村
天气冷,五花马从西域
驮回一件千金裘 


    梦回唐朝


回望长安
大唐的雪就在今夜落下来
想你,就跑到无字碑下
刻一行字
未央宫的桃花
化为一条倒流的河水

等在壁画上最美的妹子是你
站在兵阵里最帅气后生
当然是我

同一个城市流汗流泪
浪漫毕竟离穷人还远一点
你端盘子,我看大门熬着
等待好运降临

不管谁先发现谁
那个繁华盛世因你我相遇
重来一回

       出   家

喝两杯月色就上头
去诗里亲近梅花

干净的水越来越少
昨夜一场雪,停在后山等我

一阵风把心吹到天上去
白云洗洗再收藏好

陪读经书的,夏天有知了
冬天有炉子里的火

一生看过很多山水
闲了,就倒回去翻阅一遍

     满天星

生日,夜空点起蜡烛
太多了,一口气吹不灭
留着就挺好
星星在天上写诗

读到天亮,你才睡去
太阳收拾一夜诗稿
选出最好的一首朗诵
是我写的


     那时花语

你录制在一朵花里的
密语
我找蜜蜂来破译
它不肯说

一直存在心里
想着很快遇到花神

二十年过去
该说的月亮都说了
遗漏的一半句飘落到河里
没捞上来


      补天石

补天者回到天上
剩余一块石头
遗落在《红楼梦》里

那年,天又漏了
海水托举起数不清的焦虑
等待一个人

归雁带回云端的消息
大师正在炼丹
怡红公子
领司炉童子的头衔



       醒来的人


夜已大醉,夜光表的指针
被山鬼定住
劈木头的男人
惊醒于大门外的风雪

斧头压在腐败的秸秆下
父亲新坟在后山
孤独牧云

一整个冬天的西风都灌浆
在木材的年轮,铁硬

斧子劈下去,像在敲一口钟
早年间,小学院子里那一截铁轨

公鸡打鸣已是陈年旧事
野草昏睡地下,深山惹不起的野猪
从咆哮的饥饿里
盯上叮当火星

《生病的亲人》


三叔一天天消瘦下去
瘦成老家冬天的
小河
再瘦下去
像奶奶手里的炊烟

他打趣我
瘦成一张相片才好
直接钉到墙上
还能省出一块好地

一年后的冬至
几乎被拧干的人挂在房梁上
风一吹,摔了下来


   《母女》

十六岁的女儿,搬家
到一块大石头下
刻上去小名,照片笑着
那是春风拍下的

妈妈坐在旁边,陪着
天黑了,女儿说快回家吧
她没有走
回去也是孤零零一个

房子八十平米,太大了
她想钻进石头里
和女儿挤一挤,多暖和

一颗流星跑到山那边
那里有海
曾和女儿去过一回

《身世》

娘说,他生下来就没了
从小到大
直到而立之年
也没弄明白娘的意思

他问爹,活了三十年的
不是我又是谁呢

谜底最终
还是被爹和娘带到地下

问遍乡里每一家亲戚
也没有找到答案

这许多年里
他活着,不知替谁在人间行走
死了的那个,也不知
替谁背了这么大的
一口黑锅


        萤火虫

黑夜
见不得光
萤火虫就装死
秋风入梦
再不能醒来
  老刀客者,山西朱鸿宾也。山里人,媒体人,老实人。写诗多年无果,因爱生恨,与诗结下世仇,恐一生难以化解。爱酒爱流浪爱人世间一切的美。出过几本诗集,获过几个小奖,入围几回大奖包括鲁迅文学奖,但都不足以安慰受伤的心灵。诗为经,继续咬牙切齿念下去。奈何。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老刀客2018诗选(一)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